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五十四章:奉陪到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天生直觉敏锐的人,对于来自周围的敌意都会十分的敏感,而敏锐的直觉,则是成为一个高手的重要因素之一。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天澜一行六人,除了张厚龙和韩新颜之外,都是在武道上可以被称之为后起之秀的天才人物,所以钟少阴沉狠毒的眼神一扫过来,李天澜几人几乎同一时间的抬眼看过去,跟钟少对视。

    双方相隔大约有十来米的距离,酒吧内灯光略显昏暗,李天澜看不清楚钟少的细致表情,可对方的眼睛却在死死的盯着自己这边,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阴冷和怨毒。

    确切的说,对方的眼神应该是落在王月瞳身上。

    王月瞳?

    李天澜内心一动,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王月瞳,缓缓道:“那是谁?”

    王月瞳显然也注意到了向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钟少,微微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握紧李天澜的手,厌恶道:“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一家子小人得志,讨厌的很。”

    “哈哈,小公主,这么巧?”

    钟少一脸笑眯眯的走过来,可细小的眼睛里却像是藏着刀一样,冰冷而狠辣:“早听说小公主来华亭了,钟某一个想找个机会好好招待一下,以尽地主之谊,可惜始终没有机会,不曾想今天在这里遇到了,缘分啊,缘分。”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这一番话说的有多么阴阳怪气,只要不是傻子,基本都能听出来,特别是在地主之谊四个字上面,对方咬字格外的重,似乎在嘲讽着什么。

    钟某...

    李天澜眉毛动了动,他再怎么不了解中洲局势,但来到华亭,华亭的一把手姓钟他还是清楚的,眼前的青年如果真的有那层关系,那么地主之谊四个字,说的倒也没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钟少客气了。”

    王月瞳依旧拉着李天澜的手,不卖萌也不摆笑脸的她神色平静的时候,给人的感觉除了矜持就只剩下骄傲,骄傲到似乎看不起任何人一般:“月瞳昨天才被人好好招待了一次,差一点就小命不保,北海王氏小门小户,到现在都没查出对方什么来头,钟少身为地主,不知道能不能提供点线索?如果最后查来查去,查到钟家头上,闹出误会就不好了。”

    “差一点小命不保?”

    钟少有些诧异,随即哈哈大笑,声音爽朗道:“不是还差一点吗?那可真是遗憾。这事啊,我们家提供不了啥线索,不是我们做的,能提供什么?小气,太小家子气了,要是我们做的,怎么都不会差一点,肯定让月瞳你满意,心满意足!”

    他笑容灿烂,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在王月瞳浑身上下游移着,那并不是一种火热或者惊艳的目光,而是一种异常残忍甚至带着凌虐意味的阴毒。

    王月瞳笑了笑,声音娇柔:“这话有点意思了,钟少,我们北海王氏什么人都有,但就是没有怕事的,我倒真想见识见识你的招待能有什么花样,不管我能不能心满意足,事后北海王氏肯定能让你钟家满意,让你们一家老小都满意!”

    “怕是轮不到我们钟家喽。”

    钟少站在道路中间,没有丝毫让路的意思,他轻轻眯着眼,看了李天澜一眼,突然笑道:“恐怕这位兄弟就能让月瞳满足了吧?”

    他朝着李天澜主动伸出手道:“兄弟看着面生啊,什么来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钟少枫,在市监察厅混吃等死,平日里就是闲人一个。”

    “我是李天澜。”

    李天澜很给面子,伸手和他握了握,语气淡然,谈不上敌意,也不算热络:“天空学院新生。”

    “哦哦哦。”

    钟少枫哦了几声,赞叹道:“能进天空学院,那就是中州精锐了,了不起,不过我更羡慕的还是兄弟你的艳福啊。有月瞳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想必爽得很?这身材,这气质,这相貌,啧啧,让哥哥我看着都流口水,哈哈,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尝尝味道?”

    肆无忌惮!

    在华亭敢对北海王氏的小公主出言不逊,怕是只有那个站在华亭制高点的钟家了。

    王月瞳小脸略微涨红,眼神冷冽,抓着李天澜的手掌紧了又紧,但却没有动手。

    若是平日里,就凭钟少枫这两句话,王月瞳就敢毫不犹豫的狠狠教训他一顿,杀了自然是不行的,可只要不死,她随意折腾都无所谓,天塌下来都有北海王氏替她顶着。

    可现在不一样。

    在华亭,对待钟家的人就更不一样。

    几个月前,她的二叔王逍遥争风吃醋,直接将钟家一位核心人物打成了植物人,几个月的时间里,华亭钟家看似风平浪静,可钟家那位参天大树却始终都在暗中活动,对方在太子集团内的地位极高,整个太子集团都蠢蠢欲动。

