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军事承包商

第279章 【老一代军火之王的没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依靠尤里这边大张旗鼓的吸引,在另一个码头的刑风,没有遭遇任何麻烦,挂着美国国旗、载着禁运军火的“杜兰顿号”货轮,便悄然离开了港口码头。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转眼间,38天过去了!

    “杜兰顿号”通过苏伊士运河,跨越整个印度洋,来到了进入南海的咽喉之地马六甲海峡。

    根据联合国海洋公约,当前全球位于国家领海内的116个海峡中,有31个被列为“国际航行海峡”。

    由新马印三国共同管理的马六甲海峡,就属于这31个中的一员!

    根据公约第三部分的四项条约,不停船靠岸和持续航行的货船,享有自由通航的权力,海峡领海当属国不得任何限制。

    然而国际海洋公约是一回事,新马印三国却存在着异义,并于1971年11月发表了共同声明。

    过往船舶只拥有“无害通行”的权力!

    简单点说,就是过去的船必须接受他们的监督,并遵守他们设立的法律规章,给你敲上“无害标签”才能过去。

    由于刑风上次的“成功逃脱”,让东方大国获得了很重要的物资,这导致美国政府很恼怒。

    于是乎这段时间里,接到“老大”命令的这三个“小弟”,对过往的船只,检查得格外严格。

    以前只是抽查,现在是轮着挨个查!

    满载“送检货物”的杜兰顿号货轮,自然不能例外。

    不过,刑风这次的“毁灭性”伪装,效果非常的不错,检查的执法人员查了半天,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加上刑风的手中,各种美国政府的手续证件齐全,又挂的是美国国旗,

    因此整个检查过程有惊无险,很顺利拿到了通航的许可,一路大摇大摆的直奔东方大国而去。

    而这时,尤里和维塔利运送着ak47,也抵达了目的地蒙罗维亚。

    一名自封总统的非洲老买家,“安德烈巴蒂斯特安迪”的领地!

    货轮靠岸碰面交货人,完成交易卸货没多久,一辆最新款的福特敞篷车,沿着泥水垃圾遍地的土路,一路狂飙到尤里和维塔利的身边。

    车上除了司机外,还有一个手拿“黄金ak”、带着大金链子和墨镜的青年黑人,以及两名除了皮肤较黑,面容五官不输其他人种的性感黑妞。

    这家伙尤里和维塔利都没有见过,心里对他的来意很疑惑!

    “尤里先生,我叫安德烈巴蒂斯特二世,我父亲想见你。”黑人青年站在敞篷车上,肩抗黄金ak47,开门见山的说道。

    尤里皱褶眉头,沉默了两秒后,委婉拒绝道:“安德烈先生,我很荣幸,可我还有其他生意要做,现在很忙,抱歉!”

    虽说青年的父亲安德烈巴蒂斯特安迪是他的老主顾,可这家伙的性格喜怒无常,消除异己的手段,非常的残暴。

    残暴到人尽皆知!

    说内心话,和这样的人做生意可以,但是过多过深的接触,这就让尤里有种本能的拒意。

    谁都知道,非洲是全球最好的军火交易市场,里面有着无尽的财富,称之为“军火天堂”也毫不为过。

    可没人知道的是,在这诱人财富之下,每年都有上百名军火商,踏上这片土地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其中有一部分,固然是死在买主对手的手中,而剩下的一部分,则都是做了买主的“枪下鬼”。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

    尤里第一时间选择了拒绝,去见这个正和敌对势力大战正酣的“安迪总统”。

    就算排除敌对势力的潜在威胁,鬼知道这家伙哪天心情不好了,一个脑子没转过来拿他们开刀,那就连哭的地方都没了。

    “没空?他说没空?哈哈。”

    安德烈二世如同听到了什么大笑话,神经质一样的大笑了起来。

    两名女人和司机,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在这片土地上,拒绝安迪总统的邀请,同样大笑着瞅向了尤里。

    这很好笑?

    维塔利看向尤里,扬眉摊开了手。

    谁知道呢!

    尤里撇了撇嘴,同样摊手耸了耸肩膀。

    半响后……

    “尤里先生!”

    安德烈二世收起笑容,踩着椅子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尤里面前取下墨镜,沉着脸说道:“我父亲想送你一份礼物,而你,并没有选择的权力,我父亲很容易被触怒,他一旦生气了……”

    接下来的话,安德烈二世没有明说,只是晃了晃手中的黄金ak。

    在中午阳光的照射下,黄金ak很亮很闪,晃得尤里的眼睛一阵发花!

    “我突然又有时间了,我们走吧。”

    尤里整理了下西装,笑容满面,态度转变过程很完美,一点都不“尴尬”。

    ……

    “哄”

    福特敞篷车如同一条疯狗,横冲直撞,奔出码头,直冲入市区。

    “哒哒哒……”

    “噢,哦,呦呵”

    高速狂飙的汽车,如同行驶在自家后花园,车上的安德烈二世也像磕了药一般,兴奋的大喊大叫,持枪对天乱扫。

    引得路上行人纷纷逃散,鸡飞狗跳!

    尽管安德烈二世的这番行为,完全属于典型的“二世祖暴行”,可一路上没有任何人敢阻止。

    敢怒不敢言,足可以看出这里的镇压,有多么的残酷!

    在这种狂飙之下,不多时,福特敞篷车穿过如贫民窟的市区,进入了一栋占地上万平凡,四周水泥高墙矗立,持枪卫兵遍布,乍一看仿佛进入国际大都市的“总统府”内。

    一行人下车,安德烈二世并没有直接走进总统府,而是带着尤里和维塔利,进入了侧后方的一栋三层小楼内。

    一进去房间里,尤里和维塔利就愣住了!

    不是因为看到躺坐在沙发上,把玩着一支上次出售的“柯尔特狂蟒”左轮手枪,玩味看着他们的安迪总统”,被他的“王八”之气所吓到。

    更不是房间内七八名持枪卫兵,带给他们的压力。

    而是因为……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在房间的顶头位置,安迪的正前方,才半年不见的军火大佬“席米恩怀斯”,此时竟然被绑在一张靠背椅上,满脸是血、满眼只剩下被折磨后的死气沉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