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七十九章:我有一剑,破碎山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万字更新,明天上架~大家有条件的支持下吧,一个月就六七块钱,求订阅~)

    --

    李天澜的步伐并不慢,但却也并不是慌不择路的落荒而逃,所以在他刚刚走出去不到一二百米的时候,身后王月瞳的身影就已经追了过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天澜转过身,看着小跑过来显得格外青春飞扬的王月瞳,眼神淡然道:“有事吗?”

    这话即不礼貌也不客气,冷淡的就像是刀子一样扎在王月瞳身上,王月瞳脸色猛地一白,咬紧了嘴唇,轻声道:“你去哪?”

    “回家。”

    李天澜一句话说完,内心却微微一疼,回家?回去雍华别墅,这时候秦微白是不是已经出发去机场了?

    秦微白不在的别墅,能叫家吗?

    他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平淡道:“回天空学院。”

    “我和你一起回去。”

    王月瞳说着,下意识的向前两步,想要去抓李天澜的胳膊。

    李天澜后退一步让开,看着对方突然慌乱起来的小脸,轻轻叹息道:“不用了。”

    王月瞳怔怔的看着李天澜,两人身边是白色的桥,绿色的水,上午的阳光温暖的洒落下来,王月瞳整个人似乎都被渡了一层金边,尚且还年轻的男女默然相对,犹如一幅沉默而凄美的画卷。

    李天澜转过身,默默离开。

    “师兄...”

    王月瞳张了张嘴,近乎喃喃自语的叫了一声。

    “师兄!”

    王月瞳再次冲上来,她的红唇紧紧的抿着,脸色倔强,带着一种好像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执着。

    她的两只手握在一起,拉着李天澜的手,也不说话,似乎又想耍赖。

    “有意义吗?”

    李天澜终于回过身,看着王月瞳:“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想必也应该清楚,之前我对你也不是什么欲擒故纵,只是纯粹的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他看着王月瞳有些伤感的漂亮眼睛,顿了顿,继续道:“其实细想起来,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入学演习中你帮了我,学院外面我救了你,没啥刻骨铭心,没啥缠绵悱恻的,我知道我的态度可能会让你不舒服,会让你不服气,但那只是情绪而已,时间长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我很自私的,做这一切,我说是为你好,我自己都觉得虚伪。主要是我,真不想再跟你们北海王氏扯上什么关系,刚才你应该听到的,李氏当年失去的一切,只要我不死,早晚我都会拿回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王月瞳不说话,也不动,只是拉着李天澜,默默的看着他。

    “你信不信有朝一日我会进入无敌境?”

    李天澜突然问道,表情坚定。

    王月瞳愣了下,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眼神也有些亮晶晶的,李天澜的潜力根本无需怀疑,李氏的传承也是众所周知,战神图中的无敌篇最重心境,李天澜曾经或许败过,但重修之后他的道路却绝对可以比之前走的更加稳健,如此人物,进入无敌境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还是那种那种可以跻身神榜的无敌境,在见识到了李天澜的潜力后,没人会怀疑这一点。

    “我也信。”

    李天澜笑了笑,拍了拍王月瞳的小手,轻声道:“所以啊,如果我有幸能活到那一天,到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难道你还不懂吗?”

    看着王月瞳苍白的脸庞,李天澜微笑着,一点一点的将手从她手里抽出来,点点头道:“再见。”

    他刚刚转身。

    身后一道娇躯就猛然冲到了他身上。

    李天澜身体略微一僵,从背后搂住他的王月瞳拼命的摇头,带着哭腔道:“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不服气,李天澜,你混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我才刚刚恋爱你就让我失恋吗?混蛋,我就是喜欢,就是喜欢啊!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好一点?李氏和王氏的事情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就是喜欢,就是喜欢...

    李天澜身体僵硬在原地,这一刻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王月瞳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搂着李天澜的双臂不断用力,整个人毫不掩饰的在李天澜身后小声抽泣着。

    喜欢上一个人很复杂,也许需要用一生的时间。

    喜欢一个人也很简单,甚至只需要一瞬间就足矣。

    王月瞳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短短几天的功夫,李天澜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平静时的他,拔剑时的他,他的沉默,他的冷淡,他的跋扈,无数的李天澜在他的内心越来越明显,他能清晰的回忆李天澜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甚至可以清晰的记住他的每一句话。

    这个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闯入她的世界的男人,在她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已经住到了她的心里。

    不服气?或许吧。不甘心?无所谓了。

    王月瞳不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只知道当李天澜说出他们会成为敌人的时候,她的心抽搐成了一团,疼的撕心裂肺。

    这就是喜欢了。

    就是喜欢。

    李天澜安静的站在原地,感受着王月瞳越来越用力的双手,微微皱眉道:“放手。”

    “我不!”

