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49章 败武师,一级长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在武道相对不发达地区,刀和棍是最常见的兵器,只要有力气,就可以拿起来劈人、砸人,没有很多功法也可以杀人,在平常更是可以用来唬人。从先前击败的权家人和郭家人看,他们就是这类的代表。

    萧邕虽然会的刀法不多,只有四招,但已经掌握得很精深,所以和他们不在同一水平上。之所以提出来独战两人,主要还是想试试自己进阶后的能力,今后心中有数。

    听到萧邕说一人对付他们两人,太上也竟然退回去,对他完全放心。而他们两家剩下的六个武士和三十来个开脉境也远远地退开,生怕牵连到他们。

    两个武师听他那么说,觉得很没面子,也顾不得脸面,齐齐朝萧邕冲来,一个用刀劈,一个使棍砸。

    “来得好!”萧邕一闪身,侧身避过郭家武师的刀,一记拔刀斩朝权家武师回去。

    “叮当”,两人迅速分开,各退两步。

    “武师中期就是不一样,力量还是很大的,不过和我比,他并没有占优势。”一次接触后,萧邕马上得出一个初步结论。

    郭家武师转身又劈来一刀,“死吧,小崽子!”

    萧邕脸色沉着,转身也是一记拔刀斩迎去,用心体会战斗的每一个细节。

    “当!”两人一触即退,萧邕将他的底细也基本弄清,至少力量方面,没比自己强。

    没有等权家武师上来,萧邕挥刀朝郭武师扑去,连续的一刀斩劈向他;萧邕不断前进,郭武师不停后退,嘴里喝道,“小崽子,看轻你了,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

    “咔嚓”,萧邕手中一轻,刀断了!飞速往旁闪去,既可以避开郭武师的反击,也避开了权武师的追击。

    萧邕此时很郁闷,“吾草,怎么又断刀!郭武师的没断,看来他的刀比我的要好。”

    刀尖没停,飞旋而下,郭武师急速后退,但还是没能快过断刀的速度,刀尖在他身前旋下,将其前胸割出一道三四寸长的口子。

    小广场上爆发出“啊”的惊叫声,随即惊叫起来,“怎么可能,刀都能劈断?这需要多少力量?”

    “郭家那武师受伤了,他的战力要下降不少,只剩一个权武师,萧师弟胜利在望。”

    再次拿出一把刀,转身迎着权家武师砸来的棍劈去;一刀斩、拔刀斩、摆刀、自创招式,不停地使出,轮番地使出,不断和权家武师对攻;互有进退,互有攻守。

    郭武师经过对伤口简单的处理,也加入战团,再次开始了二打一。

    “没有多少可以磨练的,只是比熊更灵活一些而已,元力消耗反而不小;速战速决,早完早歇息。”

    看着左侧的郭武师、右侧的权武师,萧邕决定选一个软柿子,那就是稍微受伤的郭武师。

    左跨一步,一记摆刀,接着一记拔刀斩,郭武师的守势被洞穿。

    郭武师被攻得连连后退,怒喝道,“小崽子,你该死啊!”可惜吼声不能补充能力的不足,眼看就要被突破防线。

    萧邕正待突进时,背后传来呼呼声,权武师的棍砸来,此时救了郭家武师一命;在战斗时,暴怒的权家武师并没有发声,反而是郭家武师不停地咆哮怒吼。

    来不及前窜,来不及回挡,只能往左跨去,避开背后的一击。

    躲闪不是简单的躲闪,而是往左侧前突去,接着顺手就是一记摆刀挥向郭武师。

    “我们的力量差别不大,虽然我稍微灵活一些,但他们两个的配合越来越熟练;得快速废除一人,不然元力支撑不了多久。”

    这就是人和凶兽之间的差别,人有脑子,打久了会增强配合;而凶兽之间需要日积月累,要不就是原始本能,不然只能猛冲猛打。

    郭武师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萧邕还能攻向自己,匆忙中一声大喝,提刀挡来。

    “叮”的一声,血雾飞起,萧邕这一刀竟然荡开了郭武师的刀,随后将其右臂劈下。

    一切变化尽在瞬间,连萧邕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变化,事情还可以这样发展。

    郭武师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变化,他只是元力有些不济,稍微恍惚了一下,没想到对手竟然不顾身后就要上身的一棍,而是继续攻击自己,心中恍惚了一下。

    这一恍惚,给他带来的毁灭性的灾难,右臂被齐肘砍下;他惨叫一声,转身就跑,迅速往小广场外跑去,根本就没和任何人打招呼。

    权武师看到此景,愣了一下,但手中的棍还是朝萧邕击来。

    萧邕哼了一声,“和我对战的时候,竟然发愣?!”反手又是一记摆刀。

    血光暴起,权武师的双手连同铁棍坠落地面,没想到权武师采取的方式也和郭武师一样,转身朝大门外跑去。面子可以丢,命却是只有一条。

    萧邕没有去追,他的元力已经不足两成,还有就是认为只要击败他们即可,没有更多的想法。

    三长老忽然也大叫一声,“啊呀,我的心脏快要爆了!”

