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八十二章:失踪(第一更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直等到李天澜的身影在视线之内消失,庄华阳才深深呼吸了一口,缓缓转身。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战场之中此时一片狼藉,原本整齐的小路被彻底摧毁,道路两旁的树林七零八落,无数的树枝和粉碎的树干散落的到处都是,庄华阳漠然的走着,最终在劫面前停下。

    “不跟上去暗中保护他吗?”

    庄华阳随口问道,叹息城的顶级刺客有数位,而且都是很适合负责天空学院暗杀课程的人选,不要说劫这位副城主,最开始跟叹息城沟通的时候,庄华阳甚至连轻风流云都没有奢望过。

    毕竟叹息城多年来与世无争,对于东北之外的事务,谁都没有插手的兴趣,司徒沧月性格如此,庄华阳也没指望她能派出轻风流云这种左膀右臂屈尊来天空学院,他的目标一直盯着其他的几位刺客,都是比轻风流云稍差,但却又有资格代表叹息城的超级刺客或者杀手。

    比如魑魅,魍魉,再比如虚渊,暮影。

    这四位,无论任何一位,都足以胜任天空学院的职位,而且是绰绰有余的那种,他们才是庄华阳真正邀请的目标。

    近年来学院派和叹息城走的算是比较近的,如果那四位刺客来到天空学院,足以说明叹息城和学院派的合作变得更加紧密,对于双方来说,这样的合作完全就是双赢。

    昆仑城近几年来对叹息城的小动作不断,司徒沧月身上那把中洲凶兵落日,可以说是战神古行云梦寐以求的东西,也是古行云近年来最大的图谋。

    甚至包括在天空学院的入学典礼上,古云侠的那一番讲话,都是昆仑城运作的一部分,她的讲话如果在天空学院没有遇到什么波折的话,估计很快就会传进幽州,继而传到东北。

    只不过她的话头被庄华阳直接挡了回去,那番话影响力已经大大下降,庄华阳邀请叹息城的刺客入天空学院,也等于是在试探叹息城有没有对昆仑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小动作进行反击的可能性,。

    如果叹息城的刺客加入天空学院,这几乎可以说是叹息城自成立以来第一次走出东北,也意味着叹息城和轮回城较量的开始。

    将两者的矛盾控制在一定程度以内,这是学院派乐于看到的局面,学院派到时可以借机扩大在特战系统的影响力,同样也会给予叹息城一定程度上的支持。

    互惠互利的事情,谁都不会嫌麻烦的。

    可是庄华阳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司徒沧月会将劫派过来。

    这个境界不走寻常路但无论战斗力还是杀伤力都在他这个校长之上的中洲最强刺客进入天空学院,难受的何止是昆仑城一系,就连庄华阳自己都是又欣喜又头痛。

    将劫放在天空学院,这已经不能说是叹息城对昆仑城的反击了,这个中洲最为锐利的刺客从东北一步跨到华亭,同时也意味着自从成立以来就始终与世无争的叹息城即将彻底苏醒。

    这一切自然不全是因为昆仑城。

    只能是因为李天澜。

    甚至因为李天澜的因素还要比昆仑城更大一些。

    劫来天空学院,完全说明叹息城已经知道了李天澜的身份。

    庄华阳知道李天澜的身份,他同样也知道司徒沧月和李狂徒当年的纠缠,这一点,恐怕中洲上层社会都有耳闻,叹息城的那位中洲隐神对于李狂徒的儿子到底是爱屋及乌还是恨乌及屋,都不难让人理解。

    如今随着劫的到来,还勉强救下了李天澜,叹息城的立场已经明显了。

    爱屋及乌吗?

    庄华阳若有所思,他突然间发现拉拢李天澜进学院派,当真是一步妙棋,很短的时间里,这个身份敏感的年轻人已经有意无意的串联起了太多的事情。

    “不需要。”

    劫缓缓开口,不说话的时候,他仿佛就是一道黑暗中的影子,安静到就算他站在那,也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掉,可他一旦开口,低沉嘶哑的嗓音却会瞬间吸引人所有的注意力:“以少城主现在的状态,不需要谁来保护,能杀他的人,我也拦不住。”

    庄华阳一脸错愕:“少城主?”

