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五十三章:笨刀杀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因为李天澜和王月瞳之间的尴尬关系,整个下午,几人玩的都不能算是尽兴。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拜天本人对桌球的兴趣不大,他来华大,本身就是被忽悠着来收割木耳的,结果木耳质量没的说,最顶尖的货色,但不要说被收割了,整个人被韩新颜拿着一根球杆追打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知道了韩新颜的身份后,李拜天更是彻底没了收割的念头。

    用他的原话来说,那就是木耳还是要找一些背景简单的,谈恋爱就更应该如此,不然本来是一男一女的小事,没准就会变成是两个势力的碰撞,血流成河的,那简直就是造孽了。

    心思一淡,李拜天兴致也高不到哪去,整个下午纯粹就是打发时间而已。

    宁千城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注着李天澜和王月瞳,显然是不清楚这样的状态下的两人今后到底是好是坏。

    从这方面来讲,李拜天的择偶标准是很有道理的,李天澜和王月瞳之间就有朋友谈不成最后却成了造孽的可能,所谓孽缘,不过如此。

    宁千城知道自己的担忧有些多余,可还是忍不住有些操心。

    韩新颜对这破地方早就玩腻了,也没啥新鲜感,加上先入为主的原因,她总觉的李拜天有些贼眉鼠眼,猥琐的不像话,没有再次抄起球杆出口恶气,那纯粹是看在蜀山和天空学院两块大牌子的面子上。

    张厚龙是在提心吊胆,他是真心想看戏啊,可却又怕王月瞳搞秋后算账,在他心里,北海王氏倒是没什么可怕的,毕竟都是自己人,可王月瞳妖女的名号却绝对不是什么浪得虚名,真要让她惦记上,今后他张大公子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整个下午,张厚龙的眼神都在不停的闪烁,躲躲藏藏,鬼鬼祟祟,不时的看看李天澜和王月瞳,感觉贼他妈刺激。

    王月瞳和李天澜却仿佛已经平静下来,两人一前一后下楼,一前一后上楼,都是两手空空,可再回来之后,两人却像是不认识一样,谁也不理谁,倒是跟其他人有说有笑,这种看起来正常的表现却成了这个小团体中最反常的因素,加上每个人都各怀心思,一整个下午过完,所有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晚饭就在俱乐部解决,作为东道主,张厚龙说自己已经在黑色会所定了包厢,邀请大家去娱乐一下。

    黑色会所或许不去园林盛宴那般高端,可门槛同样不低,只不过主要客户都是一些年轻人而已,氛围不错,据说里面的小哥哥小姐姐们玩的很开,会所取名黑色,黑不黑张厚龙不清楚,但那个色字,才是真正的会所精髓。

    李拜天却表示不去,只说随便找个酒吧就好,他喜好女色,但某些方面却跟宁千城一样,不太喜欢接触各种复杂的圈子,他的座右铭是木耳和剑缺一不可,木耳排在剑前面,可在收割木耳的时候,他却极不愿意跟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势力有牵扯。

    而且一些所谓的名门千金,像王月瞳这样守身如玉冰清玉洁的不在少数,但私生活混乱的也有不少,李拜天收割木耳,那肯定是越粉嫩越好,万一遇到一个表面矜持,弄得跟木耳镶金嵌玉一样,结果到了床上却是技术娴熟身经百战的老司机,这炮到底打不打,当真是有些为难。

    而且无论打不打,都是很倒胃口的一件事。

    李拜天更喜欢去一些档次较高但却对大众开放的地方,蜀山天资上佳天真烂漫的少女多了去,李拜天极少吃窝边草,但这么多年,看也看的审美疲劳了,反而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知性文雅的少妇轻熟女之类的对他最为致命,那些没什么乌烟瘴气,相对比较干净的娱乐场所,在他看来完全就是最佳的收割地带。

    张厚龙看了看几人的反应,宁千城和韩新颜对这种地方无所谓,王月瞳还在跟李天澜‘冷战’,唯一发表意见的李拜天就直接被张厚龙当成是集体意见了,他点了点头笑道:“那去衡山路,也不用定位置,现在就出发?”

