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七十三章:看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跟与世无争的叹息城不同,作为中洲特战系统的权力中枢,无论是规模还是气场,昆仑城都讲究一个巍峨气象,同样是建立在冰天雪地中的城市,叹息城的大片浩浩殿堂,便是最显眼的建筑。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而昆仑城,是真正的城。

    昆仑城位于昆仑山脉西侧,占地面积数十平方公里,建立在青云峰与灵谷峰之间,海拔将近四千米,终年积雪,但景色却并不单调,气候也并不寒冷。

    常年飘雪,气候宜人,终年花开,风景如画。

    这就是昆仑城,整个中洲地理环境最为奇特的地方。

    夕阳西下。

    落日将尽的时候,青云峰东侧的道路上,两道身影在近乎铺天盖地的白雪中慢慢前行。

    一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人,并排而行,遥遥望过去,就像是雪地中的两个黑点,稍不注意,便忽略了。

    年轻人的脚步沉稳有力,行走频率极快,在几乎要没过膝盖的积雪中行走却如履平地,动作自然,每一步迈出去,都有种身体舒张到极点的韵味,仿若浑然天成,且不说他本身如何,最起码让人看过去,一眼就会觉得他很舒服。

    中年人随意跟在后面,不急不慢,但却始终跟年轻人保持着并排而行的状态,山谷的积雪随着风呼啸而过,飘飘洒洒,寒意袭人。

    一身单衣的中年男子抬头望着视线中仿佛没个尽头的雪白,神色平静。

    “圣霄,坚持得住?”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人,语气平稳。

    刚刚突破,又身受重伤,一日之间从荒漠来到雪山,就算知道儿子天赋异禀,王天纵似乎也有些不放心。

    “还行。”

    王圣霄笑呵呵道,每一个表情都透着发自内心的愉悦,作为全世界最顶级的豪门,北海王氏太大,王天纵也太忙,在北海王氏的年轻人中,他可以说是跟父亲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位,但这最长其实也短的可怜。

    在他从小到大的印象中,纵横无敌的父亲一直都是沉默的,安静的,犹如一座山峰,所有人都只能抬起头去仰望。

    这次出来,从海洋到草原,到荒漠,再到雪山,父子俩朝夕相处,似乎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父亲的心距离自己很近,真的很近。

    他不再是外人欣赏重视的年轻天骄。

    父亲也不再是天下无敌的神榜第一,豪门族长。

    简简单单,自然而然。

    这样的旅途,王圣霄打心眼里享受,再苦再累,他都不介意。

    “那就快一点。”

    王天纵点了点头,语气平淡。

    王圣霄嗯了声,步伐更加急促,身体也愈发舒展,一举一动中灵气十足,透着一种近乎完美无瑕的武道韵味。

    王天纵依旧是不急不缓的朝前走着,但王圣霄无论多快,他始终都能跟他并肩而行,恍惚之中,他仿佛不是向前,而是就静静站在那里,而脚下的积雪,面前的雪峰都在随着他的意志而飞速倒退。

    神榜第一的无敌境,看似返璞归真,但无论站在哪,仿佛都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脚下积雪越来越浅。

    一块高大的石碑出现在积雪中,黑色的石碑高达十米,三四米的宽度,沉凝厚重,几个鲜红色的字体刻在石碑上,在一片白雪之中,黑红的色彩显得极为妖异夺目。

    前方军事禁地,闲人止步。

    字迹张狂犀利,一笔一划都透着一种仿若飞扬而出的锋芒和潇洒。

    王天纵站在石碑前,凝视着上面的字迹,轻声道:“军事禁地。嗯,军事禁地。”

    他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语气平静道:“碍眼。”

    王圣霄已然摘下了身后的厚重宽剑,一道刺目的电光在他剑锋之中缭绕,王圣霄持剑下劈,剑锋摩擦着石碑,剧烈闪烁的火星从上而下一闪而逝。

    王圣霄转身继续前行。

    身后轰然巨响。

    高达十米的石碑顷刻间崩碎成无数块,大片的石块飞舞,最终沉入积雪。

    “爸,确定是昆仑城派人袭击的月瞳吗?”

    劈碎了石碑的王圣霄跟在王天纵身边,轻声问道。

    “我只能确定这件事不是古行云做的。”

    中洲战神古行云,昆仑城城主,也是中洲特战系统的最高领导人。

    妹妹在华亭被袭击的事情他自然听说了,这件事如果不是古行云做的,那跟昆仑城有什么关系?

