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52章 在路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一行十三人在官道上策马飞奔,一个五十余岁的汉子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并排飞驰在前。

    汉子笑道,“萧长老,这次估计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去参加飞云宗的新生选拔。有了你的经验和那么多功法,云剑宗不壮大也难。”

    少年笑道,“太上,我也只是尽弟子一份心,希望我云剑宗今后在龙星大陆有一席之地。今后就不用去飞云宗修炼,而是别的宗门弟子来我云剑宗参加筛选。”

    这一行人赫然就是云剑宗一行,由太上带队,萧邕、周浩等十位年轻弟子去参加二十天后飞云宗新生选拔。

    自在宗门看完那些书籍后,萧邕决定还是去参加飞云宗的新生选拔。在那里,有更多的书籍,有更完善的修炼体系,有更多的人缘;在那里,将是自己出发前的一次短暂停留,也是对自己视野的一次再一次开拓。

    太上笑道,“萧邕啊,你拿出的那些功法和炼丹、炼器等功法,我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想到还能真正见到这些东西,是宗门之大幸啊。”

    萧邕笑道,“外面可能分得很细,我们宗门以前没太在意这方面的东西,只是专一于修武和炼丹罢了。”

    太上,“修武也有所偏颇了。你提议的身负重量训练,我们想到过,但没当回事;不过从这一个多月时间的训练看,收获还是不少的,不然也不会有这几人能去参加筛选。”

    在离宗前,萧邕把《一刀斩》《摆刀》、《柔剑》、《拔刀斩》、《初级制符》、《初级炼丹》、《基础丹方》、《初级炼器》都抄写了一本给宗门,作为宗门崛起的基础,引发宗门高层的震惊。

    至于《龙经》,在询问鼎灵后,萧邕也是抄写了一份给宗门,作为宗门最核心的基础功法,传授对象必须是对宗门不会产生二心的弟子和中高层。

    《炼魂》第一部分,给师傅进行了补全,由于已经传给二师兄和四师兄,也没再给宗门抄写。有三人掌握了那一部分,可以确保宗门在炼魂方面不落后。至于全本,则是听从了鼎灵的建议,今后回宗门视情再给,一是看几人的修炼进展,二是看宗门的发展情况。

    按萧邕的想法,有那么多功法,有那么多武士境兽肉,还有武师境熊肉,加上四年时间,云剑宗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毕竟自己才修炼了四个多月而已。

    萧邕的想法对,也不对。他的根基和别人不一样,他是服用了一颗天地灵果,和别人已经不是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那一颗果子,把他的根骨进行了全面的改造,使得他比别人更聪慧、筋骨更轻盈但又强韧,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战斗中即使受伤,筋骨皮也受伤轻并更容易快速恢复的原因。

    令萧邕没想到的是,宗门的高层也有元石,每个一级长老每月都有两块作为修炼之用;萧邕虽然拥有在他们认为是巨大数额的元石,但这几块元石还是按月领取,他不想引起别人的误会。

    太上,“我们以往去飞云宗的弟子,由于底子差,加上人数少,听说在那里过得不是很好,有的已经出了飞云宗。”

    萧邕,“出了飞云宗,什么意思?”

    太上,“飞云宗也和云剑宗一样,只留优秀弟子。二十五岁没进武师的,全部得离开宗门;三十五岁没进阶武师后期的,有的被留下当教习,有的也是被强制离宗,到地方发展,成为宗门的附庸家族。”

    萧邕,“飞云宗也是厉害,这样一来,他们的实力更为强大。”

    太上叹道,“这也是为什么人家能成为出云帝国三大宗门之一,一般的只能羡慕,学不来。”

    萧邕,“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羡慕不来,只有自己捋清思路,埋头苦练,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太上,“就是。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的。如果我们强大,就不会有青狼帮和旗山宗对我们虎视眈眈,也不会有吴良仁等叛贼。”

    萧邕笑道,“太上,吴良仁那样的人任何时候都会有,关键还在于宗门的强大,还有选人的准确;不能谋害宗门弟子,不能出卖宗门利益。”

