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七十六章:有个老和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接到通知了,特战下周一上架~这个...提前通知一下兄弟们~六千字大章节,今天又是一万字的节奏了~)

    ---

    晚上九点钟。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东城家族的直升机重新在华亭雍华别墅的空地上降落。

    在中原行省呆了不到一天的李天澜重新回到了这里,他的身边依旧是东城无敌和雷神,但却又多了东城寒光和东城秋池两个东城家族的重要人物。

    东城秋池本就是华亭吴东新区的区长,这趟算是顺道回来上班,而东城寒光则是来找秦微白解惑。

    李天澜表面没什么表示,但内心却已经有所猜测,这所谓的解惑,多半就是因为东城皇图这个名字,这也让他下意识的有些不安。

    东城皇图这个名字的背后代表着太多的矛盾和谜团,这个仿佛是禁忌一样的名字,隐藏的甚至比自己的父亲叛国案的内幕还要深。

    李拜天和宁千城没听说过。

    甚至就连东城秋池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他当初在问东城秋池的时候,对方所有的反应都不像是作伪,如果她的反应是真实的,那又意味着什么?

    东城秋池看上去只有二十六七岁,但实际上却是中洲副总督级别的高官,已经三十出头,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东城家族,却不知道东城皇图的存在,总不能说她失忆了吧?

    当东城秋池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问东城皇图是谁的时候,李天澜那一瞬间甚至真的觉得这个人不存在。

    而且在东城家族的祠堂里,李天澜也没有见到属于东城皇图的石碑。

    可东城寒光的表现却太过反常,反应似乎也有些激烈,他虽然也说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可却怎么看都有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东城皇图确实是存在的。

    目前来看,根据李天澜的推测,对方应该是在三十年前陨落了,这才是最合理的可能。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就连东城秋池这种核心人物都不知道东城皇图的存在,也许那会她刚刚出生?也许还不记事?

    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近二十年来发生的大事之中根本就没有东城皇图的影子。

    可这个最合理的解释,对李天澜来说同样有着极大的漏洞。

    秦微白说她是见过东城皇图的,甚至还得到了她的遗物。

    在时间上,这根本就对不上。

    到目前为止, 似乎他得到的有关于东城皇图的一切消息,都是极为混乱甚至矛盾的。

    李天澜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有心想要跟秦微白好好谈谈,却又有些担心秦微白觉得他小心眼乱吃醋,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却不能不在乎秦微白对他的观感。

    在飞机即将落地的时候,看着遥遥在望的雍华别墅,李天澜索性不去想了,他本来只是很单纯的好奇而已,东城皇图无论如何,都已经陨落,跟他关系不大,也不会再有什么利益冲突,索性..爱谁谁,反正跟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站在直升机降落的草坪上,看着视线中秦微白的那栋别墅,李天澜表情柔软,在前面带路。

    希望这次东城寒光在见到秦微白之后,自己和东城如是的婚约可以烟消云散吧?

    “九号楼,那就是我家了。”

    李天澜指了指前方依旧亮着灯光的别墅,似乎是因为近了,所以他的声音都变得温暖起来,眼神中都透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东城寒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

    几人依次进入院落。

    别墅的正门被从内而外的推开,秦微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笑意恬淡柔和。

    一身白色的套裙,黑丝袜,高跟鞋,柔顺的长发被精心的挽起来,她安静的站在门前,就像是迎接丈夫回家的妻子,一举一动,都带着仿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惊艳和温柔。

    李天澜略微加快了步伐来到她面前,轻声道:“怎么穿成这样了?”

    “秦州那边接了个项目,刚从公司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秦微白柔声道,拉着李天澜的手,别墅内的灯光沐浴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一种很温馨的光芒,柔顺而端庄:“你们饿不饿?我去准备饭菜。”

    “不用麻烦了。”

    东城寒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语气有些复杂:“我们这群人算是不速之客,打扰秦总了。”

    “老爷子,前年秋池结婚的时候,我去过东城家族的,还差点做了秋池的伴娘,在那住了将近一周,您现在说这话,是不是怪我当时不懂礼数没有去拜访您啊?”

    秦微白紧紧握着李天澜的手,语气柔和的笑道。

    东城寒光哈哈一笑,笑声爽朗,就连眼里的复杂情绪似乎都淡了许多。

    几人寒暄着走进别墅,李天澜没看到骑士,却在厨房里看到了燃火,随口问道:“校长和拜天他们呢?”

    “你走之后,他们就直接回天空学院了,校长说现在外面不太平,还是在天空学院安全。”

    秦微白回答道。

    李天澜微微点头,将宁千城李拜天带回天空学院保护起来,虽然是退让,但这却是最稳妥的方法。

    “是为了钟家和谭家那回事吧?”

