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五十二章:那便欠着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其实李天澜根本就不了解,他究竟是不是欲擒故纵,这根本就不重要。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作为北海王氏的小公主,从小到大,王月瞳二十年的人生中从来不曾被人如此对待过,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是真心的欣赏这个身上似乎有着无数谜团的男人。

    这个看起来很安静,但却身具风雷双脉,有天骄气象的男人。

    这个似乎永远都不骄不躁,在有危险的时候会挡在他身前拼命的男人。

    这个似乎做什么事情,哪怕是斩断两人之间的关系,都干脆利落到有些冷漠的男人。

    王月瞳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似乎只是跟二叔见了个面,为什么一切就会弄成这样?

    只是因为秦微白?

    王月瞳不相信这一点,因为秦微白的话,李天澜最多也就是跟二叔关系僵硬一些,不至于要跟她一刀两断。

    她根本就不明白李天澜为什么会这么对她,也不想接受李天澜为了她拼命只是为了还她人情这样的说法。

    在虞氏吃过午饭,昨天大半天的时间,王月瞳都是一副精神恍惚的状态,满脑子都是李天澜当时转身时的坚决和干脆,是他平静表情中透出的冷淡和疏远,是他持剑扬起焚天火光时的疯狂和霸道,是他看着秦微白时候的温柔和火热。

    各种各样的李天澜在她脑海中反复出现,但随着那次在道路上的转身,这一切似乎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委屈,难过,迷惑,幽怨,不甘,在加上对李天澜的欣赏,短时间内,王月瞳的内心积累了太多复杂到她自己都说不出来的情绪,如此复杂的感觉集中在一起,甚至让她有种不惜一切也要将李天澜从秦微白身边抢过来的想法。

    王月瞳知道自己的状态很不对劲,她是北海王氏的小公主,她应该是骄傲的,矜持的,冷淡的应付着大批年轻才俊的追求。

    可一遍遍的自我催眠却根本就改变不了她内心的想法,特别是在见到李天澜后,她的直觉不停的告诉她自己应该疯狂一次,最起码,也不能如此莫名其妙的跟这个男人就这样一刀两断。

    所以在李天澜一脸疏远的打算起身离开的那一刻,王月瞳主动伸出手,用力拉住了他的手臂。

    她的声音因为颤抖的太过明显而显得有些尖锐,语气中包含的那一丝委屈和幽怨也愈发的让人心颤。

    整个三楼空间似乎都安静下来。

    李拜天和张厚龙不跑了。

    韩新颜也不追了。

    距离‘战场’还有一段距离的宁千城也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几人的视线中,王月瞳正双手拉着李天澜的胳膊,委屈的犹如刚刚跟男朋友吵了架却又不想让男朋友甩手离开的小女孩,可怜兮兮,而李天澜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沉默无声。

    瞠目结舌。

    看到这一幕的每个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眼前这个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女孩,可是中洲最顶级豪门的小公主啊。

    这是什么情况?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李拜天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切,喃喃自语。

    这他妈才是收割木耳啊,而且还是最高质量的木耳,堂堂北海王氏小公主现在这幅模样,有几个人见过?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人是谁?”

    韩新颜紧握着球杆问道,她问的自然不是王月瞳,华亭韩家虽然是新晋豪门,但盛世基金实力极为雄厚,几年前盛世基金做空日元的时候,盛世基金挑头,世界各大基因紧随其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数万亿的资本涌入东岛国的金融市场,整个东岛的金融秩序几乎都被彻底打碎,盛世基金赚的盆满钵满的同时,东南亚数个国家都战战兢兢,甚至用夜不能寐来形容都不过分。

    而这件事情的背后,事实上就是北海王氏和盛世基金同时发力的一次合作,那一次号称剑皇的中洲第一高手王天纵亲赴华亭和韩东楼密谈,作为韩东楼唯一的女儿的韩新颜也在,而王月瞳和北海王氏的其他几位年轻才俊同样也都在场。

    短短几天的时间,或许不至于让她和王月瞳建立深厚的私交,可混个脸熟却是一点都不困难。

    “李天澜,我兄弟。”

    宁千城和李拜天异口同声的说道。

    “也是我兄弟。”

    张厚龙跟在后面弱弱道。

    “连反应都比别人慢半拍,你真是蠢死了!”

    韩新颜皱着精致的小鼻子哼哼道。

    张厚龙苦笑一声,继续看戏。

    他的爷爷即便是已经退休,至今仍然是东南集团的重要人物,所以相比于韩新颜,他和王月瞳的渊源明显要深厚许多,两人甚至可以说是真正的朋友,而且还是带着表亲关系的那种。

    以往见多了王月瞳眉目清冷骄傲矜持的模样,现在再看这位北海王氏的小公主如此的楚楚可怜,张厚龙只觉得大开眼界。

    他甚至有心去商品区拿两包瓜子边吃边看,只不过想到被王月瞳发现的后果,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动。

    可事实上王月瞳根本就没有看这边。

    此时此刻,诺大的三楼空间内,王月瞳眼里只有李天澜一人,没有等到李天澜的回答和解释,她再次紧了紧手掌,委屈的叫道:“师兄。”

    李天澜一动不动。

    王月瞳咬了咬嘴唇,松开手快步走到李天澜面前道:“你看着我。”

    李天澜静静地看着她,视线中,那确实是一张毫无瑕疵的精致脸庞,她的眼眸晶莹透彻,李天澜依旧能从她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如此的清晰,却又仿佛如此的遥远。

    李天澜突然笑了笑,轻声道:“我有女朋友了,昨天你看到了,对吧?”

    “我又不是要做你女朋友。”

    王月瞳咬着嘴唇道:“师兄,难道我们连好朋友都做不成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哪里做错了?”

