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五十五章:生死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想怎么玩,我今天奉陪到底!

    这句话结合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华亭大少钟少枫,顿时显得无比的跋扈和硬气。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疯狂的李天澜脸上冷笑,可眼神中却全部都是一片没有丝毫情绪的平静。

    极致的平静,往往也意味着极致的疯狂。

    这人完全就是个疯子。

    被酒水浸透身体的古幼阑下意识的蜷缩了下身体,可眼神却毫不退让的跟李天澜对视着。

    她的眼神并没有愤怒和杀意,最起码李天澜在她眼睛里看到的,只有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认真,简单纯粹。

    “你知道我?”

    古幼阑轻声开口,她的声音清脆娇嫩,甚至有些嗲,这完全属于那种就算是跳脚骂娘都能被人听出撒娇意味的嗓音,异常的人畜无害。

    “你当我瞎?”

    李天澜一扫一号桌上其他几个神色各异的年轻人,语气冷冽的反问道。

    在天空学院的古幼阑脸上带着一张精致小巧的面具,确实极少有人看到她的真容,可刚刚被他一拳轰飞出去的昆仑城核心弟子许云宗却是跟她一起完成演习的,他那充满了力量感的体型和凶恶的相貌,绝对令人印象深刻,而除了许云宗之外,一号桌上还坐着一男一女,李天澜不仅认识,甚至说是深仇大恨都不为过。

    原天空学院战火组织的两位巨头。

    刘冬雨。

    谭西来。

    这几个人都可以说是昆仑城年青一代的重点培养对象,如今众星捧月的围绕着古幼阑,而她的身材特征又如此明显,确认她的身份,当真是一点都不困难。

    “说吧,想玩什么,就在这,还是出去?”

    李天澜扯了扯衣领,干脆将自己身上的迷彩服脱下来,只穿着一件作战背心站在古幼阑面前,摆明了一副不依不饶的姿态。

    他一直都自认为自己不是个有大局观念的人,李氏数百年来的辉煌和荣耀,边境营地里无数老兵的前程和冤屈,这些都是他的责任,从这一点来看,或许他们也都是自己的大局。

    可李天澜却不认为为了这所谓的大局,自己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当缩头乌龟,值不值且不去说,仅凭他的性格,他也做不到。

    钟少枫侮辱王月瞳,李天澜懒得出面,说白了,大家交情没到那份上,而且北海王氏在中洲遮天蔽日,也不需要他来逞能。

    可秦微白是他的女人。

    自己的女人被人羞辱,李天澜做不到为了大局去忍气吞声,连自己女人被羞辱都不敢做什么的人,也不配去谈所谓的大局。

    钟少枫,古幼阑等人的出现,高姿态的挑衅,实在是太过巧合,巧合到了有些刻意的程度。

    李天澜原本不打算多管闲事,可钟少枫却自己作死说到了秦微白。

    阴谋?大局?大势?

    都去他妈的。

    老子就是要在这里弄死你,谁拦得住?

    这一刻的李天澜或许有些冲动莽撞,甚至有些丧心病狂,可这一刻的他却也是前所未有的骄傲,那是仿佛与生俱来的傲骨,强硬的让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你想跟我玩?”

    古幼阑依然认真的看着李天澜,漂亮的唇角轻轻勾起,淡淡道:“你配吗?”

    她的眼角余光不着痕迹的扫过李拜天和宁千城,淡淡道:“从这里给我滚出去,我可以暂时不计较你今天的冒犯。你这么喜欢玩,很快就会有人跟你玩的。”

    她交叠在一起的双腿微微一动,穿着高跟鞋的脚尖随意的点了点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钟少枫:“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钟少枫钟少,华亭监察厅的副科长,也是钟书记的幼子,是整个钟家今后在政治上的接班人之一,你废了钟少枫,你说钟家会怎么感谢你?嗯?”

    李天澜身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如今华亭暗流汹涌,六大集团蠢蠢欲动,但无论怎么说,因为占据着华亭权力制高点的关系,将钟家称呼为是华亭的第一豪门,这并不过分。

    而钟家那位定海神针,在跟他同级别的人物中依然算是青壮派,占据着华亭一把手的位置,甚至还有希望更近一步,这位中洲的强权人物无论个人操守还是个人能力,都是极为顶尖的,太子集团派来攻占华亭的先锋,本就不可能是庸人。

    以如今的局势来看,钟家那位接下来几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稳住华亭的局面,只要他能在这方面做好,太子集团的大佬们多半会支持他更近一步。

    这是钟家那位大人物的大局。

    所以几个月前,就算是王逍遥废了他的侄子,他也只是在太子集团内暗中活动,对外没有做出太过出格的举动,太子集团如今的蠢蠢欲动,不过是为了在跟北海王氏的博弈过程中想要获得更多的补偿,跟钟家本身的关系却并不大。

    但钟家如今再怎么以大局为重,那位强权人物也不是没脾气的菩萨,侄子被废,忍了,结果没几个月,儿子又被废,这谁能忍得了?

