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八十六章:枭雄之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两章连发,前面还有一章)

    ---

    李天澜说了声好,满脑子迷惑,随手挂断了电话。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他扫了一眼餐厅,看着刘天镜平静道:“这些死人能处理好吧?”

    刘天镜眼神黯然,点了点头。

    “很好。”

    李天澜拿起桌上的传国玉玺:“你说的一切我很满意,从今天开始,希望刘家能成为一条好狗,能做到吗?”

    刘天镜低头隐藏着自己的眼神,默默点头。

    李天澜嘴角逐渐反出一丝笑意,冰冷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但从现在开始,只要我还活着,帷幕就是我的,刘家也是我的狗,你们可以考虑背叛,但最好想清楚后果。”

    后果?

    今天李天澜只是杀了几个刘家分支的人物,可有可无,就算曝光出去,李天澜身后的人也可以压下来,可刘家却送出了传国玉玺,甚至曝光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刘家若是背叛,李天澜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将这个故事告诉昆仑城,整个刘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刘天镜笑容苦涩,还是默默点头。

    李天澜转身离开。

    刘天镜和刘家其他人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相送,李天澜冰冷的嗓音就已经响起:“跪着吧。”

    ......

    李天澜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雍华别墅。

    九号楼内依旧安安静静。

    李天澜步伐匆匆,打开别墅的大门,大步走进客厅。

    人皇在他手中已经完全伸展出来,他的表情平静,眼神却异常警惕。

    黑暗中的客厅里,一道高挑纤细的绝美身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到李天澜进来的瞬间,她条件反射般的站直了身体,向前走了一步。

    “师兄...你怎么样了?”

    李天澜满脑子迷惑,看着眼前完好无损的王月瞳,轻声道:“就你自己?”

    王月瞳轻轻点了点头,看着黑暗中一头白发的李天澜,眼神复杂。

    “你不是失踪了吗?”

    李天澜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腕表一阵头痛。

    “我回了一趟北海王氏。”

    王月瞳小声道:“但是没告诉我爸。”

    她弯腰从沙发上提起自己的包,在包里摸索了下,最终摸出了一个细长的小盒子。

    盒子打开。

    一个五六公分的玻璃器皿出现在李天澜面前,器皿内,晶莹的紫色液体即便是在黑暗中,仍然透着一丝近乎闪耀的迷人光滑。

    王月瞳小心翼翼的捧着面前的玻璃器皿,轻声却坚定道:“师兄,喝了它。”

    “这是什么?”

    李天澜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妥,皱眉问道。

    王月瞳不说话,黑暗中,她漂亮的眼睛微微眨了眨,似乎又有水意弥漫。

    李天澜苦笑一声,点点头,接过王月瞳手里的器皿喝下,无奈道:“谢谢。”

    王月瞳怔怔的看着李天澜,轻声道:“爸爸不要我了,北海王氏也不要我了,师兄,你要不要我?”

    她默默的看着李天澜,语气有些欣喜,但却又透着浓浓的绝望:“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李天澜内心一沉,下意识道:“什么意思?”

    王月瞳没有多说,只是再次轻声道:“你要不要我?”

    李天澜还没有开口,身体就猛地一颤,那股紫色的液体入腹,瞬间化为无穷无尽的能量,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柔和的能量迅速的充盈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过度透支生命力带来的虚弱感飞速的消失,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活力在他身体内飞涨,仿佛无穷无尽。

    “这是...”

    李天澜语气颤抖,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置信。

    “这是北海王氏的镇族至宝,我偷出来的。”

    王月瞳抹了一把眼泪,嗓音有些哽咽道:“我不想让你死。”

    “可能你说得对吧,我就是贱,但我就是不想让你死啊,犯贱就犯贱好了,我...呜呜...”

    李天澜猛地向前,一把搂住王月瞳,低头狠狠稳住了她的小嘴。

    王月瞳闷叫了两声,睁大眸子看着李天澜,身体瞬间变得僵硬。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李天澜将要放开她的时候,王月瞳猛然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开始激烈的回应起来。

    良久,漫长。

    仿佛要让人窒息的长吻青涩而热烈,似要到达天长地久,或是地老天荒。

    李天澜抚摸着王月瞳背部的手下意识的要掀开她的体恤伸进去,王月瞳嗯嗯的发出几声毫无意义的音节,搂着李天澜脖子的手臂却越来越紧。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突兀响起的铃声瞬间让意乱情迷的两人清醒过来,李天澜身体一震,看了看来电显示,内心顿时愈发尴尬。

    秦微白。

    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到了比利国了吧?

    刚下飞机?

