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二章:情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浑厚悠远的钟声在客厅内响起的时候,李天澜和王月瞳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早。”

    李天澜打了个招呼,似乎有些尴尬。

    “早。”

    王月瞳轻声笑道,她漂亮的眼睛红肿似乎已经消退,眼神神采奕奕,柔柔的眼神看上去很是清媚,她眨了眨眼睛,轻声道:“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

    李天澜有些尴尬的偏过头说道,接到秦微白的电话后,李天澜强行克制了自己那种被**和感情夹杂在一起的情绪,和王月瞳之间独处一夜,虽然没发生什么过火的事情,可这却不代表在那通电话之前的事情就不存在了。

    昨夜客厅里没有开灯,李天澜没觉得有什么,可如今随着天光亮起,再看王月瞳那张红润绝美的小嘴,他却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红肿,非但不难看,反而看上去比平日里更多了一丝可爱的味道。

    李天澜下意识的有些回味,想着王月瞳的甜美温顺,越想越是着迷。

    或许男人的所谓底线就是如此的脆弱,无论之前拒绝的有多么坚定,阴差阳错之下迈出第一步后,后面的一切似乎就会变得顺理成章,就连负罪感都会越来越小,所谓一发不可收拾,估计就是如此了。

    李天澜狠狠摇摇头,将脑海中的旖旎甩出脑海,起身走下沙发。

    他认真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脸色也越来越平静。

    天空学院那一剑之前,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口注满了水的深井,那一剑之后,精气神,所有的生命力和潜能都犹如井中水一般彻底倾泻.出来。

    劫勉强将那一剑压回来,等于是给井里留下了部分水源,但奈何井底根基已经彻底损坏,那少量的水仍然在一点点的向外泄露,他的力量越来越强,身体也越来越弱,几乎是每分每秒,他都在快速的接近死亡。

    李天澜不知道那所谓的北海王氏镇族至宝是什么东西,但却现在却已经完全了解它的逆天效用,那一瓶紫色的液体入腹,无穷无尽的生命力开始源源不绝的补充着他彻底干涸的身体。

    现在的他体内依然犹如一口几近干枯的深井,可已经彻底破坏的井底却又一次重新凝聚起来,甚至比他之前还要凝固。

    现在的他身体情况依然不算太好,最起码一脚惊雷一脚御气的状态仍然说明他的生命力根本就压制不住不断膨胀的力量,可在那神秘药剂的巩固下,他的生命力却已经不在流逝。

    换句话说,正常情况下,现在的李天澜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虽然还是无望无敌境,但却也不必彻底绝望,等今后如果有机会给他身体内的深井再次注水的话,随着更多的生命力补充进来,将他的力量压制回去,他也就算是痊愈了。

    李天澜深深呼吸,伸了个懒腰,转头看着王月瞳,柔声道:“谢谢。”

    正值情浓之时却陪着李天澜在沙发上冥想了一夜的王月瞳两腿并拢,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清媚的眸子中满是情义。

    李天澜走到别墅的落地窗前,静静看着窗外。

    上午八点钟。

    阴沉的天空中正飘落着雨水,不大不小,空气微寒。

    别墅门前,因为东城无敌的那一剑造成的坑洼还没有修复,院子里已经有了些大大小小的水洼,视线中绿意极盛,绿色的草坪,躯干笔直的梧桐树在雨水的冲刷下清新干净,潮湿的感觉扑面而来,李天澜静静站在窗前,思维前所未有的空明清晰。

    一剑几乎耗光了生命力和潜力,得到了象征着莫大气运的传国玉玺和帷幕情报部,脱离生命危险,暂时无望无敌。

    这一天的时间,起起伏伏,有得有失,实在太过精彩,在没有确切的办法能够让他伤势恢复之前,他不认为自己赚到了什么,但起码不会太亏了。

    细微的脚步声在有些昏暗的客厅中响起。

    王月瞳来到窗前,伸手从背后紧紧的搂住李天澜,清秀的小脸贴在他的后背上,默默听着窗外的雨声,她轻轻呢喃道:“困了。”

    李天澜昨日起起伏伏,王月瞳的内心又何尝不是坎坷跌宕?酸甜苦辣,怕是她有生以来 ,内心从来都不曾这么丰富过,北海行省远在东北之北,一日之内从华亭往返,七八千公里的路程,既要欺骗北海王氏的高层,又要在华亭躲过北海王氏的视线,这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一个骂她是贱人的男人。

    她内心的委屈和幽怨,又能有谁知道?

