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四十四章:疯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梦寐以求,辗转反侧。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在加上一点彷徨犹豫。

    对于秦微白,李天澜无疑就是这种复杂而又简单的心态。

    在见到秦微白之前,他不知道一见钟情是什么东西,可当那一天在华亭火车站,看到从车里走下来的她,李天澜就懂了。

    他当时就告诉自己,这是最完美的女人。

    世间若是真有倾国倾城风华绝代,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就应该是她这样才对。

    一天的接触,随即就是相隔千万里的聊天和视频。

    秦微白问李天澜想不想她。

    哪能不想?

    想的几乎要走火入魔,但除了想,他又能做什么?

    这种女子,真的是他可以拥有的?

    真的是现在的他可以拥有的?

    这着实不能太怪他患得患失,一个之前在深山老林里窝着几乎就是一无所有的年轻人,遇到自己心里的女神,哪怕女神对他再好,也做不到坦然受之,提心吊胆都是轻的。

    那种啥也没有却背着一身血债见到女神就敢扑到在床上的猛人或许有,但不是李天澜。

    他当真是喜欢这个女子啊,喜欢的不得了。

    甚至将能够得到她当成是自己最大的野心,这种喜欢,该有多沉重?

    可此时此刻,双手捧着秦微白的脸,手指感受着她嫩滑的仿佛吹弹可破的肌肤,李天澜的内心却前所未有的平和。

    他认真的看着秦微白的脸庞,这一刻,李天澜终于确定,身前这个女子,距离自己很近,近到自己都能从她璀璨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如此清晰。

    李天澜静静地看着,内心千言万语,却说不出来,竟然痴了。

    “咳咳!”

    虞东来重重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面前旁若无人的两人道:“先坐下,青烟,该吃饭了吧?把菜端上来。小子,你喝三碗酒在吃饭, 对你的伤势有好处,至于剩下的,你带走,喝完把坛子给我送回来就成。”

    李天澜如梦初醒,下意识的松手,手指离开那柔嫩的肌肤,顿时又觉得有些不舍,想在摸上去又没那脸皮,一时间面红耳赤,愈发尴尬。

    秦微白莞尔一笑,伸出手主动握住李天澜的手掌,柔声道:“听说你遇到袭击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

    李天澜摇了摇头,脸色涨红,一半紧张一半激动,嘿嘿傻笑。

    秦微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继而转头看着眼中仍有泪花但表情已经恢复平静的王月瞳:“天澜为了救你,受伤了?”

    她的语气平平淡淡,可在她眼神注视之下的王月瞳却只觉得压力铺面,那并非是武道中的剑意和杀意,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场,不强烈,但却异常清晰。

    “是!”

    王月瞳咬了咬嘴唇,盯着秦微白的眼睛:“师兄为了保护我,死战不退,强行将自己的境界提升到了燃火境,三剑干掉凝冰境高手数人,燃火境高手两人。”

    王月瞳语气清淡,可落在秦微白的眼睛里,却难免有些赌气和炫耀的色彩。

    “强行提升境界,以他现在的实力,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秦微白唇角轻轻扬起一道冷冽锋锐的弧线,整个餐厅的气氛似乎都瞬间变得冰冷。

    王月瞳似乎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类似于这种争风吃醋外加问责的场面,她着实没有经历过,可看着秦微白那张越看就越让自己没有信心的脸庞,她还是嘴硬道:“天澜师兄都没有怪我,你...”

    “男人大度一些是美德。”

    秦微白打断王月瞳的话,轻描淡写道:“他不怪你,可以理解。但我是女人呀,女人都是小心眼的。他舍命救你,你能拿来当成炫耀你魅力的资本,可我却是很心疼的。”

    她语气一顿,随即笑道:“不过这些跟你说不上,稍后我会让人亲自去你们北海王氏要一个说法。”

    “你胡说,我没有!”

    王月瞳小脸再次涨红,大眼睛有些慌乱的看着李天澜,像是在解释:“我没有把天澜师兄舍命救我当成炫耀的资本,你...你...”