    这一刻,李天澜尽管知道秦微白就在千万里之外,可还是忍不住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他没有迟疑,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声音不知道怎么,心虚的厉害。

    “在哪呢?”

    秦微白声音轻柔妩媚,让人如沐春风。

    “在...在家。”

    李天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月瞳,却见这位小公主大眼迷离,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他,李天澜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语气也有些结巴。

    “自己吗?我让老头过去陪你吧,跟你说说话。”

    秦微白轻声道。

    李天澜犹豫了下,他有心说谎,但话到嘴边,还是准备实话实说:“嗯...月瞳也在。”

    电话中,秦微白顿时陷入沉默。

    李天澜手心已经满是汗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足足过了将近半分钟,秦微白柔柔的嗓音在继续通过电话传了过来,听不出她的心情到底如何:“咱俩的卧室我收拾好了,床单也换过,你们可以用。”

    李天澜一头冷汗,下意识的开口道:“不是,小白你听我解释...”

    电话中,秦微白轻笑一声:“傻瓜,没事的。”

    她的嗓音依旧轻柔,透着说不出的温顺和眷恋:“我已经到比利国了,等我,我马上就回去。”

    李天澜怔怔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一时间心乱如麻。

    “师兄...”

    王月瞳脸色红润娇媚,客厅的黑暗完美掩饰着她满脸的春潮,但她的嗓音却异常的妩媚,还带着一丝少女被拿走初吻的羞涩:“是...是她吗?”

    李天澜点了点头,轻声道:“突然发现自己挺混蛋的,月瞳,我就是个三心二意的人渣,对不对?”

    王月瞳略微沉默。

    良久,她才柔声开口道:“我有一个亲妈,还有两个小妈。”

    李天澜:“......”

    “你今晚去哪了?”

    看到李天澜没有明确表态,王月瞳似乎有些幽怨,声音幽幽的问道。

    “出去转了一圈,找了条好狗。”

    李天澜勉强平静着自己的心情,有心想要给秦微白在打个电话,但却也知道,她无论是不是生气,现在打电话都是很不合适的。

    “你喜欢狗吗?”

    王月瞳微微歪了歪小脑袋:“我也有养狗,这几天一直养在二叔那里,原本打算带到天空学院去的,师兄,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

    李天澜笑着点点头,极短的时间里,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虽然这股能量远不至于让他痊愈,但却已经让他暂时脱离了危险。

    北海王氏的镇族至宝吗?

    他看了看王月瞳,又想到刚才那个长吻,心里乱糟糟的,也弄不清楚现在自己跟王月瞳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压下内心的想法,随手摸了摸口袋,想要找烟,但却无意间将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传国玉玺摸了出来。

    李天澜愣了下,将玉玺拿出来放在茶几上,沉默不语。

    客厅内一片昏暗。

    通体乳白的传国玉玺静静的散发着柔和圣洁的光芒,格外吸引人眼球。

    “这是什么?”

    王月瞳的视线一下被吸引住,下意识的开口道。

    “这是宝贝。”

    李天澜轻声笑道,他不打算将刘家的事情说出来,刘家是他的狗,可这条狗暂时留在特战集团还有很大的用处,如果现在就让刘家跟特战集团决裂, 且不说是不是符合他的利益,就是刘天镜也不会同意。

    跟昆仑城彻底决裂?

    那同样是全家惨死,早死晚死而已,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让刘家隐藏在暗处,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李天澜深深呼吸,看着桌上的传国玉玺笑道:“等我研究一段时间,改天拿去切了做几块玉佩,到时候送给你。”

    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

    对于这种话,李天澜想来都是嗤之以鼻。

    但刘天镜却说他的兄长刘天清入无敌境是凭借着眼前的玉玺,这才是值得他重点研究的领域。

    这个刘家最大的秘密也可以说是李天澜今晚最让他意外的收获,如果不是他今晚发疯用自己的命去赌刘家的命,而是用其他手段慢慢玩死刘家,到最后他还真不一定能够得到这东西。

    帷幕情报组织。

    传国玉玺。

    李天澜微微眯着眼,细数着今晚的收获,神色愈发平静。

    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玉玺是不是有那种神秘作用其实还是次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得到了帷幕情报组织。

    孤身一人入华亭,不到一个月,机缘巧合,福祸相依。

    现在的李天澜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糟糕,但同时也得到了一份不大,但起码在华亭,谁都不敢忽视的根基。

    只属于他的根基!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玉玺柔和的光芒下,玉石上的字迹似乎也越来越清晰。

    李天澜静静地坐着,看着面前的玉玺,黑暗中,他眼神轻轻眯起,深沉而威严。

    (第一卷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