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八十四章:我缺一条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快七千字的大章节~这一章算昨天的,今天还有两章~求订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

    作为昆仑城乃至整个特战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刘家在华亭的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可历史却堪称是最悠久的。

    特别是在华亭被太子集团攻陷之后,原本在华亭的几家豪门纷纷转移业务重心,总部迁移,华亭只留分部之后,刘家就更是成了少数在华亭扎根最深的本土豪门之一。

    刘家自从出现以来就一直在华亭发展,这个城市被掌握在北海王氏手里的时候,刘家是豪门,落在太子集团手里形成如今群雄割据局面的时候,刘家依然是豪门。

    刘家子弟多元化发展,多年来涉及各个领域,他们不是中洲最顶级的豪门,但却是行事风格最稳健的家族之一。

    就算是刘家近几十年来最出色的人物刘天清踏入无敌境之后,站在中洲权力巅峰的刘天清也不曾大张旗鼓的帮助家族,而是任由刘家巧妙的借他的势慢慢发展。

    刘天清的巅峰时期,刘家也曾迈入过中洲一线豪门的行列,如果他不曾在公平决斗中被杀的话,刘家甚至有着冲击顶级豪门的希望。

    这无疑很遗憾,但却也很庆幸。

    因为刘家行事稳健冷静的风格虽然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他们的发展速度,但同时也救了整个家族一命。

    当年司徒沧月与刘天清决战于太白之巅,新晋无敌境刺客对决老牌无敌境强者,或许有人预见了刘天清会输,但却绝对没人认为刘天清会死。

    刘天清的死亡彻底成就了叹息城的名声,同时也直接将自己的家族推到了悬崖边上。

    噩耗传来,整个刘家没哭没闹,而是第一时间做了诸多的妥协。

    刘天清的弟弟刘天镜时任华亭市长,而且从当时的局势来看,他极有可能更近一步,就算不在华亭登顶,进幽州,入内阁也有极大的把握,只要他这一步迈出去,刘天清不死,刘家就会成为中洲最顶级的豪门之一。

    那个时候的刘天镜声誉良好,其实就算是刘天清死了,他如果执意前进,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但刘天镜却在沉默中妥协,放弃了进入内阁的机会,有意无意的将位置让给了学院派。

    不久后,刘天镜彻底退休,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刘家即将消失的时候,昆仑城做出了维护刘家的姿态,学院派同样也给予了有限的支持。

    那段艰难的时光过去后,刘家开始全力发展他们本就根基很牢固的情报组织,多年以来,帷幕情报部不停的在华亭内深入再深入,时至今日,早已形成了华亭境内最大的情报网络。

    华亭几家本土豪门中,论人脉威望和影响力,刘家远不如张家。

    论综合实力和发展前景,刘家也不如谭家。

    可在情报领域内,就算张家和谭家加起来也不如刘家。

    近年来刘家虽然从一线豪迈跌落到了二线豪迈的序列中,可在华亭的根基却愈发稳固,刘天清死亡带给刘家的影响几乎已经完全消失。

    五年前,刘家跟谭家联姻。

    三年前,刘家老爷子刘天镜的儿子,年仅四十二岁的刘秀成从云间区区长的位置上成功进入市府,担任华亭排名第三的副市长。

    刘家的年轻一代,刘冬潮刘冬雨也开始在天空学院崭露头脚。

    帷幕组织根基愈发深厚。

    今年初,在天空学院任教三年的刘秀威终于踏入教导处,成为天空学院的教导处副主任之一。

    同样是今年初,有传言说学院派干将,华亭常务副市长周士儒极有可能在近期调任中洲西北某行省担任总督,为两年后的中期换届做准备,这个传言一旦变成现实,那么周士儒留下的位置,极有可能会是刘秀成接任。

    整个刘家,看起来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这样的刘家,不在将全部希望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生命力也注定更加的顽强。

    已经垂垂老矣的刘天镜甚至每日都在期待着刘家重回一线豪门的日子。

    可结果天空学院的一场谁都没有放在心上的入学演习却彻底打乱了刘家的部署。

    刘秀威被杀。

    刘冬潮被杀。

    刘天清死后的十年来,刘家还从来不曾承受过如此惨重的损失。

    如此结果,让几乎每日都在做美梦的刘天镜几欲疯狂。

    必须报复!

