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39章 蒙混出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道德学子609和张伊墨两位大大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继续5000字大章,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正在思考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开大门,全身也调整为战斗状态,迅速窜出侧室来到门后;一遇到不对,立马雷霆一击,火速离开。

    大门被人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接着又关门,躲在门后的萧邕显出身形,大刀举在右肩上,假如对方叫喊,那么就是一刀下去。到了这个时候,保命要紧,只能是吓唬住对方,实在不行,就会多一个冤死鬼。

    忽然,萧邕的动作停了,进来的竟然是吉掌柜。

    吉掌柜也看到了门后出现一个举刀欲劈的人,细看下来,竟然是萧邕,轻声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躲在这里,你是有意在这里等我吗?”神色不变地把大门关好。

    萧邕笑道,“没想到这里竟然是吉掌柜的家,我看这里很久都没住人了,所以才进来待一会。”

    吉掌柜呵呵笑道,“你还真会找地方,我也是很久都没来这里看看了,今天要不是看你杀人,也不会来这里的。小友,你还真行,竟然有这么大的战斗力。执法队已经开始搜查你了,随我进屋吧。”

    萧邕跟在后面,疑惑地问道,“吉掌柜,这院子很久都没住人了啊?”

    吉掌柜笑道,“我原本就不是这里的人,家人都没随我过来,最多一年来一两次;这院子也是同发总部的,供掌柜的暂住。家人不在,我一个人平常就住在药铺里,那里也有两间房子。今天也是巧了,我恰好把那些药材帮你收集了过来,正准备返回药铺,没想到正看到你大发雄威,所以我也禁不住在那里看了大半场。”

    萧邕呵呵笑道,“真巧,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到你那里去取药材,没想到误打误撞的进入吉掌柜的家,呵呵。”

    吉掌柜,“你也很幸运。你要的药材,原本只有十四种的,没想到有家药铺刚刚进了一种你需要的;这样的话,你需要的就只有一种没有了。我把价钱算了一下,你那五十颗九成聚元丹还不够,得再给我三百七十五两银子。”

    萧邕暗吸一口气,这十五种药材就去近五千两银子,这修炼还真是一个吸银子的黑洞。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养脉丹和炼魂所需的药材已经齐备,马上就可以炼制养脉丹和开始炼魂。

    看到萧邕不断变化的脸色,吉掌柜笑道,“小友,这些药材可都是稀有药材,每个药铺都是不常见的,所以价钱不低。当然,你如果觉得不划算,我可以退还给他们,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萧邕笑道,“吉掌柜你放心好了,这些药材我全都要了,余下的那样药材,还请帮我寻来;银子不是问题,要的是药材。”说着,拿出一千两银子,“剩下的就当是那味药材的定金。”

    吉掌柜看了看萧邕,心里甚是满意,笑道,“其实大不必放定金,我还不一定能找到那种药材;你放下定金,我就不得不为你全力寻找了,呵呵。”

    萧邕抱拳道,“麻烦吉掌柜了!”

    吉掌柜笑道,“小友,你现在已经成为执法队的搜捕对象,也是权家和郭家的击杀目标,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萧邕豪气大发,“既然能杀十几个,那也可以杀几十个,只要他们敢来,我就敢杀!”

    吉掌柜叹了一口气,“小友,容我直言。权家和郭家虽然作恶众多,但过多的杀戮对你今后的发展不利。我这里有一张面具,这就送你了,能不杀就不杀吧。”说着,拿出一张面具,一大堆药材也出现在桌子上;吉掌柜也有一个储物袋,看来同发药铺生意不小。

    萧邕首先拿起面具,很薄的一层,摸起来也是手感顺滑、轻软,问道,“吉掌柜,这面具要多少银子?”

    吉掌柜笑道,“这是我偶然得到的,送给你了,就算我们结个善缘,今后有生意,多多来我们药铺就是。”

    萧邕,“那多不好意思,这肯定也值不少银子。这样吧,我这里有半扇武士境牛肉,权当兑换了。”

    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五六百斤牛肉,吉掌柜再没有开始的道骨风雅,脸变得红彤彤的,搓了搓手,低声吼道,“武士境牛肉?真的是武士境牛肉!小友,你不知道这里值多少银子吗?”

    萧邕笑道,“不就是肉吗?值再多银子,还不是要拿来吃的?”

    吉掌柜脸部胀得通红,嘴巴动了几下,随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道,“小友,你可不知道这武士境凶兽肉的价值?对武士境以及武士境以下境阶的弟子,吃一两这肉,可是比两颗七成聚元丹还强许多,里面的元力太足了!所以一般是一斤武士境凶兽肉要卖二百五十两银子,换成金子就是二两半。这还是理论价,关键是一般的人很难买到,武士境的凶兽很难杀的。”

    萧邕笑道,“吉掌柜,你就收起来吧。在我眼里,也只是肉而已。”拿着面具就往脸上套去。

    吉掌柜看了看萧邕,又看了看牛肉,咬咬牙,将其收入储物袋中,说道,“小友,我承你情了。我明天就回家一趟,家里几个小家伙正愁修炼资源不足,这些牛肉足以让他们修炼到开脉后期了。顺便也帮你找那味药材,如果少了银子,我帮你垫上。”

    萧邕,“不不,吉掌柜。公是公,私是私;面具是面具,药材是药材。只要能帮我找来药材,我就感激不尽。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能认出来吗?”

