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六十一章:静观其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时间已经将近深夜。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华亭特别行动局的一号别墅区内,却依旧灯火通明。

    一号别墅区内有九栋独栋别墅,可以说是整个基地内最为豪华的地方,是华亭特别行动局内的高层以及贵宾的居所,位于整个基地的最中央,就算此地位于荒山野岭,但居住在别墅里,也堪称是一种享受。

    东部战区的副司令员谭清华就临时住在一号别墅区的九号楼。

    作为太子集团的军方干将,刚刚五十岁出头的谭清华身材消瘦,面相衰老,脸上带着老人斑,头发没染,花白一片,看上去浑然不像是刚刚五十岁的实权将军,反而更像是六七十岁的普通老人。

    据说年轻时的谭清华也曾是中洲特战系统的一员,巅峰时期甚至是接近了惊雷境的高手,只不过在某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境外势力俘虏,半个月的时间,受尽了各种折磨,一身绝对不弱的武道实力被废不说,身体也落下了病根,多年来一直不见好转。

    不过这位中洲上将的性情却极为坚韧,被成功营救后,从特战系统转入总参谋部做文职军官,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稳扎稳打,数次平步青云,最终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他的一生,几乎就是一个活活的传奇故事,充满着坎坷隐忍与智慧,在中洲军方和特战系统内部,这绝对要算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别墅内灯光开的很亮,近乎刺眼的光线铺满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让所有人的眼睛都有些不适应。

    但在场几人却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谭清华,小心翼翼。

    谭清华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在他面前摆着一副担架,用干净整洁的白布盖起来,白布之下,便是他的儿子谭西来的尸体。

    谭清华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不懂武道,如今在南部战区某主力师内担任作战参谋,副团职,前途一片光明。

    小儿子就是谭清华,从小就修习武道,成年后更是被他送去了修罗道,对他严格要求,两个儿子一文一武,谭清华对他们可谓是寄予厚望,特别是谭西来,意志坚定,天赋惊人,头脑也灵活,一直都是被谭清华视为接班人来培养的,父子俩感情极好,在谭清华心里,谭西来可以说是未来撑起谭家门面的唯一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

    可如今被他寄予厚望的亲生儿子却默默的躺在担架上,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丝毫生气的尸体。

    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心得有多疼?

    没人能够体会谭清华的心情,甚至谭清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接到噩耗的那一瞬,他整个人的心仿佛都空了,没有愤怒,没有怨恨,没有悲哀,麻木似乎成了他唯一的感觉,他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随着时间流逝,不想动,不想说话,什么也不想做。

    “老谭...”

    谭清华附近,一个一身迷彩服的中年男子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他的年纪大概跟谭清华相仿,可形象却完全不同,这是一个身材极为挺拔的男人,满头乌发,相貌威严,肩膀上代表着中将地位的两颗金星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璀璨耀眼,只不过此时此刻,他看着谭清华的表情却极为小心,声音也是极轻。

    在沙发上枯坐了几个小时的谭清华终于动了动,但却没有抬头,只是缓缓的跪在了谭西来的尸体前,缓缓伸出了手。

    他的双手颤抖的厉害,枯瘦的手指死死的攥紧白布,慢慢下拉。

    谭西来惨白中透着铁青的脸庞一点点的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谭西来默默的看着,他的嘴巴张了张,一时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老谭...”

    附近一身迷彩服的中将向前一步,忍不住又叫了一声。

    谭清华茫然抬头,嘴角扯了扯,嗓音嘶哑道:“长江,我儿子,被杀了啊。”

    在整个华亭,名为长江的中将只有一位,华亭特别行动局局长古长江中将,昆仑城长老之一,也是整个特战集团的中坚干将!

    古长江和谭清华相交多年,私人关系极好,如今看着老友眼神中的凄凉和茫然,他的内心同样也不好受,可再怎么不好受,现在的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今晚的一切怎么看都有些怪异,不止是谭西来被杀,钟家那位小公子钟少枫也被彻底废掉,因为事发时间短,古长江得不到具体消息,从最新消息来看,钟少枫目前还在抢救,能不能脱离生命危险,完全要看运气。

    而这两件事情,却都是同一伙年轻人做的,而且是一伙背景极为复杂的年轻人做的。

    古长江暂时看不透事情的本质,又怎么敢轻举妄动?

