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三十六章:袭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走出凉亭,李天澜看了下来电显示,稍有意外。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竟然是虞青烟的电话号码,他也来不及多想,接通后喂了一声。

    虞东来苍老的声音却直接从电话那头响起:“小子,在哪呢?”

    李天澜愣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在园林盛宴。”

    “见到王逍遥了?”

    虞东来语气平淡,可李天澜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紧张的意味,且不说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李天澜的恐怖潜力和美好前景,他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李鸿河的关系,他就有必要对李天澜处处关心。

    李天澜身份隐蔽,但却不代表一点破绽都没有,如果被北海王氏的王逍遥察觉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多年以来,东南集团的沉默和北海王氏的集权早已让虞东来认清了形势,这样的局面下,李天澜的身份一旦在北海王氏面前曝光,哪里还有活命的道理?

    “见到了。”

    李天澜嗯了一声,继续道:“虞老,微白家里的钥匙在你那?我今天去拿,您几时有空?”

    “现在吧,我现在在家,你过来我把钥匙给你。”

    虞东来沉默了一会道:“我估计以你的身份,在那地方呆着也不会太痛快,正好过来,咱们喝两盅。”

    王逍遥看似纨绔,行事也跋扈狂妄,但却绝对不是什么傻子。

    华亭失守后,东南集团在华亭的力量均是人心惶惶,数家豪门都将总部挪到了他处,局面一时极为混乱。

    王逍遥入华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局面稳定下来,几年经营之下,不说太子集团始终没有拿到主动权,东南集团的残余力量反而还彻底稳住了阵脚,这种本事,当真不是一个普通纨绔能有的。

    李天澜在王逍遥眼皮底下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暴露的可能,还是让他趁早回来的好。

    “现在?”

    李天澜略微迟疑。

    “有什么顾虑吗?”

    虞东来挑眉问道。

    “我是和王月瞳一起来的。”

    李天澜轻声道。

    “那没关系,带他一起来就是了,正好青烟也在,他们小姐妹说说话,我们聊我们的,互不打扰。”

    虞东来无所谓道,老人几年前是红墙之内的顶级大厨,再早一些,却是跟着李鸿河打天下的生死兄弟,巅峰时期虽然不曾进入无敌境,但毒医之名,在黑暗世界也是能够镇得住大部分场面的显赫人物。

    他跟在李鸿河身边时候,也算是东南集团的顶级干将,多年来随着李氏的落寞,北海王氏对于李氏虽然不闻不问,可对他们这些还留在中洲的,当年东南集团的老臣,却绝对是照顾有加。

    虞东来这座小院,甚至北海王氏的族长王天纵都亲自登过门,至于王逍遥,自从他五年前来到华亭之后,逢年过节,也绝对会过来看望,甚至王月瞳和北海王氏的下一代,号称中洲未来天骄的王圣霄也来过。

    虞东来放不下自己心中的心结,对王逍遥不怎么热情,可对于王月瞳,却着实喜欢,这丫头,往小了说是机灵,往大了说那就是智慧了,可惜是个女子,若为男儿的话,北海王氏今后数十年肯定还会更加的恐怖。

    “行,那我现在过去。”

    李天澜也不犹豫,直接答应,呆在王逍遥和玄玄子身边,他确实有些不适应,玄玄子是道门奇人,而王逍遥则是北海王氏的核心人物,在他们面前,他每说一句话都要在心里过好几遍才能说出口,这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过来吧,中午我亲自下厨,乐呵乐呵。”

    虞东来语气顿了顿,继而戏虐道:“你小子呆在王逍遥这样的情敌面前,受打击了没?要不要我老人家安慰下你?”

    “什么情敌?”

    李天澜一脸错愕。

    “咦?白丫头没跟你说过?王逍遥啊,他来华亭五年,追小白就四年了,痴心一片,把脸面都放下了,我这旁观者都觉得不忍心,也就她铁石心肠,对王逍遥不假辞色。”

    虞东来声音中透着惊疑:“她没跟你说过?”

