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七十八章:狼子野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明天上架~又是五千多字大章,你们说今天能过万字吗~)

    ---

    上午九点钟。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天澜睡的香甜的时候,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扰乱了他的梦境。

    李天澜迷迷糊糊的动了动,本能的想要忽视铃声,可打电话的人却异常的执着,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原本悦耳的铃声也变得越来越刺耳。

    他皱眉伸出手,拿过枕头旁边的手机接通,放在耳边喂了一声。

    “师兄,你回华亭了?”

    电话中,王月瞳清甜的嗓音响起,脆生生的,听起来有些隐藏的很好的雀跃。

    李天澜有些茫然,中原华亭,华亭中原,这两天飞来飞去的,加上精神恍惚,一时半会竟然有些分不清自己在哪,他动了动身体,乖乖被他搂在怀里的秦微白也跟着动了动,搂着他的一双小手也略微收紧。

    嗅着空气中浓郁芬芳的幽香,李天澜脑子一清,嗯了一声道:“有事吧?”

    “我在去雍华别墅的路上,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了。”

    王月瞳咯咯一笑,一天之前似乎因为李天澜和秦微白同居而深受打击的北海王氏小公主仿佛已经满血复活,她语气轻松的开口道:“我爸现在在华亭,他要见你。”

    中州剑皇王天纵!

    李天澜脑子瞬间彻底清醒过来,微微皱眉,还没说话,王月瞳娇憨清脆的嗓音就继续响起:“你必须见,师兄,你欠我的哦。”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李天澜握着手机发了会呆,摇摇头,这才准备起床。

    只不过他的身体刚刚一动,秦微白就下意识的又贴了过来,感受着身边美人的光滑肌肤,李天澜又是一阵激动,随即苦笑一声,低头亲了亲秦微白的脸庞。

    秦微白伸出小手擦了擦脸,半睡半醒的喃喃道:“累死了。”

    李天澜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昨晚确实是有些疯,秦微白的魅力着实能让人丧失理智,每个小表情小情趣,都能让他不能自已,两人一直折腾到天色将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过去,这时候起来,无论是他还是秦微白,精神上都有些扛不住。

    外界阳光明媚。

    李天澜重新躺在床上,轻轻叹息,这种天气,在床上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才是最惬意的,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比出去强多了。

    “谁的电话?”

    秦微白有些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缠在李天澜身上,睡眼惺忪的问道。

    “王月瞳。”

    李天澜不知道怎么有些心虚,咳嗽一声,低声道:“王天纵来华亭了,说要见我。”

    秦微白有些迷茫慵懒的眸子顿时凝聚,若有所思。

    “见见也好,没事。”

    她沉默了下,从床上坐起来给李天澜拿衣服,在中洲,剑皇想要见一个人,那绝对是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不去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轮回东城家族站在一起都没用,而且只是见个面而已,能有多大个事?

    李天澜嗯了一声,任由秦微白伺候着他穿衣服,内心除了心满意足之外,看着她认真的表情,竟然还有些志得意满。

    “本来今天还想跟你过一下二人世界的,看来是不行啦。见过面后,你就回天空学院吧,现在外面有些不太平,我下午或者晚上的飞机去比利国,等我回来,或许会好一些。”

    秦微白给李天澜整理着衣领,柔声道。

    “危险吗?”

    李天澜认真的看着秦微白的眼睛问道:“轮回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你们打算在比利国做什么?”

    秦微白晶莹璀璨的眼眸光华闪烁了下,笑道:“轮回就是轮回宫,跟北海王氏这些超级黑暗势力比起来,轮回宫只能算是新秀,因为人员少,机构简单,所以在外界眼里一直都是很神秘的。轮回想要缩小跟那些超级势力的距离,比利国是很关键的一步,也是我们近期都在谋划的事情,这次的事情会死人,但我不会有事,我姐姐会保护我的,她可是无敌境高手。”

    “无敌境高手也有强弱。”

    李天澜平静道,内心没由来的有些不安,似乎秦微白此行有着莫大的凶险一样。

    “放心吧,姐姐很强的,她是神榜的无敌境,而且排名很靠前,改天我介绍她给你认识,让她指点你武道。”

    秦微白给李天澜穿好衣服,重新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眯眼笑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老老实实的,知不知道?”