    吉掌柜笑道,“没你本相漂亮,老气了不少,一张普罗大众的脸;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人快速记住。里面有铜镜,你自己去看看吧。”

    走到铜镜前,看了看镜中的映像,笑道,“也不错了,没把自己变成一张对不起观众的脸,呵呵。”

    吉掌柜,“还有个问题,你是一个人出城,恐怕会被查得更严,要先想清楚怎么应付才是。”

    萧邕笑道,“那没事,我已经有了计策,只要这张脸不被他们认出就行。”

    从吉掌柜家出来后,不断地在小巷中穿梭,来到马行时,萧邕已经变成另外一付模样;身着旗山宗弟子服饰,肩上斜背一个小包袱,腰间佩戴一把大刀。

    花去三十二两银子买上一头下等马,骑上后,晃晃悠悠地朝西门走去,心中很不平,“妈蛋,上次的马卖便宜了很多,简直就是白送给那两个人了;这匹马都要三十二两,那匹至少要一千两。还是不懂行情啊,也玩不过大人的心思。”

    来到城门口,一长队准备出城的人正排队等候检查,门口或坐或战着三十来人,一个个手持大刀,面向待检查人群。

    萧邕下马,把炼具重量调整到一百六十斤,牵着马走在队伍后面,听前面的人交谈。

    “今天那个小孩,胆子大,水平也高,杀了那么多人,竟能安全脱身。”

    “他脱身了,我们的麻烦就来了。排了一炷香时间,还需要半炷香才能轮到我,想来到家时已经是戌时了。”

    “哈哈,亥时都值,今天可是看到一场从未看到过的厮杀。”

    “唉,你们是看到了,等我跑到那里的时候,只看到一地死尸,鞋都被挤没了一只。”

    “不知道那小朋友来自何方,真乃神人也。如果可能,我都愿意做他的弟子。”

    “哈哈,你愿意,人家还不愿意呢。也不看看自己都几十岁了,人家十多岁就那样厉害,会收你一个累赘?”

    “我有一个闺女,长得还对得起人,在方圆百里都算是美人;如果能找到那个小英雄,我愿意把闺女许配给他。”

    “得了吧!人家不到十五岁,根本就不是池中龙,方圆百里又怎么样?这吉昌郡、出云帝国的女子,人家还是随便挑?”

    “不过也怪,当时我听身边一个开脉境高手说,那小英雄-根本就不像是武修,他不是武士,也不是开脉境。”

    “还有这事吗?那他怎么那么能打?我听说被杀的人最差的都是开脉境,属于很厉害的角色了。”

    萧邕听了,心中也是一惊,自己还没想到这一层;炼具可以掩饰自己功力,可现在却是需要显露出一定的功力出来,忙问道,“镇鼎,能不能让我把功力显现出一些?”

    鼎灵很不在意地说道,“直接杀出去就是,跟这些蝼蚁耗费这么多时间干什么?”

    需要哼了一声,“我只是问你能不能,废那些话干什么?”

    鼎灵一听,心里暗自埋怨这张嘴,本来对自己的感觉不好,现在又脱口而出这样的话,马上回道,“除非你把炼具卸了。但你把炼具卸了,又会引发更大的麻烦,在这样的年纪有着这么高的境阶。”

    萧邕一听,想想也是,卸了炼具带来的麻烦说不定比不卸的更多,便默不作声地跟着队伍慢慢地往前移动,头脑里不停地想着解决的办法。

    鼎灵也是郁闷,没想到萧邕现在对他那么冷淡,总是对他爱理不理的。修复一次后,功法说拿走就拿走了,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其实,萧邕也是很生气,镇鼎来到自己识海里,要利用自己寻找资源修复,却总是用一种轻蔑的口气和自己说话,完全没有一个平等相交的觉悟。还有,如果今后镇鼎找到别人,还有可能离开自己,这也是他不愿意和镇鼎多交流的事情。至于炼具和功法,那是因为在自己识海内,还给了他修复的材料,这是他应得的报酬。

    萧邕不知道修炼世界的事情,镇鼎已经吸收了他精血,等于是已经认他为主,除非他解除两者之间的关系,或者是比他强的人强行剥夺,镇鼎怎么都会是他的一种法宝。

    鼎灵前世的主人是一个战力及其强大的高手,跟着他,除了战就是战,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战无不胜,造成他的心态比较狂妄;加上他本来就感觉萧邕的境阶太低,有些看不起他,故而言语上没有一个器灵应有的态度。

    两者的心态不同,导致两者之间的交流很是不和谐,陷入一种几乎是冷战的状态;主人和器灵间关系处成这样,在修炼界也是少有的事情。

    轮到萧邕接受检查时,一十半柱香以后,两个开脉境后期各自拿着一把大刀站在两侧。左侧人问道,“年龄?哪里人?干什么的?”