    东城无敌开口道:“秦总放心,从华亭离开后我去幽州转一圈,然后在回边境,这件事中洲会给秦总一个说法,至于那两家私下里...”

    “私下里大帅不必担心,钟家和谭家,我还能应付。”

    秦微白轻描淡写的开口道,提起盘踞华亭的两家豪门,她的语气中除了自信,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情绪,这种状态下的秦微白强势清冷,最是让人着迷。

    东城无敌笑着点头,看了李天澜一眼,轻声道:“这小子看着沉稳,其实就是个莽撞性子,天澜,你有没有想过,你废了钟少枫,如果天空学院不管你,秦总又不方便出手的话,你会是什么结果?”

    “想过。”

    李天澜点了点头,平静道:“最差也就是鱼死网破而已,我没有钟家和谭家的资源人脉,但我有的,钟家和谭家一样没有,我有一剑,无论是他们哪一家,都没人接的下。”

    东城无敌微微一滞。

    鱼死网破?

    他苦笑一声,这种疯狂性子,倒是跟东城家族如出一辙。

    几人在沙发上落座,因为知道他们要来,秦微白已经煮好了茶水,客厅内茶香弥漫,缥缈悠然,秦微白提起茶壶,似乎根本就不知道照顾客人,第一杯就先倒给了李天澜,同时低声说了句小心烫。

    被冷落的东城寒光和东城无敌对视一眼,没有生气,只是眼神古怪,一脸纠结。

    东城秋池更是一脸的匪夷所思。

    她结婚的时候,秦微白当真是差点就做了她的伴娘的,只不过秦微白的魅力几乎无从抗拒,就算是穿着伴娘装,风头也直接盖过了她这位新娘,所以才作罢。但这也足以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闺蜜一词,可谓恰如其分。

    两人认识几年的时间里,东城秋池对秦微白的骄傲和冷淡可谓深有了解,平日里在华亭,她见多了那些只是因为秦微白跟他们说一句话就能欣喜若狂的所谓成功男人,也见多了类似于王逍遥这种豪门子弟在秦微白面前的怅然若失。见的多了,自然也侧面了解了秦微白在那些男人心里是多么的高贵矜持高不可攀,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好奇过将天下男人视若无物的秦微白会找一个什么样子的伴侣度过一生,甚至觉得自己这位闺蜜会孑然一身一辈子。

    结果人家非但没有单身到老,反而以一种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速度找到了男朋友,而且还同居在一起。

    这一刻,东城秋池看着面前的秦微白,当真是熟悉而又陌生。

    这个坐在李天澜身边体贴温顺,温柔如水的女子,跟往日里骄傲矜持的秦总,自己的好闺蜜,当真是一个人?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李天澜,也不知道自己这位便宜妹夫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将秦微白调教成这种模样,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东城如是,摇了摇头,心绪复杂。

    “秦总,我老头子当了一辈子兵,说话也不懂得拐弯抹角,有件事情需要秦总为我解惑,不知道秦总愿不愿意跟我单独谈谈?”

    东城寒光完全是直性子,特别是面对自己在乎的事情的时候更是如此,他在沙发上坐下,端起面前滚烫的茶水喝了一口,就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东城皇图的事情?”

    秦微白认真的看着李天澜的侧脸,似乎怎么都看不够,听到东城寒光的话,她眨了眨眼,轻声笑道。

    东城寒光和东城无敌的瞳孔瞬间收缩。

    她果然知道一些什么。

    “是!”

    东城寒光深呼吸一口,语气凝重道:“秦总,借一步说话如何?”

    “东城皇图是谁?也是我们东城家族的人吗?”

    东城秋池愣了下,先是看了一眼李天澜,随即看着东城无敌问道,语气疑惑。

    “秋池!”

    东城无敌脸色一变,略微加重了语气。

    东城秋池愣了愣,随即不再多问。

    “好,去书房吧。”

    秦微白站起身道,她看着李天澜微微皱起的眉毛,笑了笑,轻声道:“你留下照顾客人,我马上回来。”

    李天澜点点头,看着秦微白和东城寒光走进书房,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东城秋池打量了下李天澜的表情,突然莞尔一笑,轻声道:“你小子啊,真是有福气。”

    “嗯?”

    李天澜愣了愣。

    “可能你自己都没发现吧,小白在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根本就没别的东西,她所有的时间,眼神都是落在你身上的,看来是喜欢你喜欢到骨子里去了,有这样的绝代佳人做女朋友,以后还有我妹妹,你难道还没福气吗?”

