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五十章:禁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本来按照李天澜的猜测,从天空学院出来后,李拜天和宁千城不是在某个类似于园林盛宴的高级会所声色犬马,就是在另一个差不多的场合中找乐子。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无论身份还是财力,两人无疑都是有这个资本的,特别是李拜天,作为蜀山四大剑主之一,虽然年轻,可辈分却一点不低,如此身份,足以在大部分场合中都横着走。

    天空学院内不搞特殊,可出了天空学院,李拜天完全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豪车出行,锦衣玉食,在女色方面比较把持不住的他在放假前就说过,在华亭,只要他李大剑主招招手,就没有收割不了的木耳。

    这话李天澜相信,也正是因为相信,所以他才觉得出了天空学院的那两人日子会过得相当有声有色。

    可实际情况跟李天澜的想象却完全不同。

    他打通宁千城电话的时候,对方竟然在跟李拜天一起玩桌球,地点也不是啥高档会所,而是在华亭大学。

    对于从没有上过正规学校的李天澜来说,华大绝对可以算是一个很新奇,也很让他值得羡慕的地方,所以挂断电话,打了个车赶往华亭大学的他兴致也变得极为高昂。

    华大内部人潮如织。

    相比于天空学院的清冷,华大内部简直堪比闹市,到处都是华大的学子和老师,成群结队,欢声笑语,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

    四月份的华亭气温远算不上炎热,甚至可以说是气候宜人,可站在华大的校园门口,李天澜却是满眼的黑丝短裙,姑娘们的姿色如何不去说,只是这套着黑丝的美腿,那就是一大风景,甚至开始让他幻想秦微白穿着黑丝在床上会是何等梦幻的景象,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再也控制不住,一时间李天澜甚至有种掉头回去试试的冲动,以秦微白对他百依百顺的性子,想必不会拒绝。

    华大门口,穿着一身迷彩服本来就很有回头率的李天澜傻笑一声,下意识的抹了抹嘴角。

    “想什么呢?口水都流下来了,怎么,对华大的木耳们动凡心了?哥带你收割一波咋样。我还是那句话,在华亭,只要招手,就没有咱收割不了的木耳!”

    一只手掌突兀的拍在李天澜的肩膀上,李拜天低声笑着,说不出的猥琐。

    李天澜猛地回神,随口笑道:“在想你们来的也太慢了点,离约定好的时间都过了十分钟了。”

    “你想这个都能流口水?”

    李拜天和宁千城来到李天澜面前,眼神古怪。

    “不是流口水,不过确实是咽口水了。”

    宁千城在一旁不动声色的补了一刀。

    “咳。”

    李天澜干咳一声,生硬的转移话题道:“你们怎么在这?体验大学生活?”

    一说起这个,李拜天顿时兴奋起来,眉飞色舞的,枯瘦的犹如骷髅的脸上表情极为精彩,连李天澜咽口水的事情都忘了,他嘿嘿笑道:“逼哥有个表弟在这上学,小伙子是实在人,说要给我介绍个粉嫩木耳,据说是华大校花,就等着我去收割了。”

    “天澜我跟你说,别看华大在中洲的排名不算顶尖,可要论妹子的质量,那绝对是最顶尖的大学之一,华大美女有才气,有诗意,这话听说过吧?华大校花成色如何,那就更不用提了。”

    李天澜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华大美女有才气有诗意这话他真没听说过,也没感觉出来,从边境来到华亭,到了天空学院,一路所过,李天澜当真有种身在花丛的感觉,秦微白,王月瞳,秦珂,燃火,虞青烟,北海王氏的妖姬,甚至是刘冬雨,都是各有特色的美女,让他眼花缭乱。

    如今站在华大门口,看着一个个姿色或清秀或普通的女性在自己面前一一走过,恍惚中李天澜竟然有种从仙界终于来到凡间的错觉。

    入目处都是美女的感觉很不错,但终归不如眼前这种千姿百态的场景来的生动。

    李天澜掏出烟递给李拜天和宁千城,笑道:“走,去看看等着你收割的木耳去。”

    “算时间差不多要来了,走走走,我带你去。”

    李拜天嘻嘻哈哈的抽了口烟,看了看手里的香烟道:“咦?这烟不错,我见我师兄抽过,北海王氏的特产,月瞳给你的吧?”