    一夜的冥想之后,王月瞳终于再也忍不住,抱着面前这个让她有些愤恨,有些喜欢又有些心安的男人,眼皮顿时开始打架。

    “去休息吧,楼上有客房。”

    李天澜转过身来,摸了摸王月瞳的头发,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跟王月瞳的关系,但要再让他冷眼相对,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事已至此,只能顺其自然了。

    说起楼上,他顿时想起了几名属于帷幕组织的刺客,九名精锐全部都变成了一堆黑灰,但墙上血迹仍在,这些家务活,秦微白不在,就只能是他来收拾了。

    一丝羞红悄然爬上王月瞳的脸庞,她抬起头,水润的眸子飞快的看了一眼李天澜,似乎有些犹豫。

    “怎么了?”

    李天澜直接问道。

    王月瞳紧紧咬着自己因为红肿而变得有些酥麻的红润下唇,犹豫了好一会,才犹如蚊子一样低声哼哼道:“她...她不是说了吗,你们的卧室,我们可以用的...”

    她高挑纤细的娇躯站在李天澜面前,垂着头,一时间连嫩白的脖颈都红了起来:“我...你也可以用的。”

    李天澜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没人知道这种含蓄又狂野的邀请有多么的诱惑和致命。

    特别是在早上这个阶段,当身份高贵冰清玉洁的小公主颤抖着说就连她自己都可以被他享用的时候,李天澜几乎一瞬间就红了眼睛。

    李天澜狠狠喘息了几口,咽了口口水,嗓音沙哑道:“走吧,我先带你去客房。”

    鼓足勇气邀请李天澜去主卧室享用自己的王月瞳正又忐忑又惶恐的等着李天澜的回答或者是动作,听到他这句话,她的内心顿时再次变得冰冷。

    “师兄,你是不是还不愿意要我?”

    王月瞳轻声问道:“我又犯贱了吧?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别不要脸?”

    “不是。”

    李天澜内心狠狠一疼,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有些话就像是刀子一般,或许不算恶毒,但却绝对锋利,锋利到足以将一颗单纯玲珑的少女心割成一片又一片,继而变成心结,变成伤疤,鲜血淋漓到无法愈合。

    李天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欠王月瞳一句或者很多句对不起,看着她又变得有些苍白的俏脸,他伸出手扶住王月瞳的肩膀,让她抬起头跟自己对视着。

    “你不是贱人,没人会将愿意跟自己一起赴死,甚至愿意放弃尊严和骄傲让自身变得卑微的女孩当成贱人,知不知道?”

    李天澜认真的看着王月瞳的眼睛郑重道。

    王月瞳眼神亮起,脸色再次变得红润,这一次却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激动。

    “我说过,我其实是个很自私的人,之所以想跟你两不相欠,是因为我知道,今后无论如何,我跟北海王氏都不太可能重新走到一起,若我将来与北海王氏敌对,我该如何?你又该如何?”

    李天澜自嘲道:“有些事情,我不想去承受,而你,未必就有承受的勇气。”

    “会有办法的。”

    王月瞳喃喃自语,语气越来越轻:“一定会有办法的。”

    李天澜深深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先去休息吧,等你醒过来再说。”

    “我在等六姐过来,让她给我带点东西,你冥想的时候,我通知她了。”

    王月瞳摇了摇头,双腿也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昨晚将初吻交了出去,一个全无经验,一个经验也不多,可两个新手却吻的意乱情迷,等分开很久之后王月瞳才发现,自己的内裤早已经彻底湿透,粘糊糊的,甚至连牛仔裤都有一些湿痕,女孩本就爱干净,她勉强忍了一夜,天色还没亮的时候,就忍不住给妖姬打了个电话。

    “不回家了?”

    李天澜楞了一下,看着王月瞳问道。

    “不敢回,也回不去了。”

    王月瞳摇摇头,可怜巴巴的:“师兄,这段时间我先跟着你吧。”

    李天澜默然良久,才微微点头。

    他知道王月瞳为何回不去,昨晚他喝的那瓶药剂,是北海王氏的镇族至宝。

    顶级豪门的镇族至宝,那意味着什么?

