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六十五章:与雷鸣一起坠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进攻!

    这是谭清华唯一的念头。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轮回宫近年来跟中洲的合作确实愉快,也建立了比较不错的交情,可大国与大势力之间的交情,其中蕴含的变数太多了,别的不说,就说中洲始终都不太欢迎轮回进入境内发展自己的势力,就足以看出两者之间关系的微妙。

    作为轮回宫主对外代言人的秦微白在华亭,中洲方面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中洲在需要轮回为某些事情出力的时候,联系秦微白是最方便的事情。

    骑士,燃火这几名轮回天王在华亭,中洲方面同样也可以不在意。

    但如果轮回的天王对中洲军人出手,那便是犯了忌讳。

    境外高手在中洲攻击中洲军队,那便是敌人,是侵略者!

    如果骑士真的敢动东部战区的战士,那么整个中洲都会成为她的敌人,六大集团谁也保不住她,也不敢保她。

    保她就等于叛国!

    到时候不止是她,就连燃火,甚至是秦微白都会被连根拔起,根本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谭清华很清楚这种后果,他相信骑士也清楚。

    所以面前大片的电光虽然绚烂,可在他的眼里,骑士这完全是在虚张声势。

    谭清华眼神阴冷,他没心情跟对方玩什么心理战术,无论骑士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疯了,他都不打算有任何妥协。

    宁千城必须死!

    “我看谁敢动!”

    一道低沉苍老的嗓音在门口突兀的响起。

    所有人的视线中,同样是一身军装带着上将军衔的天空学院校长庄华阳站在出现在了门前,在他左右两侧,便是李拜天和宁千城。

    一直还算平静的谭清华在看到宁千城的瞬间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他死死的盯着宁千城,眼神中除了阴冷,就只剩下一种**裸的怨毒和残暴。

    “庄校长什么意思?”

    谭清华语调阴冷,他的眼神仿佛彻底固定在了宁千城身上,不肯移开丝毫。

    庄华阳随意的看了一眼骑士。

    骑士犹豫了下,挥挥手,空气微微波动,几乎笼罩了整个别墅的电光顿时消失。

    “我倒是想要问问谭司令是什么意思,谭西来和宁千城的生死战,属于我天空学院正常的内部竞争,司令的反应如此过激,是要践踏我天空学院的规则吗?”

    庄华阳有意无意的朝着身侧移动一步,挡在了宁千城面前,盯着谭清华问道。

    “他杀了我儿子。”

    谭清华语气古板的开口道:“我必须要把他带回去。”

    随着他开口,烈火以及东部战区的三百精锐同时向前迈了一步,脚步落地的声音清晰的在院落中响起,沉闷而清晰。

    “这是我们天空学院内部的事情,司令既然当初选择把谭西来送进天空学院,就应该有这样的准备,抱歉,千城你不能带走,天空学院内部研究之后,会给你一个说法。”

    庄华阳语气冷漠的开口道,这一刻,这位往日里似乎见谁都笑眯眯看起来没有半点脾气的老校长面无表情,字里行间,都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强势和坚决。

    “不能带走?”

    谭清华嘴角扬起,一丝狞笑在他脸上逐渐扩大,变得越来越明显,他猛地扯了扯自己的衣领,怒吼道:“老子今天不要你们天空学院的说法,宁千城,我必须带走,你拦不住我,谁也拦不住我!”

    一直跟在谭清华身后的华亭政法部主任何平微微皱眉,面对骑士,谭清华能不顾一切,可面对同为军方上将的庄华阳,这就有些难办了,总不能将庄华阳也当成境外的高手吧?

    眼见事情要闹僵,何平咳嗽一声,突然笑道:“校长,我来这里要带走一个叫李天澜的年轻人,他打伤了钟书记的儿子钟少枫,市局要将他带回局里调查,校长,这总不是天空学院的内部事务吧?”

    “屁话!”

    庄华阳冷笑一声,看着何平骤然尴尬起来的脸色,毫不留情道:“李天澜也是我天空学院的新生,这不是我们的内部事务又是什么?天空学院自己的学员,我们自己处理,这是规矩,你们谁想破坏规矩,那就尽管试试,老子在特战系统混了这么多年,虽然没混好,但身为天空学院的校长,学院的规矩还是要维护的。”

    “我今天把话放这里, 宁千城,你谭清华带不走。李天澜,你何平同样也带不走!”

    “庄华阳!”

