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七十一章:重新开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朝阳将起黑暗退散的时候。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一场将近五个小时堪称惨烈的战斗落下帷幕。

    光明与黑暗交替。

    纵横上千米的战场中,凌厉的剑意和狂暴的战意还未彻底消散,视线中到处都是黄沙,随着狂风沉浮不断,大片的火光和黄沙几乎融为一体,不断的燃烧着。

    长夜刚刚过去,沙漠中的温度本该是最冷的时候,可炽热的温度却遍布战场的每一个角落,热的人喘不过气来。

    这里是中洲的死亡之海,位于北疆行省南部,是中洲上千万平方公里的疆域中面积最大的沙漠。

    死亡之海荒漠有三样东西最为出名。

    遗迹,胡杨和监狱。

    很多人都清楚,在死亡之海深处,有着中洲最为神秘,防守也最为森严的监狱,甚至连民间都有传言,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监狱的具体方位而已。

    监狱代号绝地,名副其实,对于这里的囚犯来说,这里就是绝地,没有希望,没有目标,没有幻想,只能日复一日的在这里煎熬着,在枯燥的让人发疯的环境里待到死。

    这里没有普通囚犯。

    阴冷残酷的杀手,穷凶极恶的佣兵,恐怖分子,军事间谍,国际大盗,叛国者,每一名罪犯,都有着相对极为辉煌的过去。

    普通的罪犯,根本就没有关押在这里的资格。

    已然落幕的战斗就发生在绝地监狱的附近,距离监狱不到两千米,在四周到处都是黄沙的环境里,随着太阳升起,那座黄色的监狱也逐渐跟整片荒漠融为一体, 不分彼此。

    风起,风停。

    漫天黄沙重新归于荒漠。

    战场之中,一名看上去极为年轻的年轻人挣扎着站起来,举步向前。

    年轻人相貌清秀俊朗,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身材修长,气质稳重中透着锐利,当得起翩翩公子的美誉。

    只不过此时持续了数个小时的大战刚刚结束,他的形象显然有些糟糕。

    年轻人浑身上下的衣衫几乎已经彻底破碎,上身**,只挂着几个布片,殷红的鲜血已经流满了他整个上半身,甚至连他的脸上都有一道口子在流淌着鲜血,他手中拖着一把宽剑,剑身朴素厚重,又宽又长,通体乌黑,随着他的行走,刺入黄沙的剑锋直接在他前行的路上划开一道深深的沟壑,仅凭这一点,就能看出重剑恐怖的分量。

    他紧紧抿着嘴唇,神色坚毅,一双狭长的眼眸至此似乎仍有狂暴的战意在燃烧,这一刻的他已经丢掉了全部谦和与平静的外衣,在万里黄沙中手提中间昂然前行,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无视一切的狂傲与霸气。

    前行二十米。

    他停在一名萎顿在地的老人面前,深深鞠躬,轻声道:“谢火叔成全。”

    老人其实不算太老,充其量不到六十岁的年纪,容貌干枯,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油腻杂乱,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宽松破旧,是最标准的犯人服饰,此时他正气息虚弱的坐在地上,看上去狼狈而落魄。

    他神色坦然的受了面前这位身份尊贵的年轻人的一礼,自嘲笑道:“老了,打不动了,这些年也荒废了不少,我如果在年轻一些,你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火叔无愧燃火境第一人的称号,这一战我没赢,您也没输,最强燃火境,当之无愧。”

    年轻人轻笑了声,擦掉了嘴角的血丝。

    这一战对他来说确实是不胜不败,两人双双重伤,虽然现在看起来他状态好一些,但他却比对手年轻了几十岁,如果生死相搏的话,最后基本上就是个同归于尽的结局,这样的结果,如何说胜?如何说败?

    最强燃火境...

    年轻人初此听闻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些不服,可一战之后,对方在这个年纪还如此强势,最开始的时候甚至是压着他在打,这种战力,他服气,心服口服。

    他深深呼吸,放下手里的重剑,坐在老人对面,认真道:“火叔,跟我回北海如何?今后的时间里,我需要您指点我修行。”

    “不去。”

    老人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个诱人的建议,干脆利落:“我在这里就挺好, 每天窝两三平米的小空间里,偶尔出来看看沙子,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北海王氏的荣华富贵,我享受不起。”

    年轻人张了张嘴,眼神复杂。

    这可是曾经甚至现在都可以视大部分燃火境巅峰如无物的最强燃火境啊,与其说是被绝地监狱关了二十年,倒不如说是自囚于此二十年。

    “这又是何苦?”

    年轻人一脸苦笑,他眼中的战意逐渐退去,眼神逐渐变得温和清亮,整个人都多了一丝跟身旁重剑不符的温润柔和,看上去没有半点攻击性和侵略性。

    老人没有回答,不知道是不愿,还是不屑。

    年轻人也沉默下来。

    面前这位老人,他几年前入燃火境的时候就听说过,很多人或许也都听说过,这是当年最强的燃火境高手,多年来一直都是一些燃火境天才眼里最好的磨刀石,可这些年来,据他所知,敢把对方当成磨刀石的,似乎只有他一人。

    磨刀石...