    他跟谭西来私交甚笃,可终归只是私交而已,两人的立场却不完全相同。

    太子集团和特战集团近年来一向共同进退,是最亲密的盟友,可盟友却和自己人完全是两回事,这其中的差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拿今晚的事情来说,古长江如果现在执意出头的话,那就相当于是在太子集团没做出明确反应的情况下,特战集团插手了这件事情。

    如此做法,且不说特战集团内部如何反应,就算是太子集团,恐怕也不会领情,在没有得到上面的授意前,古长江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谭清华说一句节哀顺变。

    “别太伤心了。”

    古长江犹豫了下,走到谭清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低沉道:“西来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他看不到了。”

    谭清华语气木然道:“人都没了,怎么看?”

    古长江欲言又止,一时无言。

    谭清华也不去看他,只是轻轻抚摸着儿子冰冷的脸庞,眼神轻柔道:“中午还在一起吃饭,谁想到了晚上就突然成这样了?”

    “你天赋高,从小就聪明,比你哥要强不少,本来我是指望你来接我的班的,没想到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走了,你小子心狠啊,我平日里跟你说的责任心,男儿担当,全都被你当成耳旁风了。”

    “你记仇,这毛病我早就看出来了,但一直没当回事,记仇又不是坏事,谁敢对不起咱,那肯定是要好好回敬过去的。可你小子傻啊,没实力就想报仇,结果还得让我帮你报仇,这叫什么事?”

    谭清华跪在谭西来的尸体旁边,轻轻俯下身子亲了亲儿子冰冷的额头,轻声道:“放心,爸会帮你报仇的,很快。”

    一边的古长江脸色微微一变。

    而距离古长江和谭清华稍远一些的一名青年同样也微微变色。

    青年大概三十二三岁的年纪,带着一副眼镜,虽然穿着军装,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属于文职人员的斯文气质,与其说是军人,倒不如用读书人来形容更为贴切。

    听着谭清华最后那句嘶哑平静但却又透着无比坚决的承诺,青年扶了下眼睛,轻声道:“谭司令,请节哀。”

    谭清华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短时间内,他整个人似乎彻底平静下来,这位太子集团的大将重新坐回沙发,眼神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青年,语气淡漠道:“是谁杀了西来?”

    “事情是这样的...”

    “我问你,是谁杀了西来?”

    谭清华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气平静的重复道。

    眼镜青年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谁杀了谭西来?

    这个问题在场的人都知道答案,谭清华也知道,可是因为身份的问题,青年却是万万不能说的。

    因为他是东部战区司令员宁致远的秘书,而宁致远则是宁千城的父亲。

    杀人凶手是谁,如果真的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恐怕到时候宁致远会相当的被动。

    谭清华的问题,简直有些诛心了。

    “谭司令,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遗憾,宁司令的意思是希望您可以冷静,他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他希望您可以以大局为重,不要影响工作,如果谭司令方便的话,宁司令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跟您探讨...”

    青年心平气和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谭清华的反应。

    这是他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说是慰问,倒不如说是找机会试着看看能不能缓解双方的关系。

    宁千城杀谭西来。

    说小了是两个年轻人的恩怨,往大了说,那就是东部战区两位权力人物的恩怨了,丧子之痛,这种仇看起来没法化解,但地位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基本上没什么事情是不可以谈的,关键就看谭西来在谭清华心里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谭清华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青年,逐渐眯起了眼睛。

    大厅里原本就极为压抑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重起来。

    不过十多秒的功夫,青年的额头上就渗出了冷汗,原本平静的表情也逐渐变得难堪。

    他一个普通中校,在一位上将的逼视下,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帮我转告宁司令。”

    谭清华终于开口,淡淡道:“我会以大局为重的,在我给我儿子报仇之后。”

    青年中校神色变了变,看着谭清华逐渐疯狂起来的眼神,最终选择了沉默。

    “长江,凶手在哪?”

    谭清华突然站起来,看着身边的古长江问道。

    “雍华别墅。”

    古长江愣了下,下意识的回答道。

    “烈火!”

    古长江话音刚落,谭清华就猛地提高了嗓音叫了一声。

    “到!”

    别墅门外,一道洪亮的嗓音响起,门被推开,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魁梧男人出现在门口,对着谭清华敬礼。

    谭清华神色冷然道:“叫人集合,目的地雍华别墅,把杀人凶手给我带回来。”

    他的双手握紧,又加了一句:“不惜一切代价!”

    “是!”

    代号烈火的刀疤男敬了个礼,毫不犹豫的转身出门。

    “谭司令!”

    一直沉默的青年中校脸色一变,语气低沉道:“您知不知道您在做什么?!”