    在对待钟家的问题上,北海王氏如今本身就有压力,二叔那件事还有很多首尾没有处理干净,这种时候,面对钟家的挑衅,她无论如何都要忍着。

    她二叔不久前刚刚将钟家一位重要人物打成植物人,现在如果她又把钟少枫给废了,那北海王氏,甚至整个东南集团恐怕都会犯众怒。

    到时各大集团恐怕都会认为北海王氏要用简单粗暴的强硬手段重新拿回华亭,一旦引起众怒,北海王氏就算再怎么强势,面对压力也不得不做出妥协。

    钟少枫肯定也知道眼下的局势如何,所以挑衅才肆无忌惮,完全是吃准了自己不敢将他怎么样。

    王月瞳深深呼吸,饱满的胸口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幅度惊人。

    看到这一幕的钟少枫夸张的吹了个口哨,由衷的赞叹道:“真是美景,兄弟,你的妞真是不错,开个价吧,多少钱能让我尝尝味道?小公主的味道啊,我渴望已久了。”

    这一下不止是王月瞳,就连同为女性的韩新颜都露出了愤怒厌恶的表情,韩家本来是中立豪门,但钟少枫的挑衅实在是过分了些,让她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李拜天和宁千城一左一右的站在李天澜身后,面无表情的等着他的表态。

    “你想尝尝?”

    李天澜依然跟钟少枫握着手,笑容温和的问道。

    “怎么?你不愿意?”

    钟少枫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甚至透着些许狰狞。

    李天澜似乎有些为难,犹豫了下,继续笑道:“是月瞳不愿意,所以你怕是尝不到了。”

    钟少枫眼神中的蔑视一闪而逝,继而笑呵呵道:“那这么说你是没有意见了?你没意见就好,就算现在月瞳不愿意,我也能从兄弟你这里解惑啊。”

    “都说北海王氏的小公主冰清玉洁的,啧啧,兄弟来你告诉我,小公主在床上表现如何?骚不骚?紧不紧?太宽松的我就没兴趣了。”

    事到如今,李天澜几乎可以清晰的嗅到这次挑衅背后的阴谋味道,他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中洲局势的暗流涌动,却在他面前愈发清晰。

    开学典礼上古云侠的演讲,庄华阳的邀请,王月瞳被袭击,到现在钟少枫的主动甚至是刻意的挑衅,王月瞳目前的隐忍。

    每一件事看起来各自独立,但似乎又都有些微妙的牵扯,好像很多只看不到的黑手都在或有意或无意的状况下伸进了华亭。

    风暴聚焦。

    华亭已经逐渐成了旋涡的中心。

    自己身边都已经有如此多的端倪,那看不到的地方,又有多少的触目惊心?

    李天澜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但起码可以肯定,面对钟少枫的挑衅,他没有为王月瞳出头的必要,现在的局面,也不需要他来逞能,自有北海王氏料理。

    所以面对钟少枫侮辱意味极重的问题,他只是摇了摇头,仿佛真的是没有半点脾气一样,呵呵笑道:“不知道。”

    王月瞳眼眸略微黯然。

    后方的韩新颜眼神中也闪过一丝失望。

    “看来兄弟是想给我留点神秘感啊,你的心思我懂,等我尝过了月瞳的滋味,咱哥俩好好交流,很多新姿势,我也会顺便帮你解锁了,你这么懂事,想必会跟我说谢谢的,对吧?”

    钟少枫呵呵笑着,不止说话越来越过分,甚至还伸出了手,轻轻拍在了李天澜的脸上。

    李天澜表情平静,但眼神却微微眯起。

    钟少枫看着李天澜不说话,心里顿时对如此懦弱的李天澜失去兴趣,也不太愿意过分戏弄这几个天空学院的新生,他的目标一直都牢牢锁定在了北海王氏身上。

    北海王氏的小公主,何等的高不可攀?

    可现在因为一个表哥的事情,整个北海王氏都需要在华亭隐忍,一场风波落幕之前,谁知道这种隐忍会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钟少枫无所畏惧,无论现在还是以后,以他的身份,只要太子集团不失势,北海王氏都不能将他怎么样,今晚就算尝不到王月瞳的味道,但在女神面前过过嘴瘾, 也是好的。

    “月瞳,单独给你钟哥喝一杯如何?这的酒一般,嫌不能入口的话,我这还有好东西,存了好几天了,绝对够浓够味,想尝尝吗?”

    钟少枫看着王月瞳,轻声笑道。

    “让路。”

    王月瞳神色平静:“钟少枫,我在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让路,否则我可以保证,你的下场很快就会跟钟有为一样。”

    钟有为。

    钟少枫的表哥,也是几个月前被王逍遥生生打成了植物人的那位大少,几个月的时间,钟有为始终昏迷不醒,只剩下一口气在吊着,甚至连意识都没有。

    钟少枫又吹了个口哨,身体却纹丝不动,狂笑道:“厉害,月瞳果然霸气,吓死我了。你想让谁帮你出头?嗯?就凭你身边这个软蛋小白脸?还是你想把你二叔叫来?去把你二叔叫来,让他动我一下试试,看他敢不敢?”

