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七十二章:与谁相知,为谁白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坐拥上千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中洲可谓是地大物博,人才济济。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在国际角度看中洲,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看法。

    从政治军事方面看,中洲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从普通民间方面看,中洲是东方最神秘也最有魅力的国家。

    而在黑暗世界强者们的眼里,诺大的中洲,说白了其实就是九个字。

    西昆仑,北太白,南东城。

    在黑暗世界强者的心里,这是中洲三个最具战斗力的势力。

    昆仑山昆仑城,太白山叹息城,以及中洲边境禁卫军团。

    这是近二十年来守护中洲的中坚力量,多年来在中洲根深蒂固,稳如磐石。

    三大势力之外,则是北海王氏。

    这是一个在国际上极为特殊的豪门,数百年来,无论是中洲政府,还是北海王氏本身,都在强调北海行省是中洲的一部分,可事实却是在国际上,极少有人认为北海王氏属于中洲。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现象。

    十六万平方公里的北海行省,从官员到军官,全部都是北海王氏内部任命,就算是北海行省的一把手,也是北海王氏内部选出来,然后推荐进入决策局,在整个中洲三十多个行省中,只有北海行省有这个待遇。

    就连北海行省的居民走出去,在全世界各地,都会说自己是北海人,而不是中州人,或者中洲北海人。

    这种强烈的地域归属感,在行省层面中并不罕见,比如琴岛人走出去大都会说自己是琴岛人而不是东山人,比如姑苏人走出去会说自己是姑苏人而不是吴越人,可在国家层面上,整个中洲,也只有北海行省的人走在全世界各地,会说自己是北海人。

    普通局面尚且如此。

    在黑暗世界中,强者们自然也会将北海王氏独立于中洲之外。

    似乎也只有这样,在提起中洲强者的时候,境外那些黑暗世界的高手才不会有如此大的压力。

    放眼黑暗世界全局,最能被人牢记无非都是神圣双榜的高手。

    神榜地位堪称至高无上。

    圣榜仅次于神榜。

    两个榜单十年一排,共三十人,是整个黑暗世界最顶尖大人物。

    如果加上北海王氏的王天纵,中洲四位无敌境高手,三人上榜,而且都是在神榜之内,这种压力不言而喻。

    将王天纵划出去,再看中洲高手,虽然仍旧是强大至极,但起码不会让人觉得绝望了。

    同一个清晨。

    北海王氏王天纵前往昆仑城的时候。

    轮回十二天王之一的燃火也来到了太白山巅。

    将近三千米高度的峰顶雪白一片,雄奇壮丽,站在峰顶俯瞰四方,到处都是终年被白雪覆盖的山脉,白的安静祥和,犹如童话国度,不沾污垢,不惹尘埃。

    “确实漂亮。甚至比我们的总部还漂亮,就是不知道今后如何。”

    燃火看着入目处的皑皑白雪,轻声叹息。

    “又想到你的部落了?”

    燃火身旁站着一道黑色的身影,修长消瘦,浑身上下都被笼罩在一件宽大的斗篷里,斗篷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庞,看不清楚长相,神神秘秘,他安静的站在燃火身边,身后背着一把长剑,不说话的时候,就犹如一道诡异的影子,全无丝毫气息,可随着他的开口,他整个人就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浑身上下顿时多了一丝极为凌厉的剑意。

    他的语气柔和缓慢,可一字一句,却犹如长剑铮鸣,锋芒毕露。

    “那不是部落。”

    燃火眼神恍惚,语气却极为平淡,站在这个地方,她确实很容易想起那个在遇到宫主之前被她称呼为家的地方,那里同样有如同梦幻般的白雪,有飞流而下的瀑布,有终年不冻的寒潭,但却唯独没有欢声笑语。

    那里是沉默的,严肃的,死板的,像是一片虚假的风景画,死寂的没有丝毫生气,不像是这里,即便是冰天雪地之中,同样生机勃勃。

    黑影轻笑一声,剑意在他身边回荡,他伸手向前指了指,缓缓道:“还有大概两公里,直着走就是了。”

    燃火点点头,迈步向前。

    一步刚刚落下。

    一道温润中带着浓郁笑意的嗓音就突然响起,中正平和,听上去彬彬有礼。

    “前方禁地,两位到此何事?”

