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四十八章:风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天澜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口鼻间满是自然而然醉人又熟悉的馨香。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窗外阳光正盛。

    他就算闭着眼,都能感受到窗外明亮的光线。

    这让李天澜有些怅然,也有些不舍。

    那疯狂而又梦幻的一夜已经过去,此时此刻,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李天澜悄悄深呼吸一口,直接睁开眼,恰好看到了那一双也正在静静打量着他的璀璨眼眸。

    这是李天澜看到过的最漂亮的眼睛,璀璨柔和中透着些许的清冷,但却并没有锋芒,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这扇窗户看过去,李天澜看到的只有一种浓到化不开的执着与深情。

    这是自己的女人。

    李天澜默默告诉了自己一声,随即笑道:“早。”

    “快十点了,不早了。”

    秦微白躺在李天澜身边轻笑道,薄薄的羊绒被遮挡住了她的身体曲线,只有一截雪腻的肩膀暴露在空气里面,分外动人。

    李天澜直接伸手将她搂过来,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他轻轻亲了亲秦微白的耳朵,这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刚才睡醒的时候没敢睁眼,我甚至都以为昨晚就是做了一场春梦,梦醒了,也就什么都没了。”

    其实又何止是昨晚,就算现在,他都觉得一切美好的近乎不真实。

    秦微白的狂野,秦微白的顺从,秦微白的乖巧妩媚,秦微白的欲拒还迎。

    昨晚的一幕幕画面在他脑海中不断回放,最终在秦微白死死抱着他默默流泪的画面中定格。

    昨晚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李天澜都极度的满足,可他印象最深刻的,却还是两人从客厅到了卧室,承受着他进攻的秦微白坚持跟他对视时满眼泪花,有些委屈,似乎又有些释怀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秦微白楚楚可怜。

    那个时候的李天澜疯狂的犹如野兽。

    可当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再回想秦微白看着他静静流泪的模样,李天澜却说不出的心疼,他说不出那样的眼睛里包含着怎么样的心酸和委屈,也不清楚秦微白想到了什么,但也是从那之后,秦微白彻底变得疯狂妖媚起来。

    从晚饭结束后不久一直折腾到了半夜,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挣扎着洗过澡的两人才抱在一起睡了过去。

    李天澜眼神恍惚,无意识的抚摸着秦微白光滑细嫩的背部,再次喃喃自语道:“就像是做梦一样。”

    “所以你是想再来一次吗?”

    秦微白从他怀里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似笑非笑道。

    李天澜一阵激动,但也只是激动而已,昨晚玩的太疯,现在当真是有心无力,平躺着感觉倒没什么,可一侧身,就算是温香软玉在怀,也难掩腰间的那种酥麻感觉。

    “算了,先休息,改日吧。”

    李天澜摇了摇头,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这改日二字用的实在是无比精妙,他嘿嘿一笑,松开秦微白,从床上坐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秦微白也拿过了李天澜的衣服,她的行动明显有些不便,不要说是一个不懂武道的女子,就算她是无敌境的强者,刚刚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那种疼痛也是无法忽视的,她轻轻咬了下嘴唇,依然坚持着起床,看模样是要伺候李天澜穿衣服。

    “我自己来就行。”

    李天澜下意识的想要接过衣服,看着秦微白因为疼痛有些发白的脸庞,他顿时想起了落在沙发上套上的,代表着女子贞洁的那片血迹,昨晚只顾着胡搞,转移战场根本就没来得及收拾,估计已经被燃火看在眼里了,一想到这个,他的内心顿时又有些异样。

    “我帮你。”

    秦微白攥紧手里的衣服,轻轻摇头,态度却极为坚持:“我觉得这也是妻子该做的事情,迷彩服还是比较简单的,以后如果你穿西装的话,我天天为你打领带,好不好?”

    李天澜一脸呆滞的点点头,看着钻出被子来给自己穿衣服的秦微白,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满室春光。

    动作轻柔的伺候着李天澜穿衣服的秦微白同样脸色潮红,时不时的还要忍受着对方伸过来的咸猪手,这才一晚上就能这么欺负自己了,这哪里还是那个昨天说面对自己自卑的王八蛋?