    “不是。”

    李天澜笑容微微一僵,摇了摇头,语气平淡。

    “这家伙整天没心没肺,不会察言观色,你别理他。”

    宁千城走在李天澜旁边,轻声问道:“昨天我们跟月瞳见了一面,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你们没事吧?”

    “没事。”

    李天澜沉默了下,轻声道:“我们现在两清了,两不相欠。”

    “两不相欠?”

    李拜天也回过头来,皱了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和宁千城私下的推测中,身具风雷双脉的李天澜应该是北海王氏极力拉拢的对象之一,或许现在境界低微的李天澜不会重要到让北海王氏拿自己的小公主来拉拢的地步,但如果王月瞳自己有意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王月瞳如果真的跟身具风雷双脉,只要成长起来就可以进入无敌境的李天澜走在一起,任谁都不能说她是委屈了。

    可现在李天澜却说两人已经两不相欠,昨天他们二人独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意思。”

    李天澜缓缓道:“欠她的,我还了,北海王氏的人情还是少欠一些的好,大家今后没什么交集,才是最好的。”

    宁千城和李拜天面面相觑。

    难怪昨天王月瞳看上去有些不对劲,看起来两人这是闹崩了?

    这完全就是莫名其妙嘛。

    “你是认真的?”

    李拜天看着李天澜问道:“王月瞳一会也跟咱们一起行动的,到时候你怎么面对她,想好了?”

    李天澜没有说话,默默向前。

    “其实如果仔细想想,跟王月瞳在一起也未必就是坏事,北海王氏啊,多大的一棵树?屹立在中洲数百年的时间里,从来就不曾从顶级豪门的序列中掉出去过,你如果能跟王月瞳在一起,北海王氏的资源肯定会向你倾斜,到时候又多了一个中洲第一高手的岳父,这声势,简直了。”

    李天澜一脸感慨的笑道。

    “这么想确实没错,但如果天澜真的跟王月瞳在一起,你总不能指望王月瞳的立场会彻底站在天澜这边,恐怕到时候他就会跟着王月瞳一起进入北海王氏了。”

    宁千城冷不丁的开口道,对于李天澜和王月瞳两不相欠这件事,他的心思复杂,遗憾自然是有的,但同样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北海王氏那种庞然大物,只要一想,都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李天澜如此天才,确实有被他们拉拢的价值,但这样的豪门,想要连皮带骨的吞下一个天才,也不会废多大的力气,起码目前李天澜跟北海王氏保持距离,绝对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都是风雷双脉啊。”

    李拜天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道。

    李天澜微微皱眉,但却没有说话。

    三人同时沉默下来,顺着李拜天这个话题说下去的话,未免就有些诛心了。

    “北海王氏的王天纵是中洲第一高手,那么东城皇图呢?他跟王天纵比起来如何?”

    李天澜吸了口烟,突然问道。

    “谁?”

    宁千城和李拜天同时问道。

    “东城皇图!”

    李天澜略微加重了语气,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有些微妙,这个名字,他昨天是第一次从秦微白的耳朵里听到。

    可从秦微白的语气中,李天澜感受到的却不止是对方堪称举世无敌的恐怖战力,那个时候,他能听到秦微白语气中的痛苦和凄凉,那种情绪,根本就无法掩饰。

    李天澜不至于去跟一个死人争风吃醋,更何况就在昨晚的沙发上,他才拿走了秦微白最宝贵的东西,可对于那位已死的天骄,他却不介意多了解一些。

    所以在说起东城皇图这个名字的时候,李天澜特意的看了看宁千城的表情,边境禁卫军团的军团长东城无敌是东城家族的当代族长,宁千城又是他的心腹,对于盘踞中原行省的东城家族,他理应比其他人了解的多一些。

    “东城皇图?”

    宁千城默念了一声,跟李拜天对视一眼,随即一脸茫然道:“东城皇图是谁?”

    “从来没听说过。”

    李拜天干脆利落道:“东城家族还有这号人物吗?”

