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四十三章:想你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有了公路上虽没有撞到人但却剐蹭了大片车漆的‘小事故’,再开车的时候,虞东来就沉默了许多。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有些激荡的心情似乎也恢复到了多年来日复一日的麻木状态。

    李天澜表面毫无异样,心中却是杂乱成一片的胡思乱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因为伤势带来的虚弱状态逐渐稳定,但却不容乐观,路程走了没一半,他的眼皮就开始打架。

    戒心极重似乎在本能的防备着任何人的李天澜这一次却没有抗拒睡意,坐在副驾驶上,抓着安全带,沉沉睡去。

    虞东来看了看浑身似乎已经完全放松的李天澜,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放慢了车速,让车辆的行驶愈发平稳。几十公里的路程,在虞东来有意放慢车速的情况下,随着车流的走走停停,竟然走了将近两个钟头。

    李天澜一路都在做梦,梦境乱七八糟,一如他现在的思绪,车辆在虞氏私房菜附近停下,被虞东来叫醒后,李天澜仍是有些茫然。

    那似乎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梦境里,有爷爷,也有小时候见过后来却被葬在了墓地中的边境老兵,有秦微白,有宁千城李拜天,有王月瞳,一个个人物在梦境里出现的很符合逻辑,理所当然,可梦一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李天澜却觉得满脑子混乱,有些头痛,鼻子也开始不透气。

    拎着那件满是血迹的迷彩服,只穿着一件作战背心的李天澜走下车,刚一下车便打了个哆嗦。

    李天澜抽了抽鼻子,自嘲一笑,这情况,怕是发烧了。

    强行提升境界的后遗症已经开始,发烧只是第一步,完全就是小事,强行提升两个大境界,如今燃火境的力量已经消失,等到他的肌肉不在紧绷,恢复到正常状态之后,那种痛苦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李天澜摸了摸自己的肌肉,突然道:“虞老,这有没有住的地方,我今晚住下。”

    “随便。”

    虞东来不咸不淡道:“我让青烟收拾一下,住多久都行。”

    “一晚就够了。”

    李天澜轻声道,他的肌肉估计要到下午接近晚上的时候才会彻底松弛下来,持续一晚后,应该有所好转。

    李天澜不曾经历过那种据说生不如死的状态,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可就算能忍着,估计晚上也不能跟李拜天和宁千城一起喝酒了,索性在虞东来这里住下,等到明天恢复一些后,去秦微白那拿了资料,在去跟他们集合。

    “一晚就一晚。”

    虞东来走进小巷,推门而进:“差不多饭也快好了,你小子伤势挺重,吃完饭,你休息一会,我去园林盛宴走一趟。”

    李天澜脚步一顿。

    虞东来似乎知道他想要问什么,直接道:“总要知道袭击者是谁才行。另外,你不是要跟月瞳那丫头两不相欠吗?那我就再拿点报酬回来,你欠她的,还了,可这是救命之恩啊,接下来就是她欠你了,这也不好,今天我让你们真正的两不相欠。”

    李天澜沉默了下,淡然道:“如此也好。”

    背对着李天澜的虞东来嘴角微微勾起,笑意复杂,王月瞳如此惊艳的女子,也亏这小子心肠能这么硬了。

    正在厨房做饭的虞青烟看到李天澜走进院子,有些欢喜,娇笑着跑出来叫了一声李大哥,眼神单纯,带着很纯粹的感激。

    她是这次入学演习的第二名,足足五十学分的奖励,完全是实打实的惊喜。

    虞青烟实力不弱,在她这个年纪进入凝冰境,二十五岁之前几乎是妥妥的燃火境高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巅峰时期进入惊雷境不成问题,可她一身所学,却都是杀人的手段,在入学演习中根本施展不开。

    所以能在这次入学演习中取得第二名的成绩,对虞青烟来说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在原计划里,她能进前五十名就很知足了。

    虞东来号称毒医,绝学自然是跟毒息息相关的,虞青烟接受了他的传承,在不能杀人的环境里,用处当真不算大。

    如果入学演习没有不能杀人的规定,而虞青烟又够狠的话,那些凝冰境高手顷刻间就能放倒一片,就算燃火境高手,也要小心在意着才行。

    李天澜笑着点点头,看着眼神单纯无邪的虞青烟,轻轻叹息,论天赋手段,虞青烟自然是极为不错的,可她这种性子,想要改变,却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今后少不得要头痛。

    “青烟,饭菜做得怎么样了?这小子受了点伤,把我藏在地窖里的那根冰璃拿来熬了,中午加个汤。”

    虞东来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对李天澜解释道:“这丫头在厨艺方面尽得我真传了,有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我这私房菜馆不大,但预定的不少,几次重要客人来这里吃饭,都是这丫头做的菜,你一会尝尝,包你满意。”

    李天澜嗯了一声,看着转身小跑向地窖背影娇俏的虞青烟,也不客气,笑道:“虞老,冰璃这么贵重的东西,就放在地窖里?还能吃?”

