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33章 狼狈逃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5000字章,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看着二长老倒下,萧邕找到一块岩石,爬上去坐下,开始闭目体会刚才的战斗过程。和二长老战斗这么久,自己所学的三招可以说是越来越顺手,威力也是越来越大,有很多经验可以总结。

    半个时辰后,两块元石飘进手心,慢慢地,浑身元力滚滚而起。

    武师在树上盘坐,心中却很是忐忑,“这小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二长老经过和青狼帮的战斗、攀岩时不断地击飞袭击物,元力应该不会存五成,即使原来是后期巅峰,此时应该也不比三副堂主强;只是他的年龄大,战斗经验要老到;唉,不想了,这小子就是一个怪物,他不会有事的。今晚到哪里去烤肉呢?”

    崖顶上久久没动静,崖下旗山宗三个重伤武士也是忐忑不已,连番失利,对他们的自信心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二长老应该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只是一个小崽子而已;二长老虽然耗费的元力很多,但对付他不会有问题。”

    “唉,没想到对付青狼帮就损失了四个,对付这小崽子损失两个,真是旗山宗的奇耻大辱啊。”

    正在这时,从崖顶飞出一具身体,飞速朝崖下坠落;萧邕的身体随后出现在崖顶,看向三人盘坐处。

    “不好,是二长老!他把二长老杀了,这小崽子在崖顶埋伏有帮手!”

    “我们快走!”

    “唉,我是没办法走了,你们走吧,记得替我报仇!”说着,拿起大刀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另外两人一看,忍住身痛与心痛,相互搀扶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地朝来路方向走去。

    萧邕从崖壁快速下行,八十来丈的崖壁,不到半柱香就到底,快速朝两个重伤员方向跑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等后患还是知道的;如果没看到他出手,他是可以不管,现在只能是进行灭口了。

    酉时,萧邕找到一个土洞,钻进去,把今天从旗山宗和青狼帮那些尸首上的收获汇总一下,发现银子收获不少,但炼体和炼魂的药材却只收获了两种,有高兴,也有失落。

    “今天收获不错,二长老竟然有一个储物袋,还有十块元石和三万两银票;如果给他半柱香时间拿元石恢复,那今天结果如何尚不能定论。加上这三万两,现在我的银子应该有一百八十万两,也算是小富;要是英子在这里,又可以给她买很多好东西。这药材也收获不少,这二长老是从哪里弄到这么多十年以上药材的,聚元丹、疗伤丹、解毒丹的材料都有;可惜炼体、炼魂方面的药材都只有一种,还是昨天就找着了的;唉,不知道这浮山山脉里还能找出几种。”

    第二天,找到一种炼体药材、一种炼魂药材,最大的收获还有五种养脉丹药材。和五头武士境凶兽对战,因为不是自己所需要的类型,只是用刀背和刀面和它们对战,练习三种刀法;最终将其击退,并没击杀它们。

    第三天,找到两种炼体药材,只差两种就齐全;炼魂药材虽然找到一种,但还也还差两种;养脉丹虽然又找到三种,但还有九种没着落;凶兽血也只是第一天获得的穿山甲精血,其余两种没有遇到。战过四头武士境凶兽,无一是自己需要的血脉。

    第四天卯时初,看着眼前的高山,萧邕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此次采药行程以爬到山顶为止,如果还是没办法集全,只能今后再另想办法了。”说着,朝山坡走去。

    看着精力十足的萧邕朝山坡走去,武师在其身后一里多的地方叹道,“这样看来,宗门的教授方式走向了误区。温室的花朵经不住大自然的风吹雨打,该自然生长的还得要回归自然;忍一时之痛,方能千日无悔,武修哪能不见血?修武怎能意不坚?”

