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三十五章:一曲悲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园林盛宴。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对于绝大多数华亭本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名字,可对于少数人而言,这却是整个华亭最顶级的会所之一。

    园林盛宴位于华亭云间区西南部的兰山国家森林公园内部,占地面积不到一千五百亩,周围古树环绕,修篁蔽日,一片古香古色的建筑群点缀在周围的青山绿水之内,风景极为幽静。

    会所虽然是建立在国家森林公园之内,但却并未挂牌,也不对外开放,而是实行会员制,会所成立将近五六年的时间里,至今会员不曾过百,所以整片建筑群内,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一种极为冷清的状态。

    清晨的阳光中,沿着一条隐蔽的小路,王月瞳开着一辆米黄色的甲壳虫,一边开车,一边给李天澜介绍着园林盛宴的情况。

    “园林盛宴是二叔刚到华亭的时候开起来的,五年的时间,会员卡却只发出去不到一百张,其中有二十张会员卡是高级会员,其他的就是普通会员了。”

    “不过就算是普通会员,在华亭也都是一些很有能量的人物,一张园林盛宴的会员卡,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代表持卡人在华亭的身份。”

    王月瞳眨巴着眼睛看着前方的道路,轻声道:“师兄,一会我让二叔给你一张会员卡,今后我们放假,而我又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以来这里转转。”

    “这里虽然平日里没有几个客人,但只要遇到了,就有结交的价值,天空学院不是普通的学校,学校内外的联系是很紧密的,今后如果你想要在华亭或者在南方发展的话,多认识一些人总不会有坏处,而这里不到一百位的会员,是最值得认识的。”

    “谢谢。”

    李天澜不动声色的开口道,内心却在轻轻叹息,王月瞳对他或许是好心,可园林盛宴的近百位会员,对他的帮助却注定不会太大。

    毕竟这里的每一位会员,基本上都是东南集团的成员,或者是短时间内不会跟东南集团有利益冲突的人物,现在的东南集团以北海王氏为主导,他的身份一旦曝光,这里的人对他会是什么态度,可想而知。

    不过李天澜倒也理解王月瞳的想法,对方想要帮他是肯定的,但站在她的立场上,她的帮助另外一个含义就是想要让自己融入到东南集团的体系中去,这在王月瞳看来或许是没什么不对的,可是李天澜却做不到。

    宁做农家户,不做附庸族。

    如果想要做附庸的话,除了昆仑城之外,恐怕包括太子集团在内,所有人都会欢迎爷爷和李氏的加入,李氏多年来又何苦困守边境?

    李天澜又何必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份?

    只要能够拉下脸面来,整个李氏或许早就已附庸的身份重现中洲了。

    但爷爷多年的隐忍是为什么?

    多年以来,跟着爷爷守在边境,无数昆仑轩辕台的精锐宁愿战死也不离开营地又是为什么?

    都是因为昆仑轩辕台,因为战神家族数百年来的尊严和骄傲,背负着这些,谁会去做别人的附庸?谁又敢去做别人的附庸?

    李天澜沉默着坐在甲壳虫的副驾驶上,表情平静,任由王月瞳带着自己穿过小路,开进了园林盛宴的大门。

    一大片古代园林式的建筑出现在李天澜的视线内。

    四月份,春暖花开,万紫嫣红,眼前一片全部都是充满了古风的小桥流水和亭台楼阁,令人观之忘俗,偶有穿着旗袍温婉优雅的服务生端着托盘在一片繁花美景中穿梭着,眼前所有的景象,都从细节中透着一种极为难得的静谧与祥和,所有尘世起伏的喧嚣,似已完全都不存在。

    李天澜想起了秦微白,想起了一句话。

    真应该带你一起来看看。

    秦微白每次看到新鲜事物而给他发微信的时候,大抵就是自己现在这种心态吧?