    “叹息城近日就会宣布这个消息,确定李天澜为叹息城下一代城主。”

    劫语气平淡的开口道。

    庄华阳脸色变换,一时间表情极为精彩。

    狂喜和忧虑两种相反的情绪在他内心交织着,他张了张嘴,下意识的开口道:“这可当真是个意外啊。”

    李天澜成为昆仑城的少城主,这个消息背后蕴含的信息实在太多,也太过复杂。

    站在学院派的角度上,这自然是好事,落寞的李氏传人加入学院派,和叹息城少城主加入学院派完全就是两回事,前者所有人都只能期待他的潜力和成长,而后者却可以近一步拉近学院派和叹息城的关系,恐怕学院派的每个人都是求之不得。

    可站在中洲特战系统的大局中来看,这却绝对不能说是好消息。

    自从成立以来就始终沉默的叹息城突然宣布了他们的继承人,而且还是一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陌生的继承人,且不说大部分人是不是好奇,最起码一直关注着叹息城的一些大势力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查清楚李天澜的身份。

    叹息城的少城主姓李。

    这个消息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线索了。

    毫不夸张的说,叹息城这个消息一旦公布,李天澜整个人都会直接暴露在各方的视线之下,他的身份又能隐藏多久?

    一天?还是两天?

    他的身份一旦被揭开,整个中洲的特战系统肯定会立刻掀起一场剧烈的风暴。

    李氏的传人成为叹息城的少城主,这会让无数大人物睡不着觉的。

    太子集团,叹息城,东城家族,昆仑城,北海王氏,轮回,甚至一些跟当年的事情有关的境外势力都会彻底卷进来,到时候整个中洲都是硝烟弥漫,学院派又如何自处?

    李天澜...李天澜...

    庄华阳内心默念了一句,摇了摇头,内心苦笑,这简直就是个祸害。

    “这件事,我建议隐神殿下缓缓。”

    庄华阳终于开口,他说着话,再次强调了一遍:“嗯,缓缓。”

    李天澜现在的身体状况极为糟糕,谁也看不清楚他的前路,但起码根据庄华阳所知,他想要恢复过来,虽然是极难,但却并非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他一旦恢复,又成了昆仑城的少城主,在身份曝光的情况下,无论是昆仑城还是太子集团,恐怕都会迫不及待的冲过来将他撕碎。

    到时整个中洲特战系统立刻会变得极度混乱,甚至还有可能让一些境外势力有机可趁。

    学院派再怎么想要特战系统的话语权也不可能这么做,数百年来,高官,将领,哪怕是无敌境强者,都是在规则内行事,斗的太厉害让境外势力趁虚而入,这么做与叛国何异?

    庄华阳沉默着,想到二十年前的叛国案,眼神中似乎也多了一丝阴霾。

    “是要缓缓,起码也要先等天澜恢复过来才行。”

    劫点了点头,眼神却有些迷茫。

    李天澜那一剑虽然被他强行压了回去,可透支的潜能和生命力却已经所剩无几,劫也不清楚李天澜为什么现在还一只脚踏在惊雷境,但想来应该就是跟他过度的透支生命力有关系,虽然想不通,但这却是唯一的解释,如此奇异的状态,想要恢复过来,谈何容易?

    难道真要跟北海王氏接触一下?

    目前看来,这似乎是让李天澜恢复过来的唯一办法。

    北海王氏确实有办法能救李天澜,可无奈的是自己这边根本拿不出像样的筹码,跟王天纵谈这个,那根本就不是抽他的血了,说是在挖他的心都不为过。

    叹息城的那把凶兵落日倒是够分量,但那是属于中洲的凶兵,叹息城有使用权,但却没有交易权的。

    劫安静的站着,那张几乎遮住了他整张脸旁的面具流光闪烁,看不到他的表情,可他的眼神却明显变得烦躁起来。

    “天澜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庄华阳看了劫一眼,突然问道。

    “身体极差,战力极强。”