    王月瞳死死抱着李天澜,北海王氏的女子向来敢爱敢恨,不会扭捏,也从不矫情,伤心委屈了会哭,高兴愉悦了会笑,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同样也不会放手。

    李天澜脸色冷漠,抓住王月瞳的柔嫩小手,一点一点的将她的双手掰开,小公主的皮肤娇嫩,似乎用力碰一下都会留下痕迹,但他却硬起心肠,强硬的挣脱出了她的拥抱范围。

    整个过程王月瞳都没有说话,但却不断用力,小脸涨得通红,一双嫩白的手掌更是被李天澜掰的又红又紫,她死死咬着嘴唇,清澈的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中流淌出来。

    梨花带雨,泪眼朦胧。

    可她却也不擦拭,只是任由李天澜在自己的视线中变得模糊。

    李天澜看着王月瞳又红又紫的小手,内心没由来的疼了下。

    可想到刚刚跟王天纵的对话,他的表情又重新变得冰冷。

    尽管他从来没报什么希望,可在见过了王天纵之后,他才清楚的知道,北海王氏和李氏曾经的一切,数百年来的情分,都已经过去。

    再也回不去了。

    若是二十年前,他和王月瞳在一起,将是整个东南集团的佳话。

    可二十年后的今天,两人走在一起,那便是孽缘。

    看着王月瞳凄然无助可怜兮兮的脸庞,李天澜内心轻轻颤抖着,他扬起嘴角,突然间笑容灿烂。

    既然不能两不相欠,既然连陌生人都做不成,那便恨吧,总比现在纠缠不清要好得多。

    他向前一步,伸出手,替王月瞳擦掉了泪水。

    王月瞳无声的抽泣着,倔强的跟李天澜对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

    李天澜轻声笑着,语气柔和,他的心似乎在慢慢的变冷,变得再也没有丝毫温度。

    原以为有了秦微白,他可以不去在乎任何女人,原以为为了李氏,他可以不去在乎一切,可在王月瞳悲伤而朦胧的眼神中,李天澜突然发现自己也会愧疚,也会心疼,也会挣扎和纠结。

    “你现在的样子...”

    他轻声说着,整个人似乎都极不自然的在颤抖:“真像个贱人。”

    王月瞳身体猛地一颤,泪眼朦胧的眼神似乎也变得绝望。

    李天澜深深呼吸,微笑似乎成了刻在他脸上的面具:“喜欢我?莫名其妙,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就喜欢我?你不是犯贱又是什么呢?”

    他双手离开王月瞳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俏脸,平静道:“我最讨厌贱人了,所以...滚远一点。”

    王月瞳呆滞在原地,一瞬间仿佛成了一支没了丝毫生气和水分的花朵。

    李天澜直接转身,快步离开。

    走出园林盛宴,沿着公路一路行走,李天澜嘴角的肌肉不断抽搐着,整个人愈发戾气横生。

    一辆灰色的奥迪靠近李天澜,正打算减速。

    “滴滴...”

    汽车鸣笛的声音响起。

    奥迪后方,一辆蓝色的保时捷718快速冲了过来。

    奥迪内的骑士微微一笑,略微加速驶向了前方,能暗中保护的话,还是暗中保护的好。

    保时捷停在李天澜身边,车窗落下。

    李天澜内心一瞬间仿佛有岩浆爆发,他死死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看向车内的王月瞳。

    王月瞳的脸色依旧苍白,但她整个人似乎已经平静下来,跟李天澜对视一眼,小公主语气冷漠:“上车。”

    李天澜愣了下,打开门上车。

    王月瞳发动车子,车速飞快:“别误会,我不会在继续犯贱缠着你了,如你所说,从今以后,我们两清。”

    李天澜内心的岩浆在剧烈的涌动后迅速熄灭,他默默点头,面无表情道:“我可以自己回去。”

    “这不符合北海王氏的礼数,无论你今后是不是敌人,起码现在,你是北海王氏的客人,送你回去是应该的。”

    王月瞳淡淡道,语气空洞冷漠的像是丢了魂一样。

    李天澜不再说话。

    沉默之中,保时捷越来越快,冲进市区,在冲出市区,逐渐接近天空学院。

    天空学院最后一段大概两公里的路程是水路,水上只有一条可供步行的小桥,随着保时捷一路冲刺,视线之中,小桥已经遥遥在望。

    “师兄。”

    一直沉默的王月瞳突然开口,语气轻柔。

    李天澜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我曾经想象过无数次我的初恋是什么样子,又会有多么浪漫和刻骨铭心的过程。”

    她轻轻笑着,眼角却有泪水滑落:“现在我看到了,经历了,原来我所有的幻想,都太过美好了。”

    “你知道被喜欢的人骂贱人是什么感觉吗?”

    她轻声开口,一只又红又紫还带着淤青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这里,都碎了。”

    李天澜内心一颤,没有说话。

    “我不再喜欢你了。”

    王月瞳微笑着流泪,柔声道:“我恨你,今时今日,从这里下车后,我们就是敌人。”

    车辆穿过一片树林,车速减慢。

    在保时捷后方一直远远吊着的灰色奥迪内,骑士拿着电话,看着前方减速的保时捷,轻声道:“老板,他马上进入天空学院。”

    电话中,秦微白沉默了一下,随即清冷道:“你可以回来了,一会随我一起去比利国。”

    同一时间。

    密林内部。

    早已潜伏在这里的黑袍服下了复苏药剂,感受着越来越灵活的身体和越来越强势的力量,他整个人的眼神也愈发狰狞阴毒起来。

    黑袍身边,玫瑰再次打开了一个仪器,仪器屏幕上,几个红点正在细微的闪烁着。

    “两个人在暗中保护。”

    玫瑰扫了一眼屏幕,平静道:“奥迪里面是骑士,距离两百米,后面的是北海王氏的高手,应该是保护王月瞳的妖姬,距离三百二十米。”

    她的眼神中透着一些惊喜:“军师不在。”

    “这仪器管用吗?”