    “走吧。”

    王月瞳看着有些发呆的李天澜,来到他身边低声笑道:“不要看了,你喜欢这地方的话,一会拿了卡,你常来就是了,七天假期,你天天待在这里都没人管,不过你可不许打这里服务员的主意,这里的女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吃人不吐骨头的。”

    李天澜跟着王月瞳跨过一座小桥, 看着脚下清澈的流水和水中的游鱼,随口笑道:“怎么?这里的服务生也能打主意?”

    “理论上是可以的,园林盛宴有三美,美景,美食,美人。”

    王月瞳低声解释:“这里每一个服务员,最低要求都是硕士学历,而且要情商足够,容貌优秀,随便拿出去一个,都能算是真正的美女,有品位有内涵,她们如果愿意跟客人发生点什么,庄园方面是不会管的。”

    “乌烟瘴气!”

    李天澜摇了摇头,下意识的说道。

    王月瞳有些错愕的看了一眼李天澜,突然扑哧一笑道:“天澜师兄,你古板起来简直可爱死了。”

    李天澜也懒得辩解什么,跟着王月瞳一路向前。

    在唯美安静的仿若不似人间的园林中走了大概十多分钟,目的地终于出现在前方。

    视线内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是一个由数根粗大立柱支撑起来的八角凉亭,四周几乎全部被水包围,仅有一条宽不到两米的小路向前延伸,一直延伸到凉亭中央。

    凉亭之内,一老一少在石桌两侧相对而坐,似乎正在下棋。

    王月瞳略微加快了一些步伐,还没接近,就开口叫道:“二叔。”

    凉亭内,坐在老者对面的青年抬起头来,看到王月瞳,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溺爱的笑意,看到李天澜的时候,他微微一愣,但笑容不减,向着两人挥了挥手,却不曾起身,而是再次埋头专注于面前的棋盘。

    李天澜平静的走进凉亭,不曾打量正在对弈的老少,先是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棋盘。

    棋盘之内,黑白二子纵横交错,几乎铺满了整个棋盘,对弈二人皆是表情凝重,落子也越来越缓慢。

    李天澜略懂围棋,属于那种只知道规则却不曾深入研究过的入门阶段,略微一扫,随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棋盘上黑白二子错落有致,但布局却当真奇怪,几乎是毫无逻辑毫无道理的在乱下,正奇怪间,却见神色凝重的老者随手放下棋子,温和的笑道:“不下了,再下下去,老道就输了,心累。”

    “好一局五子棋,堪称旷世名局了。”

    王月瞳随口笑道,语气虽然是在夸赞,可却不带半点诚意。

    “棋本是益智的东西,五子棋,围棋,象棋,甚至是跳棋,本质都是一样的,公主又何须在乎是什么棋?只要高兴,什么棋都是一样的。”

    老人抬起头看着王月瞳微笑道。

    老人大概六七十岁的模样,一身青衫,长发短须,须发皆白,论容貌,他只能算是一般,甚至脸上还有点病态的苍白,唯一让觉得不凡的,就是他的眼睛。

    老人的眼睛并不显得多么睿智和沧桑,但却极亮,犹如星辰,熠熠生辉,似乎可以在瞬息之间洞悉一切,但最让李天澜印象深刻的却还是他的气质。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气质,仿佛是一种纯粹到了极点的玄妙和超然,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笑容温和,眼神清亮,但却硬是给人一种仿若不似人间中人的错觉。

    这就是那位据说就连王天纵都将之奉为上宾的道门奇人玄玄子?

    “月瞳见过道长。”

    王月瞳规规矩矩的躬身行礼,但语气却不见服软:“不过道长此言差矣,五子棋和围棋虽然都是棋,但其中规则却是天差地远,这两种玩法,怎么能混为一谈?”