    冰璃是一种极为珍贵的植物,喜寒,形似莲花,常年生长在冰天雪地里,是真正的大补之物。熬汤只是其中一种用途,李天澜在边境营地里的一本书上看到过有关冰璃的记载,冰璃如果跟其他另外几种植物一起入药的话,药效几乎堪比传说中的金丹,是最顶级的疗伤圣物。

    “放心,地窖里我做过手脚,等你伤势好了,我带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虞东来笑笑,带着李天澜走进院子里的餐厅,从角落里面拎出来一坛酒,随后又去厨房端了两碟小菜过来。

    “我们先喝着,差不多了就吃饭。”

    他坐在李天澜对面笑着,将酒开封,倒进了李天澜面前的青瓷碗中。

    用碗而不用杯,可见老头今日是当真打算豪迈一把,李天澜尽管有伤在身,但却也不想扫兴,端起碗来喝了一口,酒意醇香,当真好酒。

    随即他愣了下。

    一口酒入腹,他感受到的不是辛辣,竟然是一股浓郁至极的药香,酒水顺着喉咙一路流淌,原本有些虚弱无力的李天澜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怎么样?”

    虞东来夹了口菜,轻声道:“这酒怕是有二十多年了,那会你父亲刚入无敌境,国际局势混乱。你爷爷,你父亲,还有我们几个老兄弟,都嗜酒,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种佳酿,能饮酒,也能疗伤。酒是我酿的,以李氏那会的地位,什么资源拿不出来?每坛酒里面,我都加了十多种珍贵药材,用黑暗世界的说法,就是药植了。”

    “比如冰璃, 只是其中一种而已,还算不上什么高档东西,因为三姐是女性,女人爱美,所以我还在里面加了不少冰莲心,到最后谁也分不清这酒到底是个啥作用了,能疗伤,能提神,还他妈能美容。管这么多干嘛?好喝就行呗。”

    “当时酿了五十坛,结果没一个月就给我们挥霍的差不多了。疗伤?疗个屁,根本就没等到那时候。我那会小气,藏起来两坛,本来打算找个机会再拿出来给哥几个一个惊喜,谁想根本就没这个机会了。”

    “殿下远走边境后,我在隐龙海做厨师,当时就有不少首长都眼馋我手里这两坛酒,甚至连王天纵都想要,我没舍得给啊,这份情谊, 哪能说送人就送人?谁又配饮此酒?”

    “几年前来了华亭,开了这个小菜馆,没多久小白就主动上门了,那天着实高兴,开了一坛,今天这个是最后一坛了,平时都是藏在地窖里面,今天知道你要来,提前拿出来放放,这会味道估计刚好。”

    李天澜沉默着再次喝了一口,酒香醇厚,带着一丝沁凉,浸入心肺,浓重的药香自上而下,再次席卷他的味蕾。

    “好酒。”

    李天澜微微点头,轻声道。

    “咦,月瞳姐?爷爷不是说你不来了吗?”

    虞青烟清甜的声音突然从院子里响起。

    李天澜下意识的挑了挑眉,无动于衷。

    虞东来却转过身看了一眼,并不大的院落中,王月瞳正站在院子里面,咬着嘴唇,似乎有些踌躇和犹豫。

    那种又委屈又担忧的小模样,当真是人比花娇,让人看上去就心生怜惜。

    虞东来突然一笑,轻声道:“就说你小子命犯桃花,看,这不人家小公主都追上门来了?”

    李天澜小口抿着酒,不言不语。

    “别想不通,这小丫头盯上你,没什么难理解的。”

    “我听青烟说了,入学演习里,你表现确实够亮眼,又是风雷双脉又是越境杀敌,王月瞳身份再怎么显赫,那也是少女,正是怀春的年纪嘛,对于着实出彩的同龄人,就算不是一见钟情,但欣赏之下情不自禁的靠拢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加上你小子今天英雄救美了一次,还不许人家心动了?王月瞳迟早是要嫁人的,整个中洲,能跟王月瞳门当户对的又有几个?就算有,以她爹那骄傲性子,也未必能看上眼。但你不同,只要你加入北海王氏,日后就是妥妥的无敌境高手,跟王月瞳也算是一段佳话,不然王天纵就是再怎么宠溺他闺女,到了嫁人的时候,还不得联姻?”