    燃火脚步一顿,抬起头。

    前方几十米的一座小雪丘上,一个一身雪白的身影安安静静的站在那,白衣白发,带着一副银白色的面具,仿若与整片雪地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他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在这里站了很久,又仿佛刚刚出现,无声无息无势,这一刻,他似乎成了满山风雪的一部分,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寻。

    燃火瞳孔微微收缩,一时间竟然有种锁定不住眼前人影的感觉,如果是在战斗的话,这样的情况下,她甚至连主动出手进攻的机会都没有,对方已经于周围环境彻底融合,一旦出手,绝对是立分生死。

    这是顶级刺客的战斗状态,不动则已,一击必杀!

    对面的白影虽然语气温和,但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咳。”

    燃火身旁的黑影突然轻轻咳嗽一声。

    霎时间森森剑意在太白山巅爆发,风雪动荡,剑意如龙,剑气如虹!

    燃火眼前似真似幻的一片雪白在剑气中犹如镜子一般片片破碎,雪还是雪,白影还是白影,一切再次变得清晰。

    “我们不是敌人。阁下是谁?”

    在白影即将出手之前,燃火主动开口。

    身边全是风雪的白色人影紧紧盯着视线中的那一抹漆黑,眼神郑重,可脸上的笑意却丝毫不减:“叹息城流云,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轻风。流云。

    中洲最强的刺客组合,没有之一。

    两人都是一身惊雷境巅峰的实力,号称叹息城双壁,城主之下,他们单人的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可一旦联手,却有着无惧一切的资本。

    在整个叹息城甚至杀手界,这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燃火神色郑重的点点头:“轮回,燃火。”

    流云微微一怔,还没开口,黑影已经继续开口:“轮回,圣徒。”

    流云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圣徒和燃火。

    两人虽然都是轮回十二天王之一,但地位却绝对不同。

    燃火的实力地位毋庸置疑。

    可在十二天王中,圣徒却是第一天王,神秘程度仅次于那位宫主,甚至就连实力也是。

    如此人物造访叹息城,叹息城不得不慎重对待。

    特别是在叹息城和轮回宫之前没有任何交集的情况下,对方的两位天王突然来此,他们有什么目的?

    “两人有何贵干?”

    流云表情凝重,可语气中却透着疑惑。

    “有一封信,我们希望可以亲自交给隐神殿下。”

    燃火直截了当的开口道。

    “宫主殿下的信?”

    流云凝神问道,语气愈发郑重,轮回宫主在整个黑暗世界都是个迷一样的人物,流云不认为对方能跟自家城主有什么交集,想到对方近期在比利国的一切,流云若有所思,内心似乎已经有了些猜测。

    燃火沉默不语,摆明了一副无可奉告的态度。

    流云眼神眯了眯,扶了扶耳畔的耳机,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随后对圣徒和燃火开口道:“两位,请。”

    无论轮回的两位天王来这里为了什么,来者是客,将人挡在外面总是不合适的。

    三人在白雪中一路前行。

    大概两公里后,一片覆盖着白雪的浩浩殿堂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殿堂大气磅礴,仿古代宫殿式的建筑,连绵成片,高低不平的向外延伸,在白雪的映衬中显得素雅而庄重。

    每座宫殿前都栽种着少量的花草,大部分燃火甚至都叫不出名字,花草色彩鲜艳的在雪地中扎根,雪更白,花更艳。

    冰天雪地,却自有风骨。

    第一次来到叹息城的燃火表情平静,可看着眼前的宫殿,眼前的雪,内心却有种说不出的震撼,不明显,但却确实存在着。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圣徒。

    圣徒全身包裹在黑色的斗篷里,平平静静,犹如漂浮在她身边的一道影子,一言不发。

    燃火微微摇头,深呼吸一口,跟着流云一路走进叹息城正殿。

    正殿名为长白,与太白山脉的这座长白峰相得益彰,内部装饰简单,空间极大,八根雕刻着鲜活图案的粗壮立柱撑起屋顶,在极高的天花板下,内部所有人都有种极为渺小的感觉。

    大殿内部竖向排列着两排柔软的真皮沙发,沙发尽头处打造了几个台阶,台阶上方,比下方沙发明显要高一头的地方摆放着一个长条的软塌,一个慵懒的女性身影斜靠在后方的软塌上,看着走进正殿的圣徒和燃火,眼神清澈而冷漠。