    谭清华顿时涨红了脸,他的情绪几乎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大怒着咆哮道:“我今天就是要把凶手带走,我看你能如何!”

    “霸气,不愧是东部战区的副司令,果然霸气。”

    庄华阳还没回应什么,一道漫不经心的男声就从谭清华身后响起,带着浓郁的笑意,一点都不顾及谭清华现在的感受:“我小时候我哥就跟我说过,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老谭,老庄,你们俩磨磨唧唧半天有屁用?干脆干一场,老庄实力不弱,老谭你手下的这几百精锐,这么多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反正你急着报仇,先打再说呗,考虑个屁的后果,对吧?”

    谭清华皱了皱眉,沉着脸回头。

    视线中,一个一身米色休闲装的青年双手插兜,无视全场警察,懒洋洋的走了过来。

    青年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笑起来暖暖的,似乎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谦和温润的气质,人畜无害,让人看了极为舒服。

    庄华阳看了他一眼,眉毛微微扬了扬,不动声色。

    谭清华的身体却紧绷起来,凝神道:“你来干什么?”

    王逍遥!

    北海王氏的逍遥王。

    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人物,北海王氏的核心高层,就算没有任何官职,也足以跟绝大多数人平起平坐。

    “看热闹。”

    王逍遥笑眯眯的走过来,拍了拍谭清华的肩膀笑道:“听说你儿子死了?恭喜啊。”

    “王逍遥!!”

    谭清华一把打掉王逍遥的手掌,勃然大怒。

    “哦哦哦,口误,口误,别介意啊,老谭你脾气太差,一点玩笑都开不起,知道你有火,别冲我发啊,我急急忙忙赶过来,也不拦你报仇,就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王逍遥哦哦了几声,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疲懒模样,可因为他的到来,现场的气氛却不知不觉的变得愈发微妙起来。

    “说!”

    谭清华冷冷的看着王逍遥,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这样啊,就是一件小事。”

    王逍遥点了根烟,烟雾肆无忌惮的喷到了谭清华的脸上,他眯起眼睛,笑呵呵的指了指面前的别墅:“我不耽误你报仇,但这别墅里,有两个人是我最在乎的,我侄女月瞳,还有秦微白。你今晚要杀谁,我不拦着,但这两个人如果有丁点意外,我杀你全家,老谭,你信不信?”

    “嘎吱...”

    谭清华死死的咬着牙,几乎要将牙齿咬碎。

    “别咬牙切齿的。”

    王逍遥弹了弹烟灰,淡淡道:“你应该了解我,这不是威胁,我说到做到。”

    他眼神扫视一周,有些疑惑,没有看到那个让他心里极为不舒服的李天澜,也没看见秦微白。

    王逍遥内心一阵奇怪,看着骑士,随口笑道:“骑士,你们老板呢?”

    ......

    “啧啧,真是热闹啊,王逍遥也来了,老谭看上去有些激动,真不知道今晚会如何,如果真的发生冲突的话,华亭的局势恐怕会被彻底引爆了。”

    距离雍华别墅不到两百米的一座高楼天台上,深沉的夜幕之下,华亭特别行动局局长古长江透过望远镜看着雍华别墅门前发生的一切,突然道:“幼阑,你觉得老谭动手的概率有多大?”

    古长江身边,身材娇小火爆的古幼阑犹豫了下,轻声道:“谭清华现在情绪不稳定,做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做什么都可能...”

    古长江拿着望远镜,再次自语了一声:“做什么都可能。”

    他轻轻叹息,为了他和谭清华之间的交情,也为了彼此并不完全相同的立场。

    “不说这个了。”

    古长江放下望远镜,温言道:“幼阑,今晚的事情你怎么看?”

    古幼阑是昆仑城大长老古千川的关门弟子,在整个昆仑城的年青一代中都是绝对的重要人物,对于她的意见,古长江是必须重视的。

    “李天澜必须死。”

    古幼阑沉默了一会,想到李天澜废掉钟少枫时的果断狠辣,想到他主动挑衅时的疯狂,想到了他的平静淡漠。

    她内心没由来的一寒。

    李天澜,实在是太过平静了,简直平静的不像是人。

    这一刻,她脑海中能想到的,全部都是李天澜最后慢条斯理的碾碎钟少枫脚掌的那幅画面。

    那个时候的李天澜笑的阴冷残酷,可眼神却是一如冰川般的平静死寂,就像是随手踩死一个蚂蚁一样,平静的甚至看不到丝毫杀气。

    那绝对是一个漠视生命到了极致的疯子。

    这种潜力无穷的疯子如果不死,昆仑城今后绝对不会过得舒服。

    “李天澜...”