    东城秋池笑吟吟的看着李天澜,眼神奇异。

    李天澜笑了笑,拿起茶杯喝茶。

    ......

    秦微白的书房整洁大气,所有的装饰都是一目了然,书柜,沙发,办公桌,饮水机,简简单单,只有地上的金色地毯为书房增加了一丝奢华的味道,秦微白来到办公桌也没给东城寒光倒水,来到办公桌后坐下,平静道:“老爷子想知道些什么?”

    东城寒光略微沉默,似乎没有想到秦微白会这么干脆,他眯了眯眼睛,轻声道:“秦总,皇图的名字,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这重要吗?”

    秦微白看着东城寒光的眼睛:“你能知道,别人自然也可以知道,哪有不透风的墙?老爷子,你说是吧?”

    东城寒光低着头沉思,无意间点了根烟,等到烟雾飘散起来的时候他才惊觉,下意识的想要灭掉的时候,秦微白已经摇摇头,随意道:“没关系,天澜也吸烟的,我对烟味不过敏。”

    东城寒光苦笑一声,眼神挣扎。

    他看着面前这个在所有人眼中身上都带着一层神秘光环的惊艳女子,试探性的开口道:“在中原行省的时候,天澜说皇图被人围攻陨落了...”

    “是背叛!”

    秦微白脸色愈发清冷,缭绕的烟雾中,东城寒光看不清对方的眼神,只有清冷的嗓音响起,钻进他的耳朵:“围攻是对外的说法,他真正的死因,是背叛。”

    东城寒光瞬间挺直了身体,属于惊雷境高手的气势瞬间狂涨:“是谁?”

    “他最爱的人,也是最爱他的人。”

    秦微白语气平静的犹如死水。

    东城寒光神色巨变,嘴唇动了动,一个人名已经到了他的嘴边,他想说,但却不敢。

    “不是你想的那位。”

    秦微白平静的摇摇头,她略微沉默了下,再次道:“还知道李狂徒当年是怎么陨落的吗?当年的事情,太巧了,太巧了。”

    “你想说什么?”

    东城寒光脸色愈发惨淡,甚至有些痛苦。

    “你早有猜测,我没有证据,所以给不了你答案,你猜测的,大概也是我想的。”

    秦微白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饮水机:“要喝水的话自便。”

    东城寒光苦笑一声,摇摇头, 凄然道:“那我现在该做什么?”

    他的表情惨淡,可语气中却透着一股极致的冰冷和愤怒。

    “什么都不需要做,等就是了,等到天澜成长起来,我会帮他,不惜一切,全力以赴!”

    秦微白眼神璀璨绚烂,满是浓烈到无法言说的深情和执着。

    东城寒光沉默,良久,他才问道:“你们轮回在比利国...需不需要东城家族帮忙?”

    “如果老爷子愿意的话,我想问东城家族借十把天虹,当然,我们事后给出的报酬,也会让老爷子满意。”

    秦微白安安静静,说出来的话却直击东城寒光心脏。

    天虹!

    东城家族身为军工巨头,近年来一直在潜心研究一些可以对武道四境的高手造成致命威胁的枪械,东城家族的某位重要人物,甚至毕生的愿望就是想要研究出一把准凶兵。

    目前东城家族的作品中,最为出名的是狂击,天虹则是狂击的升级版本,造价更高,构造更为精巧。

    十把天虹。

    东城家族现在最多,也就十把天虹。

    这种尚未服役的兵器在东城家族是绝密,秦微白怎么知道的?

    “轮回的情报机构果然是神通广大,老头子佩服。”

    东城寒光深呼吸一口道:“天虹可以借给你们,是借!轮回能给东城家族什么?”

    “一把凶兵的全力一击。”

    秦微白垂下眼睑,淡淡道。

    东城寒光眯起眼睛,一把凶兵的全力一击...

    黑暗世界的十二凶兵虽然排名有先后,但每一把,其全力一击都足以对无敌境高手造成巨大的威胁,甚至是致命威胁,这个条件,可以说是极为值钱了。

    “哪一把凶兵?”

    东城寒光凝神问道。

    秦微白没说话,也不会说,只是沉默。

    东城寒光似乎了然,点了点头,站起来道:“我明天就派人将天虹送来。”

    他转身走向门口,即将出门的时候,他突然回头,轻声道:“轮回知道东城家族的天虹,虽然很让人意外,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秦总到底是从哪里听到皇图的名字?甚至能知道有关于他的事情?”

    秦微白偏过头,看着窗外的夜幕,沉默良久,才轻声道:“有个老和尚。曾经,我跟了他好几年。”

    ......