    “那走吧。”

    李拜天站起来,兴致勃勃。

    李天澜犹豫了下,欲言又止。

    正在看众人反应的李拜天顿时愣了下,疑惑道:“天澜有别的安排?”

    “没有,今天随意。”

    李天澜笑道,他是真打算回家啊,一想到家里还有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还在家里等着他,没准回去后就可以深入体验一下穿着短裙黑丝的秦微白的风情,李天澜那还坐得住?什么衡山路衡湖路的,在他眼里都是浮云了。

    不过这好歹是天空学院放假后他们的第一次集体行动,他就算再急,现在走也不合适,从善如流,娱乐一下也好。

    吃饭的时候故意挨着李天澜坐下但就是不跟他说话的王月瞳沉默着站起身,跟在李天澜身边下楼。

    小团体一共六个人,但却开了三辆车过来,韩新颜的座驾是一辆鲜红色造型极为张扬的跑车,土包子李天澜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只看造型就知道不便宜。

    韩大小姐的乖巧温婉果然只是个假象,野蛮和女王范估计才是她藏在骨子里的东西,她打开车门坐进车里, 眼神在几人身上一扫,直接命令道:“厚龙,你上我车陪我聊天。”

    “我开车了。”

    张厚龙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那辆银色奥迪,有些不情愿。

    韩新颜也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车里。

    张厚龙没撑两秒钟就果断认怂,把钥匙交给宁千城,乖乖坐进那辆跑车,感受着跑车低矮的让人泪流满面的座椅,一阵蛋疼。

    “啧啧,好好的一辆rs7,被你贴了个a7这是几个意思?小喉咙你跟你表哥一样,装逼属性挺高啊。”

    李拜天看了看面前的奥迪,啧啧叹息。

    “关我屁事,这小子故意贴个a7恶心人的,说是喜欢一脚油门秒杀兰博基尼的快感。”

    宁千城抛了下车钥匙:“别废话,上车。”

    “我坐你们的车。”

    李天澜开口,他刚向前一步,手掌就直接被一只嫩白温润的小手拉住。

    略微转头。

    王月瞳一言不发的站在他身边,一只手握住他的手,低着头也不说话,可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明显了,那就是不行。

    李天澜略微挣了挣,可王月瞳的小手却越来越紧,就是不松开。

    李天澜苦笑一声,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低头拉着自己的手不开口也不让走的北海王氏小公主,有些哭笑不得。

    老实说,这一刻的他当真有些被王月瞳的姿态给萌到了。

    此情此景,他硬要将手扯出来,那当真是有些矫情小气,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轻声道:“走吧,我坐你的车走。”

    王月瞳嗯了一声,拉着他的手却是不放,拽着他走向自己那辆蓝色的跑车。

    李天澜任由王月瞳拉着走,内心却愈发无奈,想起王月瞳下午跟他说的,堂堂中洲第一高手,掌控人皇的中洲剑皇王天纵竟然要见他,他就更加头痛。

    他是真的不愿意跟北海王氏扯上什么关系,可现在他却突然觉得自己跟王月瞳越牵扯越深了。

    三辆车由韩新颜那辆红色跑车带头,在大片华大学子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驶出校园,直奔衡山路。

    “要不要听音乐?”

    车内,王月瞳语气极为自然的开口问道。

    “不用。”

    李天澜摇了摇头,都上了车,在故作冷脸的不说话,不说这是故意找尴尬,李天澜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或许是女人攻破男人的防线总是会如此的容易,这样的场合下,他还真做不出不搭理王月瞳的事情来。

    王月瞳开着车点点头,从车内的收纳盒里掏出一盒香烟递给李天澜,轻声道:“你尝尝好抽吗,我后备箱有一箱,估计你不会要的吧?”

    李天澜看了一眼,淡紫色的木盒,以及刻着的英雄二字,果然都跟秦微白给他的香烟一模一样,他犹豫了下,还是接过来,但却放在了一边,轻声道:“暂时不想抽。”

    王月瞳嗯了一声,看着前方的道路,神色平静。

    李天澜也不再说话,强迫让自己的脑子清醒,开始思考王月瞳的话。

    王天纵。

    见还是不见?

