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六十章:你算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月瞳倒不担心宁千城,眼下这些警车,明显是因为钟少枫的事情来的,目标自然是李天澜。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至于宁千城杀谭西来的事情,这些警察肯定还没有得到消息,而且谭西来是东部战区的在职军官,宁千城则属于边境禁卫军团,这样的案子,警方处理起来也不合适,多半是由军方处理。

    几公里外就是华亭特别行动局的基地,谭西来的老子和宁千城的老子都在那开会,要抓宁千城,应该是华亭特别行动局出面,将他暂时扣一夜。

    一夜的时间不短,但宁千城一旦进了特别行动局,也算是处在他老子宁致远的眼皮底下,父子俩关系再怎么僵硬,宁致远也不可能眼看着儿子被人扒皮抽筋,就算他狠得下心这么做,其他人也不敢这么玩,等到这一夜过去后,边境禁卫军团早就已经做出反应,到时周旋的余地就大多了。

    王月瞳最担心的就是李天澜,他不知道李天澜是什么背景,听虞青烟说,他只不过是虞东来一个老战友的后辈,这肯定不是真实情况,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最起码秦微白的出现就无法解释。

    可她跟李天澜时间不长的接触中,确实发现这位师兄不像是有什么强大背.景的样子,如果他今晚被警察带走的话,她几乎可以肯定,不用等到天亮,李天澜就会死的无比凄惨,对外甚至还能有一个畏罪自杀的说法。

    先把他带出去在想办法。

    王月瞳默默想着,下意识的伸手紧紧握住李天澜的手掌。

    “不用担心。”

    李天澜内心触动,可语气却依旧平淡:“校长就快来了。”

    “校长?”

    王月瞳愣了下,随即睁大了眼睛:“庄华阳校长?”

    李天澜点点头,嗯了一声。

    王月瞳明显松了口气,松了口气的不止是她,就连李拜天和宁千城也是如释重负,宁千城咳嗽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勉强笑道:“他老人家来的如果够快的话,今晚我也能少遭罪一晚,跟着他去天空学院避难了。”

    “拖一会时间而已,交给我就好。”

    王月瞳轻声道:“我跟厚龙来办就可以。”

    心情放松之下,她对刚才宁千城的最后一剑也有了浓厚的兴趣,看着他放松的表情,王月瞳突然问道:“千城,你刚才那一剑,是瑶池的断天白虹剑?”

    宁千城微微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随着他今后进入燃火境,出手越来越多,这一剑根本就不是秘密。

    “你的主修剑式?”

    王月瞳明亮的眼睛眨动着,更加好奇。

    瑶池所有的绝学都脱胎于他们最基本的三剑雨,三剑雨是瑶池剑经的整体框架,三剑雨之后,便是名镇整个黑暗世界的瑶池七剑,断天白虹剑便是七剑之一。

    共有十招的瑶池剑经可谓博大精深,任何一名核心弟子,都会先学习瑶池的三剑雨,与其说是学习,倒不如说是选择。

    三剑雨最容易掌握,也最难精通,所有瑶池的核心弟子在学习瑶池剑经的时候,都会选择三剑雨中的一种作为自己的主修剑雨,这是第一次选择,随后便是在瑶池七剑中选择主修剑式,也是他们此生威力最大的一式。

    这并非说他们只会这一式,只不过在修习了七剑之一的剑意之后,其他六剑,都会带着这一剑的影子,每一名瑶池的核心弟子,因为选择主修剑雨和主修剑式不同,每次出手,同样一剑的风采也有不同,如此才造就了瑶池剑意的万千气象和隐约超越蜀山的趋势。

    多年之前瑶池的那位无敌境前辈陨落之后,近年来瑶池最出名的弟子便是号称中洲杀神的军方元帅东城无敌,中洲十大高手之一,惊雷境巅峰甚至是半步无敌境的高手,他主修的是燎原剑雨和九霄风雷剑,据说他出手时杀气冲霄犹如天威垂落,跟宁千城的断天白虹剑完全就是两种气象。

    宁千城还没来得及回答,浩浩荡荡的警车车队就已经冲上山。

    刺耳的警笛声瞬间环绕整个山顶。

    一队又一队穿着防暴服的警察跳下车,以车辆作为掩体,双手举枪直接对准了李天澜等人,甚至连古幼阑都不例外。

    警车还在增多。

    警察也在增多。

    脚步声漫山遍野,无数的身影穿梭其中,警.灯的闪烁下,每一个警察的表情似乎都极为阴沉严肃,带给人一种空前的沉重压力。

    李天澜微微眯起眼睛。

    这一刻,面对着众多的枪口,众多的警察,感受着国家机器的严肃和郑重,他突然发现自己狠孤独。

    尽管他身边有王月瞳,有宁千城,有李拜天,还有张厚龙和韩新颜。

    但内心那种感觉却不断变得强烈,不可抑止。

    “前面的人听着,我们是警察,我是华亭警局副局长何蜻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走过来!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一道低沉而凌厉的嗓音在大片的警车中透过扩音器传了过来,让人意外的是,这声音竟然是一道女声。