    萧邕,“云啸,二十一,旗山宗丹修。”说完拿出一块牌子,正面有着“旗”字,背面有着一个“山”字,这是在二长老的储物袋中发现的,幸亏当时没丢。

    “来郡府干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来买药材,辰时到的。”

    “你们丹修也佩刀的吗?”

    “哈哈,在宗门内不带,但出了宗门还是要带的。”

    两人把萧邕从上到下仔细地看一遍,摇摇头后说了声,“走吧!”牵着马还没走出五尺,后面就传来喊声,“那个云啸,你等等!”

    萧邕转过头去,看到两人握着刀朝他走来,另外还有四人也紧抓刀柄,朝他围来,其他人也看向这边。

    萧邕问道,“几位,有事情吗?”

    原来站在右侧的人问道,“你这令牌不是你自己的吧?”

    萧邕点了点头,“是我师傅的,要我到郡府办件事,所以就把令牌给我用一天。”

    “办什么事?还非得用这样的令牌。”

    “当然是只有这身份的人才能办成的事,至于是什么事,那就没必要告诉你们了。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派人和我一起去宗门调查了解。”

    “你们在郡府还有办事处?”

    “对不起,这些问题我都不会回答。”

    “如果我要你回答呢?”那人气势一起,喝道。

    “那你杀了我!”萧邕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那人跳起来,举刀就要朝萧邕劈来,“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就是那个杀人嫌犯!”旁边那人连忙挡在他身前,嘴里说道,“冷静,冷静!”

    “我要是那个人,早就把你这样的人杀了,还轮得到你在这里耀武扬威?”萧邕丝毫没有退让,只是怒喝道。

    “你这个死矮子,看我不一刀劈了你!”作势跳起,手中的刀乱舞,其身却被另外那人挡住。

    萧邕喝道,“你来劈了试试?!不劈,你就不是东西!”

    旁边那人说道,“你走吧,没事了。”

    萧邕哼了一声,指了指那人道,“最好今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要找人劈了你。”说完,牵着马,缓慢地朝城门走去。

    这是萧邕想出来的脱身之计,有令牌,有衣服,有大刀,这在视觉上就可以迷惑不少人,给人以先入为主的印象;接下来就好办了,一步步把他们引向迷糊之中。不失时机地利用旗山宗的身份,在嘴上也嚣张一把,更使他们摸不清底细;果然,这计策对了,顺利出了城门。

    出得城门后,萧邕用力清了一下喉咙,“妈蛋,这变声把喉咙都弄得火烧火燎。”

    城门内,那个暴怒的男子说道,“我总觉得那小子可疑,不知哪个地方总有一种不对的感觉。”

    另一人笑道,“不要想那么多,我们只是盘查的,查没查出来,与我们何干?如果真的查出来是他,你还会有命吗?人家杀了那么多开脉境,还有几个武士;你上前阻止,充其量多一个冤死鬼罢了。”

    “也是。要是没被逼的话,那小家伙怎么会杀人呢?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人像那小家伙。佩刀,身高差不多,嗓音有些怪;走路很木,好像受伤了一般。”

    “但和我们手里的画像差大了。”

    “我听说,有人会制作面具,这就意味着相貌是可以变化的。”

    如果萧邕听到他的话,一定会崇拜他一下,他的知识面比较广,观察力也很仔细。

    面具的事情,自己今天才知道,此人却是早就知道了;嗓音变化,令他忍受得很艰苦。至于走路很木,那倒不是受了伤的原因,那些皮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之所以看起来很木,主要是想自己走起来不那么轻松,另外就是身上还有一百六十斤炼具。

    出城门后,将炼具重量调节为八十斤,这才翻身上马。一匹瘦弱的老马,萧邕怕把它压坏了。

    “这炼具戴在脸上还真有些不习惯,糊了一层东西似的,得找个地方把它卸下来才行。”

    旗山宗是出北门往北,而云剑宗应该是出西门往西。萧邕没有立即掉转方向,而是骑着马慢悠悠地继续北行,这也是他第一次走个地方。

    “咦,这条河难不成就是宗门后那条?要是这样的话,可以沿着河走,从宗门后门进入。”走了不到五里,萧邕就来到一条河边,看着从西面流来的河流,他心中想出一个想法。

    下马,牵着马沿着河堤走去,在一条峡谷里,将马缰卸下,马鞍去除,“去吧,你自由了。”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让其离去。

    萧邕沿着河流逆行,直接回到宗门,可是苦了那些要半路截杀他的青狼帮帮众,直到第二天有人前来告知萧邕已经回到云剑宗,他们才悻悻地返回帮内;殊不知,萧邕没按原计划返回,他们却是捡得一条性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