    大家显然也是沉浸在忽然的变化之中没回过神来,听到三长老这一声大叫,都是轰然大笑起来。

    一个弟子喊道,“大家还等什么?杀呀!杀光那群狗东西!为伤亡的师兄弟报仇!”

    其余弟子也仿佛从梦中惊醒,高喊着“杀!”举着兵器朝那些人冲去。

    宗主喝道,“不要杀他们,全部抓来关起!”接着简短地安排护送伤员、清扫战场。

    权家、郭家和那些叛宗的完好、受伤修士,看到两家家主被重伤,两个武师老祖也被重伤而逃,根本就没顾及他们,都是心如死灰;尤其那些叛宗弟子和执事,现在吴良仁被抓,宗门大胜,等待他们的下场就更加不知道是什么。

    这帮人总共还有六个完好武士,根本就没办法和云剑宗现有的实力抗衡;宗门有武师,还有能击败武师的萧邕,武士数目比他们的完好开脉境还多。

    听宗主喊不要杀他们,只是准备将他们关押,全部都松了一口气,自动把手中的兵器扔到地上,被云剑宗弟子押向不同的地方。

    两个劲敌接连逃走,萧邕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不过他把刀往地上一插,掏出两颗聚元丹服下。

    缓步走到郭武师的刀旁,慢慢地弯下腰去,把刀柄抓在手中,“不错,一百来斤,虽然还是有些轻,但比现在这些刀趁手很多,今后就是我的武器兵器了。没想到郭家武师的力量不小,平常用这样重的刀。”

    转身在回到权家武师的棍前,抓起来试试,也是一百来斤,“难道武师境的兵器都是一百斤?”

    三长老和师傅走到萧邕身边,三长老哈哈笑道,“萧邕,你厉害!没想到你会这么厉害!云剑宗的战力第一呀!”

    萧邕脸色还有些发白,笑道,“三长老,谬赞了。”

    师傅笑道,“你就吹捧他吧,把他捧上天,今后摔下来就痛了。”

    三长老鼓起眼睛,“你一个丹修,懂什么?”

    师傅不屑地笑道,“萧邕是谁的徒弟?莫非是你们哪个武修的?”

    三长老脸一红,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狠!”

    师傅头一扬,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的得意。

    这时,宗主韩玉源喊道,“所有在宗门能来的弟子,全部到小广场集合!”

    太上长老也缓缓地朝萧邕走来,笑道,“萧邕,今天,本来是宗门要保护你的,却成了你来保护宗门;你说,你需要什么奖励?”

    萧邕笑道,“弟子是云剑宗的人,为了保护宗门利益,哪能需要什么奖励?只要宗门好好的,我就很高兴了。”

    太上笑道,“你今天败了外敌,又抓住了叛贼,有大功于云剑宗,哪能不奖励?等等,我想该怎么奖励你为好呢?”说完,曲起右手食指,在额头上不停地敲。

    萧邕拿着权家武师留下的铁棍问道,“太上,你的兵器有多重?”

    太上愣了一下,转头说道,“一百二十斤。”

    萧邕,“是不是武师的兵器都是一百多斤?”

    太上,“是的。这样的兵器才趁手,轻了,就感觉轻飘飘的;重了,拿起来费力,会影响战斗。”

    看到萧邕沉思不语,太上又问道,“你现在拿多少合适?”

    萧邕,“这根棍有些轻,具体多少合适也不知道。”

    太上抓起铁棍试了试,惊讶地问道,“这铁棍还有些轻?”这根棍比他的大刀还要重一些。

    这时,宗主走来说道,“师尊,弟子基本到齐,您看?”

    太上转头说,“你先说两句。”

    萧邕一看众弟子都已经站好,连忙朝那边走去,没想被太上一把拉住,“你上哪?就站在这!”

    萧邕,“太上,我还是一个弟子,不能战在这里的。”

    太上,“我要你站在这,你站在这里就得了。”

    这时,大门外忽然传来喊声,“萧师弟,我们来帮你了!”不过两息,二师兄和四师兄就跑到大门口。

    看到大家都站在小广场里,周围有着很多死尸和断肢,四师兄挠了挠后脑,“都打完了啊?这么快?”

    小广场里爆发出一片哈哈大笑,那些高级弟子喊道,“韩师弟,你来完了。肉没了,汤也没了。”

    师傅喝道,“你们两个,还不抓紧去站好!”

    二师兄和四师兄扭头看看师傅,有些惊讶地看着萧邕和他们站在一起,满腹惊疑地朝队伍走去。小广场上的人本来就不多,还不到一百五十人,有几人分别朝他们两人招招手,随后广场上就传出嗡嗡的说话声。

    宗主咳嗽一声,说道,“今天,我们战胜了郡府两个家族的袭击,我们胜利了!”

    弟子们挥拳大叫,“威武!胜利!”

