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八十一章:等我回来(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求订阅~ 每个月六七块钱,有条件的好汉们订阅个吧~休息会,继续写第三章,写不完不睡觉,兄弟们可以明天早上起来看,估计要到后半夜了,嗯,那就算明天三更怎么样~)

    ---

    滚滚长江在脚下流淌,涌向不远处的入海口。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江水流逝,豪情流逝。

    站在天空学院的对岸看江水,无论怎么看,似乎都能给人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奔腾的江水入海,一往无前,一去不回,犹如匆匆逝去的青春,再回头,一切看似近在眼前的昨日,原来早已远去,变得空洞了,模糊了。

    李天澜安静站在岸边,凝望着对面的天空学院,凝望着面前的滚滚江水,不言不语,久久沉默。

    一脚在御气境,一脚在惊雷境。

    这一刻的他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强的时刻,无敌境之下,他敢跟任何人一战定生死。

    但这也是他最落寞的时候。

    体内那种空虚而有膨胀的矛盾感觉不停的交替着,从上而下,这一刻的李天澜就感觉像是被充了气的气球,看似膨胀,可内部却空空如也。

    膨胀的是力量。

    空虚的则是生命。

    午后的阳光正好,春暖花开,令人心旷神怡的气候中,有疾风骤起,随着江水飘远。

    李天澜的满头白发随着风略微扬起,几根苍白色没有丝毫光泽的发丝在风中摇曳着滑落,划过在场几人的视线,最终落在了王月瞳面前。

    这一刻,谁都能够感受到李天澜那种极端不正常的强大,但同样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脆弱,那强大的气势之下,似乎是早已不堪一击的身体,仿佛风再大一些,他的身体就会直接被风吹碎,消散与天地之间。

    “师兄!”

    王月瞳原本止住的泪水顿时犹如决堤一样彻底崩溃,她哭着叫了一声,走到李天澜身边,颤声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李天澜继续沉默。

    王月瞳死死捂着嘴巴,泪水瞬间打湿她白嫩的手背,这个不久前就算是被李天澜骂她是贱人都不曾哭出声的女孩身体颤抖着,哭的凄凄惨惨。

    不止是王月瞳,甚至就连骑士和妖姬都不好受。

    身具风雷双脉,年纪轻轻就曾入过惊雷境的李天澜潜力何等的恐怖?

    假以时日,进入无敌境后,绝对是神榜前五,甚至前三名的有力争夺者。

    就算是妖姬,尽管她内心偏向王圣霄,可看到李天澜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会成为年轻天骄,甚至天骄这个头衔最有力的争夺者之一。

    可现在,随着刚刚那惊艳了世间的一剑落幕,一切都不存在了。

    李天澜还活着。

    可天骄却已经陨落。

    这种状态下的李天澜能活多久?就算他还能活不少时间,可燃烧了所有潜力和生命力的他,跟无敌境还有关系吗?

    终生无望无敌境。

    对于李天澜这样的人来说,何等残酷?

    看着那一头白发萧索而落寞的背影,妖姬默默无声,整个人内心似乎都有些凄然。

    “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李天澜看着江水,终于开口,他的声音很低,就像是在喃喃自语:“又能如何啊?”

    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

    第一次说的时候,他就在对面的天空学院,那个时候,他问自己这个问题,内心的答案却无比清晰。

    可是这一次,他再问自己,却只剩下茫然。

    “师兄。”

    颤抖着哭泣着的王月瞳小心翼翼的拉住李天澜的手,抽泣道:“跟我回北海王氏吧,我有办法救你,我一定有办法救你的。”

    李天澜深深呼吸,他的胸口明显的起伏,吸进去,在呼出来,似乎所有的不甘,所有的怨气都随着他的呼吸冲出他的身体,他的惨白的仿佛透明的脸庞再次变得平静下来。

    看着嗓音嘶哑已经将娇艳红唇咬出血来的王月瞳,李天澜轻声道:“你忘了吗?”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轻声道:“我们是敌人。”

    王月瞳拼命摇头,嗓音凄凉,那仿佛已经被李天澜亲手撕碎的真心似乎就是在刚刚李天澜挡在她身前的时候又合拢,然后再次被李天澜的一头白发刺的支离破碎。

    什么尊严?什么骄傲?什么矜持和高贵?

    不要了。

    王月瞳什么都不想要了,她只想要李天澜活着,看着他神采飞扬,看着他意气风发,哪怕再次看到他的冷漠和无动于衷。

    无论为敌为友,无论今后是相知还是陌路,只要活着,活着就好。

    迎着李天澜平静冷淡的眼神,王月瞳再次向前一步,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嗓音沙哑道:“求你了师兄,我求你,跟我回北海王氏吧,我错了,我不恨你了好不好?我求你了啊。”

    我错了,我求你。

    李天澜眼眶一热,心脏狠狠一抽,巨大的酸楚直击内心,他的眼前一片昏暗, 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是有多在乎,才会毫无尊严的认错?