    不做女朋友,做好朋友。

    这一句话当真是进可攻退可守,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不要说李天澜不知道王月瞳的心理状态,这一刻,恐怕就连王月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期间却也算是同生共死过,救命之恩,以身相许都不为过了,女人爱上男人,就算不是一见钟情,某一个瞬间的心动也足以让人刻骨铭心,昨日在漫天的火光和碎冰中,王月瞳确实有过心动,但这样的心动到底意味着什么,她却还不敢肯定,好朋友,这样一个定位从她嘴里说出来,她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好朋友。

    这样一个定位有着太多的可能,她不愿也不打算去想今后,现在的她只是想知道眼前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你没错。”

    李天澜语气平缓:“是我错了,抱歉,我...”

    “我不想听抱歉!”

    王月瞳很霸道的打断了李天澜的话,她似乎不想让李天澜继续说下去,快速道:“师兄,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药物和药材在车里,我现在去拿。”

    她说着话,脚步不停,一路小跑着下楼,摇曳的动人身姿伴随着高跟鞋的清脆声响迅速远去,越来越远。

    等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李天澜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转头看向一旁看戏的几人。

    李拜天等人顿时回过神来,韩新颜演技拙劣,拎起球杆就要继续上演追杀戏码以证清白,张厚龙和李拜天也张开嘴,似乎打算继续惨叫。

    李天澜在他们嚎叫之前开口,平静道:“我下去一趟。”

    他的身影也迅速下楼,紧追王月瞳而去。

    李拜天几人面面相觑,稍许的迟疑后,张厚龙八卦之心不死,试探性道:“咱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看你妹啊,被发现了不怕王月瞳弄死你?刚才还没看够吗,快,拿两包瓜子来,边吃边聊,回味一下。”

    韩新颜随手一巴掌拍在张厚龙的脑袋上道,她如此乖巧的容貌,一举一动却都透着十足的爷们气势,不说张厚龙这个直接‘受害者’感受如何,新颜姑娘如此霸气,首先受不了的就是挨了半天打的李拜天和连续看了两场好戏的宁千城。

    “我跟你一起去。”

    李拜天嘴角抽搐了下,一把揽过张厚龙的脖子,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小喉咙,这他妈就是你给我介绍的又粉嫩又乖巧的校花木耳?我操.你大爷,今晚不狠狠宰你一刀,哥就不姓李你信不信?”

    两人身后,韩新颜看着李拜天和张厚龙勾肩搭背的走远,眯起了水润眸子,喃喃自语道:“这两个货凑在一起肯定没好事,难道草我之心不死?”

    她看了一眼宁千城,突然道:“你说他们是不是还不死心?尤其那个李拜天,贼眉鼠眼,猥琐的很。”

    宁千城身体微微一颤,毫不犹豫道:“没有,姑娘你想多了。”

    ------

    王月瞳的车就停在俱乐部门口,为了不让李天澜继续说下去,她匆匆下楼后就直接来到车边,从车里抱出了一个厚度将近十多公分,长约半米的长方形大盒子,王月瞳掂量了一下盒子的重量,满意的点点头,但一缕笑意还没有出现在她嘴角,她的表情就猛然僵住。

    紧跟着她下楼的李天澜站在她面前,正静静的看着他,眼神中毫无波澜。

    王月瞳内心微微一沉,低着头向前走了几步,抱着盒子就要塞给李天澜。

    李天澜没接,只是轻声道:“我的伤势已经好了,你不会看不出来的,对吧?”

    王月瞳只是坚持着抱着盒子递给李天澜,这可以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送给异性礼物,感觉极为尴尬,而李天澜的反应也让她愈发委屈,她将手中的盒子向李天澜拱着,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变得有些苍白,她的头更低了,小声道:“真的连好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我只是不需要了。”

    李天澜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需要的啊,这里面很多疗伤的药物,还有暂时提升战斗力的东西,你都用得到的,带回天空学院,可以让你更快的建立足够的学分优势。”

    王月瞳抬头看了李天澜一眼,抱着盒子道:“这是我能搜集的极限了,不过过两天我爸和我哥也要来华亭,到时候我在找他们要一些,同样也给你好不好?”

    “你爸和你哥要来华亭?”

    李天澜有些惊异。

    一位是中洲第一高手,中洲剑皇。

    而另外一位,则是如今所有人眼里的年轻天骄。

    王天纵。

    王圣霄。

    一想到这两人,李天澜就心思复杂。

    “我哥快要突破燃火境入惊雷境了,我爸说要带他去一趟北疆荒漠,之后就会来华亭。”

    王月瞳老老实实道,她略微犹豫了下,轻声道:“而且我爸想见你。”

    李天澜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王天纵想见自己?

    搞什么鬼名堂?

    这几乎可以说是他如今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了。

    他深呼吸一口,不动声色道:“剑皇殿下日理万机,见我纯属浪费时间,我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还是不见的好。”

    他对王月瞳点了点头, 客气道:“谢谢你的东西,不过我现在真的用不到,收起来吧。”

    转身离开。

    李天澜深深呼吸,直接走向俱乐部门口。

    “李天澜!”

    王月瞳近乎尖叫的嗓音在背后响起。

    阳光明媚,斑驳的树影下,少女的声音无助而悲伤,她的情绪似乎已经彻底失控,一脸泪水。

    她一手抱着盒子,另外一只手抹了抹眼泪,轻轻抽泣道:“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你为什么要跟我两清?我就是要让你欠我的,昨天你救我那一次不算!你这样对我,我还不如死了!不算你听到没有?你还欠我的,我让你欠一辈子!”

    李天澜迈上台阶的脚步顿了顿。

    他没有回头,只是语气冷漠道:“那便欠着吧。”

    ---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