    “我在为我儿子报仇。”

    谭清华语气阴冷:“告诉宁致远,如果他有不同意见的话,尽管把我的人拦下,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

    青年中校脸色变换,半晌,才冷哼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他只是宁致远的秘书,不能代替宁致远做任何决定,如今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必须要将谭清华的举动第一时间汇报给宁致远知道。

    “老谭,你冷静点,今晚的事情不简单。”

    古长江来到谭清华身后沉声道,这次东部战区跟华亭特别行动局的演习规模不大,东部战区大概来了两千名精锐,人数虽然不多,但综合素质却是整个东部战区最顶尖的两千人,这些人中,谭清华能够完全指挥的大概在三百人左右,这三百人一旦冲进雍华别墅,事情很有可能就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今晚的一切看上去都有些混乱,谭清华如此贸然行事,未必就会有一个乐观的结果。

    “我没法冷静。”

    谭清华看了古长江一眼,平静道:“长江,我知道你的难处,所以我不让你为难,但你也别拦我,谁杀我儿子,我杀谁!谁敢拦我,我杀谁!”

    疯了!

    谭清华疯了。

    古长江脑子里嗡嗡作响,眉头紧紧地皱着,整个人都是一阵无力。

    谭清华也不理会古长江,只是微微弯腰,将儿子的尸体抱在了怀里,直接上楼。

    古长江呆呆的站在原地,半晌才掏出一支香烟点燃,他大口吸着烟,脑子却愈发混乱。

    谭西来的尸体是古幼阑送回来的,时间紧迫,他也只是简单的了解了下事情的经过,不说事情发展如何,只听那今晚牵扯进来的一些人物,就足以让人觉得这件事情内幕复杂。

    庄华阳,秦微白,王月瞳,宁千城,李拜天,还有那个李天澜。

    古长江不熟悉李天澜,但其他几个人意味着什么,却是太明显了。

    学院派,北海王氏,豪门集团,蜀山,还有一个神神秘秘的轮回宫!

    特别是境外势力轮回宫,他们在中洲的发展虽然一直被昆仑城和北海王氏抵制,但近年来中洲跟轮回宫的数次合作却都极为愉快,如今在轮回宫中地位特殊的秦微白以李天澜的女人的身份出现,据说还逼的钟家那条疯狗何蜻蜓当场下跪,秦微白突然间如此强势,会不会有什么特殊含义?

    古长江一阵头痛,只觉得华亭山雨欲来,一夜间竟然有了种黑云压城的气象。

    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古长江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顿时精神一震,接通后语气恭敬的叫了声城主。

    中洲有两位极为显赫的城主,但能让古长江如此恭敬的,却只有一位,中洲战神,昆仑城城主古行云!

    “华亭今晚很热闹?”

    电话中,古行云的声音响起,轻飘飘的,听不出心绪如何。

    “岂止是热闹。”

    古长江苦笑一声:“乱成一片了,宁家的小子杀了谭西来,钟家的幼子钟少枫又被一个叫李天澜的给废了,这才多久,各路的牛鬼蛇神一个个跳出来,老谭也在发疯,几分钟前已经准备集合人手去报仇了。”

    “确实够乱的。”

    古行云轻笑一声,淡淡道:“不过如此也好。”

    古长江一阵沉默,如此也好?

    华亭的混乱,对于昆仑城来说确实不是坏事,可如今这场乱局,却不是昆仑城引发的,如此一来,华亭这滩浑水水深水浅,他们也就无从把握,贸然下水,真的能符合昆仑城的利益吗?

    “你也跟着去看看吧。”

    古行云似乎考虑了一下,才缓缓道:“多听少说,静观其变。”

    “是。”

    古长江沉声应了一声,随即低声道:“城主,我们要不要早作准备?”

    古行云略微沉默,足足过了半分钟,他才笑道:“准备早就开始做了,但不用急着出手,华亭这盘棋走势如何,要看钟家,仅凭谭清华一人,不能成事,先观望吧。”

    古长江嗯了一声,挂断电话,站在原地抽了根烟后,直接走出别墅。

    深夜十二点。

    灯火通明的华亭特别行动局基地内,七八辆军用卡车呼啸着冲出基地大门,闯入基地外的深沉夜幕之中。

    原本是让警卫员烈火带队抓人的谭清华临时改变了主意,他将儿子的尸体放在自己的卧室里,亲自带队,直奔雍华别墅!

    一号别墅区内,九号楼安安静静。

    东部战区司令员宁致远所在的七号别墅内,同样安安静静。

    对于谭清华的调兵遣将,自始至终,宁致远这位东部战区的一号人物都在沉默,不曾有半点阻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