    园林盛宴内,清澈的几可见底的水潭边上,李天澜的瞳孔骤然浮现出了一抹妖异的血红。

    或许直到现在,在经历了昨晚视频中秦微白的温声软语后,他仍是不敢确定自己和秦微白的关系,可骤然听到王逍遥在追求秦微白,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最最心爱,最最珍惜的东西在被人窥觑一样,剧烈的暴怒几乎第一时间就翻涌上心头,他整个人浑身上下,也瞬间多了一丝极为凛冽的杀意。

    虞东来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赶紧开口道:“小子,你可别冲动,只是王逍遥的单相思而已,多大个事?小白在华亭露面是少,但少不见得一次都不露面,单相思的人多了去了,这有什么好在乎的?你说对吧?这你要是都计较的话,你今后就是天天杀人都杀不完。”

    李天澜闭上眼睛,足足过了一分钟,他才睁开眼,瞳孔中那抹血红已然消失,他整个人再次恢复了平静,平淡道:“我现在就去你那。”

    他放下电话,刚准备转身,王月瞳的声音就从背后响起:“天澜师兄,你要去哪?”

    “我突然有些急事,要离开一下。”

    李天澜转过身看着王月瞳轻声道。

    王月瞳微微一愣,随即干脆道:“好啊,我们跟二叔说一声,然后就出发好了。我送你,今天我带你来就是想让你见见玄玄子的,目的达到了,我们也该撤退啦,可惜还没有吃早餐,这里的早餐味道不错的。。”

    李天澜的心思有些复杂,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跟着王月瞳重新走进了凉亭。

    “二叔,天澜师兄有急事要处理,我们先走了,下次放假我们再来找你。”

    走进凉亭,王月瞳也不等早餐,直接对王逍遥开口道。

    王逍遥一愣,随即看向李天澜。

    李天澜却没有看他,只是对着玄玄子微微躬身,再次感谢道:“多谢道长指点。”

    玄玄子笑着点头,清亮而复杂的眼神却微微偏转,落在了凉亭外的水潭里。

    “我算是看出来了,月瞳今天来就是为了让你见道长一面的,哪里是看望我这个二叔?做叔叔做到我这个份上,也算是失败了。”

    王逍遥自嘲的笑了笑,来到李天澜面前,眼神奇异的打量了李天澜一会,继续笑道:“既然有事,那就先去忙吧。”

    他摸了摸口袋,从兜里拿出一张质地坚硬的卡片递给李天澜:“这是这里的会员卡,收下吧,就当是见面礼,今后没事的时候过来转转,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王月瞳拉了拉李天澜的袖子,示意他收下,二叔拿出来的虽然不是园林盛宴中最尊贵的至尊卡,但这张金卡拿到哪里,都不会让人小看,这份见面礼可以说是诚意十足了。

    李天澜低着头看着王逍遥手中的卡片,卡片泛着银光,分不出是白金还是白银制成,卡片上并没有什么字体,只有一副隐隐约约的图案,线条简单,但却气势恢宏,细看下去的话,图案中似有云层和水花,但那种恢弘大气的感觉,却让李天澜第一时间想到了苍穹与大海。

    苍穹与海?

    李天澜微微愣了下,突然发现这图案跟自己的名字意思有点相近。

    是巧合?

    还是其他的原因?

    李天澜脑子里胡思乱想,但表情却始终极度平静,他伸出手,却不是接过卡片,而是将王逍遥手里的卡重新推回去,微笑道:“多谢王先生的好意,不过我在天空学院求学,自由的时间太少,拿着这张卡,恐怕有些浪费,还是算了吧。”

    他知道接过这张卡片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利益,也清楚自己的举动或许有些不成熟,可在知道这个男人在追求秦微白的情况下,要他再去叫王逍遥一声二叔,拿着他送给自己的见面礼,以晚辈的身份去认识他的那些朋友,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些事情,就算明知道不理智,也必须要去做。

    这种固执和骄傲,他隐藏的很深,但却不代表没有。

    玄玄子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天澜。

    王月瞳更是愣住了,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中有疑惑,有委屈,还有一些愤怒。

    王逍遥也眯起了眼睛,认真的看着李天澜的表情。

    李天澜依然在微笑着,那是一种看似诚挚实际却极为苍白没有半点内在意思的笑容,他静静的看着王逍遥的眼睛,毫不退让。

    “好,好。”

    两人对视了将近半分钟,王逍遥才笑了笑,缓缓收回了手里的卡片道:“有空常来。”

    李天澜随意的点点头道:“王先生再见。”

    他不等王逍遥说话,就直接转身走向停车场。

    王月瞳一个人在原地呆了一会,才猛地跺了跺脚,追着李天澜离开。

    王逍遥看了看手里的卡片,随手将卡片扔进水潭,笑道:“这小子有点意思,是有骨气?还是看我不顺眼?道长,你觉得呢?”