    东城寒光率先走出书房。

    看到他的身影,李天澜下意识的站起身,正想说些什么,秦微白的身影也跟着走了出来。

    “爸。”

    东城无敌下意识的起身叫了一声。

    东城寒光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李天澜,随即点点头,语气低沉道:“回中原。”

    东城无敌一怔,似乎想不到老爷子会这么干脆,默默点头,走向门口。

    秦微白和李天澜将几人送出别墅,站在门口,秦微白看了一眼东城秋池,随口笑道:“今晚不住这?”

    “算了,不做电灯泡了。”

    东城秋池咯咯一笑:“明天月初,有常委会,开完会我给你打电话吧,一起去美容?”

    “算了。”

    秦微白摇摇头,看着李天澜,柔声道:“我明晚要去比利国,白天要陪陪天澜。”

    东城秋池玩味一笑,点点头,跟在东城无敌身后离开。

    “明天就要走吗?”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问道,语气有些失落。

    “这次回来本来就是临时起意,那边的事情要尽快布置一下。”

    秦微白拉着李天澜走回别墅,直接带着他来到餐厅:“最多半年,半年我就可以回来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不许被王月瞳或者东城如是这些小妖精拐上床,知不知道?”

    李天澜苦笑着点点头,兴致却不高。

    秦微白看了他一眼,看了看还在厨房里忙活的燃火:“汤好了没有?”

    “好了。”

    燃火应了一声。

    “我给你熬了汤,中午就熬上了,现在火候刚好,你喝一点。”

    秦微白看着李天澜说了一句,随后走进了厨房。

    燃火和端着一碗汤的秦微白一起走出来,看了李天澜一眼,这位轮回天王面无表情,直接上楼,眼不见心不烦。

    秦微白将汤放在餐桌上,坐在李天澜对面,柔声道:“大补的,你尝尝,你今后在饮食方面要注意营养,边境的生活太苦,现在能补回来多少是多少。”

    李天澜默默喝着汤,点了点头,没说话。

    “怎么?不高兴了?”

    秦微白语气愈发低沉温柔。

    “没有,就是想到你明天要走,有些舍不得,真舍不得。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今天算是明白这话的意思了。”

    李天澜大口喝了口汤,似乎想将内心的心酸压下去,摇着头,一脸无奈。

    “哼。”

    秦微白轻哼了一声,媚眼如丝:“又甜言蜜语的哄我,你想干什么?”

    李天澜看了一眼秦微白,内心猛地一荡。

    “天澜...”

    秦微白的语调愈发妩媚:“你现在是想让我爬过去,还是想让我钻过去?”

    李天澜呼吸粗重,直直的盯着秦微白的脸庞,结结巴巴道:“钻...钻过来?”

    秦微白似乎得到了回答,瞪了李天澜一眼,眼神妩媚羞涩。

    她的身子悄悄的滑进桌底,钻到李天澜脚下的位置,双膝着地,跪在了李天澜面前。

    “我...我无意间知道的这个,做的不好,你不许笑我。”

    桌下,秦微白的嗓音颤抖,旖旎而温婉。

    一双颤抖的小手伸过来,找到了他的腰带。

    悉悉索索的声音中,一片温柔细腻的温热触感直接传来。

    李天澜倒吸一口凉气,满脑子只剩下秦微白红润娇艳的小嘴。

    那是第二个天堂。

    李天澜大脑一片空白,一分钟,五分钟。

    他的身体越绷越紧,最终瘫软在了椅子上面,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一点力气。

    秦微白从桌下探出头,鼓着嘴吧,跟李天澜对视着。

    “吃下去。”

    这一刻,李天澜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下意识的开口命令道,语气强硬。

    秦微白眨了眨眼,眼神幽怨的跟他对视,小嘴动了动,最终将嘴里的一切全部咽了下去。

    “坏蛋...”

    她轻轻开口,柔柔的看着李天澜的眼睛。

    李天澜大脑一片空白,眼神通红,胸口一团烈火在汹涌燃烧着,让他整个人都是一阵疯狂。

    喝汤?

    喝个屁。

    他猛然弯腰,一把将秦微白的娇躯抱起来,冲上楼。

    秦微白惊呼一声,小手拍打着李天澜的后背,娇笑道:“先放我下来,漱口呀,脏死了。”

    ------

    咳,应该...没事吧?嗯,没事。

    六千多字大章节,本来两点能发的-,-结果字数多了,多写了一会~

    感谢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小玉相公,零点冰凌,元元员的捧场和月票~感谢。

    兄弟们有盘点票的投给特战吧...

    每天五票,免费的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