    就算钟家那位能忍,这种局面下,他也必须做出些什么来维护自己的权威了,顺便发泄一下憋了几个月的一口恶气。

    而这位大人物一切的怒气和怨恨,都将毫无保留的倾泻到李天澜的头上!

    一位中洲领导人,华亭一把手的怒火,这让本来就身处华亭的李天澜如何承受?

    李天澜依旧是面无表情,但人皇却已经从他袖口滑落,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你废话真多。”

    李天澜阴冷道。

    古幼阑瞳孔微微一缩,她的声音依旧娇嫩的像是在跟人撒娇,但说出来的话却不在客气:“趁我没改变主意,赶紧滚,我如果真想跟你玩玩的话,你今天怕是走不了了,多活几个小时,难道不好吗?”

    “好大的口气!”

    站在李天澜身后的李拜天忍不住冷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昆仑城天下无敌唯我独尊了,大爷我今天就是想跟你这昆仑城的小娘们玩玩,怎么着,你敢不敢玩?”

    “昆仑城就算不是天下无敌,对付你们蜀山还不用费什么力气。李太虚,少在我们面前顶着太虚剑主的名头装逼,装逼城都老实了,你该怎么做,心里没点b数?”

    谭西来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李天澜实在是懒得跟这些人打嘴仗,但李拜天眼下刚刚开始点火,他深呼吸一口,没有说话。

    “天澜?”

    一旁始终沉默的宁千城突然低声叫了一声。

    李天澜看了宁千城一眼,看着宁千城明显带着探询的目光,略微点了点头。

    他的眼神看起来毫无波动,可眼底深处,却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不甘和战意。

    宁千城深深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所谓的默契和交流,在不经意间就已经完成。

    他之前根本就不曾想到过在华亭甚至在整个中洲都带着某种传奇色彩的秦微白会是李天澜的女人。

    也不曾想到过李天澜会对钟少枫下手如此之重。

    钟少枫这种伤势,就算勉强活下来,但浑身骨骼都彻底粉碎的他今后都将彻底的成为一个废人。

    而这一切最根本的原因,却只是因为钟少枫出言侮辱秦微白。

    但一切真的会如此简单吗?

    或许从一开始是的,因为秦微白,李天澜彻底废了钟少枫,但正常情况下,一切也就应该到此为止,然后他们一群人开始等待钟家的报复。

    可李天澜却主动挑衅古幼阑,不依不饶,这就不是什么冲动或者说莽撞可以解释的事情了。

    很显然,李天澜是打算做点什么。

    看着李天澜给他的回应,宁千城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现在的他,很显然不想让古幼阑在这一场风波中置身事外,而是要将她彻底的拖进来。

    初入华亭,李天澜到底在谋划什么?

    对局势还不够彻底了解的情况下,如此举动,会不会冒险?

    宁千城脑海中飞速的思考着,可眼下的时间却根本不允许他思考出一个稳妥的答案,看到李天澜点头,宁千城抿了抿嘴唇,直接向前一步道:“蜀山或许不如昆仑城,但几座剑阵还是摆的出来的,倒是你们修罗道,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就连你这样的货色都被重点培养,修罗道这一代当真是无人了。”

    “谭西来,看看你现在跪舔昆仑城的德行,难道传承悠久的修罗道内部,如今都是这样的气氛吗?”

    谭西来满脸阴沉杀意,却毫不动怒,只是不屑道:“手下败将,宁千城,你也配评价我?”

    宁千城安安静静的点点头,不动声色道:“我确实输给过你,但你想再赢一次吗?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想,我随时奉陪,生死战,如何?”

    谭西来眼神中的杀意不断跳动,阴冷而暴躁。

    但他却生生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转头看向表情平静中透着些许犹豫的古幼阑。

    他和宁千城可以说是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就算不是玩伴,就算父辈立场不同,但也远不至于将彼此当成生死仇敌,在多年前,两人甚至还有过一段不算好但也不能算坏的交情,只不过随着一些阴差阳错,这两个曾经还算是玩伴的年轻人,已经成了彻底的不共戴天之势。

    谭西来在看古幼阑。

    宁千城也在看李天澜。

    李天澜的表情宁定,眼神深邃,很显然决心已定。

    宁千城笑了笑,直接下定决心开口道:“西来,我玩过你妈,从辈分上来说,你叫我一声爸,不过分吧?”

    “宁千城!你该死!”