    女声越来越近,一道穿着警服的女性身影直接出现在了警察的最前方,眼神威严而严肃。

    女子大概三四十岁的模样,短发,身材高大甚至有些壮硕,她的相貌其实不丑,但跟她壮硕的身材结合在一起,也实在没法说这是个美人,只能说这是个很霸气的女人,她提着扩音器, 眼神扫视一周,看到古幼阑等人,直接朝着她们招了招手,随后对李天澜几人却毫不客气,怒声道:“双手抱头,都给我蹲下!”

    谁也没动,没人抱头,更没人蹲下。

    站在李天澜身边的王月瞳轻声道:“师兄,别小看这个女人,这是钟家在华亭养的疯狗之一,毕业于天空学院,从前在幽州某特战中队服役,被钟家调过来担任华亭警察局的副局长,这几年咬了不少人,立场坚定的很。”

    李天澜微微点头。

    视线中,身材壮硕的何蜻蜓已经带着两名警员大步走了过来。

    她没有拔枪,步伐坚定,显得魄力十足。

    “何副局长,搞这么大的场面对付我们几个年轻人不合适吧?你自己看看,数百名警察,荷枪实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在围剿恐怖分子呢。”

    随着何蜻蜓走进,王月瞳不等她开口就主动出声,语气不咸不淡道,这一刻她依旧拉着李天澜的手,可那种矜持和高贵却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你是谁?”

    何蜻蜓看了她一眼,直截了当的问道,口气很冲。

    “我叫王月瞳。”

    王月瞳扫了她一眼,淡淡道:“改天跟岳市长吃饭的时候,我会将何副局长今晚的行动如实告诉他,让他也听听华亭警察的威风。”

    王月瞳,岳市长。

    何蜻蜓神色一变,似乎有些忌惮, 可气势却是不减,看着王月瞳问道:“钟少枫是你打的?”

    王月瞳内心一动,正要承认。

    “是我。”

    李天澜微笑着直接堵住王月瞳的话头,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王月瞳替自己担下这件事情,他敢做这件事情,就有敢于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局长,这里发生命案,死者是...”

    一名警员大步跑了过来,犹豫了下,凑到何蜻蜓耳边说了死者的身份。

    何蜻蜓眼神变换了一瞬,看着李天澜的眼神也变得怜悯,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人也是你杀的?”

    何蜻蜓问道。

    “是我。”

    身后,宁千城虚弱的嗓音响起:“人是我杀的。”

    “很好,够义气。”

    何蜻蜓狞笑一声,猛然挥手道:“都给我拷起来带走,谁敢反抗,就地击毙!”

    他不打算问这些人的身份,问了反而不好交代,而且今晚他是带着她那位幕后老板的命令来的,在场的几个人,除了王月瞳,似乎还没有值得她忌惮的地方。

    “我劝你最好在等等。”

    李天澜看着何蜻蜓,轻笑道:“不然有些后果,你不一定能承担得起。”

    他手腕上的腕表正在微微震动,那是庄华阳在给他发信号,表示已经到了附近,甚至已经到了现场。

    这种信号震动的传播距离只有两百米,只要庄华阳一来,起码今晚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何蜻蜓眯起眼睛,猛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冷笑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后果?”

    “他是我男人!”

    一道清冷缥缈的嗓音突然响起,清脆悦耳,犹如仙音。

    李天澜猛然抬起头。

    秦微白的身影跟庄华阳一起出现。

    她穿过人群,快步来到脸色有些僵硬的何蜻蜓面前,一耳光狠狠抽在何蜻蜓脸上。

    干干脆脆。

    何蜻蜓的身体猛地踉跄了下,捂着脸,眼神狂怒。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带走我男人?”

    “啪!”

    打完左脸打右脸。

    秦微白精致而完美的脸庞全部都是冰冷,连续抽了何蜻蜓两个耳光的她站在李天澜身边,继续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带走我男人?”

    何蜻蜓眼神狂乱,正要不顾后果的还手一耳光抽过去,秦微白再次出手。

    一把超大口径的手枪随着她手臂的抬起直接顶在了何蜻蜓的脑门上,力道之大,将何蜻蜓的整个脑袋都顶的向后狠狠一仰。

    秦微白面无表情,她的娇躯挺得笔直,随意披散在脑后的长发随着山间的风向后飘散,单手持枪的她手指紧紧扣住扳机,眼神冷漠,整个人都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强势和霸道。

    犹如女神。

    犹如女王。

    她手中的枪口死死顶着何蜻蜓的额头,冷冷道:“跪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