    李天澜嗯了一声,突然俯下身子,揽住秦微白的脑袋狠狠亲了过去。

    秦微白呜呜两声,顺手搂住李天澜的脖子,将他拉到了床上。

    良久,唇分。

    秦微白脸庞红润,咬了咬嘴唇,低笑道:“越来越野蛮了,快去吧。”

    李天澜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他看了下号码,轻声说了句一切小心,转身直接走出卧室。

    ......

    别墅门外,王月瞳那辆色彩鲜艳的蓝色保时捷已经停在门口,她人没有下车,看到李天澜走出来,随手按了下喇叭。

    李天澜走上车,神色平静。

    “师兄,早啊。”

    嗅着从李天澜身上传过来的女人幽香,王月瞳心里酸酸的,但笑容却依旧甜美。

    “早。”

    李天澜点了点头,昨晚操劳过度,到现在他的身体还有些疲累,精神也有些恍惚。

    “我帮你准备了早餐,你先吃一点吧。”

    王月瞳指了指放在中控台的食品袋说道。

    保时捷718可以说是保时捷系列的入门版车型,内部的储物空间少的让人泪流满面,食品袋放在中控上,怎么看怎么碍眼。

    李天澜也不客气,说了声谢谢,在王月瞳开着车驶出别墅区的时候,他同时也将一杯咖啡和一个汉堡消灭干净。

    “剑皇殿下为什么要见我?”

    李天澜语气平淡的问道,现在的他已经不会故意不去理会王月瞳,也不去撩拨少女最敏感的心思,可他话语里的疏远却是显而易见的,摆明了不想跟她距离太近。

    “没事,就是想要见见你这位风雷双脉,顺便感谢一下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王月瞳笑孜孜的开口道,大眼睛眨啊眨的,清纯中透着妖娆,她今天一身卡通线衣牛仔裤帆布鞋的装扮,文文静静,但跟她有些妖娆的气质结合起来,顿时像一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小妖精...

    想起秦微白的话,李天澜笑了笑,眼神柔和。

    “感谢就不必了。”

    他摇了摇头:“说过了,我们早已两清了。”

    “两清?”

    王月瞳转过头看着李天澜,眼神灼灼:“宁千城的那笔账怎么算?”

    “我会尽快还的。”

    李天澜转头看着窗外,语气冷淡道:“在哪见面?”

    “园林盛宴。”

    王月瞳大眼睛略微有些暗淡,下意识的加快了车速。

    ......

    这是李天澜第二次来到园林盛宴。

    停下车后,王月瞳在前面带路,也不跟李天澜说话,高高仰着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天鹅。

    女孩心思多变,李天澜懒得猜,也没去猜的兴趣,顺着跟上次一样的路线在这个神秘会所中一路深入,又重新来到了上次跟玄玄子见面的凉亭。

    王逍遥带着一个斯文安静的年轻人站在凉亭外,看到李天澜过来,不管内心如何想,起码都露出了笑脸。

    “天澜,又见面了。”

    来者是客,王逍遥主动放低了身段,伸出手笑呵呵道。

    “你好,王先生。”

    李天澜表情平静,跟王逍遥握了握手。

    一丝浓郁又浅淡的幽香钻进王逍遥的鼻孔,王逍遥楞了一下,随即整个人表情顿时有些僵硬。

    秦微白身上有一种任何香水都代替不了的体香,那完全是天生的,他追求秦微白几年的时间,虽然一直无法靠近心目中的女神,可女神身上那种浓郁自然的味道王逍遥却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是魂牵梦绕的,而如今在李天澜身上,他却清晰的嗅到了属于秦微白的味道。

    这一刻王逍遥大脑中轰隆作响,内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攥紧,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僵硬的握着李天澜的手,气息紊乱,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二叔。”

    王逍遥身边的年轻人不动声色的咳嗽了一声。

    王逍遥猛然回过神,下意识的松开李天澜,勉强笑了笑,看起来竟然有些失魂落魄,他转过身看着脚下清澈的池水,深深呼吸,眼神前所未有的阴沉起来。

    年轻人诧异的看了一眼王逍遥,随即微笑着对李天澜伸出手:“你好,我是王圣霄,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王圣霄。

    年青一代十大高手第一位。

    身具风雷双脉,号称年轻天骄。

    李天澜瞳孔微微收缩,认真的看着面前这位北海王氏的继承人。

    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在惊雷境了吧?

