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四十五章:东城皇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拉着秦微白柔嫩的手掌走出虞氏私房菜的小院,接下来的时间,便是最让李天澜期待兴奋的独处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小巷几十米的长度,两人一路沉默而过,平日里话语不多但也不能说是不善言谈的李天澜几次张嘴,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下意识的握住秦微白的手,手心处已经满是汗水。

    “天澜,你很紧张吗?”

    秦微白转头看了他一眼,笑容轻柔而戏虐,隐约间竟然有种俏皮的意味。

    这种姿态的秦微白注定不会被人所知,让看在眼里的李天澜再次心神恍惚。

    “紧张。”

    李天澜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在饭桌上,秦微白可是说要做他女朋友的。

    男女朋友,情侣,再近一步的夫妻。

    这是何等亲密的关系?

    可拉着秦微白的手掌,李天澜内心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预料之外的幸福和满足自然是有的,但细想起来,两人之间却似乎少了一种水到渠成般的自然而然。

    或者说,这是他一个人单方面的感觉。

    秦微白对他就极为自然,太自然了,那是仿佛融入到本能中的温柔,润物细无声,不知不觉,就已经让李天澜无法自拔。

    可站在李天澜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感情,却来得未免太过突兀了一些。

    所以现在的李天澜,与其说是紧张,倒不如说是困惑。

    “紧张什么?难道怕我吃了你?”

    秦微白嫣然一笑,拿出钥匙打开车门。

    虞东来跟着燃火一起去了园林盛宴,如此一来,她们开过来的车倒是留下了,现在两人正好开车回家。

    李天澜沉默着坐进副驾驶,心事重重。

    秦微白也不再多说,车辆在她的驾驶下缓缓离开虞氏私房菜,认真开车的她眼神清澈的盯着前方的路面,一双干净的眸子中仿佛没有半点尘埃。

    李天澜轻轻叹息,终于主动捅破了那层他猜想了很久的窗户纸,轻声道:“你和我父亲是什么关系?”

    他的父亲李狂徒叛国身死是在二十年前,而今年的秦微白,也还不到二十四周岁,时间方面,根本就对不上。

    可是在李天澜的心里,这却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假设了。

    如果秦微白跟自己的父亲有些许的联系,又或者是得到了他的一些东西,从而对李天澜多有照顾,甚至愿意委身于他,这事虽然荒谬,但起码不至于一点原因都没有。

    这样的理由虽然勉强,可在李天澜看来,这却也是最有可能的。

    至于爷爷跟秦微白之间的联系,那就更不太可能了。

    多年以来,爷爷始终都呆在李村,出去的次数少得可怜,他根本就不可能毫无保留的信任秦微白的立场,除非是秦微白他父亲有一些关系,这才能让他爷爷接受那张名片。

    “你父亲?”

    秦微白开着车,扭头看了一眼李天澜,柔声道:“我不认识啊。”

    “那那张名片?”

    李天澜认真的看了看秦微白,发现对方不似作伪,一阵头痛。

    可现如今他对于秦微白的那种感情几乎已经不受他控制,这件事情如果折腾不明白的话,他无论如何都不踏实。

    “爷爷给我你的名片的时候,说你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李天澜神色安静的说道,眼神柔和。

    当时李鸿河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但背后意味着什么,李天澜又怎么会不明白?

    李天澜拿着那张名片,电话打出去的时候,几乎就等于是将他自己以及边境营地的安全都交给了秦微白,来到华亭之后,初步了解了当前大势的李天澜自然知道这样的举动有多么的危险。

    秦微白如果稍微动一动心思,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话,那么不说李天澜会死无葬身之地,就连此时还窝在边境的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就算是这样,爷爷仍然是将秦微白的名片轻描淡写的给了自己,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当真是爷爷跟秦微白有联系?

    李天澜快速的思索着,李村远避边境那一年,秦微白才是个三四岁的小娃娃,多年来,爷爷离开李村总共也就几次,而且每次离开,时间最长不过一个月,这样的情况下,爷爷跟秦微白的接触再多,时间也是有限的,他凭什么就这么信任秦微白?

    “你...”

    李天澜张了张嘴,这一次秦微白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轻声道:“你在荒漠那一年,我去了一趟边境,见了你爷爷,然后留下了名片,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李天澜一脸的匪夷所思。

    “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复杂,你不许生气,我说的是实话。虽然我不喜欢你爷爷,但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很有智慧,也很有魄力的老人,曾经的中洲战神,即便隐世多年,风采依旧。”

    秦微白放慢了车速,语气悠然:“所以你不要乱猜了,我和你父亲没关系,跟你爷爷也没关系。我去边境,只是为了你,也只跟你有关系。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李天澜非但不满意,反而更加的莫名其妙。

    只跟自己有关系?