    年轻人微微皱眉,初听这个称呼,他没觉得有什么,可看到老人现在的状态,再回想这个词,他却突然觉得有些刺耳。

    老人当年何等辉煌?

    号称最强燃火境高手,先后担任过京畿卫戍副司令,中洲警卫部副部长,安全部第一副部长,边境禁卫军团第一副军团长,曾先后追随过中洲两位战神,无论是当年的李鸿河时代,还是当年的李狂徒时代,他都是他们身边的神圣近卫之一,代号火男,在那个时代的黑暗世界,他何止是大名鼎鼎?

    如今却被关在中洲最神秘的监狱里,每天龟缩在只有几平米甚至都伸不开手脚的小空间内。

    习惯了?

    怎么能习惯?

    年轻人轻轻叹息,当年的战神家族崩塌,他的家族扮演的角色不能算是卑鄙下作,可跟光明伟岸也不沾边,火男内心的执念和心结难解,不愿意回北海王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走了。”

    火男突然站起身说了一句,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向附近的绝地监狱。

    “火兄,特意为你准备的好酒,不准备喝一口吗?”

    一道温和的嗓音响起,平淡无奇,可话一出口,却在附近整片天地中回荡,从四面八方清晰入耳。

    火男脚步一滞,缓缓回头。

    视线中仍旧是一成不变的黄沙,一座座沙丘起伏,一望无际。

    而千米外的一座沙丘上,却有一道渺小的像是黑点的人影站起。

    瞬息之间,火男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不见,只剩前方那一道渺小的身影。

    那道身影一步向前,身形瞬间清晰。

    第二步迈出。

    附近所有的黄沙都开始震颤漂浮,一片风暴突兀的在荒漠中成型,围绕着他呼啸旋转。

    第三步。

    风暴静止。

    而他的人也出现在了火男面前。

    这是一个让人根本就看不出具体年纪的男人,有三十岁的稳重,四十岁的沧桑,五十岁的豁达,他轻笑着出现在火男身边,平平无奇,但恍惚间却仿佛已经成了整个世界的中心。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

    他不需要什么气势,他只要站在那,就是气势!

    一种充沛磅礴到了足以惊天动地的气势,犹如风雨欲来,犹如黑云压城,犹如平地惊雷,犹如深海狂潮,沛然莫御,不可阻挡。

    中洲剑皇,中洲第一高手,世界神榜第一高手,北海王氏族长,王天纵!

    火男表情平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王天纵扬了扬手中的酒瓶,笑道:“这么赶时间?”

    “是他赶时间。”

    火男指了指王天纵身后的年轻人,语气平静。

    “无妨。”

    王天纵打开酒瓶,淡然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哪里不是突破?在哪里不能突破?”

    他的话语平和,可字里行间,却都透着一种极度的自信。

    火男点点头,接过王天纵递过来的酒,一口气灌下去大半瓶。

    酒液入腹。

    辛辣的感觉燃烧心肺。

    火男憋着一口气,良久才一口气吐出来,脸色涨红道:“好酒!”

    “家里自己酿的,要不要跟我回去尝尝?管够。”

    王天纵轻笑道,眼神深邃。

    火男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已经坐在地上冥想的北海王氏继承人王圣霄,平淡道:“不去,他即将突破燃火境,也没必要去。”

    “在这里,可就真的荒废了。”

    王天纵平淡道:“我印象里的你,还是当年那个企图从燃火境直入无敌的火男,敢于忽视惊雷境,不墨守成规,就算被人嘲笑也会坚定的走出属于自己的武道之路的人,可不是现在狼狈颓废的老头子,火兄,跟我走吧,现在还有机会,再晚,就不好说了。”

    “机会?”

    火男又大口灌了口就,惨笑一声,指着自己的脸:“我现在还有什么机会?都快六十了,数百年来,你见过接近六十岁才入无敌境的人吗?”

    “数百年来,也不曾有人企图从燃火境直入无敌境,视惊雷境如无物的,在二十年前,似乎也只有你一个吧?”

    王天纵语气依旧平淡。

    火男却听出了有些不对的地方,在二十年前,只有他一个人企图越过境界直入无敌境,那二十年后呢?

    “你说我当年的路,到底能不能走通?现在外面也有跟我当年类似的人吗?”

    火男沉默半晌,才认真的问道,对于北海王氏,他或许有心结,可对于武道,哪怕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机会,他也希望听听别人的评价,得到别人的认可。

    如今的世界第一高手就在眼前,他很希望能够从王天纵嘴里证明当年自己的努力不是荒废时光。

    “不知道。”

    王天纵有些苦笑:“我们的路不同,你当年走的路前所未闻,连李老都不太赞成的,不入惊雷,谁知道燃火境真正的极限在哪?你当年战力比肩惊雷境巅峰,可也没有触摸到从燃火直入无敌的门槛吧?你都不清楚,我如何能知道?”