    劫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心思明显不在这上边。

    “总之,少城主这件事,还是缓缓吧,如果他可以恢复的话,最好能到他毕业后再公布这件事。”

    庄华阳认真道:“那才是最好的时机,我也会将我的建议告诉隐神殿下。”

    三年后李天澜毕业。

    这三年的时间,李天澜如果可以恢复过来的话,那么足以让学院派彻底重视他的价值。

    三年的时间,同样也可以让学院派拉近跟各方面的关系。

    三年之后,中期换届已经差不多尘埃落定,作为中洲如今的执政集团,首长在稳住局势后肯定会有一次爆发,到时候不说学院派一家独大,最起码,三年后的学院派会比现在要强大。

    那个时候才是万事俱备的时候。

    至于现在...

    一切尚为明朗,前景不明,李天澜的身份曝光,太子集团和昆仑城一旦全力出手,己方实力根本就不够,甚至差得远。

    冲突一旦爆发,叹息城势必会全力以赴。

    可问题的关键是,叹息城自成立以来就与世无争,提起这个组织,人们都会觉得很强大,和仔细一想,又不知道他们哪里强大,不到千人的叹息城,基本上是靠着司徒沧月和几位顶级刺客在支撑,作为新成立的巨头势力,跟昆仑城和太子集团比起来,无论是规模还是底蕴,叹息城都差得太远。

    东城家族现在跟李天澜看似密切,但实际关系却让人雾里看花,庄华阳也不敢保证巨变发生的时候东城家族会给予李天澜什么样的支持,就算他们愿意全力以赴,但豪门集团内部却一直都很松散,到时不给东城家族制造麻烦就不错,指望他们齐心合力,那是从来都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就算是学院派,以李天澜现在表现出来的一切,似乎也不足以让学院派下定决心跟太子集团和昆仑城不惜一切的开战,特别是在这个敏感时期。

    一切局势尚未明朗,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劫看了庄华阳一眼,一言不发,转身走向天空学院。

    庄华阳微微皱眉,但也知道这位中洲的暗影之王是出了名的难相处,无奈的苦笑一声,也准备离开。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庄华阳愣了下,随即接通。

    电话中,秦微白清冷的嗓音响起:“庄校长,现场是不是还有一具尸体?”

    庄华阳愣了下,果然看到不远处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黑袍。

    “有。”

    他点了点头,轻声笑道。

    “留着它。”

    秦微白语气淡漠:“走的急了,那人也许我见过也说不定。”

    庄华阳笑着说了声好,挂断了电话。

    ------

    同一时间。

    园林盛宴内部,大眼哭的红肿的王月瞳在一片古香古色唯美如画的小桥流水中横冲直撞,直接来到了最中心的八角凉亭内。

    凉亭内,王天纵的身影依然坐在那,似乎正在沉思,彻底安静下来的他这一刻终于不再是世界的中心,他此时好像已经成了凉亭中的一部分,只凭感觉的话,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王月瞳犹豫了下,咬咬牙,还是走过去,轻声叫道:“爸。”

    “嗯?”

    似乎在思考的王天纵猛地回过神来,看着宝贝女儿红肿的双眼,眼神顿时凝聚起来:“怎么回事?那小子敢欺负你?”

    “没有。”

    王月瞳慌乱的摇摇头:“不是他欺负我,他又救了我一次,刚刚有人袭击我,三个惊雷境。”

    三个惊雷境!

    无论在哪,这都是一股相当庞大的力量了。

    没人觉得这是冲着李天澜去的,杀李天澜的话,在别人不知道他底细的情况下,一个惊雷境就足矣。

    对方显示一个袭击小队偷袭,没过几天又是三个惊雷境出手,谁都会觉得这是冲着王月瞳来的。

    王天纵眼神微微眯起,语气平淡道:“妖姬呢?”

    “六姐当时被人缠住了。”

    王月瞳咬了咬嘴唇,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轻声道:“爸,天澜师兄关键时刻又救了我一次,他出了一剑,燃烧了自己的潜能和生命力,您...您能不能救救他?”