    …………

    郡府外一座山谷里,有着一片众多的房屋,青狼帮总部就位于此地。此时,帮主会客室里,三个中年汉子坐在凳子上,中间那个魁梧粗壮,煞气逼人;左侧那个眼如牛瞳,一头红发,乱糟糟地披在肩上;右侧那个长相清秀,眼睛深邃。猴子和蝮蛇衣衫褴褛地站在他们对面,低头弯腰,毕恭毕敬。

    左侧的那人沉着脸问道,“你们两个刚才说的情况是真的?”

    两人连忙说道,“绝无半句虚言,还请三位帮主明察。”头还是没抬起来。

    右边那人挥挥手,和蔼地说道,“你们做得很好,不负艾副帮主冒着生命危险拖住敌人。先出去吧,连夜赶回,好好歇息一下,今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们做。”两人冲三人鞠躬后,倒退着走出会客厅。

    待两人离开后,右侧那人说道,“帮主,看来一直就是旗山宗在与我们作对。不过也是奇怪,他们也想吞并云剑宗的,为何这次也想去杀萧邕,萧邕可是云剑宗的天才;收复他,对旗山宗可是大有好处的。”

    帮主皱了皱眉头,“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失去了耐心,自己得不到的,便想将其毁去。我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对我青狼帮出手,出手就是十二个武士,并且是二长老亲自带队,看来就是想全歼我茅庐镇分堂。”

    右边那人,“旗山宗其志不小,暗中削弱我青狼帮的实力,明里要吞并云剑宗。利用我们想控制云剑宗的想法,来一个黄雀在后,行为甚是阴狠呐。”

    左手那人吼道,“还等什么?和他们干吧!”

    帮主摆摆手,“干是要干的,不过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在不伤筋动骨的情况下,把他们打残!”说到最后,帮主就是咬着牙;声音阴恻恻的,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与那魁梧粗壮的身形很不匹配。

    …………

    “一匹武士境青背狼,不是我需要的种类,不过可以练习一会刀法。”走上山坡不到八里,萧邕就遇见了第一个对手。

    拿出大刀,将炼具重量调节为八十斤,眼睛盯着青背狼,缓步朝其走去。

    青背狼身长六尺,身高四尺六,健壮的四肢最细处都比萧邕的小腿还粗。看着走向自己的小个子,眼里露出不屑的神色;鼻子一哼,一股气流击打在地面,将枯叶击得四散飞起。

    萧邕已经不是几天前的萧邕,其刀法更不是前几日可比,现在他的自信心更为充足,作战意识更为敏锐;见青背狼看不起自己,只是笑了一声,说道,“还是不杀你,你今天就陪我练练刀法吧。”举起刀,刀背向前,小步快跑,向着狼劈去。

    青背狼眼睛一眯,没想到这个小个子人类敢于主动挑战自己,马上跃起冲去,使出惯用一招,前脚压制、大嘴要脖子。

    一刀斩落空,青背狼已经来到头顶前面三尺,“妈蛋,这速度太快,和狸猫有得一比。拔刀斩!”一刀背砸在青背狼左腿内侧,自己闪身右移。

    “嗷”叫一声,青背狼踏上地面,身子一个踉跄;虽然没见血,但腿毛却是掉了不少,被砸了一刀背,疼痛还是有的。

    青背狼不愧是战斗种族中的狠者,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四肢刚刚着地,马上就侧移发动攻击,狼头朝萧邕甩来。

    “摆刀!”不是标准动作。标准动作应该是与肩平齐或约低于肩,现在却是由于自己身高问题,只能是高于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拍击青背狼的头部。

    “啪!”刀面拍在青背狼的面颊,将其拍得侧向冲去。

    “有了一个震荡?”萧邕有些不自信地感受到刚才一击的不同,迅速回忆了刚才那一击的动作。

    “嗷!”模糊中,青背狼再次冲来,连续被一个小小的人类击中,而自己却没能近身,它恼羞成怒了。

    “摆刀!”萧邕眼冒精光,挥着刀面朝青背狼的头部拍去。

    “不对,和刚才有所不同,没有产生震荡。”拍中狼头后,萧邕低声说道。

    萧邕不停地琢磨,青背狼不断地发起攻击;一人一狼不断地出招。慢慢的,青背狼的反应速度越来越慢,攻击时间间距越来越长,它受的打击实在太多,且大多时候是头部;虽然没流血,但被拍得晕头晕脑的。