    “为了一个贱人就把我表哥废了,真当中洲是你们北海王氏的?狗屁!他在追求秦微白那个贱人是吧,有句话你回去转告王逍遥,秦微白早晚是我钟家的玩物,我玩腻了,也让家里的其他人尝尝鲜,我...”

    “你说什么?”

    李天澜突然打断了钟少枫的狂笑,语气平静的问道。

    钟少枫瞥了一眼李天澜,狞笑道:“我说...”

    “啪!”

    李天澜猛然伸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钟有为的脸上。

    酒吧附近所有区域的人几乎都可以听到这一声脆响。

    这一巴掌不止是打在脸上,甚至打在了骨头上面。

    钟少枫超过一米八的身高犹如一个纸人一样,被一巴掌生生抽飞起来,他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整个人双脚都离地而起,只不过没等他的身体飞远,李天澜就再次伸手,一把扯过了他的头发,在他身体下意识的弓起时一膝盖狠狠撞在他的腹部。

    “噗!”

    牙齿和鲜血直接从钟少枫嘴里喷出来,他的嘴巴已经完全变形,呜咽着想要抬起头,眼神惊恐之中还透着一些迷惑。

    可李天澜的动作却半点犹豫都没有,连贯,密集,精确,狠辣,一连串的动作透着无比果决的干脆和暴力。

    钟少枫努力想要抬起的身子被生生压下去,李天澜一肘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师兄不要!”

    王月瞳略微有些变形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一串格外清脆的骨骼断裂声,钟少枫整条脊椎几乎被这一肘彻底砸碎,整个人的身体少了支撑,顿时犹如一滩烂泥软到下去,彻底昏迷。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直到李天澜彻底毁了钟少枫的脊椎,一号桌上的人才反应过来。

    “草!”

    一号桌上猛然响起一声沉闷的咆哮,一道巨大的犹如巨人的魁梧身影瞬息间直冲李天澜。

    酒吧内的空气瞬间变得炽热。

    只不过还没等火光彻底升起,一只手抓着钟少枫,五指几乎要扣进他的肉里的李天澜已经不退反进,一拳直接砸向冲过来的魁梧男人。

    一拳对一拳。

    空气中似有风雷呼啸。

    李天澜浑身上下所有的骨节都在同时震动,刹那之间,所有的力量都被他凝聚在一拳之上。

    “嘭!”

    沉闷的声响中,整间酒吧似乎都在震动,李天澜脚下精致的地砖一瞬间完全粉碎,他的双脚陷入地面,而冲向他的魁梧身影则以比冲过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跟一号桌擦肩而过,撞翻了大片的桌椅。

    钟少枫的两名保镖紧随其后,一左一右的冲向李天澜。

    李天澜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是一片死水般的寂静,人皇不出,酒吧之内,他直接拎起钟少枫的身体,狠狠一震。

    “噼里啪啦...”

    瞬息之间,不止是脊椎,钟少枫的双臂,双腿,甚至是手指的骨骼都彻底粉碎,剧痛之下,原本昏迷的钟少枫顿时被疼醒过来,但却发不出嚎叫,嘴巴完全变形的他只能发出一阵垂死般的呜咽。

    一名保镖被钟少枫的身体扫中,壮硕的身体被生生扫飞出去,另一名保镖还没近身就被李天澜一脚揣在腹部,整个人都飞向吧台,巨大的力量带着他的身体将大理石吧台直接撞碎,碎石翻滚,酒柜倒塌,各种或名贵或普通的酒水纷纷砸下来,酒香四溢。

    一片狼藉!

    无论是王月瞳等人还是一号桌上的客人,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李天澜却脚步不停,拎着钟少枫的身体,大步走向一号桌。

    一号桌上,在为首的娇小女子身体猛地紧绷起来的同一时间。

    李天澜拎着钟少枫的脚,将他整个人的身体抡起来,狠狠砸在了大理石制成的桌面上。

    钟少枫的头和桌面狠狠接触。

    一号桌彻底破碎,酒水和果盘飞扬,几乎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钟少枫躺在一片石块之中,浑身上下只剩下最本能的抽搐。

    李天澜表情依旧不动,他在钟少枫的身旁蹲下,看着略微抽搐眼神黯淡而惊恐的钟少枫,淡淡道:“现在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忘了告诉你了,你嘴里的秦微白,是我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王逍遥又算什么东西?也配打我女人的主意?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纯属活该。”

    他缓缓站起身,慢条斯理的一根一根碾碎了钟少枫的脚趾,然后是脚掌,清晰的骨骼粉碎声中,他挺直身体,看着依旧坐在原地,身上还撒了些酒水的娇小女子。

    这一刻李天澜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可表现也是前所未有的跋扈和凶戾。

    他轻轻扬起嘴角,冷笑道:“闲人退场了,古幼阑,还想怎么玩?今天我奉陪到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