    “你们不知道东城皇图?”

    李天澜一脸诧异。

    “东城家族没这个人,这点我可以确定。”

    宁千城摇了摇头,语气平静,根本就不像是在撒谎。

    “我对东城家族不太了解,但天澜你小子糊涂了?拿这个东城皇图跟王天纵比?王天纵是什么人?中洲第一高手,号称中洲剑皇,东城家族确实也是一门人杰,但在武力上,一个无敌境都没,跟王天纵怎么比?”

    李拜天眼神奇怪的看着李天澜:“你从哪听到的这个人?名字是挺霸气的。”

    “......”

    李天澜沉默不语,他相信秦微白不会骗他,而且也没有必要去骗他,可现在宁千城和李拜天却纷纷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人,那就只能说明有关于这个人的所有事迹都被刻意的抹除了。

    这又是为什么?

    如今就连他父亲李狂徒叛国的事情都可以被古云侠拿出来说,东城皇图的事情,为什么会被隐藏的这么深?竟然连宁千城和李拜天这种年青一代的核心都不清楚。

    而且东城皇图死的时间不可能太久,按照秦微白的年龄推测,对方最巅峰的时候,李拜天和宁千城最起码应该也已经成年或者接近成年了,以他们的身份,竟然不知道关于东城皇图的一切?

    “我听人随口提了一嘴,也不是很了解。”

    李天澜笑了笑说道,他有心将东城皇图的战绩摆出来,可有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似乎已经成了中洲的一个禁忌,既然如此,还是不说为好。

    三人一路来到华大内部的一栋四层小楼前,李拜天指了指面前的牌子,笑道:“就是这里了。”

    李天澜抬头扫了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

    面前的青色小楼显得有些古旧,墙壁上甚至爬满了蔓藤,小楼四周都是一颗颗的高卢梧桐树,在树木和蔓藤的映衬下,倒是显得很是幽静,就连小楼门前挂着的休闲体育俱乐部的牌匾,都有了些悠远的意味。

    小楼内部别有洞天。

    四层的空间,规划的整齐合理,篮球,乒乓,网球,羽毛球都在一层,二层是一个小却精致的保龄球场地,三层是桌球,也是俱乐部内最受欢迎的地方,而四层则是一些常规的健身器材和瑜伽室。

    李天澜三人一路登上三楼,到了任何地方都会本能的观察环境的他却发现三楼整片空间都是安安静静,数十张球桌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看上去略有些清秀的年轻男人正在无聊的擦着球杆。

    “生意不怎么样啊。”

    李天澜喃喃自语了一声。

    “生意好的很,不过被我们包场了。”

    宁千城笑了笑,直接对不远处擦拭着球杆的年轻人招呼道:“厚龙,来给你介绍个朋友。”

    擦拭球杆的年轻人抬头看了一眼,拎着球杆就走了过来,笑容中竟然透着一种很难得的纯澈味道。

    “天澜,这是我表弟,张厚龙,也是这家俱乐部的老板。”

    宁千城一板一眼的介绍道:“厚龙,这是我兄弟李天澜,在天空学院我们是同寝。”

    “你好。”

    李天澜主动伸出手笑道。

    “好好好。”

    张厚龙紧握着李天澜的手,笑容自然:“李哥你别客气,到了华大就随便点,我绝对罩得住。拜天哥昨天说要来华大收割一波木耳,人估计马上就要来了,咱华大美女多,李哥如果有你看上眼的,跟我说,保证随叫随到。”

    “小喉咙你别装逼,跟你表哥学坏了,先把人给我叫来再说,我要是不满意,今晚的活动就得由你来安排了。”

    李拜天超级自来熟的一把揽过张厚龙,嘻嘻哈哈。

    “你妹的小喉咙。”

    对这个绰号尤为不满的张厚龙嘟囔一句,看了看时间道:“你们先玩着,我打个电话,约好了这个时间,估计快了。”

    “你随便。”

    李拜天无所谓的摆摆手,就近拿起一个球杆,准备开球:“天澜来陪我玩一局。”

    “不会。”

    李天澜漫不经心道:“也没兴趣,你和千城玩吧,我看着。”

    “我说你真的要接触接触年轻人该接触的东西了,你看好啊,下一局你上。”

    李拜天笑道。

    他的话音未落,一道乖巧文静的声音就突然响起。

    “厚龙,你打我电话干嘛?”