    她气急败坏的指着秦微白,眼神愤怒。

    “哦。”

    秦微白只是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随即就不在理会王月瞳,只是看着李天澜,笑意盈盈。

    “我欠月瞳师妹一些人情,今日出手,是心甘情愿。”

    李天澜内心叹息一声,不知道是给秦微白解释,还是在给王月瞳解围。

    秦微白没有说话,只是桌下跟李天澜握在一起的小手微微紧了紧。

    “我问过天澜师兄。”

    脸色涨红就连呼吸也急促起来的王月瞳似乎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反击手段,突然道:“他说他没有女朋友。”

    “是吗?”

    秦微白嫣然一笑,跟李天澜握在一起的手掌举起来,朝王月瞳微微一晃,柔声道:“那他现在有了。”

    简单,直接,霸道,甚至都不曾征求李天澜的意见。

    被无视了也不生气的虞东来笑着摇摇头,这一刻的秦微白,才是他最熟悉的,但也是最陌生的。

    说熟悉,是他见到的秦微白,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姿态。

    说陌生,是老人根本就不曾想到就连在争风吃醋上面,这丫头手法也如此犀利。

    王月瞳虽然涉世未深,但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这才几分钟时间?都被秒杀了几次了?

    老人不动声色的抬起眼皮,瞥了一眼王月瞳。

    却见这位北海王氏的小公主正盯着李天澜和秦微白握在一起的手,眼神复杂,有些黯然,但随即再次变得坚定。

    虞东来内心默念了两句弄巧成拙,笑容玩味。

    就说天澜这小子命犯桃花,估计今后他身边,热闹是少不了了。

    李天澜大脑眩晕,一片空白,有茫然,但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惊喜。

    今日的一切,仿若犹在梦中啊。

    一片沉默之中,跟秦微白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燃火推门走进餐厅。

    刚一进门,这位气质冷艳的大美人就狠狠瞪了李天澜一眼,眼神愤怒,仿佛要杀人一样。

    李天澜恍然回神,一阵莫名其妙, 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这位女侠,似乎从一开始见面,对方就看自己有些不顺眼。

    燃火冷着脸,走到一旁坐下,一言不发,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在咬牙切齿,看的李天澜一阵毛骨悚然。

    对于燃火来说,老板当真是世界上最出色,最优秀的女子了,可往日里一向都高高在上对任何事情都不假辞色的老板,在见到李天澜之后,一切行为却都极端的反常。

    且不说她在比利国所谋有多么疯狂,就说这次突然回到中洲,都让燃火难以理解,甚至匪夷所思。

    可这都不算,老板马不停蹄的赶回华亭,来到虞氏私房菜附近,竟然连让她找地方停车的功夫都没有,车还没停稳,就直接下车,因为太过急切,甚至还扭到了脚。

    这一切都是因为李天澜。

    燃火内心酸楚,差点当场崩溃,勉强稳定了情绪后,见到李天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给他。

    一顿饭吃的波澜不惊又杀机四伏,就算是后知后觉如李天澜,吃到一半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秦微白和王月瞳每一次的眼神交汇,似乎都有火花四射。

    偶尔的言语交锋,更是堪称杀人不见血。

    虞东来笑眯眯的看热闹。

    燃火却一直盯着李天澜虎视眈眈。

    如此古怪的气氛,李天澜实在蛋疼的厉害,勉强吃了个半饱,就想要开溜,反正他现在是伤员,好好休息总不是错。

    只不过他刚刚站起身,王月瞳就突然开口,轻轻柔柔道:“天澜师兄,拜天和千城他们也都出来了,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

    李天澜有伤在身,本来已经决定今天不聚,加上晚饭那会,估计正是他肌肉彻底松弛下来最痛苦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可是看着王月瞳期盼的目光,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天澜,吃完饭带我回家好不好?我们回去休息一下,你的朋友,可以叫到家里去,我做饭给你们吃。”

    秦微白柔声道。

    带我回家。

    跟我回家。

    两者意思基本一样,但韵味却截然不同。

    “好,回家。”