    李天澜不知道这镇族至宝的具体价值,可一夜之间能让他的身体恢复到这种程度,这种东西,无论怎么形容他的价值都不为过。

    生命毕竟是最宝贵的东西,高于一切。

    而昨晚那一瓶药水能够带给人多久的生命,李天澜也不清楚,可哪怕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那份药水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李天澜眯起眼睛,眼神坚定,凭现在的他,还拿不出足以跟北海王氏镇族至宝相提并论的东西,他不想说什么狂言,但内心却已经打定主意,这种东西,终归是要还的。

    他轻轻将王月瞳抱在怀里,搂着她纤细而充满弹性的腰肢,沉默不语。

    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在别墅外响起。

    透过干净明亮的落地窗,别墅外的雨幕中,一辆蓝色的保时捷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穿着一件黑色薄风衣,抱着一个盒子的妖姬走下车,她打开车辆的前背箱,从里面再次提出一个拉杆箱,在李天澜的视线中,她一手抱着盒子,一手拉着箱子,直接走向别墅正门。

    不断飘落的雨丝还没有接近就已经蒸发,妖姬步伐轻快,风姿绰约,成熟而妖魅。

    李天澜松开王月瞳,任由王月瞳小跑着去开门。

    妖姬将手里的拉杆箱递给王月瞳,手里抱着盒子走进别墅,盒子在她手中微微震动,里面装的似乎是活物。

    李天澜扫了箱子一眼,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尴尬,最起码那声六姐, 他现在是当真叫不出来了。

    “你服用了永生药剂?”

    妖姬看着李天澜,眼神复杂。

    李天澜默默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月瞳...”

    妖姬轻轻开口,摇了摇头:“陛下很生气,月瞳简直就是疯了,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付出了多少?”

    “你服用的东西,目前中洲还有大概两三份,日耳曼有一两份,剩下的都在北海王氏,但也只有不到十份。数百年来,很多北海王氏的几位无敌境强者宁愿去死都舍不得浪费一瓶,连陛下都没这么奢侈过,月瞳却偷出来给了你,气的陛下差点就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了。”

    李天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月瞳,尽管已经尽量高估了这份北海王氏镇族至宝的珍贵程度,可听着妖姬的话,他还是觉得有些低估了。

    妖姬犹豫了下,继续开口道:“当然,如果你肯加入北海王氏...”

    她的话还没说完,李天澜的手机铃声就突然响起。

    李天澜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走到一旁拿出了手机。

    身后,妖姬将盒子放在茶几上,看着王月瞳轻声道:“暂时先别回去了,陛下正在气头上,夫人也不敢求情...”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看了看来电显示,很陌生的号码,他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李少,我是刘秀远。”

    电话中,一道干涩而沉闷的嗓音响起, 仅凭对方的话音,李天澜就能听出对方是多么的不情愿和不甘心。

    李天澜面无表情,冷漠道:“说。”

    传国玉玺就在他手里,无论刘家再怎么恨他,现在也只能乖乖做狗。

    电话中,刘秀远极为屈辱的深呼吸一口,沉声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昨夜轮回宫在比利国大举进攻夜灵组织,夜灵组织覆灭,十二凶兵之一的碧落黄泉已经落入轮回宫主之手。”

    李天澜内心猛地一震:“轮回宫伤亡如何?”

    “暂时还不清楚。”

    刘秀远平静道:“中洲方面已经作出了反应,华亭常委之一,政法部主任何平已经被停职,秀成没能上常务,据说要接何平的位置,谭清华据说要被调出东部战区,吴东新区区长东城秋池据说要上书记了。”

    “白清浅调任关中,据说也是书记。”

    刘秀威默默说着自己得到的情报, 他说的这些人和事,或多或少,都是跟李天澜有关系的。

    “白清浅?”

    李天澜皱了皱眉问道。

    “东城大帅的妻子,白家大小姐。关中,一直都被认为是学院派的地盘的。”

    刘秀威解释了一句。

    李天澜哦了一声,挂了电话。

    轮回覆灭夜灵,凶兵在手,何平和谭清华的停职和调离,无疑是中洲给轮回释放的善意。

    至于其他的,或许就是学院派和东城家族的合作了。

    他拿着手机,下意识的拨了秦微白的号码 ,却发现对方处于关机状态。

    李天澜深深呼吸一口,心不在焉的走回客厅,内心却越来越担忧。

    客厅里,王月瞳正抱着一只浑身金毛的小狗跟妖姬说话,看到李天澜过来,她轻柔起身,笑道:“师兄,六姐把我养的狗狗带来了,送给你,我们把它带到天空学院去怎么样?”

    李天澜微笑着点头,将怀里的小狗接过来道:“挺可爱的。”

    “嗯,它叫宝宝,才出生三个月呢。”

    王月瞳摸了摸狗头,轻声笑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