    穿衣服就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等到李天澜和走路姿势明显有些不自然的秦微白走出卧室,时间已经接近了上午十一点。

    燃火坐在客厅里正在翻看文件。

    看到李天澜和秦微白一前一后走出来,神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天澜,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坨被鲜花插上的牛粪。

    她完全无法想象老板竟然如此疯狂,也想象不到李天澜会如此的色胆包天,自己只是去送虞东来的功夫,前后不过两个小时,再回来,这个王八蛋竟然就把老板给吃了,而且还吃的这么彻底。

    沙发上那片血迹,她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就算她不清楚,昨晚两人弄出来的动静可不算小。

    燃火的房间就在秦微白的隔壁,只要不聋,都能知听到昨晚在主卧室内发生的故事。

    注意到燃火仿佛要杀人的眼神,李天澜笑了笑,也不生气,秦微白成了他的女人,今后类似的眼神,估计会很常见,他就算不喜欢也必须要习惯。

    秦微白明显也注意到了燃火的情绪变化,但她却没说什么,只是侧头看着李天澜,柔声道:“中午在家吃饭吗?”

    李天澜点点头:“我有两个兄弟,现在好像还住在亲戚家,我吃过饭后去找他们。”

    秦微白小步下楼,听到李天澜没有带自己去的意思,抿了抿小嘴,似乎有些失望,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温顺的点点头,对已经从沙发上起身的燃火道:“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中午你做饭,不要咸,辣一些。”

    这明显就是在照顾李天澜的口味了。

    燃火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李天澜,点点头,直接走向厨房。

    李天澜一阵头皮发麻,瞧那眼神,他甚至觉得燃火在午饭里下药都是有可能的,剧毒不至于,但放点泻药之类的玩意,燃火绝对做得出来。

    秦微白皱着秀气的小眉毛,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的包拿过来,从里面抽出一张卡递给李天澜,轻声道:“卡上面有些钱,没有密码,你拿去用,华亭不比天空学院,金钱在天空学院里是废纸,但在华亭不一样,没钱是绝对不行的。”

    李天澜也不客气,拿过来随手放进口袋里,对于钱,他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概念,而且给他钱的是秦微白,昨晚他才将她最宝贵的东西拿走,那可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如今为了一张卡在磨磨唧唧的话,未免矫情。

    “这感觉真是奇怪。”

    李天澜笑了笑,随口道。

    “我人都是你的了,我有的,自然也都是你的,有什么奇怪的?”

    秦微白靠在李天澜的怀里,眯着眼,一脸的慵懒娇媚。

    李天澜搂紧了她的身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在秦微白身上从男孩变成了男人,似乎同样也是在秦微白身上激活了他所有的野心。

    之前他一直把将爷爷他们从边境带出来当成是自己的责任,可来到华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了解了中洲的大势,侧面体会到了北海王氏和昆仑城的跋扈,感受着秦微白的温柔,这一切的一切,在昨晚的那场疯狂中彻底的完成了蜕变。

    将爷爷和那些叔伯门带出边境?

    理应如此。

    但却又不止如此。

    为父亲翻案?

    同样也不止如此。

    搂着秦微白,李天澜内心前所未有的渴望变强,渴望拥有力量。

    这种渴望是如此的强烈,就像是内心长满了野草。

    有风起。

    整片草原都在剧烈的摇晃着。

    李天澜内心火热,但眼神却愈发沉寂。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一直到燃火喊他们吃饭,李天澜在猛然回过神来。

    低下头。

    同样半晌都没有出声的秦微白没有睡着,她只是安静的靠在李天澜的怀里,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神温柔如水。

    “我抱你过去。”

    李天澜主动开口道。

    秦微白乖巧的点点头,伸出手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

    ......