    怎么可能不报复?

    可随着天空学院放假,一系列事件却让刘天镜内心越来越沉重。

    李天澜废钟少枫。

    宁千城杀谭西来。

    秦微白和庄华阳的力保。

    据说雍华别墅在那晚还出现了东城无敌。

    刘天镜行事稳重,只是听听这些名字,他都能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恐惧不至于,可对于是不是现在就报复,他终究还是迟疑了。

    直到今天,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尚且没有下定决心的刘天镜无奈之下终于出手。

    三个燃火境高手,六个凝冰境高手。

    这绝对是一次大手笔的刺杀。

    刘天镜别无选择,人已经派了出去,此时此刻,他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好消息。

    今日刘家家宴。

    刘家独立的小庄园内济济一堂,家族内所有人几乎都全部到齐,男男女女坐在宽敞餐厅的餐桌上,面前摆着丰盛的晚餐,看上去很隆重。

    可餐厅内的气氛却极为压抑。

    多年来刘家的处境艰难,同样也让刘家人养成了团结一致的好习惯,每个月月初的家宴上,少了刘冬潮和刘秀威两个重要人物,每个人内心都异常的压抑难受。

    “叔,要不我们先吃?不用等他们回来了。放心吧,这次行动的人选是我亲自挑的, 办事利落,配合默契,都是精锐,不会失手的。”

    餐桌上,刘天清的长子刘秀远看着面前的一大桌子菜,嘴巴动了动,低声开口道。

    他是刘家唯一一个惊雷境高手,一身实力可谓尽得刘天清真传,虽然还没有进入惊雷境巅峰,但却也只差一线,如此实力,在整个华亭都属于能排得上号的绝对高手,也正因为如此,多年来他亲自打理的帷幕情报组织才会发展的顺风顺水。

    “不饿,再等等。”

    刘天镜挥了挥手,语气低沉,看着饭桌上丰盛的饭菜,这位低调稳重了一辈子的老人内心却越来越不安。

    他不知道这种不安到底来自于何处,据情报所说,李天澜的境界确实就是在御气境,而且今天在天空学院对面似乎还身受重伤,瞬间白发,这种状态下的李天澜,几乎就是不堪一击的,他们派出去刺杀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失败的可能性。

    可刘天镜的内心却总是不舒服,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明显。

    或许是一辈子不曾冒险过,所以才会患得患失?

    刘天镜内心有些自嘲,他摇了摇头,再次道:“秀远,在给他们打个电话,确定一下行动进度。”

    刘秀远点点头,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刘天镜默默的等着,沉默不语。

    很快,刘秀远就放下了电话,摇摇头道:“联系不上。”

    刘天镜内心一沉,餐厅内的气氛愈发压抑。

    “爸,也可能是我们的人小心谨慎,为了以防万一,将手机关机或者静音了也说不定。”

    刘天镜身边,一个斯文儒雅的中年人开口道,他的嗓音浑厚而沉稳,有种说不出的感染力。

    刘天镜略微心安,看了儿子一眼,微微点头。

    在刘秀威和刘冬潮死后,自己这个在市府任职,也许近期就有可能成为华亭常委之一的儿子就成了刘家最大的希望。

    今天电话中的那位大人物已经明确表态,今晚之事若成,不要说华亭市府的常务,就算是副书记,对方也是愿意帮助刘秀成争取一下的。

    “爷爷,您放心吧,我知道李天澜的实力,他应付不了我们的刺杀队伍的,三个燃火境一起上,他在能耐也翻不了天,今晚一定可以为我哥和叔叔报仇!”

    刘冬雨坐在餐桌面前,妩媚性感的身体挺得笔直,她的眼神冷冽,语气怨毒的开口道。

    “就是,等他们将那小杂种带回来,活的,抽筋扒皮,死的,挫骨扬灰!”