    在场几人几乎同一时间回过头。

    视线中,一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女孩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女孩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略有些娇小,但却极为漂亮精致,她步伐轻盈的走到几人面前,长长的睫毛下,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可爱的如同最名贵的洋娃娃。

    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的嗓音,娇嫩娇嫩的童音,听上去极为悦耳。

    这样的女孩,简直就是在萝莉和少女之间找到了一个极为完美的平衡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极为奇异的魅力。

    “有诗意啊,有诗意。”

    李拜天看了女孩一眼,不停的喃喃自语道。

    李天澜也看了一眼,没瞧出啥诗意,只是觉得女孩确实漂亮,或许比不上秦微白,也比不上王月瞳,但放在华大做个校花却当之无愧。

    跟外界那些短裙黑丝不同,女孩牛仔裤帆布鞋加上卡通线衣的装扮看上去极为简单清爽,她安静的站在那,却自有一种柔若可人的气质,这么漂亮的木耳,难道就要被李拜天收割了?

    李天澜摇了摇头,简直就是糟蹋好东西啊。

    “呃,哈哈,新颜来了,我正想问你什么时候到呢。”

    低头打电话的张厚龙抬起头来,脸上有些不自然的尴尬一闪而逝。

    李拜天没注意到这一点,拎着球杆就要上前收割。

    张厚龙身体微微一颤,赶紧拦住,低声笑道:“我的亲哥,你先别着急,这妹子还不知道咋回事呢,我先跟他说说,你摆一个帅点的姿势,有我在,放心。”

    李拜天干咳一声,故作淡定的点了点头,俯下身子,一脸专注的摆了一个开球的姿势。

    “新颜,我跟你说个事, 借一步说话。”

    张厚龙尴尬的笑着,他似乎跟女孩关系不错,直接拉着女孩的胳膊走到了另外一边。

    在距离几人十多米外的地方,张厚龙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什么。

    叫新颜的女孩转头看了一眼李拜天,略微扬眉,她本是看起来很乖巧的女孩子,可随着她扬眉的动作,她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多了一丝锋锐凛然的气势。

    但李拜天却没有注意,他保持着开球的姿势,一脸专注。

    张厚龙又说了些什么。

    “所以呢?”

    女孩娇嫩的嗓音响起,同时又看了一眼李拜天。

    李拜天继续专注...

    “所以...”

    张厚龙愈发窘迫的嗓音响起,又马上压低。

    李天澜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结果他就看到女孩甜美一笑,犹如鲜花盛放。

    李天澜微微一愣。

    下一秒,女孩一把抢过了张厚龙手里的球杆,一杆狠狠砸在了张厚龙的脑袋上,破口大骂道:“王八蛋张厚龙!姐姐我当你是朋友,你竟然想让你朋友来操.我?你有没有人性啊你,人渣,王八蛋,卑鄙,下流!”

    张厚龙惨叫一声,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女孩拎着球杆开始追杀,娇嫩的让人想入非非的嗓音杀气腾腾:“站住!跑?你还敢跑?!王八蛋,你在敢动一步,姐找一群人踩烂你的老二你信不信?!”

    李天澜和宁千城一脸的目瞪口呆。

    一脸专注保持着帅气姿势的李拜天手一抖,球杆直接戳在了白球上。

    这当真是一杆好球。

    白球直接从桌面上弹跳出来,飞出球桌,犹如长了眼睛一样,狠狠砸在了张厚龙的脑袋上。

    张厚龙又是一声惨叫,仰天到底,还没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就又被后面的女孩一球杆重新放翻,一脸苦逼的张厚龙索性也不挣扎了,只是抱着头蜷缩着身体惨叫道:“李拜天!韩新颜!我.操你们大爷!”

    ------

    ps:张厚龙同学的龙套可以领走了...需要龙套的兄弟们可以加一下新书群:670548567...每个龙套我都会记下来...合适的时候出场~

    今天一万多字的更新,还慢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