    他眼神闪烁,若有所思道:“不过现在外面倒也有个疯子和你一样,那是个刺客,半年前企图从御气境一步登天入无敌,在接近成功的时候却失败了,差点走火入魔,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火兄,要不要和我去看看?”

    从御气境跳过凝冰,跳过燃火,跳过惊雷直入无敌境。

    如此人物,说一句疯子当真是一点都不过分。

    “不去。”

    火男还是摇摇头,干脆道:“你也说了,路不同。”

    王天纵轻轻叹息,看着火男眼里的坚决,也不在劝,只是轻声道:“火兄觉得圣霄还有没有可以提高的地方?”

    火男略微犹豫,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自己脚下的黄沙。

    王天纵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摇了摇头,平静道:“地下吗?全无必要,时至今日,北海王氏不需要这种方式了,这样的提高,等同于吹毛求疵,就如同李氏战神图中的无敌篇,当年李氏正值巅峰,哪一位战神不觉得无敌篇是鸡肋?强是强,但不到绝境,谁愿意去修习?北海王氏现在不需要继承人去冒险,越稳越好,更不用说那种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的冒险了。”

    火男喝下最后一口酒,点点头,将酒瓶仍到地上,沉默着转身离开。

    王天纵静静的看着火男渐行渐远的身影,突然开口道:“火兄,对于当年的事情,你不需要一个解释吗?我可以解释。”

    火男平静向前,头也不回,淡然道:“你问心无愧就好。”

    王天纵的脸庞肌肉猛地抽搐了下,眼神苦涩。

    “火兄今日可曾也问心无愧?”

    他深呼吸一口,继续问道。

    “我今日全力以赴,有何愧?”

    火男反问道。

    王天纵出了口气,点点头道:“谢谢。”

    火男没有让着王圣霄,那证明王圣霄的燃火境确实已经是极尽,可以顺利突破入惊雷了,他不需要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跨境入无敌,数百年的事实证明,按部就班才是最好的选择。

    火男默默走回监狱,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头。

    “爸。”

    王天纵身后,王圣霄的声音响起,声音愉悦。

    王天纵平静回头:“如何?”

    王圣霄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一道耀眼的电光在他手中绽放,空中隐有雷鸣。

    王天纵眯起眼睛点点头道:“走吧,还有一件事要办,办完了去华亭,你妹妹发现了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跟你一样具备风雷双脉,我要见见。”

    “就是那个救了月瞳一命的兄弟?应该好好谢谢他。”

    王圣霄笑道,语气坦然而自信。

    王天纵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一眼火男的背影,面无表情。

    “走吧。”

    他转过身,直接离开。

    “爸,现在我们去哪?”

    “昆仑城。”

    ......

    父子俩的身影逐渐消失。

    不曾回头的火男也来到了监狱门口。

    监狱门口完全是合金打造,上面带着密码,看上去极为繁复。

    监狱的守卫一连输入五道密码,第五道门打开后,一片封闭空间出现在火男面前。

    火男毫不犹豫,一步迈入。

    封闭式的监狱内空间狭窄,一条又一条的道路出现在火男面前,赫然是只看出口就能让人眼花缭乱的迷宫。

    左转。

    火男脚步缓慢。

    有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出来,被他伸手擦去,低头前行的他紧紧抿着嘴,眼神冷漠。

    在监狱外,他跟王天纵说的是实话。

    这一战,他问心无愧。

    可王天纵却不知道的是,早在两年前,他内心的最强燃火境就在另一次激烈的战斗中留下了暗伤,伤势至今尚未痊愈。

    那一次,他的对手是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一个值得他拼了性命,拼掉一切都要好好检验的少年。

    那一战同样是在迷宫之外。

    同样只有一个旁观者。

    两人激战将近十六个小时,火男稳如泰山,而少年却在最后关头不受控制的突破燃火入惊雷。

    那一战,少年胜了。

    但燃火对燃火, 却是少年输了。

    对于修习无敌篇的人来说,胜负就是如此明显,又如此的残忍。

    那一日,火男清晰的记得他就站在自己面前,张开双手,笑容灿烂。

    有火光和雷光不停的冲出他的身体,燃烧又绽放。

    他的境界从惊雷退入燃火,退入凝冰,退入御气。

    大片的光影中,他的笑容灿烂坚决,却有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在那片辉煌而又落寞的光影中,火男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强年轻天骄,自废武功,重新开始。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火男擦拭着嘴角的鲜血,眼神温暖。

    ------

    感谢一弈知春秋的月票~大家有月票的砸给特战吧-。-

    今天九千多字的更新...

    最近几天我尽量爆发一下-。-嗯,尽量,尽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