    她的身材丰腴而柔软,穿着一身宽松的袍子,一张金色的面具覆盖着她的大半容颜,只露出了尖尖的下巴和绝美的唇角。

    女人清澈淡漠的眼睛神光闪动,一言不发。

    大殿内的沙发上几乎坐满了人。

    粗略一数,大概有三十位,每个人都是一身雪白,胸口处绣着一个金色面具的标记,有草莓大小,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烁着华丽的光芒。

    燃火扫视一周,不动声色。

    这便是太白山叹息城的长白议会,也是叹息城的决策机构,在叹息城内,身为城主的司徒沧月有着最高的决策权和领导权,可大部分的时间里,她却极少管事,甚至不怎么露面,每日只是与长白峰的冰天雪地为伴,潜修武道。

    在司徒沧月沉默的情况下,二十九位长白议会的议员则负责叹息城的日常运作,不到千人的叹息城中,二十九位议员可以说是叹息城真正的核心,叹息城的刺客,北方几家豪门的族长,特战系统的领导,都集中在一起,掌控着中洲东北部三个行省内特战系统的最高话语权。

    燃火静静的看着软塌上的司徒沧月,在那道绝美慵懒的身影中,她看出的只有无尽的茫然和落寞。

    在中洲所有的特战组织中,叹息城可以说是最与世无争的一个,多年来他们安稳的呆在太白山巅,掌控着中洲东北部的特战大局,不对外扩张,但也不允许有人插手进来,中洲东北部之外有事发生的时候,叹息城也从不主动出手,只有在中洲高层有明确要求的时候,他们才会第一时间出动,解决事情之后也不要求什么,而是第一时间回来,然后继续守着太白山。

    作为中洲的特战巨头之一,整个叹息城的行事风格处处都透着古怪,他们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无欲无求,以至于跟中洲政府都有些若即若离。

    而也正是因为叹息城如此与世无争无欲无求的状态符合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中洲高层才决定将十二凶兵之一的落日交给叹息城掌管,而不是交给昆仑城。

    身在无敌境,掌控落日,跻身神榜,坐拥叹息城。

    中洲隐神司徒沧月拥有的太多,可这样的隐神殿下,给燃火的感觉却是她真的很茫然,茫然到不知道该去做什么。

    那是一种极为麻木甚至有些呆滞的生活态度,消极颓废,得过且过。

    燃火内心不解,但表面却依旧客气,甚至微微躬身,平静道:“见过隐神殿下。”

    “天王所来为何?”

    大殿高处的软塌之上,一身白衣的司徒沧月慵懒的靠在软塌上,语气淡漠。

    “这里有一封信,需要殿下一阅。”

    燃火伸手入怀,掏出一个信封。

    司徒沧月微微摆了摆手,燃火身前的空气波动了下,手中毫无重量的信封顿时犹如流星,直接冲向司徒沧月的那只嫩白小手。

    燃火表情不变,站在原地等待。

    软塌之上,司徒沧月已经打开了信封,抽出了一张纸页。

    纸页明显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看上去很不正规,洁白的纸张上,寥寥写着十一个字,字迹清秀,锋芒凛然。

    道绝追命。

    九霄承风。

    李天澜。

    司徒沧月眼神一闪,整个人霍然站起。

    她手中的纸张瞬息之间变成了碎末,飘飘扬扬,而司徒沧月的眼神却前所未有的闪亮凝聚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长白议会的所有议员注意力都彻底集中。

    “他在哪?”

    司徒沧月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燃火问道。

    “天空学院。”

    燃火淡淡道。

    “他与宫主是什么关系?宫主现在可在中洲?”

    司徒沧月继续追问,这一刻的她似乎已经找到了目标和方向,属于无敌境强者的强大气场肆无忌惮的绽放出来,盛大而夺目。

    “宫主还在比利国,这封信是老板让我带给殿下的。”

    燃火实话实说,语气古板。

    “老板?”

    司徒沧月微微挑眉,有些不解。

    “就是老板。但这件事可以代表宫主的意志。”

    “我知道了。”

    司徒沧月重新坐回软塌,看着依旧在空中飘荡的纸屑,若有所思。

    空中的纸屑终于落地。

    “你是圣徒?”