    宗主用手一压,说道,“这是宗门经历过最激烈的战斗,也是最大规模的战斗。你们是经历者,也是见证者。你们不但见证了宗门的胜利,也见证了我们宗门绝世高手的崛起!这个绝世高手就是萧邕!是他力挽狂澜,击败了对方大量的武士,更是击败了两个武师!”

    “今天,你们你们不应该只是看了热闹。作为武修,你们还应该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战斗,什么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更应该看到你们,不,包括我们在修炼上的差距。我希望,你们通过今天的战斗,找出差距,完善修炼的功法。下面,请三长老讲几句。”

    三长老往前一战,回头看了一眼萧邕,第一句就是,“我很羞愧!”

    停了几息后,接着说道,“今天战斗,你们都看到了。原本我们这些人都会死在这里,为宗门的荣耀战死,但萧长老一来,就没我们什么事了,成为了看客。这原本是好事,但这正是我感到羞愧的地方!”

    “萧长老,原先在宗门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炼丹高手;可今天,你们大家看到了,他还是一个武道高手,一个是我们根本就不可向背的武道高手!我们有些弟子,在宗门觉得什么都行,可今天,你们吓尿了吧?”

    “别的不多说,你们可能对萧长老今天的战力感到不可思议,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这段时间吃的凶兽肉,都是萧长老斩杀的;你们很多人这几天进阶,元力大增,这都是萧长老带给你们的。”

    听三长老这么说,那些弟子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接着开始交头接耳。

    萧邕这才知道,三长老这段时间跟在自己后面,心里不禁流出阵阵暖流。这是宗门在保护自己,也是关心自己的表现。

    三长老咳嗽一声,接着说道,“从今天战斗看,你们应该知道,大家的战力和本身的境阶差距有多大;所以,从明天开始,宗门将加大实战试炼,走出去和凶兽战斗!在内部,我们要加大力量训练!别的不多说了,一切训练以提升自身能力为主。”说完,往后退一步。

    宗主,“下面,请太上长老说几句。”

    太上咳嗽一声,“今天,我感到很高兴。在宗门生死存亡之际,我们宗门出现了一个绝世高手。今天,我们也抓获了主要的叛逆,为我们宗门今后的发展肃清了暗伤!”

    转过身,把萧邕往前一拉,“这是萧邕,你们应该都认识,也听三长老说了他一些简单的情况。鉴于他的能力,他的成绩,我决定,萧邕晋升为宗门的一级长老。其实,按能力,他完全比本太上要强,但他还太年轻,还需要指导你们,所以只能委屈他一下,先担任一段时间的一级长老。”

    转过头问萧邕,“萧长老,没意见吧?”

    萧邕正被这忽如其来的消息震惊,没想到太上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连忙说道,“没意见!不,有意见!”

    太上和其他几人一愣,太上问道,“有什么意见,不妥吗?”

    萧邕看着他,点点头说,“有些不妥。”

    太上,“那你还有什么要求?”

    萧邕,“弟子太年轻,不适合担任此重,还需要努力提升自身实力才行。再说,作为云剑宗弟子,为宗门分忧是理所当然的责任;更何况,这事本来就是因弟子而起,宗门不怪罪,已是弟子莫大之幸。”

    太上几人明显地松了口气,心里埋怨他说话大喘气,把他们吓了一大跳。

    太上笑道,“保护弟子是宗门的责任。倘若弟子有事而宗门不出面,那要宗门干什么?几人你没别的想法,那你从今天起就是五长老。由于吴良仁叛宗,以前其余四个长老的位置往前顺移。”

    众多弟子齐齐抱拳,高声喊道,“参见五长老!”

    太上转头看向萧邕,微笑道,“五长老,说两句?”

    萧邕往前跨两步,转身给太上他们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朝向高级弟子,朝他们抱拳施礼,高声说道,“感谢太上,感谢宗主,我今天的所作所为,纯碎就是一个云剑宗弟子应该做的,宗门给我这个待遇,我感到很荣幸。今后,我将尽自己最大能力,为宗门的发展做贡献。”

    太上,“萧长老,说说几句武道方面的吧,我们都对你的武道修炼感兴趣呢。”

    萧邕,“好,我就针对修炼说几句。首先,要有坚定的信念。要想武修进步,要练体肤,强筋骨;不怕死,不畏难。第二,要实战。实战可以促进进阶,实战可以促进快速领悟功法。”

    作为一个刚刚修炼两个多月的修炼菜鸟,萧邕能总结出这几句已经是很难为他了,不过这是他修炼这段时间来的切身体会。

    太上高声说道,“好!这两点说的很好!可能你们很羡慕萧长老的战力,现在应该知道这差距是如何产生的。刚才二长老已经说了,今后会改变一些训练方式,我希望宗门从此快速发展,我云剑宗从此步入快速发展通道!”

    忽然,宗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马蹄声,明显有大量人员冲宗门方向冲来。

    萧邕转身朝大门看去,门口出现六人六马,后面还有步行者跟着。

    “哈哈,云剑宗就这么几个人了,合该我们发达啊!”

    “没错!今天灭了云剑宗,也算是我青狼帮扩大威望的最好机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