    正在看着古幼阑的谭西来猛地站起身,眼神通红的瞪着宁千城:“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你们这么想玩?”

    古幼阑终于开口,平平淡淡道:“可以,西来,你陪他们玩玩。”

    她语气没什么波动,可仔细听起来,却总是有些不情愿。

    李天澜。

    这个名字她从入学演习结束后听到了不知道多少次。

    刘冬雨在说。

    她的跟班许云宗在说。

    甚至古云侠古主任都在说。

    如果前两者的意见她还能无视的话,那么古云侠的话,她就必须要重视起来了。

    古云侠的意思很明显,李天澜今后很有可能成为昆仑城的威胁之一,所以她希望古幼阑找个合适的机会,将其直接干掉。

    而这合适的机会,古云侠表达的也很清楚,那就是她不希望在看到李天澜在假期结束后还能回到天空学院上课。

    以古云侠的地位,对古幼阑说这种话,基本上就等于是命令了。

    她给古幼阑的计策也很简单,要么是直接杀了他,要么隐晦的废掉他。

    直接杀不用解释。

    而废掉他,同样也不难。

    根据古幼阑所掌握的情况,李天澜在入学演习中强行提升境界,伤势肯定极重,有伤在身的情况下,趁着这个假期,她只要不断派人去杀李天澜,逼着他不停的强行提升境界,次数一多,到时候李天澜就算不死,势必也是废人一个,今后成就也极为有限。

    而人选方面,古幼阑可以选择的太多了。

    刘冬雨,谭西来,许云宗,都是足以逼的李天澜提升境界的人选。

    今晚遇到李天澜,古幼阑原本是打算行动的,可看李天澜动起手来的状态,对方根本就不像是有伤在身的模样,如此一来,古幼阑顿时有些犹豫。

    在她心里,慢慢的耗光李天澜的潜力是最好的,可一个身体完好的李天澜,那就必须是她亲自出手才能逼的李天澜强行提升境界。

    那样一来,两人之间的战斗,对她来说风险就大了点。

    所以古幼阑原本是不打算理会李天澜的挑衅的,反正他彻底废掉了钟少枫,就算自己不出手,钟家也不会放过他。

    可李天澜却打定主意要挑衅到底,李拜天,宁千城都开始蠢蠢欲动,特别是宁千城那句侮辱意味极为浓重的话,更是让谭西来彻底失去了理智。

    这种时候,如果她还不松口的话,恐怕谭西来内心就有些想法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顺势而为,暂时不动李天澜,先废掉宁千城,让对方失去左膀右臂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以。”

    谭西来狞笑一声,死死的盯着宁千城:“今晚我就跟你玩,生死战就生死战,手下败将,你这是在找死!”

    “有把握?”

    古幼阑看着宁千城依旧平静的脸庞,皱了皱眉道。

    “给我三分钟,你只管看着就是。”

    谭西来扭了扭脖子,眼神怨毒:“换个地方?装逼城,敢来吗?”

    “我随意。”

    宁千城语气平静。

    谭西来点了点头,指了指宁千城,直接走出酒吧。

    李天澜动了动身子,平静道:“我们跟过去看看。”

    “我擦这什么情况?我离开一会的功夫,怎么成这样了?”

    李天澜刚刚转身,张厚龙的声音就直接传了过来。

    他的身边跟着一大群穿着清凉的莺莺燕燕,而距离他最近的,还有一个身材粗壮满脸冷汗的胖子。

    “张...张少,你的朋友把钟少枫大少给打了,张少,我老武求您了,求您帮我一把,一定要救救我啊。”

    张厚龙身边,体重起码超过两百五十斤的胖子浑身肥肉都在颤抖着,语气哀怜。

    “钟少枫?”

    张厚龙眼皮跳了跳,看了李天澜一眼,随即道:“紧张个屁啊,先把这谁。”

    他一指钟少枫的身体:“把这傻逼送到医院,然后这酒吧暂时关门几天,后续情况怎么样,你在等我消息,好吧?”

    姓吴的胖子老板哭丧着脸点点头,脸色苍白而惶恐。

    “你找个人报警,自己先躲起来,没事。”

    张厚龙拍了拍胖子老板的肩膀,丢下身边的一群女孩,直接追向李天澜。

    隐隐约约的,李拜天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带着惊叹:“哎我去,以前真看不出来啊,千城这一手仇恨拉的太稳了,那一句玩过你妈一说出口,谭西来脸都绿了,哈哈哈。”

    谭西来?

    宁千城?

    张厚龙嘴角肌肉狠狠一抖。

    恐怕在场的几人中,除了宁千城和谭西来之外,只有张厚龙一个人才知道,宁千城那一句玩过谭西来的母亲,不是在拉仇恨。

    那是真的。

    ------

    感谢容我装个b的捧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