    司徒沧月眸光闪动,视线突兀的落在了燃火身旁的黑影上:“把你的斗篷摘了。”

    大殿内所有人都精神一震。

    轮回最为神秘的第一天王,如果能一睹真容的话,谁都不愿意错过。

    “你为何不把你的面具摘了?”

    圣徒一动不动,语气淡然,无所畏惧。

    司徒沧月璀璨凝聚的眼眸微微眯起,冷哼一声。

    安静沉默的大殿内。

    有风骤起。

    直冲圣徒面门。

    圣徒向前一步,伸手,握剑。

    背负在他身后的长剑骤然出鞘一截。

    天地间有铮鸣声响起。

    大殿内,几位高手身边的佩剑同时冲出剑鞘。

    激烈的铮鸣声冲出大殿,在群山中回荡,同时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呼啸。

    剑意汹涌,生生不息。

    司徒沧月眼神中逐渐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原来是你。”

    刚才有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这位圣徒就是那位神秘的轮回宫主,如今猜测虽然不对,但知道了圣徒的真正身份,倒也不亏。

    圣徒握剑的手松开,铮鸣声消失,他语气平静道:“这一剑算是轮回的诚意。告辞。”

    转身,走出大殿。

    燃火紧随其后,一言不发。

    殿外是漫天风雪,呼啸不绝。

    殿内,司徒沧月默默的看着两人的背影,突然开口道:“等等。”

    她再次起身。

    整个大殿瞬间陷入绝对的死寂。

    而司徒沧月的身影已经冲出殿外。

    无尽的风雪突兀的静止,只有她的身影在一片苍白中前行,无数栩栩如生的残影在她身后拉出了一条笔直的直线,空气在剧烈震荡,天地间却寂静无声。

    一切都在瞬间。

    司徒沧月似乎只有一步,又像是很多步,当残影消散的时候,他的人已经站在了圣徒面前。

    圣徒一动不动,甚至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沉思。

    司徒沧月眼神中的冷漠悉数褪去,眼神温和,轻笑道:“轮回用你的身份做诚意,我用我的武道做诚意,刚才看清楚了吗?”

    “多谢!”

    圣徒沉默良久,才微微躬身,语气凝重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真正的道绝追命,是司徒沧月入无敌的身法,这套身法的所有精髓,似乎都在刚才那一瞬间展现的淋漓尽致。

    对于圣徒这种已经迈过了半步无敌,距离真正的无敌只差一层窗户纸的人来说,那一瞬间就犹如黑暗中的明灯,重要性不言而喻。

    “自己人,何必客气?”

    司徒沧月淡然一笑,她看了一眼燃火,继续道:“转告你们老板,我会派人去叹息城的。”

    “是流云吗?还是轻风?”

    燃火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只看司徒沧月的态度,她就能肯定这次被她派去天空学院的,是叹息城绝对的大人物,天空学院暗杀课程小组的组长,似乎有着落了。

    轻风?流云?

    这两位,无论哪一位去,都可以说是屈尊前往了。

    “都不是。”

    司徒沧月转过身,平静道:“是劫。”

    不止是燃火,甚至就连圣徒都身体巨震,脸色巨变。

    劫!

    叹息城唯一一位副城主。

    最强御气境,半年前曾试图在御气境直入无敌的疯子。

    这可以说是叹息城中唯一一个名声可以比肩司徒沧月的疯子。

    黑暗世界的暗影之王。

    中洲第一刺客。

    劫不在中洲当代十大高手的名单上,但如果劫铁了心刺杀,十大高手中,除了前三位,恐怕所有人都在劫难逃。

    圣徒深深呼吸,看着司徒沧月已经站在长白殿下的身影,嘿嘿一笑道:“这可真是一尊大神了,庄华阳该头痛了。”

    长白殿下,司徒沧月没去看两人离去的身影,只是抬头望着殿前高挂的牌匾,怔怔出神。

    多年前,那位让中洲损失惨重的叛国者,也是成就了她这一生的男人曾经亲自在这块牌匾上题了两个字:长白。

    长相知,到白头。

    可多年以来,这位让无数人恐惧忌惮的中洲隐神却始终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也无依无靠。

    司徒沧月仰头望着牌匾,表情柔和,眼神凄凉。

    长白长白...

    你若不在...

    我这一生,又与谁相知?为谁白头?

    ------

    接近六千字的大章节...发晚了-。-

    感谢远洋,菩提幻境的月票~

    求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