    “都是一样的。”

    老人的眼神依旧温和,带着难以言喻的沉静和深意:“大道至简。”

    “这丫头从小不喜欢动脑子的,你说这些她也听不懂。”

    老人对面的青年笑着看了一眼王月瞳:“不过这丫头还算有良心,刚刚放假就跑过来了,算我没白疼你。”

    “二叔,来找你可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是听说玄玄子老神仙在你这里,才特意来沾沾仙气。”

    王月瞳皱着鼻子嘟囔一句,后退一步,拉过李天澜笑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天澜师兄,我们是一届的,天澜师兄身具风雷双脉,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哦。”

    风雷双脉!

    此言一出,别说王月瞳的二叔王逍遥,就连坐在王逍遥对面的玄玄子眼神都剧烈一闪,明亮的眼光直接盯住了李天澜。

    “这么说的话,那倒是真正的年轻才俊了,天澜,天澜,这名字有点意思。”

    王逍遥看着李天澜,眼神闪烁片刻,主动伸出手笑道:“天澜,我是王逍遥,你跟月瞳是同学,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二叔就好。”

    李天澜认真的看了一眼王逍遥,跟他握了握手,叫了声二叔。

    王逍遥三十岁的年纪,但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他的身材高大,相貌也极为英俊,可以说是标准的美男子,宁千城在微信中说王逍遥是北海王氏中最跋扈的纨绔,可此时此刻,李天澜却一点都看不出来,相反,王逍遥的眼神极为谦和平静,笑容也很真诚,让人一看就能心生好感,没有半点跋扈和霸道的气焰。

    这一刻,李天澜还不知道今天这次相遇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情敌见面,但因为有宁千城给他灌输的概念先入为主,此时再看如此低调谦和的王逍遥,他内心的警惕反而更甚,在他的感觉中,这样的人,绝对要比那种外在狂妄霸道的人要危险无数倍。

    “坐吧。”

    王逍遥随意一拍李天澜的肩膀,动作自然而然:“你是月瞳的朋友,那也不是外人,不用紧张。”

    李天澜也不多话,在王月瞳身边随意坐下,感知之中,不止是王逍遥在打量着自己,就连王逍遥对面的老道玄玄子,眼神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时间似乎也略长了一点,李天澜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示意。

    “小友可信天命?”

    一直观察着李天澜的玄玄子突然开口笑问道,语气温和。

    李天澜却不敢大意,中洲地大物博,奇人无数,玄学这种东西,虽然被归于迷信思想中,但真正的玄学大家,未必就真的不存在。

    他的爷爷就曾经告诉过他,中洲当真有几位虽然游戏风尘但却能一眼看穿其他人命运的半仙人物,面前的玄玄子被北海王氏奉为上宾,李天澜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有种一眼看穿自己命运的本事,但却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是什么江湖骗子。

    “信也不信。”

    李天澜沉默半晌,才语气慎重道。

    “理当如此。”

    玄玄子笑容愈发和蔼,他认真的盯着李天澜的脸庞,兴趣越来越浓厚,再次道:“小友,每个人都有天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将左手给老道一观,听老道唠叨几句关于你的天命如何?”

    王逍遥微微一愣。

    王月瞳眼神中却有些惊喜,这本来就是她近日带李天澜来这里的目的。

    玄玄子是真正的道门奇人,玄学宗师,相传他一双眼不仅能望穿天地因果,甚至还能操纵些许国运,故而不止是北海王氏将之奉为上宾,就连中洲权力中枢隐龙海的几位权力巨头,对其都是礼遇有加,这样的奇人说出来的话,几乎都是带着预言效果的。

    王月瞳此次去天空学院,本来就有为北海王氏挖掘人才的意思,李天澜是她最重要的目标,不止是因为他的风雷双脉,就是他的为人处世,王月瞳也是真心的欣赏,甚至有些好感,如此人物如果加入北海王氏,今后他一旦进入无敌境,甚至就算是进入惊雷境,整个北海王氏都会实力大增。