    刘冬雨之后,又一名神色阴沉的中年男人恶狠狠的开口道,他是刘天镜的小儿子刘秀河,目前掌控着刘家所有的商业力量,说是所有,其实不过就是个物流公司。

    在商业方面,刘家起步时间短,底子差,这一直都是他们的短板,加上刘天清死亡后,很多产业都被当成妥协自保的筹码扔了出去,如今刘家才缓过气来,这所谓的物流公司不过二三十亿的规模,跟豪门身份可谓一点都不匹配。

    刘秀河脾气暴躁,年轻时就是个纨绔,不堪大用,让他掌控物流公司, 也算是人尽其才了。

    刘天镜嘴角扯了扯,看了看身旁安静沉稳的刘秀远,继续道:“再打一个。”

    刘秀远微微点头,掏出手机再次拨号。

    手机打通的瞬间,有铃声也在别墅门外响起。

    客厅距离门口本就不远,此时安安静静,在门外响起的铃声顿时清晰无比。

    “这不回来了,我去开门。”

    一个跟着刘天镜多年的老管家笑哈哈的站起身,人既然回来了,那就说明那个叫李天澜的小杂种已经死了,老管家内心虽然依旧不舒服,但总算出了口恶气。

    而且今天那位大人物答应给老爷的好处,似乎也该兑现了。

    管家一脸笑意的拉开门,随口笑道:“那小杂种死了?尸体带回来没有?老爷都...都...”

    老管家的声音顿时止住。

    他整个人的瞳孔瞬间收缩,死死的盯着门外。

    一道年轻的身影站在他的面前,表情阴森,眼神妖异。

    一头白发。

    老管家浑身冰凉。

    李天澜安静的站在门外,语气阴冷道:“小杂种没死,老杂种要死了。”

    “噗!”

    人皇滑落入手,十多公分的金属筒精致冰冷,枪身没有伸展开,但枪头却伸了出来。

    这一刻的人皇小巧玲珑,犹如一把略长的匕首。

    李天澜直接伸手,一枪狠狠捅在管家的腹部。

    刀锋刺入皮肉, 李天澜的眼神愈发妖异。

    管家惊恐的长大了嘴巴,死死看着李天澜,甚至忘了反抗。

    李天澜表情平静冷漠,一枪拔出来,又是一枪捅进去。

    大片的鲜血从管家的腹部涌出来,管家眼神的神采迅速黯淡。

    李天澜一脚将他踹进客厅。

    浑身是血的尸体腾空而起,狠狠摔在地上,鲜血喷涌。

    餐厅内一片安静。

    李天澜面无表情的走进别墅,顺手关上门,看着餐厅中脸色不一的刘家众人,眯起眼睛笑道:“人倒是不少,还有没来的吗?”

    没人说话,没人动。

    刘家所有人似乎都措手不及,全都懵了。

    李天澜不急不缓的走向餐桌,手里拿着一个手机,继续问道:“刚才是谁打的电话?”

    他的头发花白而没有丝毫的光泽,衣着整齐,但脸色却惨白的没有半点血色,谁都可以看出他的虚弱,可这一刻,看似虚弱的李天澜一举一动却都带给人一种极致的危险。

    他的眼神随意一扫,整个餐桌上竟无一人敢跟他对视。

    刘天镜深深呼吸,硬着头皮看向李天澜:“你就是李天澜?”

    “别给我扯淡。”

    李天澜平静的举着手机道:“我就问刚才是谁打的电话。”

    “我打的怎么样?你算什么东西?杀我表哥,杀我表叔,李天澜,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你现在的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真让人恶心,你给我滚出去,刘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一个年轻女子猛然站起来,盯着李天澜,语气刻毒的开口道。

    李天澜呵呵一笑,下一秒,两米多的银枪骤然从他手中伸展而出,枪式凌厉而疯狂,在所有人骤然收缩的瞳孔中,李天澜一枪狠狠刺入年轻女子的心脏。

    “嘭..”