    终于,在一次拍击后,青背狼“嗷”的一声,往地上一躺,晕过去了。

    “妈蛋,打了近百招,竟然还不能稳定产生震荡,真是失败!”看到青背狼倒下去,萧邕嘟噜一声,继续朝上走去,得找个地方恢复元力才行;经此一战,元力仅剩五成。

    识海内的鼎灵白眼一翻,“这小子以为震荡就是这么容易掌握的,没个一两年,做梦去吧。不知道是自恋还是狂妄,自恋不好,狂妄我喜欢。”

    一个时辰后,元力满满的萧邕大喜,“一头武士境的野牛,应该可以把《摆刀》上一个台阶了。”

    “哞”,野牛看到眼前出现一个小不点,不屑地抬起头,鼻孔朝向萧邕,眼睛轻蔑地看着他;这动作,很是人性化。

    “妈蛋,老子今天被一头牛给鄙视了。”萧邕苦笑了一下。

    “鄙视就鄙视吧,只要你能陪我练习摆刀就行!”拿出大刀,右手持刀平持,一步步朝野牛走去。

    野牛一哼,“呼”地一阵臭风刮过,萧邕赶紧闭住呼吸,左手捂住鼻子,野牛趁机蹬蹬蹬朝他冲来。

    “妈蛋,这儿野牛也是够狡猾的,竟然呼出这等腥臭的气来干扰我。那我要对你狠一些,不然你不知道厉害。”右手一转,朝向野牛的刀面变成了刀背。

    “这一击还是没有震荡。”萧邕借力退往一侧后,发现还是没有达到目的。

    “再来!没有震荡。”

    “再来!有一次震荡。”

    “再来!有震荡。”

    “有震荡!”

    “没震荡!”

    “有震荡!”

    ……

    “有震荡!”

    “再来!你怎么不爬起来了?”劈去九十五刀后,野牛轰然倒下。牛头上已经是皮开肉绽,有的地方已经见骨,嘴里的“哞”声很是凄惨。

    “我也该补充元力了,这五成元力竟然只能坚持两柱香时间,太短。”

    盘坐在战场不远处的一块岩石顶上,刚刚拿出两块元石吸收还不到一成,巨大的响声从山坡传来,地面都有震动的感觉。睁眼望去,“哇靠,两头武士境野牛!不对,还有!”片刻后,六头武士境野牛从前、左、右三个方向冲来,目标直指在悲哞的野牛处。

    这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也是真傻了,这些野牛就是刚才那头呼唤来的救兵。

    见此情景,萧邕胆子再大也不敢挑衅它们,只是如同一个石头般一动不动,心中祈祷它们不要发现自己。

    五头野牛绕过岩石,冲着受伤的野牛跑去,似乎真的没发现他;但第六头却是一个急刹,扭头看向他,转身径直朝他走来。

    “我要击杀你!吃牛肉!”看着来到岩石下方的野牛,又看看十丈外的那几头,萧邕贪念大起。

    纵身跳下岩石,举刀朝野牛劈去,“一刀斩!”