    如今恰好玄玄子来了华亭,王月瞳将李天澜带过来,让玄玄子一观其命运,只要能够给予些许指点,就能够让李天澜的成长再次加快。

    对于李天澜来说,这就等于是恩情,也等于是让他近一步的靠近北海王氏。

    王月瞳原本正想着怎么跟玄玄子说,哪里知道老道自己对李天澜有了兴趣,这简直就是再好不过。

    李天澜似乎也有些意外,但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算对方真的能看穿自己的命运,他也不相信对方还真能把自己的来历都看清楚,他略微沉吟,直接将左手伸到了玄玄子面前,诚挚道:“有劳道长了。”

    玄玄子笑着点头,眯起清亮的眼睛,凝神细看。

    李天澜静静地等着。

    王月瞳坐在他身边,双手交缠在一起,看上去比李天澜还要紧张。

    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的王逍遥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玄玄子足足看了将近五分钟,就在李天澜觉得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才动了动身子,抬起眼,看着李天澜微笑道:“盛极必衰,小友幼时怕是经历过诸多苦难,如果老道没有走眼的话,大概一年之前,小友刚刚经历了一次生死劫,不知道老道说的对是不对?”

    李天澜下意识的握起左手,脸色巨变。

    如此反应,根本就不需要他证实什么,就已经说明玄玄子的准确性。

    玄玄子对这一切恍若未见,继续道:“接下来的话,应该便是海阔天空了,小友从天空学院毕业后,我建议你去吴越发展,吴越有王气,若能在吴越立足,则此生无憾。观小友手相,小友余生命格已成,可谓气运极盛,有天骄气象。”

    王逍遥本能的眯起眼睛,眼神阴冷,杀机闪烁。

    他不怀疑玄玄子的话,但玄玄子的话中,却有两句话触动了他内心最敏感的地方。

    第一则是吴越。

    吴越行省如今是中洲最为繁华强势的行省,省会金陵,距离华亭极近,更重要的是,整个吴越行省,都可以说是北海王氏的后花园,其坚固程度仅次于北海行省。

    吴越是北海王氏最初发迹的地方,李天澜加入北海王氏还好,但若不加入的话,他在吴越立足,将北海王氏置于何地?

    第二则是因为天骄气象。

    中洲五百年出天骄,所谓天骄,必然是对黑暗世界影响极为深远的人物,比如数百年前北海王氏那位在家族落寞后又在吴越崛起,将北海王氏带到巅峰的先祖。

    黑暗世界的第一高手不一定是天骄,但天骄肯定是黑暗世界的第一高手。

    天骄出,大劫至,天骄应劫,谁应天骄?

    这话同样是出自于玄玄子之口,说的是什么,再明显不过了。

    王逍遥看了看李天澜,又看了看眼神有些激动的王月瞳,表情变幻,最终隐去了所有杀机,再次恢复了平静。

    李天澜认真的看着玄玄子,恭敬道:“多谢道长指点。”

    玄玄子笑着摆摆手,刚想说话,李天澜的电话突然响起。

    李天澜一愣,随即朝几人歉意的笑了笑,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

    “我去找点吃的去,我和师兄没有吃早饭,饿死了。”

    王月瞳说了一句,也站起身离开。

    凉亭之内再次只剩下王逍遥和玄玄子。

    气氛一时沉默。

    玄玄子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王逍遥,突然笑道:“逍遥刚才可是动了杀意?”

    王逍遥也不掩饰,苦笑一声,来了个默认。

    “全无必要。”

    玄玄子轻声道:“站在北海王氏的立场上,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也许会弄巧成拙。”

    “此言何解?”

    王逍遥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凝神问道。

    “就是字面意思。”

    玄玄子笑了笑:“十年之内,此子气运极盛,你若是能够跟他拉近关系,绝对是利大于弊。”

    “十年之内?”

    王逍遥皱着眉头,对于玄玄子的每一句话,他都能听得进去并且认真思考:“那十年之后又该如何?”

    玄玄子垂下眼皮,平静道:“十年之后,他必死无疑。”

    老道伸出手捏起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轻轻摩擦,叹息一声道:“波澜壮阔,一曲悲歌,可惜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