    沉闷的声音中,所有人都心脏都跟着狠狠一颤。

    年轻女子的胸口骤然破出一个大洞,前后通透,鲜血淋漓。

    “这是谁的女儿?”

    一枪刺出,李天澜单手持枪,随口问道。

    餐厅内沉默了一秒钟。

    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猛然响起:“你这个疯子!”

    年轻女子身边,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贵妇站起来,状若疯狂的扑向李天澜。

    李天澜长枪随手一甩。

    贵妇人的头颅飞上天空,鲜血喷溅。

    “这是谁的老婆?”

    李天澜语气没有半点波动,继续问道。

    冷血,干脆,疯狂,霸道,杀人不眨眼,这人是个疯子。

    这是刘家所有人内心唯一的想法。

    “你!”

    一名穿着整齐的中年男子站起来,他没有愤怒,没有惊惧,似乎对眼前这一切都不敢置信一样,他失魂落魄的看了一眼老婆和女儿的身体,猛然抬头,但一个字刚刚开口,李天澜一枪已经直接捅穿了他的脖颈,两米多的长枪穿过中年人的脖颈,顺手刺入他身后的酒柜,整个酒柜瞬间支离破碎,酒水和鲜血一起流淌。

    李天澜面无表情的收起枪,再次开口道:“这是谁的儿子?”

    “够了!”

    一道暴怒的怒吼猛然响起,刘家唯一一名惊雷境高手刘秀远终于彻底反应过来,细微却密集的电光在他双手之间成型,电光如刀,狠狠劈向李天澜的后背。

    刘家绝学,斩**!

    李天澜瞬间回身,银枪一挑,空气中犹若银光闪烁,声势惊人的银枪已经朝着刘秀远的身体砸下去。

    没有绝学,只有力量。

    纯粹的力量!

    华丽而威严的电光在枪尖闪耀而起,与刘秀远身前的电光相撞。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清晰可闻。

    电光撕裂空气,噼啪作响,刘家第一高手的身体被一枪直接砸飞出去,他的身体撞在墙上,砸碎了身后的墙壁,直接落入了客厅里,被乱石包裹。

    “大伯!”

    刘冬雨脸色苍白的惊呼一声,看着李天澜的眼神满是惊恐。

    惊雷境?!

    这怎么可能?

    刘天镜嘴角抽风一样的颤抖着,看着李天澜,默默无言。

    一枪将刘秀远生生砸飞的李天澜嘴角鲜血流淌,他慢条斯理的擦掉鲜血,平淡道:“这又是谁的儿子?”

    “李天澜,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忘了刘家是曾经的巨头家族,我们出过无敌境强者,是整个中洲的功臣,我是华亭的老市长,这里还有我儿子,华亭现任的副市长!你敢杀我们?你想叛国吗?”

    刘天镜狠狠的开口道。

    “别说的这么严肃,叛国这话题太沉重了,虽然我没什么心理负担,但也不能让你们像对付我父亲一样随便给我扣帽子。巨头家族了不起吗?我这个战神家族的唯一传人现在混的还不是照样落魄?”

    李天澜轻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头都白了,你没看到啊?”

    父亲。

    扣帽子。

    战神家族。

    刘天镜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雪:“你...你是...”

    “我是李天澜。李狂徒是我父亲,李鸿河是我爷爷。”

    李天澜语气平静。

    刘家所有还活着的人都神色巨变。

    这个身份有多么敏感,这个身份有多么隐秘,那是不言而喻的。

    可对方却一脸坦然的说了出来,这不是傻,这完全说明今晚对方根本就没打暗算让他们在活下去。

    什么副市长?

    什么老市长?

    死了的人,就是一具尸体。

    “你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

    刘天镜一头冷汗,但他却勉强冷静,看着李天澜:“杀了我们,中洲将再无你容身之地,你以后...”

    “我没有以后。”

    李天澜轻声道:“我现在的样子,你跟我谈什么以后?你们来杀我,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

    刘天镜的内心不断的往下沉,从对方的语气中,他没有听出丝毫的犹豫和不安,只有坚决和杀意。”

    “我以刘家先祖的名义起誓,今后刘家绝不找你麻烦,而且会替你保守秘密如何?”