    这种素未谋面的关系,又算是什么关系?值得如此美人甚至恨不得倒贴给自己?

    “你说你愿意做我女朋友?”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跟漂亮女人打交道从来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事情,王月瞳如此,秦微白就更是如此了,三言两语非但没有给他解惑,反而让他更是一头雾水。

    “嗯。”

    秦微白轻轻点头,红晕上脸,但语气却愈发落落大方:“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朋友了,所以不许紧张了,知不知道?无论我在外面如何,在你面前,我就是我,你在我面前紧张的话,我会觉得自己很失败。”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怔怔出神。

    秦微白却故意不去看他,只是小声道:“天澜,有一些事情,我现在不好告诉你,不是有意隐瞒,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说。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准备好了,所有的事情你都会知道,我在你面前,没有秘密。”

    李天澜眼神一柔,伸出手主动握住了秦微白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掌,笑道:“你喜欢我?”

    “何止是喜欢。”

    秦微白的身子似乎都有些发软,她看着前方的道路,又喃喃自语了一声:“何止是喜欢。”

    “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难道说的就是我们这样的吗?”

    李天澜看着明显有些失神的秦微白,故作轻松的开了个玩笑。

    秦微白却没笑。

    情不知所起?

    不知所起吗?

    她咬了咬嘴唇,嘴角下意识的扬了扬,眼神却有些凄凉。

    车辆驶入一片在华亭只能算是中档的别墅区,秦微白将车开进别墅的独栋小院停好,两人双双下车。

    下车之前,秦微白将储物箱打开,储物箱明显是改装过的,竟然带着密码,她的表情平静,将一大串繁琐的密码输入其中,从里面将那个李天澜熟悉而又陌生的蓝色笔记本拿了出来。

    李天澜看了一眼,却没有说话,下车后向前走了几步,下意识的想要去握秦微白的小手,那温润如暖玉的手掌白嫩纤细,他只要握着,就舍不得在松开。

    可秦微白却快走几步,上来直接紧紧搂住了他的胳膊。

    李天澜身体一僵,感受着秦微白几乎完全贴上来的身体,只觉得自己内心一股汹涌的火苗直接在体内蹿升。

    但看到被秦微白视若珍宝的那本蓝色笔记本,他内心一动,还是冷静下来,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秦微白抱着他的胳膊,抬起头,容颜娇俏妩媚。

    这可是真正的妩媚啊。

    李天澜一瞬间差点忘了身在何方,呆了下才回过神,自嘲一笑,轻声道:“之前一直没问你,但在我心里,总是觉得你跟我父亲或者我爷爷是有关系的,所以才会对我这么好,甚至你手里这个笔记本,我曾经都想过这是我父亲的,可你既然说了你和我父亲无关,那你手里这个天空学院的周记本,又是谁的?”

    秦微白罕见的有了些犹豫。

    李天澜完全是没话找话,见秦微白如此,当下道:“我只是随口一问,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秦微白打开别墅正门,挽着李天澜的胳膊走进来,轻声道:“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笔记本,你应该看看,但现在不是时候,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交给你的。”

    “你说这周记本跟我有关系?”

    李天澜一脸诧异,隐约中似乎找到了秦微白倾心于自己的一个理由,但却有些不可思议。

    “关系不大,但对你有帮助。”

    秦微白拉着李天澜在沙发上坐下来,笑意恬淡,一如别墅内的装修。

    大概一千个平方米左右的别墅内部跟金碧辉煌没有半点关系,但看上去却让人极为舒服,大到整体布局,小到每个细节,都极有格调,家的味道很浓重。

    她给李天澜倒了杯水,轻轻摸了摸手里的笔记本,眼神恍惚,轻声道:“这里面记载着一个天骄人物十年内的一切,经历,心理,观点,乃至武学心得,事无巨细,等合适的时候,我就将它送给你。”

    天骄人物。

    这个词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甚至不是随便一个无敌人物都能用的。

    华夏四位无敌境高手中,估计也只有手持人皇的王天纵勉强跟这个词能沾边,也只是沾边而已。

    中洲五百年出天骄,任何一位天骄,都是足以横扫整个黑暗世界的人物。

    “这个人...”