    “一个在圣榜上面吊车尾都吊不住的废物,仗着点小聪明就想上位,蠢货,简直可笑。”

    王天纵嘴角扯了扯,语气冷冽道:“既然他们这么想我来昆仑城,那我就过来看看,不如他们的意,怎么能抓住他们的尾巴?”

    王圣霄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在圣榜上吊不住车尾的是谁他很清楚,昆仑城大长老古千川,王天纵能说他是废物,可他却没资格说什么,他号称年轻天骄,又进入了惊雷境,可任何一个无敌高手,至今仍然是需要他仰望的存在。

    “古千川?”

    他皱了皱眉,喃喃自语,总的来说,昆仑城内部大体还算是和谐的,可听父亲的意思,却好像是古千川联合了外人想要夺权,袭击月瞳只是其中的一步。

    昆仑城内部的战斗什么时候这么激烈了?

    王圣霄有些不敢置信,古行云何等人物,如果说他掌控不住昆仑城的局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是如今的北海王氏内部,各大分支和嫡系也有冲突和矛盾,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而昆仑城...

    这才崛起多久?堪堪二十年,内部矛盾就如此激烈了?

    这怎么可能?

    王天纵不再说话,两人脚下的积雪愈发浅淡,视线中甚至已经可以看到一些植物和花朵,在白雪的映衬下娇嫩无比,惹人怜爱。

    “这里就接近龙脉了吗?”

    王圣霄轻声道,昆仑城内一年四季风雪不断,但却花开繁盛,城内温暖如春,而这一切的原由,都是因为昆仑城下的龙脉。

    王圣霄听过一些传闻,据说龙脉是会自行移动的,而移动时间却并并不确定,方位也不能确定,现在的昆仑龙脉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存在,而且更难得的是,龙脉所在的地方还有两条罕见的地脉,是双龙戏珠的格局,也正因此,龙脉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格外长一些。

    可正常情况下,龙脉应该是十五年前就该移动到别处的,只不过被道门奇人玄玄子给锁在了这里,这一锁,便是二十年,而锁住龙脉也是玄玄子成名的开始,自那以后,人们才真正将他看成是与无为大师齐名的玄学大宗师。

    此地花开正艳,气温也逐渐升高,可见是距离龙脉,距离昆仑城不远了。

    “前面就是了。”

    王天纵脸色平静,语气却有些复杂,轻声道:“我小时候,在这里学过剑,那个时候哪里有什么昆仑城?不过几间草屋而已,物是人非...”

    他自嘲一笑,再次轻声道:“物是人非啊。”

    王圣霄沉默不语。

    父亲的小时候...

    那个时候,中洲还没有昆仑城,只有战神家族,只有李氏。

    人们说李氏所在的地方,必有龙脉。

    可实际上,却是龙脉所在的地方,必有李氏。

    父亲当年跟谁学过剑,不言而喻了。

    “走吧。”

    王天纵继续向前,举目眺望。

    隔着呼啸的风雪。

    视线的极尽处,有一座城的轮廓已经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天边的夕阳正在竭力的燃烧着最后一抹余晖,被雪峰隐约遮挡的天穹一片火红,辉煌的光洒落在雪地上,呈现橘黄色,视线中,在两座雪峰中央的风雪之城似乎在发着光,透着一种盛大至极的瑰丽和雄壮。

    王圣霄眼神中的温度逐渐降低,略微加快了些步伐。

    复古的城墙和城楼越来越近。

    王圣霄甚至可以看到站在城门外负责守卫的两队士兵。

    士兵排列的整整齐齐,脸色严肃冷漠,荷枪实弹,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中守城,如此军容,简直堪称士气如虹了。

    王圣霄轻轻活动了下身体,浑身上下瞬息之间雪花尽去,潮湿尽去。

    “站住!”

    城门口,终于有士兵注意到了两个沐浴着漫天风雪前行的‘旅人’。

    所有人的身体近乎本能的紧绷起来,手中的枪械也略微抱紧,枪口虽然没有指着王天纵和王圣霄,但凝重的杀意却已经开始酝酿。

    “干什么的?这里是昆仑城!中洲禁地,没看到石碑吗?”

    两队士兵整整齐齐的冲过来,一个带着上尉军衔的队长怒声喝道。

    “你们的石碑质量不好,被我打碎了。”

    王天纵扫了他一眼,语气冷淡。

    “好大的胆子。”

    队长冷笑一声,还没继续说下去,就看到王天纵的眼神扫了过来。

    他的眼神并不如何杀伐凌厉,也不霸气蛮横,平平常常,可在这一眼之下,队长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队长内心没由来的狂跳了几下,深呼吸一口,沉声问道。

    王天纵没有开口,只是抬头默默的看着城门上方的城楼。

    身负巨剑的王圣霄同样一言不发。

    风雪之中,城门之外,气氛顿时变得压抑冷冽。

    “你们不能进城。”

    一滴冷汗顺着队长的额头流淌下来,他也算是尽忠职守,尽管语气干涩,但还是坚持着开口道:“如果要进城的话,我必须要去通报。”

    “我不进城。”

    王天纵终于开口,缓缓道:“这所谓的城太小了,我只是来看看,顺便也让你们看看。”

    “看什么?”