    古长江微微眯起眼睛,再次拿起望远镜,笑道:“倒是没有看到他,他现在在哪?”

    古长江想不到,王逍遥想不到,甚至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在别墅外剑拔弩张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候,李天澜正在别墅的主卧室的大床上,压在秦微白背后胡搞。

    黑丝短裙是没有的,但情趣内衣一样能诱惑到让人鼻血狂喷。

    秦微白这种时而清冷时而妩媚时而端庄时而风情万种的小情趣,别说李天澜,就是圣人都扛不住,别墅外气氛紧张,李天澜也想出去,可真他妈的是控制不住啊,看着将通红的俏脸埋在被子里任由自己胡作非为的秦微白,握着那柔软细嫩的腰肢,李天澜当真有种死都甘心的感觉了。

    卧室里满室春光。

    别墅外杀气腾腾。

    给儿子报仇的关键时刻,谭清华委实不愿意去招惹说起杀你全家就跟说我爱你一样温声细语的王逍遥,一肚子邪火全部都撒在了庄华阳身上。

    一个特战系统中的上将校长。

    一个军方系统中的战区副司令。

    谭清华自然不会太将已经快要退休的庄华阳放在眼里,他的耐心已经彻底消失,看到庄华阳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状态,表情愈发森冷:“让开!”

    “我说过,你今天带不走任何人,不要说这三百人,人数就算再多十倍,你也不行。”

    庄华阳面无表情的看着谭清华,电光在他手指间缭绕,逐渐遍布他的整个手臂。

    这一刻的庄华阳依旧儒雅,但随着手臂上电光的蔓延和膨胀,他整个人都多了一丝强势冷硬的气场和风采。

    “你这是在逼我!你这是在逼我!在逼我!!!”

    谭清华的语调越来越高,猛然咆哮道:“给我让开!”

    庄华阳不言不语,只是冷笑。

    谭清华深深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庄华阳,点了点头道:“很好。”

    在庄华阳骤然凝聚起来的眼神中,谭清华再次开口:“烈火!”

    “到!”

    带着三百精锐堵在别墅门前的烈火大声回应。

    谭清华看了一眼庄华阳,平淡道:“杀了宁千城,谁敢阻拦,一并杀了!”

    烈火看着面前的庄华阳,眼神中红光一闪,就连脸上的刀疤都变得狰狞起来。

    他举起手中的冲锋枪,直接对准了庄华阳。

    身后,三百名东部战区的特战精锐面无表情,同时举枪。

    烈火嘴角扯了扯,直接怒吼道:“杀!”

    “谁敢?!”

    有一道充满了磁性的嗓音回荡在夜空,飘忽而清晰,仿若从天边响起。

    所有人同时抬头。

    直升机旋翼的呼啸声由远而近。

    那道飘忽的嗓音从上到下,刹那间覆盖整个别墅区:“我边禁军团的人,就凭你谭清华也敢动?真当本帅踩不碎你谭家这种伪豪门?还是当我边禁军团五十五万职业军人不敢杀你们这种所谓的自己人?!”

    一架直升机从数百米外疾飞而至。

    夜幕中,苍穹之上,雷声骤起,响彻天宇!

    一时间直升机的呼啸声仿佛全部消失。

    所有人的耳畔轰隆一片,只剩雷鸣。

    整个别墅区上方的天空都开始发光,电光在空中闪烁,惨白中透着一种优雅而危险的幽蓝。

    一道浩如烟海的磅礴剑意轰然而至,自上而下,犹如天威垂落,恍惚中竟然有种顶天立地的豪迈气概。

    天地间一片萧杀!

    剑意由数百米的高空直达地面,整个别墅区都轰然巨震。

    庄华阳面前,走在最前方的烈火,烈火身后的三百名东部战区的精锐在这道剑意之下完全就像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蝼蚁。

    剑意扩散,数百人全部横飞出去,东倒西歪,瞬间重伤。

    瑶池剑经。

    九霄风雷剑!

    直升机飞过头顶。

    一道身影伴随着漫天的雷光,与雷鸣一起坠落。

    他的身影直接落在脸色极为难看的谭清华身前,伸出手,一把掐住了谭清华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动本帅的人,谭清华,你配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