    “你好。”

    他握住王圣霄的手,不动声色。

    王圣霄笑容温润,他的脸庞英俊硬朗,气质谦和斯文,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安静温和的年轻学者,没有半点属于年轻天骄的锋芒和傲气:“我听月瞳说你身具风雷双脉,我们体质相同,天澜如果不介意的话,一会留个联系方式,大家有时间相互印证切磋一下如何?当然,点到即止,免得伤了和气。”

    “等有机会的。”

    李天澜的笑容也很真诚,可他内心怎么想的,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们这算是相见恨晚吗?近几十年来黑暗世界就出了两个风雷双脉,现在第一次见面,简直帅死了,师兄,你跟我哥一样帅。”

    王月瞳咯咯一笑,笑容欢快。

    王圣霄英俊的面容微微一僵,看着相貌普通充其量只能算是清秀的李天澜,表面微笑,内心却在苦笑。

    体质一样倒也算了。

    这傻妹妹却说两人一样帅。

    这是昧着多大的良心才能说出这句话的?

    他松开李天澜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一道温和的嗓音从凉亭内响起,不急不缓。

    李天澜内心一凛,下意识的抬头望去。

    凉亭中,一道并不如何魁梧粗壮的身影正背对着他们,拿着鱼食往池塘里面扔着。

    那是一道看起来极为普通,甚至有些不怎么起眼的背影,他随手撒着手里的鱼食,不紧不慢,但恍惚中,对方却跟整个凉亭联系在了一起。

    周围所有的小桥流水似乎都成了他的一部分。

    李天澜没有向前,反而微微闭上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都彻底消失,视线一片黑暗,李天澜所有的感知中,没有凉亭,没有流水,甚至连王逍遥等人都已经消失不见。

    在他的面前,是一片犹如天幕,犹如沧海般宏大而充沛的气势,这是真正的无敌之势!

    它一动不动的充斥在天地之间,动则惊天动地!

    李天澜猛然睁眼,深深呼吸,短时间内,他的额头已然是一片汗水。

    “你不错。”

    视线中,凉亭中的身影已经转过身来,看着李天澜,眼神奇异:“触摸到了无敌路的风雷双脉,有点意思。”

    李天澜将胸中的浊气吐出来,下意识的挺直了身体,轻声道:“见过剑皇。”

    “坐。”

    王天纵挥了挥手,指了指凉亭中的石桌。

    李天澜走过去坐下,看着王天纵,一言不发,眼前这位一举一动都看似平淡无奇实则犹如龙盘虎踞的男人,很有可能是如今黑暗世界无论名义还是实际上的第一人,可李天澜的内心却前所未有的平静淡然。

    “你姓李?”

    王天纵看着李天澜,饶有兴趣的味道。

    李天澜内心没由来的一沉,表情却纹丝不动,只是微微点头。

    “一个能够明确的想要跟北海王氏两清的年轻人,一个被东城家族高度关注的年轻人,一个能让秦微白自荐枕席的年轻人,一个让学院派高度关注的年轻人,一个能用出剑十苍茫的年轻人...”

    王天纵笑意依旧温和,他看着面前依然是毫不变色的李天澜:“挺有意思的,是吧?”

    “你怎么知道的?”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李天澜的语气依旧冷静的没有丝毫波动。

    “我听月瞳讲了讲你救他的过程,昆仑轩辕台的剑二十四是贯通整个战神图的绝学,但能从剑一用到剑二十四的,数百年来除了你们昆仑轩辕台那位创造了战神图的先祖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数百年来,轩辕台的历代战神,要么修习平衡篇,要么修习巅峰篇,不修最强的无敌篇,那剑二十四也少了大半风采,包括剑十在内,剑二十四中,有数剑都属于无敌篇的领域,我说的没错吧?”