    刘天镜深呼吸一口,语气干涩道。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李天澜收起银枪,走到刘秀远的位置上坐起来,他随意擦了擦手上的鲜血,拿起一只龙虾,动作笨拙的剥开咬了一口,平静道:“刘家现在有两个选择。”

    “你说。”

    刘天镜语气苦涩而沙哑,几乎不用李天澜说,他都可以想到对方要说什么了。

    “第一,我杀光你全家,把现场做的干净点,只要不留下证据,外面肯定有人保我,东窗事发的时候如果我还活着,大不了在想办法,最差也就是离开中洲而已,我现在一个命都快没了的人,不想谈什么名声和以后,反正就算有这一天,你们也看不见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终归是我占点便宜,对吧?”

    李天澜吃着龙虾,随口道。

    “说第二条。”

    刘天镜语气平静而麻木。

    “我在华亭缺一条狗,听话的狗,我看刘家就很合适。刘家虽然死了些人,但总归有活着的,各位愿不愿意屈尊,全凭你们自己选。”

    李天澜继续开口道。

    “李天澜,你别欺人太甚!”

    刘天镜一句话还没说完,餐桌上,又一个刘家分支的成员站起来怒吼道。

    李天澜随手一抹,一根筷子在他手中直接飞向开口说话的男人。

    银质的筷子瞬间没入对方的额头。

    整个过程中眼神没有丝毫变化的李天澜认真的剥着龙虾,语气平静道:“不愿意屈尊,就上路吧。”

    一块剥好的龙虾肉突然放进了李天澜的盘子里。

    李天澜眯起眼抬头看了看。

    刘冬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表情平静的剥着手里的龙虾,一言不发的继续将虾肉送到自己面前。

    李天澜眯起眼睛,笑容阴沉。

    “刘冬雨,你竟然...你这个叛徒!”

    刘冬雨的一位远房表叔站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给李天澜服务的刘冬雨,眼神好像要喷出火来。

    刘冬雨面无表情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冬雨,送他上路。”

    李天澜眯起眼睛,笑容阴沉。

    “刷!”

    刘冬雨毫不犹豫的甩手,一把匕首从她袖子里射出来,瞬间洞穿了她那所谓表叔的咽喉。

    “女人果然是最识时务的,对吧?”

    李天澜突然开口道,语气平淡。

    “我不想死,刘家不能死。”

    刘冬雨的嗓音僵硬,李天澜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个第一次见面时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的女人内心是多么的不甘和屈辱,但她却依然站着,就连手上的动作,都变得愈发轻柔。

    “去给我盛饭,饿了。”

    李天澜推开面前的盘子命令道:“你可以在里面下毒,毒不死我,你死。”

    刘冬雨脸色微微苍白,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刘天镜眼神复杂的看了孙女一眼,没有说话。

    “说说你的想法。”

    李天澜看着刘天镜:“我懒得等。”

    “我愿意...”

    刘天镜一瞬间像是苍老了二十岁一样,语气沧桑而悲凉,他死死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刘家愿意,做你的狗!”

    “愿意的都跪下。”

    李天澜点了根烟,漫不经心道。

    沉默。

    一秒。

    十秒。

    半分钟。

    刘天镜颤颤巍巍的起身,第一个跪在了地上。

    紧跟着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

    有人泪流满面,有人脸色麻木。

    这种靠纯粹力量碾碎他们的膝盖和脊梁的事情,在刘天清时代,谁能想到?谁会想到?

    刘冬雨盛了饭走过来,看着跪在地上的爷爷,她犹豫了下,也要下跪。

    “你站着吧。”

    李天澜接过碗筷,淡淡道:“你们表现不错,但我信不过你们。”

    他吃了口饭,继续道:“你们说我该怎么对你们放心?都说说,说说你们觉得够分量的事情。”

    他顿了顿,继续道:“比如说昆仑城什么的。”

    ---

    感谢阎罗德嘉,小子55的捧场和月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