    李天澜内心激荡,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王月瞳勉强一笑,低头继续小口吃饭。

    秦微白。

    这个名字她听说了无数次,之前也见过几回面,她跟王逍遥关系极好,自然也知道二叔对这个女子是何等的痴心,就连之前几次的见面中,王月瞳也是将秦微白当成自己未来的二婶看待的。

    之前的见面中,王月瞳对秦微白最深刻的印象便是漂亮。

    长这么大,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在姿色上比秦微白还要亮眼的女子,也曾夸过二叔的好眼光。

    至于其他的,那就没了。

    可直到今天,她才彻底明白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未来二婶的身份早已烟消云散,此时站在情敌的身份上面对秦微白,王月瞳竟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真是个厉害的对手呢。”

    王月瞳默默的想着,低头吃饭的时候,她的眼神灿烂,熠熠生辉,眼眸中全部都是没有半点退缩的斗志。

    虞东来的评价可谓一语中的。

    这一次似乎真的弄巧成拙了。

    吃过一顿算不上生不如死但也绝对不算舒服的午饭,意识到今天很难击败秦微白的王月瞳收敛心性,起身告辞。

    虞青烟和李天澜起身相送,只不过这一次的相送,那就当真是纯粹的同学情谊了。

    王月瞳咬着嘴唇看了他一眼,默默走出餐厅,走出小巷。

    一直等到她的身影钻进车里离开,李天澜都不曾开口说话。

    餐厅内。

    等到李天澜三人离开,看了半天好戏的虞东来才微微眯起眼睛,轻声道:“你派人在保护那小子?”

    “是骑士。”

    秦微白点了点头,语气平静。

    “好大的手笔。”

    虞东来微微一笑,夹了口菜道:“怎么突然想起回来了?那边事情不顺?”

    “还行,就是想回来看看他。”

    提起李天澜的时候,秦微白眼波温柔如水,语气中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

    如此眼神,如此语调,若不是将深情刻在了骨子里,是断然不会有的。

    虞东来再次叹息,有些莫名其妙,但现在却懒得在参合年轻人的这些儿女情长了。

    当热闹看就好。

    “燃火。”

    秦微白低头吃了口米饭,突然开口。

    “老板。”

    燃火下意识的放下碗筷,洗耳恭听。

    “你去一趟园林盛宴。”

    秦微白语气淡漠:“去找王逍遥,天澜的伤不能就这么算了,救了王月瞳一命,好歹也要让他们拿出点真正的好东西出来,王逍遥身上有一份药物,也仅有一份,代号青春,你去要来。”

    “好。”

    燃火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起身离席。

    虞东来神色巨变。

    代号青春。

    这种药,就算是在北海王氏,那也是最珍贵的东西,王逍遥号称北海王氏的逍遥王,如此人物,身上也仅有一份,可见这东西到底有多逆天了。

    燃火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

    青春可以说是北海王氏最核心的重宝,就算是北海王氏,库存也极为有限,此行的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她转过身,看着秦微白,轻声道:“老板, 王逍遥如果不给该如何?”

    “那就杀了他。”

    秦微白喝了口冰璃汤,语气轻柔的犹如少女的温声软语,但说出来的话却触目惊心:“无论如何,我要那一份青春。”

    燃火表情不动,直接出门。

    她自然知道秦微白的一句话意味着什么,但老板不惧,她便不惧。

    哪怕是可能面对王天纵。

    面对十二凶兵之首的人皇。

    至于王逍遥的那一片痴心...

    一厢情愿而已,又有什么好说的?

    “我跟她一起去,小白,碗筷不用收拾了,吃完饭你该干嘛干嘛去。”

    燃火刚刚出门,脸色变换的虞东来就直接跳起来,火急火燎的冲出餐厅。

    院子里花开正盛,阳光正好。

    虞东来却觉得有些心累。

    他抬眼看了看阳光,微微摇头。

    都说轮回宫的人是疯子。

    此言不虚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