    不见的话,要怎么推?

    见的话,又会是什么结果?

    中洲第一高手是什么风采,不亲眼见见,总归是有些遗憾的吧?

    李天澜正想的入神,王月瞳轻柔的嗓音突然响起。

    “师兄?”

    “嗯?”

    李天澜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你欠我的,什么时候还?”

    王月瞳依旧轻柔,就像是很寻常的聊天一样:“还得完吗?”

    “我不欠你什么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李天澜无奈道。

    “你凭什么不欠我?就凭你昨天救了我吗?我不要你救我,你以为你救了我又这样对我,我就会很开心吗?混蛋!我昨天哭了一天,你凭什么不欠我?我的命不值钱,你想要尽管拿走,你就是欠我的!”

    王月瞳冷哼一声,高傲的扬着下巴道。

    面对如此傲娇如此可爱又如此赖皮的北海王氏小公主,李天澜当真是没有一点办法,她怒气冲冲,她委屈幽怨,李天澜都能硬起心肠视而不见,可耍赖皮这种事情,真的是没法子应付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淡淡的烟雾中,他苦笑道:“你这是胡搅蛮缠。”

    “就是胡搅蛮缠,你能怎么样?讨厌我了?”

    李天澜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大口吸烟。

    “早晚我要抢过来!”

    王月瞳突然没头没脑的又说了一句。

    “抢什么?”

    李天澜身体一颤。

    “要你管?!”

    王月瞳一脸凶巴巴的娇蛮味道。

    李天澜蛋疼的厉害,吸着烟,打定主意不再说话。

    从华大到衡山路路程不远不近,以市区目前的交通状况,走走停停,大概一个小时后,三辆车终于接近了目的地。

    victory酒吧,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胜利酒吧。

    地上两层地下一层的格局,不算大,但看外观很前卫新潮,六名穿着高开叉红色旗袍,身材高挑的小姐姐站在门前做迎宾,旗袍低胸,每当客人进门,略微躬身说着欢迎光临的迎宾都会露出些许春光,半遮半掩,但却更为撩人。

    酒吧门前的停车场还有着大片的空位,王月瞳刚刚停好车,李天澜就第一时间下车走向前面李拜天开着的那辆奥迪rs7,步伐匆匆。

    一个小时的路程,他实在是扛不住王月瞳那种意有所指的喃喃自语,北海王氏的妖女,确实名不虚传,李天澜自认心志坚定,坚不可摧,可一个小时下来,浑身上下还是出了好几次虚汗,双脚踏在地面上的时候,他下意识的长长松了口气。

    车内,王月瞳看着李天澜的背影,似乎像是找到了李天澜的弱点一样,绝美的嘴角悄悄翘起,笑的妖娆而得意。

    李天澜走到奥迪旁边的时候,李拜天已经下车,站在门前,看着有些空荡的停车场,略微皱眉。

    同样走过来的张厚龙看了看李拜天的表情,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声笑道:“拜天哥,这可以说是华亭最好的酒吧之一了,不过来的不是时候,最多再有半个小时,这里的停车场停满不说, 附近你想找个空地停车都难。”

    “这边的节奏比较舒缓,比较适合放松,等在这里玩的差不多了,有点意思的时候,咱们就去梅森,距离这也不远。用拜天哥你的话说,衡山路上只要肯招手,那就没有收割不了的木耳,这片地方我常来,算是我的地盘,既然带你们来这里,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李拜天嘿嘿一笑道:“那还废什么话?走吧,多叫些木耳来,粉嫩点的,今晚给你天澜哥...”

    “李拜天!想死你就继续说!”