    “这样的情况下,王月瞳能找一个真心欣赏的,而且潜力无穷的如意郎君,她绝对不会拒绝,盯上你,自然是顺理成章了。”

    “不过如果事情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也没啥,就算你救了人家一次,人家也不见得就迫不及待的以身相许,最多就是有些心动,然后就是试探性的接触。可你小子,刚救了人家一命,直接就要跟北海王氏两清,你是真的想两清,但这手法,跟欲擒故纵有什么区别?简直高明至极。你小子弄巧成拙了,这一手不要说对王月瞳,就算对上真的历经风雨见过大场面的女强人,估计都能被你撩拨的欲仙欲死的,瞧瞧,这不你刚来,就巴巴跑上门来了?估计为这事,这丫头跟王逍遥吵了一架都说不定。”

    李天澜嘴角肌肉抽搐,顿时觉得面前的好酒也没滋没味,他端起碗,又放下,苦笑道:“我可没撩拨她什么。”

    “这种事,你怎么想不重要,事实反正就是这样。你说别的没用啊。”

    虞东来笑眯眯的,怎么看都像是幸灾乐祸。

    李天澜表情呆板,怔怔出神。

    院子里,跟虞青烟聊了两句的王月瞳似乎终于鼓起勇气,一步一步的走进餐厅,高跟鞋敲打在地面上的声音越来越近。

    终于进门。

    换了身衣服的北海王氏小公主安静的站在门口,扁着小嘴,有些委屈,有些不安,她看着李天澜,眼神灼灼。

    李天澜只觉得头晕脑胀,刻意的偏过头,不去看她。

    王月瞳又犹豫了下,终于一步一步走到李天澜面前,少女馨香自然的味道缓缓飘过来,王月瞳有些委屈的轻灵嗓音也在李天澜耳边响起。

    “师兄,你...你的伤怎么样了?”

    李天澜心思复杂,有心开口,但想到今后可能出现的复杂牵扯,咬了咬牙,干脆硬起心肠,表情冷硬的一言不发。

    王月瞳等了一会,没有得到回答,用力咬了咬自己粉嫩红艳的嘴唇,眸子里似乎又有泪水在打转:“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招惹你了吗?”

    李天澜将碗中酒水一饮而尽,还是沉默。

    如此娇嫩绝色的美人此时一脸委屈,这种场面,虞东来看的都有些不忍心,他干咳一声, 正想着打个圆场。

    门外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再次响起。

    所有人同时抬头。

    虞东来神色古怪。

    王月瞳微微张大小嘴,似乎有些惊讶。

    李天澜却霍的站起身,惊喜和错愕浮现在他脸上,整个人完全失态。

    一名用任何华丽言语都无法形容的女子清清淡淡的走进院子。

    黑色的女士小西装,白衬衫,长裤,高跟鞋。

    满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素面朝天,不带任何装饰,但却美的犹如一幅画卷。

    美不胜收。

    她的步伐有些急促,沐浴着窗外的阳光,踏过院落的花丛,直接来到餐厅。

    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李天澜呆愣愣的看着她,整个人已经完全傻了。

    王月瞳咬了咬嘴唇,愈发委屈。

    她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站在天鹅面前的丑小鸭,第一次有些自惭形秽。

    论容貌的话,她未必就会输给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多少,可对方身上那种优雅安静的从容与温柔,却根本就不是王月瞳这个年纪的少女能有的。

    这种风情,足以让任何男人都瞬间无法自拔。

    王月瞳认识这个女子。

    秦微白!

    这个让二叔茶饭不思梦寐以求却求不得的女子。

    以往王月瞳仅仅是羡慕她堪称举世无双的风姿,可这一刻,她却破天荒的有了些嫉妒的情绪。

    秦微白走进餐厅,目不斜视,直接走向李天澜,眼神璀璨。

    距离李天澜最近的王月瞳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随即猛地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就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小脸涨得通红。

    “你...你...”

    李天澜终于回过神来,结巴了两声,看着面前如梦如幻的女子,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抬起手,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呵呵傻笑。

    秦微白眼神温柔的醉人,她握住李天澜的手掌,让他的手捧住自己的脸庞,柔声道:“想你了,就临时回来给你个惊喜。你高兴就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