    是有多在乎,才会豪不矜持的祈求?

    她没有错,又何必认错?又何必祈求?

    这可是北海王氏年青一代中最受王天纵宠爱的幼女啊。

    李天澜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狠狠的抽搐,这一刻的王月瞳不会知道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是多么想将她搂在怀里,李天澜也不想让她知道。

    她有敢爱敢恨的执着和热烈,但有些事,她却未必有承担的勇气。

    李天澜的手掌死死握住,没有丝毫血色的手臂上青筋暴起,他伸出手,却不是拥抱,而是坚决的,用力的将王月瞳推开。

    小公主身体不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贱人,滚远一点。”

    李天澜脸色冷漠,内心却犹如装满了冷风和苦涩的山谷,有风回旋,整座空谷之内似乎都是冷飕飕的,冰凉而嘲弄。

    王月瞳茫然的坐在地上,泪流满面,那双平日里清纯妖娆的眸子已经哭的红肿,她的眼神没有愤怒,没有伤心,只有哀求:“你会死的,师兄,你会死的!”

    会死。

    说出这个词的时候,王月瞳只觉得全身都没有了丝毫力气,一时间甚至都爬不起来。

    她只是趴在地上,不停的喃喃自语,重复着:“你会死的...”

    李天澜转过头,不去看她。

    亲眼见到这一切的妖姬顿时勃然大怒,她是北海王氏的核心高手之一,跟王月瞳的关系可谓极好,是那种既像是姐姐,又像是母亲的关系,对于王月瞳,妖姬是打心眼里疼爱甚至是溺爱,别说动她一下,就算别人说王月瞳一句难听的,妖姬都敢翻脸杀人。

    可如今在她心里无比宝贝的小公主却被李天澜狠狠推在了地上,弃之如草芥,甚至还骂她是贱人,让她滚远一点...

    妖姬的一双眼睛顿时浮现出了一片妖异的血红。

    电光在她身上闪烁而起,她猛然向前一步,死死盯着李天澜的背影,眯起眼,语气危险道:“李天澜,现在去把月瞳扶起来,给她道歉,不然我肯定让你后悔,你信不信?”

    骑士犹豫了下,虽然没有说话,但却已经作出了出手阻拦的姿态。

    “我不会道歉。”

    李天澜嗓音中的冷漠完美掩饰着他声线的颤抖:“她本来就贱,我哪里说错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辱骂北海王氏的公主?”

    妖姬深深呼吸,竭尽全力的调整自己的状态。

    一个骑士他就已经很难应付,更何况如今还有一个一脚踏在惊雷境不知深浅的李天澜?

    可妖姬无所畏惧,无论是她的立场,还是她对王月瞳的关心,此时都不允许她后退半步。

    “他不算什么东西。”

    一旁沉默的时候犹如完全不存在的劫突然开口,他的嗓音低沉嘶哑,不冷冽,但却有种绝对压抑的味道:“他是叹息城的少城主,也是未来的城主。妖姬,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少城主无礼?年轻人的吵吵闹闹,你少掺和。”

    叹息城。

    少城主。

    妖姬身体巨震,原本要踏出去的一步生生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个决定是如此的仓促和匪夷所思,但由劫说出来,却让人不得不信。

    在所有人心里,劫才是叹息城未来的城主,也只有他才有资格担任未来的城主,中洲数百年来最惊艳的刺客,劫的存在,甚至是很多杀手们的信仰。

    以御气境强冲无敌。

    自创九字真言,誓要与道家和佛门的九字真言比肩。

    这是何等的气魄和才情?

    如果他真的可以从御气境入无敌的话,甚至就连司徒沧月都压不住他,这样的人物,却让出了城主的位置,宁可站在李天澜身后?

    这到底是为什么?

    妖姬深深呼吸,她有进无退,哪怕明知道不是劫的对手,她也不想有丝毫的退让:“你想拦我?”

    “你走开啊!”