    黑袍活动了下身体,淡淡道,在复苏药剂的支撑下,他已经恢复了昔年的巅峰实力,话语中的自信也越来越明显。

    “试验品,谁知道呢?不过总部的老家伙说是管用的,跟卫星相连,能够确切的探测到身边的生命能量,惊雷境的高手生命能量何等恐怖?现在只探测到了骑士和妖姬,并没有第三人,而且他们距离你最近的,也有两百多米。”

    两百多米。

    黑袍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一百米的保时捷,喃喃自语道:“太远了啊,太远了,这么远,你们怎么来得及救人?怎么来得及啊。”

    黑袍另一侧,一道浑身包裹在黑色紧身衣内的窈窕女性放下了电话走过来,声音清脆道:“动手,我和玫瑰拖住妖姬和骑士,黑袍,杀了李天澜,重伤王月瞳,这是二爷的指示。”

    “给我十秒钟,足够了。”

    黑袍冷笑一声。

    视线中,王月瞳和李天澜拉开车门下车,两人走到一起伸出手,似乎是一次很正规的握手。

    黑袍在不犹豫,整个人犹如一只黑色雄鹰,瞬间冲出树林!

    树林内外电闪雷鸣。

    大片刺目的雷光爆发出来,黑袍的身影夹杂在漫天的雷光之中,似乎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已经准备开车掉头的骑士脸色巨变,整个人冲破车内的挡风玻璃,全速冲刺向前。

    在后方,稍微慢了一步的妖姬也发现了状况,整个人犹如一道幻影,全速冲锋。

    两道或纤细或丰腴的女性身影在黑袍之后冲出树林,两人全身都被黑衣包裹着,全力出手阻拦骑士和妖姬的救援。

    刹那间耀眼的电光崩碎了附近的树林,四位惊雷境巅峰高手全力出手,以命搏命!

    而另一侧,黑袍的身影已经冲向了李天澜和王月瞳。

    电光在疯狂弥漫,这一刻的黑袍没有防御,全力进攻。

    二十年前那位李氏天骄在边境的那一剑似乎重新出现在他的脑海。

    冲霄的剑光在他内心激荡,黑袍眼神癫狂,周身雷光合拢,声势再涨一截!

    骑士和妖姬的内心瞬间沉入谷底,浑身冰冷。

    仅看那声势,就能知道黑袍是那种就算跟他们比起来都弱不了太多的惊雷境巅峰高手,这样的人亲自出手,李天澜再怎么天才,王月瞳再怎么高贵,又如何幸免?

    有人惊怒,有人期待,有人疯狂。

    电光将近。

    越来越近。

    一切都是在瞬息之间。

    看着足以将自己轻而易举撕碎无数次的电光,王月瞳只来得及略微回头。

    跟这个男人死在一起,似乎也不错。

    王月瞳视线之内,李天澜的表情依旧平静,刺目的电光将他的脸色照耀成了铁青色,他没有退缩,而是迎着大片的电光,一步向前。

    这个不久前刚刚还说自己很自私的男人伸出手,拽住王月瞳,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王月瞳突兀的泪流满面,隐约之中,她似乎听到了李天澜喃喃自语了一句:“这一劫原来在这。”

    浑身上下被大片电光交织着的黑袍俯冲而至。

    电光缭绕,犹如死神的狞笑。

    银色的人皇从袖口滑落。

    千钧一发。

    李天澜紧握人皇,轻轻一拉。

    一把细长的双剑出鞘。

    李天澜双手举剑,越过头顶。

    九天之上,刹那间惊雷欲起,滚滚雷鸣,犹如天怒!

    我有一剑。

    无敌境之下,敌为蝼蚁,我为蝼蚁。

    李天澜的内心前所未有的凝聚。

    他曾对东城无敌说过,他有一剑,钟家接不住,谭家接不住,但他没说的是,他自己,同样也接不住。

    无非是鱼死网破而已。

    李天澜长剑颤抖,眨眼之间,他所有的精气神几乎前所未有的飞扬起来,所有的生命力和潜力开始随着他长剑的颤抖而燃烧着。

    入凝冰,入燃火,入惊雷。

    这一刻的李天澜平静而威严,妖魔退避,鬼神退散。

    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强的一剑,就算他曾经刚入惊雷境都用不出来的一剑,这是属于无敌篇的领域,以生命为代价的一剑,怎能不强?

    剑二十一。

    破碎山河!

    几近无敌的雷光在剑尖之上冲天而起。

    李天澜身体笔直,却瞬间白发。

    ---

    感谢往生年的捧场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