    李天澜皱了皱眉。

    “死了很长时间了。”

    秦微白语气平静的让李天澜都觉得陌生。

    她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青瓷茶杯,眼神恍惚,似乎陷入了回忆。

    “他啊,他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为不可一世的枭雄人物了。”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华亭机场,那会杀手榜唯一的一位无敌境高手秘密潜入华亭,目的不明。中洲政府本来是要他来调查那位无敌境杀手的目的,可他却查都懒得查,直接带着杀人的心思来的。”

    “他来的那天,华亭所有的高层几乎全部前往接机,包括华亭那位很有希望再往上走一步的一把手。”

    “那天我恰好也在,他从私人飞机上下来的时候,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和气,手里还牵着一条宠物狗,跟他关系并不好的华亭一把手走上去想跟他握手,他倒好,顺手将牵狗的绳子放到了那位身为决策局委员的一把手手里,对其他人,更是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出手了。”

    “出手?”

    李天澜挑了挑眉,有些疑惑道:“对谁出手?”

    “对那位无敌境的杀手出手,他不知道是为哪一位华亭高层而来,那天假扮机场的工作人员,正伺机而动,说来也倒霉,那位无敌境的杀手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他发现了,整场战斗只有几秒钟,无敌杀无敌,赤手空拳,瞬间分生死!”

    李天澜内心激烈跳动,一脸神往。

    无敌杀无敌,而且还是秒杀,那种场面,现在的他甚至连脑补都脑补不出来。

    “当真霸道啊,然后呢?”

    他问道。

    秦微白眼神不明的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道:“哪有什么然后?然后他顺手从那位华亭一把手手里扯过牵狗的绳子,重新登上飞机走了,从头到尾,他都没跟那些华亭高层说过话。”

    “我后来问过他,他说有什么好说的,一群跳梁小丑,有跟他们应酬的功夫,还不如逗宝宝玩会。”

    秦微白眼神复杂的笑了笑,主动解释道:“宝宝就是他养的那条宠物狗。”

    李天澜怔怔出神,脑海中却主观的形成了那位天骄人物的形象。

    狂妄,霸道,沉默,凌厉却又不可一世。

    如此人物,可惜死了。

    幸好死了。

    听着秦微白的解释,他笑了笑道:“那条狗倒是挺幸福的。”

    “是啊,那可以说是多年来身价最高的一条宠物狗了,他活着的时候,不要说他本人,就是他养的那条狗都没人敢招惹。在某个高规格的私人聚会上,据说昆仑城的某位无敌人物因为不小心踩到了那条狗的尾巴而又拒绝道歉,不到三天,他就死在了返回昆仑城的路上,死无全尸。”

    秦微白捧着杯子,言语平缓,眼神却愈发恍惚。

    李天澜眼神一跳,再次给这位强人加上了一个新的印象。

    极端的疯狂。

    如此人物,当真有种无视一切,横扫一切的风采了。

    李天澜突然想起一句话,顺口便说了出来:“大男人当如是。”

    “大男人当如是吗?”

    秦微白笑的苦涩:“那时的他,确实张狂不可一世,天下无敌,可那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死了?十九岁出道,二十九岁被杀,十年的波澜壮阔,到最后还不是一曲悲歌?”

    李天澜怔住。

    无论如何他都没想过,如此人物竟然死的时候会这般年轻。

    “怎么死的?”

    他轻声问道。

    这一次,秦微白沉默了足足五分钟,才轻声道:“对外说是死于围攻,实际上却死于背叛。”

    “他的最后一战,可谓惊天动地,超过二十位惊雷境巅峰高手,六位无敌境高手同时围攻,结果所有惊雷境高手全军覆没。六位无敌境高手三死一残,两位重伤。”

    “其实就算那个时候,穷途末路之下,他仍然还有一剑未出,那一剑若是出鞘,最不济他也能跟所有人同归于尽,但最后关头,那个他最心爱的,也是最爱他的女人却捅了他一刀,直接穿透了心脏。”

    “临死之前,他没发疯,也没有愤怒,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最终死在了她怀里,估计是哀莫大于心死,死不瞑目了。”

    二十多位惊雷境巅峰高手全军覆没。

    六位无敌境高手,三死一残。

    李天澜目瞪口呆,心潮起伏。

    如此战力,称之为当世天骄,绝对半点都不为过。

    这几乎可以说是一人敌国,天下无敌了。

    可如此人杰,最终却死在了心爱的女人手里,当真能够瞑目吗?

    李天澜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

    若是自己有一天天下无敌,战尽敌寇之后,却被秦微白在背后捅了一刀,又该如何?

    那当真是死不瞑目却又恨不起来的悲哀啊。

    “一男一女,从最开始便立场不同,硬牵扯到一起,便是孽缘了。”

    秦微白深呼吸一口,语气复杂道。

    “他叫什么名字?”

    李天澜突然问道,听到这个故事,他的心里也不好受,代入到自己身上的话,那种深入骨髓的悲哀,几乎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秦微白略微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轻声道:“东城家族,东城皇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