    队长愣了下,下意识的开口道。

    “看剑。”

    王天纵轻声开口,随着他的话音,整个昆仑城上方的天空顿时猛烈的扭曲起来。

    宏大到几乎要充斥整个世界的剑意凝聚收拢。

    落日的余晖依旧昏黄。

    可昆仑城的上空却已经是风云变色。

    这一刻,昆仑城内的所有人几乎都走出家门,抬头看着天空。

    城内城外的温度在飞速的降低。

    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一把长达上千米,宽上百米的巨剑已经彻底成型。

    城上的天空还在变换,空气压缩,那把匪夷所思几乎超出了所有人想象极限的巨剑愈发凝实,犹如冰晶!

    巨剑横贯天宇,略微翻转。

    剑气动九州。

    风云激荡,整座城似乎都在微微颤动。

    “古千川,出来见我。”

    王天纵缓缓开口,但却声震云霄,平淡而阴冷的嗓音在昆仑城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所有人内心都是一阵绝望。

    “住手!”

    一道惊恐的大喝声响起。

    一道皮包骨头的枯瘦身影飞速冲出城门。

    王天纵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冲出城门的枯瘦身影在看到王天纵的第一时间神色狂变,原本的愤怒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恐惧。

    他的声音颤抖着,几乎已经不成形,哆哆嗦嗦,但却依旧坚持着问了出来:“陛下...这...这是何意?”

    陛下!

    在黑暗世界,每一位无敌境强者都可称殿下,这是人们对无敌境强者的尊敬。

    可陛下这个词汇却是独有的,只属于北海王氏,只属于中洲剑皇。

    “你也配跟我说话?”

    王天纵看着面前的枯瘦身影,平静道:“古千川呢?”

    “大长老刚刚离开,已经出发去华亭了。”

    枯瘦老者颤声道,他代号骷髅,在中洲也算是大名鼎鼎的高手,可在王天纵面前,却连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王天纵微微皱眉,身体一动,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城楼之上。

    空中的巨剑微微轻颤,磅礴剑意疯狂的倾泻着,整个昆仑城到处都弥漫着森然冰冷的剑气。

    “陛下,手下留情啊,这究竟是为何?”

    骷髅肝胆俱裂, 站在城下一脸绝望的嚎叫道。

    “为何?”

    王天纵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就是看你们不顺眼。”

    他语气一顿,随即道:“都给我跪下。”

    全城上下一片死寂。

    没人跪,也没人敢动。

    王天纵微微眯起眼睛,空中横贯天穹的巨剑剧烈一震,瞬间翻转。

    “轰!”

    王天纵身下,城楼瞬间塌陷,千米长的巨剑树立在空中旋转,剑尖直指地面。

    王天纵的身体悬于空中,面无表情,犹如神祗,君临天下。

    骷髅一脸恐惧,弯腰,屈膝,无意识的跪倒在地上,他的脸色涨的血红,但跪在雪地中的双膝却一动不动,低头道:“请陛下恕罪。”

    随着他的下跪。

    城门前所有的士兵终于跪下。

    然后是城内。

    一片又一片。

    这一日,剑皇巨剑之下,昆仑城全城下跪!

    城内上万精锐,无一人有傲骨。

    王天纵凌空而立,看着跪满一城的昆仑城众,眯起眼睛,轻声自语道:“这才是你们本该有的姿势。”

    他的身影一闪,下一秒已经提着王圣霄走远。

    风雪之中,父子二人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变成两个黑点。

    风雪灌昆仑。

    良久之后,最先跪下的骷髅终于抬头。

    同一时间,上方仍未散去的千米巨剑直坠而下!

    “不!”

    骷髅一瞬间红了眼睛。

    “轰!”

    凝结的巨剑瞬间坠地,全城剧烈摇晃,城墙,城门,无数的建筑出现龟裂,纷纷倒塌,犹如山崩,犹如天倾。

    一剑催城!

    ------

    纵横有个年终盘点的活动,兄弟们帮忙投个票吧,每个纵横账号每天都可以免费投五张票,大家投给特战就好,不用投作者,每天都可以投五张,免费的,免费的,免费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