    劫还不曾开口,王月瞳就猛然尖叫道,嗓音无助而凄凉。

    妖姬愣了愣,果然停在原地,看着王月瞳,眼神伤感。

    王月瞳从地上爬起来,失魂落魄的看了一眼李天澜,猛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跑远。

    妖姬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天澜,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李天澜依然站在江边,动也不动,犹如雕像。

    无论是叹息城的少城主,又或者是妖姬的挑衅,他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这个足以震动中洲的消息,似乎被风一吹,便在他的耳边散去了。

    劫看了一眼李天澜,眼神中有些欣赏。

    他是刺客,但却不是不懂感情的机器,男女之事,说起来千难万难,万般纠缠,说简单了,无非就是一句道歉或者表白而已。

    他来的时候,是亲眼看到王月瞳和李天澜抱在一起的。

    一个愿意陪你赴死的女孩。

    之前不管有什么风风雨雨,都可以过去了。

    也正是因为过去了,所以才更应该珍惜。

    他能理解李天澜的冷漠,相信妖姬也可以理解,这种时候,将王月瞳推开,恰恰才是最负责任的做法。

    他有推开王月瞳的勇气,但却没有让王月瞳接受生离死别的勇气。

    王月瞳说北海王氏有救李天澜的方法。

    这样的方法或许有,但却绝对不是王月瞳可以拿到,除非李天澜今后把命卖给北海王氏才可能,而且这种可能还不算太大。

    最起码在劫的心里,这个年轻人的冷言冷语,是很爷们的做法。

    伤心,甚至是仇恨,总比死别时的伤心欲绝要好得多吧?

    比如他的姐姐,那位叹息城的城主。

    劫眼神恍惚了下,看着李天澜,刚想开口。

    江对岸。

    一道苍老的身影已经顺着小桥极速冲了过来。

    天空学院校长庄华阳。

    劫站在原地,不动声色。

    察觉到了岸边战斗的庄华阳几乎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看着已经落幕的战场,看着满头白发气息强盛而又空洞的李天澜,庄华阳内心猛地一沉,却仍然不死心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天澜没有开口。

    劫也没有说话。

    心烦意乱的骑士更是懒得多说什么。

    庄华阳的内心一直下沉,沉入谷底。

    那满头白发,完全是生命和潜能过度燃烧的迹象。

    这意味着什么?

    无望无敌!

    庄华阳内心轻轻一颤,学院派好不容易发现了李天澜这个最具培养价值的对象,难道就这么失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后的学院派,对李天澜会是什么态度?

    庄华阳不想多想,也不敢多想,只是开口道:“先回天空学院再说。”

    “不回了。”

    李天澜终于开口,他深深凝视着江对岸的天空学院,缓缓道:“没有意义了。”

    他缓缓转身,迈步离开。

    “你去哪?”

    庄华阳和劫异口同声道。

    “回家。”

    李天澜淡淡道。

    一辆黑色的奔驰几近全速的冲到江边。

    鲜亮的车身无视战场中的阻碍,咆哮着一冲而过,最终停在李天澜附近。

    车门打开,秦微白步伐急促的下车,看到一头白发的李天澜,她整个人如遭雷击,怔在原地。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秦微白,一直平平静静的他嘴角抽搐了下,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突兀的红了眼睛。

    他的语气不再冷漠和平静,而是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苦涩,颤声道:“抱歉,今后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一身正装的秦微白身体微微颤抖着,紧紧握拳,指甲刺入她的掌心,顷刻间血流如注。

    她深呼吸一口,慢慢来到李天澜面前,眼神依旧温柔。

    “老板。”

    骑士有些忐忑的来到秦微白身边,轻声叫了一声。

    “啪!”

    秦微白猛地甩手,一巴掌狠狠甩在了骑士的脸上。

    骑士高大丰满的身体向后踉跄了下,不敢有丝毫反抗,只是低头不语。

    她的脸上沾染着秦微白手中的鲜血,也不去擦拭,只是静静的站着。

    “我不想听解释,滚回车里,跟我一起走!”

    秦微白的声音依旧清冷,但字里行间,却都透着一种几乎压抑不住的疯狂和暴怒。

    骑士二话不说,直接钻进了奔驰。

    “不怪她。真的。”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轻声解释了一句。

    秦微白重新看着李天澜,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起来:“你信我吗?”

    李天澜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秦微白嘴角扬起,笑容灿烂,她伸手搂住李天澜的脖子,在他嘴角轻轻吻了一下,轻声道:“你会没事的,等我回来。”

    她后退两步,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转身走向奔驰。

    拉开车门的时候,秦微白眼神一扫走过来的庄华阳,语气清冷道:“庄华阳,转告你身后的那位首长,半个月,最多半个月,我会还你们一个完好无损的天澜,这段时间,你们最好别起什么歪心思。”

    她坐进车里,平静道:“去比利国,马上。”

    开车的燃火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车速陡然加快。

    车厢内一片沉寂。

    秦微白独自坐在后排,紧紧抿着嘴唇,幽暗沉静的眼神微微闪烁着,那是不惜一切的决然和疯狂。

    ---

    感谢54472292,killer丶ak的万赏捧场~

    感谢七彩孔雀,longbefore,抽烟的月亮,胡司机,平淡生活x的捧场和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