    王天纵看着李天澜,眼神愈发温和。

    “没错,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天澜依旧不动声色的开口道,剑十苍茫,那是无敌篇的领域,他的前人根本就用不出来,这一剑可以说从未出世,王天纵仅凭王月瞳的口述就可以确定那是剑十,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轩辕台的先祖,也是中洲的第一代战神在创立剑二十四的时候,融合了你们轩辕一脉的一套拳法,同时也借鉴了北海王氏的一些绝学,关于剑二十四,在北海王氏是有一些记录的。”

    王天纵淡淡道,他看了看李天澜,继续道:“我小时候曾经跟李老学过剑,李老现在还好吧?”

    “托福,还过得去。”

    李天澜语气清冷,从头到尾,哪怕是第一时间被王天纵揭穿了身份,他都没有露出丝毫的慌乱和震惊。

    “心志不错,难怪敢来天空学院。”

    王天纵若有所思道:“你修的无敌篇,又曾经入过燃火境,如此说来,你当初败过?所以才无奈重修?败给谁?”

    李天澜没说话,只是看着王天纵的眼神有些清冷。

    这并不是敌意,而是一种下意识想要拉开距离的疏远和冷漠。

    王天纵看了他一会,点点头,轻声道:“你对北海王氏有心结?因为当年你父亲的事情?”

    “我能理解你的做法,换了我,我也会这么做。”

    “所以你不需要解释?”

    “你可以解释。”

    两人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快,气氛也越来越凝重。

    而一旁的王月瞳却早已呆住。

    天澜师兄...

    是当年李氏的传人?

    难怪他要和自己两清...难怪...难怪...

    她紧紧咬着嘴唇,心里乱糟糟的,一时茫然。

    “我是北海王氏的族长。”

    王天纵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缓缓开口,这就是他的解释,很空洞,但却又能说明一切。

    李天澜像是懂了,又像是没懂,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冷静道:“所以我今天会死在这里?”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无为大师所说的话。

    他说自己近日有一劫,却不想是应在这里。

    “我不杀你。”

    王天纵摇了摇头:“当年北海王氏的沉默,我自认没错,杀你,却是错的,你不会死。但同样,我要给你个建议。”

    “愿闻其详。”

    李天澜点了点头,整个人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回去吧。天空学院不适合你。”

    王天纵淡然道。

    李天澜笑了,一直很平静仿佛不会愤怒也不会害怕的他整个人气势顿时一变,眼神也开始透着一种疯狂和凶戾。

    “回去?回哪?回边境吗?”

    “都随你,可以回边境,也可以出国,你这次来,本来就没什么意义。李氏已经不存在了,就算你入了无敌境,李氏也不可能重新辉煌,中洲,已经不适合你了。”

    王天纵看也不看李天澜一眼,缓缓道。

    李天澜的笑容愈发癫狂,他的眼睛里似乎燃烧着浓烈的火焰,谁都可以感受到他眼神中的炽热和执着:“你是剑皇,是天下第一,但你不是神,你左右不了每个人的命运。所以,我不会走,李氏当年失去的一切,我会拿回来,一点一点的拿回来!”

    “你什么都拿不走。”

    王天纵语气转冷:“这已经不是李氏的时代了。”

    “时代是人创造的。”

    李天澜冷笑道:“我想试试,你拦不住我。”

    他用尽全力锤了锤自己的胸口,力道之大,仿佛要砸在他自己的灵魂上。

    他的嘴角涌出鲜血,可眼神中除了疯狂,就只剩下不顾一切的坚决:“我赌上了李氏的尊严和荣誉,过去二十年的时间里,李氏近千人的性命和荣耀都在这里,都在我身上。你拦不住我,谁也拦不住我!!!”

    王天纵转头看着凉亭外的水池,冷淡道:“那你可以试试。”

    李天澜擦干嘴角的血迹,点点头,直接道:“告辞。”

    他转身离开凉亭,头也不回。

    凉亭内的气氛压抑而沉默。

    一直在发呆的王月瞳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李天澜离开的背影,尖叫一声师兄,下意识的冲向李天澜离开的方向。

    王圣霄微微皱眉,沉吟一声道:“爸...”

    王天纵摇了摇头,看着追逐着李天澜的女儿,面无表情道:“狼子野心,绝非良配。”

    ---

    感谢maing琴中剑的月票~

    每天五票免费盘点票,没投的兄弟们帮忙投一下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