    野牛角被划出裂纹,头皮被割开,“哞!”野牛痛鸣一声,头一低,尾巴一夹,朝前冲来。

    萧邕侧身一闪,“拔刀斩!”牛的脖子被割开,血流了出来。

    “哞!”“哞哞!”野牛叫声凄惨起来,转身就想往山上跑。

    “想跑?留下!拔刀斩!”在野牛转身的那一刹,萧邕闪到左侧,又是一刀挥去。

    牛脖子两侧均大量喷血,刚跑两丈,牛头下垂,身体倒了下去,嘴里发出哀鸣。

    下方的野牛转头朝上奔来,一地的牛血刺激得它们的眼睛发红,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猛然,山坡上方又传来野牛奔跑的声音,扭头看去,“妈蛋,又有四头武士境,这山上怎么有这么多武士境野牛?”萧邕都快要哭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是转头那一瞬间,下方的一条野牛已经来到五尺处,头一低,朝萧邕狠狠地顶来。

    不能往左右闪,两边都有牛冲来,“我就借力越到后方去,一刀斩!”全力一刀朝野牛劈去。

    “咔嚓”一声,手上轻了,感觉胸部受到重重地撞击,喉咙发甜,人也飞起来了,“妈蛋,刀断了,被牛给顶飞了。”萧邕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刚刚要坠落地面时,一条黑乎乎的牛尾巴扫来,来不躲闪,如同木头一样被扫去两丈多远。

    忍住腰部和腿部传来的疼痛,一弹而起,快速朝山坡下跑去,“妈蛋,那刀也太不结实了!一切计划化为乌有。”

    感觉屁股上凉兮兮的,一摸一看,裤子被擦出一个大洞,皮肤上都是血,屁股和大腿全部露在外面。

    武师躲在一棵树上,看着两拨野牛跟在一个光屁股少年后狂跑,小孩在树林中不断穿梭,想利用巨树来绕开追击;但两拨野牛自然分开,并排朝他追击而去。

    “算了,不用我出手,他也能跑脱险;即使我现在想出手,也是干不过这群牛啊,它们都红眼了。还是去把那头牛收起来吧,不能浪费。”看到牛群远去,他悄悄地下树,把上面那头已经断气的野牛收进储物袋。

    “妈蛋,你们还追啊,都追三十多里了。”转头看去,四头野牛喘着粗气跟在后面,距离却是越来越近,后面五头依稀可见踪迹。

    “不行了,元力不到三成,扛不过它们。地上不行,老子只能上树。”看到前方一棵六尺大小的树,萧邕蹭蹭蹭地爬了上去,一路爬到树冠里。

    野牛怒气未消,纷纷跑到树下,三头野牛开始撞击起巨树来,“妈蛋,这牛怎么就这么倔呢,非要弄死我才心甘?”感受到巨树的剧烈摆动,萧邕右手紧紧地抓住一根树枝,左手拿出两块元石开始吸收。

    巨树的震动越来越大,萧邕抓紧时间恢复元力,半个时辰过去,六块元石被完全吸收,也正是此时,巨树开始倾倒。

    “妈蛋,这些倔牛!”萧邕向反方向爬去,“还好,架在旁边这棵树上,没完全倒地。”

    仔细观察形势后,悄悄地爬上那棵树,再抓住树枝一荡,转至另外一棵,“想跟老子玩,吃屁去吧!”忽然,感觉自己的屁股还是凉凉的,赶紧将裤子脱下,检查屁股和大腿,只是擦伤,都已经结了血痂,这才拿出一条裤子换上。

    “这炼具要是能包住大腿就好了,这些伤就可以免。镇鼎,你看我笑话了吧?”

    “看你笑话干什么?你今天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摆刀》已经基本炼成,在那种情况下也没请本鼎帮忙。”

    “如果我要你帮忙,你难道就帮了?”

    “不会帮,你自己能解决。这是你自己失误造成的,不然也不会如此狼狈。”

    “你是说刀断了?”

    “那么多武士境野牛出现,你不趁早从一侧逃走,而是等到被包围以后才行动,这是对危险的敏感性不足;如果是存心的,那就是一种自不量力的表现。这么多野牛,一个一般的武师都不敢轻易出手。”

    沉吟了一会,萧邕抬起头,“那些倔牛还在攻击那棵树,我得去把那头牛收了,不能白辛苦。武士境野牛出动这么多,山上应该不会再有,最多也只是开脉境的而已,说不定我还可以登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