    “你与此子有缘,未来怕是有很多牵扯。”

    玄玄子古井不波的微笑道。

    “身具风雷双脉,还这么硬气。”

    王逍遥想了想道:“以前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盛极必衰。”

    玄玄子有意无意的再次重复了这四个字。

    王逍遥狐疑的看了一眼老道士,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

    “你什么意思?”

    走出园林盛宴,坐进了那辆米黄色的甲壳虫内,一路沉默的王月瞳终于忍不住,瞪着副驾驶上的李天澜,气鼓鼓的问道。

    “没意思。”

    李天澜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淡漠。

    “没意思是什么意思?”

    王月瞳紧追不放,她固执的看着身边的男人,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执着的神色。

    李天澜却不想说话,只是冷淡的摇了摇头。

    对于王月瞳,无论是演习结束后她的配合,还是送药,又或者今天带他来到这里,他都是极为感激的,可事到如今,随着北海王氏的立场以及王逍遥对秦微白的心思都出现在他面前,他是当真不想跟这个今后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中洲顶级豪门再有什么瓜葛。

    在他看来,今后他与北海王氏之间的矛盾,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如此一来,他现在跟王月瞳的故事越多,今后她就会越为难,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隔断双方之间的联系。

    日后即便真的成了敌人,彼此的立场和观点也能更加的纯粹一些。

    王月瞳看了李天澜半晌,见他根本没说话的意思,咬了咬牙,发动了车辆,狠狠踹了一脚油门。

    米黄色的甲壳虫顿时爆发出一阵不符合车型的声浪,汽车瞬间窜了出去。

    李天澜面无表情。

    王月瞳鼓着小嘴,也不说话。

    甲壳虫冲出通往园林盛宴的隐蔽小路,继续行驶,沉默中的王月瞳再次开口道:“为什么不接那张卡?”

    “......”

    “我的叔叔,让你叫一声二叔很难吗?王先生,这称呼难听死了!”

    “......”

    “李天澜!我招惹你了吗?!”

    “......”

    一言不发的李天澜全当是没有听到。

    王月瞳恨恨的瞪了一眼李天澜,嘟囔了一句:“好心都被你当成驴肝肺了。”

    她再次变得沉默下来。

    狭小的空间内,两人一路沉默着前行,像是一对吵了架正在冷战的小情侣。

    一辆停在路边的帕萨特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内,帕萨特开着双闪,似乎遇到了故障,一动不动。

    两个三十岁左右看起来像是夫妻的男女站在路边,一脸无奈。

    此处虽然已经是在兰山国家公园的公共区域内,但因为距离园林盛宴并不算太远,加上附近又没什么著名的景点,所以平日里车辆极少,将车停在路边等待救援的夫妻看到甲壳虫开过来,妻子的眼神明显一亮,冲着甲壳虫不断挥手。

    王月瞳下意识的踩了下刹车。

    “加速!”

    李天澜突然开口道,嗓音急促而凌厉。

    “什么嘛?!”

    王月瞳正在气头上,听到旁边的‘死人’终于开口,没好气道。

    “这辆车,还有这两个人,我见过。”

    李天澜紧紧眯起眼睛:“在我们来的时候,他们跟了我们很长的一段距离。”

    他的记忆力和对细节的把握向来都是变态级别的,两人出了天空学院没多远,在一个红绿灯前,李天澜曾经见过这辆帕萨特,甚至还无意间跟车内的这对夫妻有过对视。

    在那之后,帕萨特一直跟了他们将近十多公里的路程才消失,初时李天澜只以为是同路,没有多想,可如今再次从这里看到这辆帕萨特,他的内心顿时警惕起来。

    王月瞳表情一变。

    此地距离园林盛宴已经超过十公里,反倒是距离前方人多的区域只有四五公里的距离,如何决断,王月瞳没有半点犹豫,猛踩油门,直接前冲。

    甲壳虫的声浪再次增强,明显特殊改装过的紧凑的车身以一种近乎弹射的姿态瞬间飙了出去,短短两三秒钟的功夫,车辆就已经上了上百公里的时速。

    “小心!”

    身后的那辆帕萨特越来越远。

    李天澜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

    正在观察后视镜的王月瞳匆忙抬头。

    正前方,一道几乎挤满了整个道路的厚重冰墙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王月瞳惊叫一声。

    李天澜已经伸出手,一把将王月瞳拽到了自己的身边。

    下一刻,甲壳虫以接近一百五十公里的时速悍然撞在了前方的冰墙上。

    轰然巨响。

    米黄色的甲壳虫,李天澜以及王月瞳同时飞上了半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