    燃火做饭的效率快,但口味却吃的李天澜泪流满面,不知道是她的厨艺真的不怎么样,还是她故意听错了秦微白的话,午餐六个菜,全部都是咸的没办法下嘴的那种,至于辣椒,李天澜更是半点都没看到。

    秦微白尝了口菜,看了看燃火后,继续吃饭,只不过夹菜的频率却慢了许多,李天澜实在受不了那种咸的嘴唇都发麻的感觉,草草吃了两碗米饭,就直接起身。

    吃饭细嚼慢咽的燃火瞥了他一眼,神色冰冷依旧,但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敏锐捕捉到了这一点的李天澜内心一怒,停下脚步,直接弯腰狠狠的在秦微白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大笑着出门,只觉得神清气爽。

    燃火看的一阵咬牙切齿,饭也吃不下去了,捧着晚饭坐在椅子上怔怔出神。

    秦微白笑了笑,也不去擦李天澜在脸上留下的油渍,只是放下碗,语气平淡道:“菜咸了。”

    “我知道。”

    燃火低声说了一句,也不反驳什么。

    “他不喜欢。”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

    本来以为会等到老板训斥的燃火差点崩溃,忍不住抬起头问道:“老板,他有什么好的?”

    她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同为轮回宫的十二天王之一,这种问题如果换了骑士或者军师,就决不会问,也不敢问。

    可她不同,她跟在秦微白身边数年的时间,两人的上下级关系已经变成了类似于姐妹的那种亲情,在她看来,李天澜或许潜力惊人,但却绝对配不上老板,可事实上老板不但被他糟蹋了,而且还像是被灌了**汤一样,简直对他千依百顺,燃火内心如果真能做到心平气和,那当真是没有半点脾气了。

    秦微白看了她一眼,轻笑道:“我的男人,自然是最好的。”

    她顿了顿,继续道:“最好。”

    燃火放下碗筷,继续发呆。

    “燃火,以后对天澜客气一些。”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道:“不然我不介意将你打发去欧洲执行其他的任务。”

    燃火身体微微一颤,低下头,垂头丧气道:“我今后会注意的。”

    秦微白点点头,也不在纠缠这件事情,转移话题道:“天澜在天空学院的事情没有遗漏了?”

    “没有。”

    燃火语气肯定的开口道,秦微白对于李天澜在天空学院的情况极为关注,天空学院内,每一件跟李天澜有关的事情,她都会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跟秦微白汇报,事无巨细。

    秦微白点点头,轻声道:“华亭刘家,古云侠,还有今后立场难明的北海王氏...”

    她皱了皱眉,似乎有些迟疑。

    “在外有骑士暗中保护,在天空学院,有庄华阳照应,他们不敢怎么样的。”

    燃火开口道。

    “还是不保险,他们疯狂起来,什么事做不出来?”

    秦微白摇了摇头,沉默了几秒钟,突然问道:“天空学院不是想要在叹息城中选择他们这一届的暗杀课程负责人吗?人选确定了没有?”

    “暂时还不清楚。”

    燃火犹豫了下,直接道:“叹息城方面的情报,我们很难搜集。”

    “那你去一趟叹息城。”

    秦微白断然道:“帮我带一句话给那位城主。”

    燃火诧异的挑了挑眉,有些莫名其妙,他们轮回宫,跟叹息城在往日里虽然没什么冲突,可要说交集,那同样是半点都没有的。

    “算了,我还是写在纸上,你亲自去叹息城,交给司徒沧月。”

    秦微白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燃火,平静道:“一定要亲自交到她的手上。”

    燃火点了点头,一脸凝重。

    秦微白找来纸笔,写了短短两行字,随即放在信封里交给燃火道:“你现在就出发,我会让军师暂时保护天澜,让骑士来保护我,不会有问题的。”

    燃火接过信封,说了声好,干脆利落的离开别墅。

    秦微白独自一人坐在餐厅里,透过落地窗看着燃火的背影离开,久久不语。

    她也不知道燃火此行对于她,对于李天澜来说是福是祸,但有些事情,总是要做出选择,甚至是赌一把的。

    可以预见的是,燃火此行不管能不能成事,今后的天空学院,都将硬生生的多出另外一股势力。

    一股在北海王氏,昆仑城以及学院派控制之外的,独属于叹息城的势力。

    这种影响,无论是对于未来还是现在,都将极为巨大。

    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秦微白静静的看着,良久,她才轻声呢喃道:“要起风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