    王天纵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神并不锐利,甚至是温和的,可在这目光之下,王月瞳却前所未有的忐忑起来。

    “你想我怎么救他?”

    王天纵淡淡问了一句。

    “我...我想要一瓶...”

    “他配吗?”

    王天纵不等王月瞳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就凭他也配?我都不配,他凭什么?”

    “他救了你,我会用我的方式表示感谢,但是你要的东西,不可能。”

    王月瞳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晶莹的泪水再次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她拼命忍着,沙哑的嗓音中带着哀求, 轻声道:“求你了,爸。”

    “你求我没用,有些东西,是北海王氏立足的根本,你撒个娇耍个小性子难道我就能给你吗?”

    王天纵的眼神逐渐严厉起来:“月瞳,你太任性了,我对你很失望。这次让你来华亭,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王月瞳站在原地,怔怔出神,良久,她才凄然一笑,轻声道:“是啊,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王天纵转过头看着凉亭外的池水,平静道:“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我不同意。”

    “爸...”

    “下去!”

    王天纵猛然开口,沉声道。

    王月瞳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淌下来,她看了父亲的背影一眼,转身直接离开。

    王天纵没有回头,只是坐在原地摇了摇头,平静道:“不像话。”

    “陛下是在说谁?”

    一道苍老温和的嗓音响起。

    一身道袍的玄玄子走进凉亭,笑容温和,眼神亮如星辰。

    “月瞳这丫头,被我惯坏了。”

    王天纵站起身笑道:“让道长看笑话了,请坐。”

    “公主殿下可是个小福星,若是没有她,你们岂能发现李天澜这种人才?”

    玄玄子笑着坐在王天纵对面,云淡风轻的开口道。

    “人才?现在不是了,听说他刚刚一剑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和潜能,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看月瞳那模样,怕是好不到哪去。”

    王天纵摇了摇头平淡道。

    “他近日该有一劫,天命如此。”

    玄玄子微笑道:“此子当救。”

    “不值。”

    王天纵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随即斩钉截铁的开口道。

    玄玄子笑而不语,他从来不曾强行改变过其他人的想法,该说的,他一字不漏, 对方听不听,那就事不关己了。

    “不问问具体是怎么回事吗?”

    玄玄子笑着问道。

    “月瞳没事就好。”

    王天纵叹息一声:“那丫头失魂落魄的,能问出什么?等妖姬过来再说。”

    他语气顿了顿,不动声色道:“道长可知袭击者是谁?”

    “知道他们的大致方位,但我不能说。”

    玄玄子轻笑着指了指头顶:“我若明言,必遭天谴。”

    他能做的最多是给予北海王氏某些人一些指点,超级势力的碰撞,关乎国际大势,玄玄子就算能操纵些许国运在这件事上也不敢贸然宣之于口。

    玄学宗师都信天命,信天机,有些话不能讲,这是规矩。

    王天纵看了他一眼,笑着点点头:“下棋?”

    “好。”

    玄玄子从棋盒里拿出一枚棋子,落于刻在石桌的棋盘之上。

    王天纵同样举棋落子。

    一黑一白,在棋盘上不断蔓延。

    “轰!”

    一局棋还没有下完,一道剧烈的爆炸声猛然响起。

    园林盛宴内瞬时间火光冲天,剧烈的爆炸几乎传遍群山,整个园林盛宴都在剧烈摇晃。

    园林盛宴内的警报装置第一时间响起。

    王天纵神色一变,整个人的身体顿时消失。

    一枚白子旋于空中晃了晃,最终端正的落入棋盘。

    轰鸣巨响中的玄玄子神色不动,只是盯着眼前的期盼,眯眼轻笑道:“好棋。”

    他看着王天纵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天命所归之处...天骄崛起之时...”

    剧烈的爆炸声依旧在响起,淹没了老道士所有的呢喃声。

    五月二日。

    这是王天纵五年来首次来到华亭的第二日。

    园林盛宴遭遇莫名袭击。

    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北海王氏在华亭的颜面的园林盛宴发生爆炸,将近三分之一的区域被毁。

    北海王氏继承人王圣霄重伤。

    小公主王月瞳。

    神秘失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