    跟在李天澜后面的王月瞳眯起漂亮的眼睛,杀意闪烁。

    李拜天顿了顿,面不改色道:“说错了,是给你千城哥也开开荤。”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走进酒吧,有意无意的,李拜天和宁千城脚步顿了顿,落后了李天澜一个身位。

    一下午时间跟李天澜交流并不多的张厚龙愣了下,跟韩新颜下意识的对视一眼后,脚步也停了停。

    只有王月瞳一脸的心安理得,将小手塞到了李天澜的手里,走在他身边。

    张厚龙瞳孔微微涨大,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宁千城。

    却见表哥不动声色的瞪了他一眼,随即跟了进去。

    路过一段雕刻着各种华丽彩绘的走廊,几人直接走进大厅。

    大厅内场地极大,但舞池和舞台却很精致,当人气爆满的时候,舞池内的暧昧气氛,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一二。

    李天澜土包子一个,自然看不出酒吧内的装置格调高低,只觉得音响很有质感,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听上去很舒服。

    张厚龙在这种场合完全就是如鱼得水,嘿嘿笑着指了个方向:“天澜,你们先过去坐,一号桌,那是专门给我留的位置,我去找几个妹子暖暖场,你们喜欢什么样的?”

    王月瞳大眼一瞟李天澜。

    李天澜明智的沉默不语,当没听见。

    “当然是多多益善,赶紧的,快去快回。”

    宁千城看着表弟春风得意,笑骂一声道。

    张厚龙拍了拍胸脯,转身消失。

    “走吧。”

    李天澜拉着王月瞳的手,或者说被王月瞳拉着手,直接走向一号桌。

    同一时间。

    原本酒吧预留给张大公子的一号桌上,几个客人也看到了李天澜几人。

    “还真是冤家路窄。”

    一号桌上,一个身材娇小的绝美女子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她看着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李天澜,红唇轻轻扬起,语气冰冷。

    这是一个身材火爆到足以让任何男人都想入非非的女子,虽然不高,但整体看起来却极为协调,很有味道,她美的冰冷,但气质却极为狂野放肆,犹如一匹野马,不好驯服,但也正是因为征服难度大,所以才更会让大部分人想要试试将这批野马骑在身下的感觉。

    “正想找他们,他们就送上门来了,今晚动手如何?”

    身材娇小的绝美女子身边,一个体型犹如巨人的青年男子开口道,他的相貌凶恶,声音浑厚,有种十分惊人的煞气和杀气。

    身材娇小的女子略微眯了眯眼睛,还没有说话,一道温和中透着笑意的声音就突然响起:“幼阑,什么冤家路窄?遇到仇人了?”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从洗手间走过来笑道,看着娇小女子的眼睛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火热和渴望。

    青年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得体的白色阿玛尼西装很骚包,手腕上的名表也是光芒灿烂,他的相貌并不算出众,可配合着他一脸漫不经心的笑意,顿时让他的吸引力直线上升。

    特别是他这一身行头。

    阿玛尼不算什么,可他手腕上的那块名表,只要识货的人都清楚,这不起眼的一块表,却足够在中洲买下一辆法拉利或者兰博基尼了。

    娇小女子跟青年对视一眼,平静冷淡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极为隐晦的鄙夷,她略微抬了抬下巴,看着越来越近的李天澜,淡淡道:“钟少想必也认识他们。”

    “嗯?”

    青年略微一挑眉,下意识的转头,顿时看到了李天澜几人。

    他微微皱眉。

    李天澜他不认识,完全陌生的很,可看着这个年轻小子手里牵着的女孩,钟少的瞳孔顿时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王月瞳!

    竟然是北海王氏的小公主王月瞳!

    钟少深呼吸一口,重新将眼神落在李天澜身上。

    光明正大的牵着北海王氏小公主的小手,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顺着他的身后看过去。

    宁千城,韩新颜。

    钟少一点都不陌生,只不过那根碍眼的竹竿着实有些碍眼,让他完全陌生不说,还笑的这么贱,真是该死!

    钟少下意识的咬了咬牙齿,脸上笑眯眯的,可眼神却变得阴沉下来。

    “确实是冤家路窄啊。”

    他喃喃自语了一句,对一桌同伴点了点头,平淡道:“遇到几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

    娇小女子点点头,看着钟少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

    拿这个蠢货做刀,感觉还真是不错。

    只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杀的了人?

    她端起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眼神愈发玩味,无论钟少这把笨刀能不能杀人,今夜酒吧一行,恐怕都是不虚此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