    太上,“也是。人有亿万,思绪有亿亿;只要不谋害同门,不损害宗门利益,那就是好的。看来,这次回去后,要把这两条作为宗门发展的基石,成为宗门发展的基本信念。”

    寥寥几句交谈,云剑宗的发展蓝图由朦胧到清晰;无他,宗门的发展还是需要由人来实施的,这寥寥几句就是信仰。也正是今天这寥寥几句,使得云剑宗成为今后龙星大陆上当之无愧的最强宗门,没有之一。

    这寥寥几句话也是传承,精神传承;人无精神不活,宗门无精神不长久。

    一路无事,来到距离飞云宗三十里外时,已经是九天后。

    “啊哈,这不是陈武师吗?你又带弟子来参加筛选了?这次可不要来多少回多少哦。”在一个三岔路口,云剑宗众人听到一声尖利的大笑。萧邕转头一看,从另外一条道上飞驰而来四五十人。

    太上脸色有些难看,缓缓转过头,“哦,是戴武师啊,你们来这么多人,好像能留在这里的并不会多。你怎么不把你们宗门的人全部带来?那样的话人多更势众,吓都可以吓死我们。”

    转头低声说道,“这是武道宗的人,和我们就在一个档次,不过因为我们前面两次没有弟子入选飞云宗,被他们笑话。”

    萧邕看了那人一眼,长得一双丹凤眼,嘴唇很薄,一看就是一副刻薄像。

    戴武师闻言不愉,“待这么多人来,说明我宗符合条件的人很多,不像你们云剑宗,只有猫狗十余只,哈哈。”

    太上哈哈大笑,“你们是猫狗,我们可不是。戴武师,难怪你们有那么大一群,猫狗繁育得快啊。”

    戴武师怒道,“我不与你进行口舌之争,我们今天来打个赌。”

    太上转头笑眯眯地看着他,“打赌?打什么赌?”

    戴武师,“我们来赌今年被选上的新生人数,谁少谁输,少一个一万两银子。”

    太上哈哈笑道,“不赌!”

    戴武师激将道,“不敢赌?!也是,你们云剑宗就是来丢人现眼的。”

    太上,“不是不敢,而是这样赌没意思。”

    戴武师,“哦?那你认为该怎么赌才有意思?”

    太上,“我们要赌就赌名次,谁的弟子排名在前,谁就算胜,如何?”

    戴武师,“我倒是没见你们里面有多厉害的人物啊,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后手?”

    太上呵呵笑道,“戴武师,我们的人都在这里,你如果不敢赌就当我没说,你直接走就行,不送!”

    戴武师哼了一声,“我和你赌了!咱们得先定个规矩。”

    太上,“你们人多,你先说说看。”

    戴武师,“飞云宗这次招五百名弟子,凭我们两宗弟子的水准,应该都在三百名以外,那我们就从二百名开始。每提前十名,算一分。比如取得四百九十名到五百名,算一分;四百八十名到四百七十名,算两分。”

    太上,“不用这么麻烦。第五百名记一分,第四百名记一百分,第三百名二百分;所有入选弟子的总分加起来,然后再均分;谁的分多,谁就算输。怎么样,简单吗?”

    戴武师,“那不公平,我们的弟子多,你们的弟子少,你们只要一个人撞上狗屎运,就有可能分数低;所以,需要把那个分数均分到现在所有弟子身上。”

    太上呵呵笑道,“你的意思第一名就是五百分,第二名就是四百九十九分?”

    戴武师面带哂笑,“当然如此!”

    太上哈哈笑道,“成!赌了!”

    戴武师哈哈大笑,“别急,还没说怎么赌呢。”

    太上,“怎么赌?我接着。”

    戴武师笑道,“一分一万两银子,怎么样?”

    太上,“哈哈,我接!”

    一个声音再次从后面传来,“两个垫底的宗门,也好意思在这里丢人现眼,真不知道脸皮是什么。”

    太上和戴武师转头一看,笑容迅速凝结在脸上,那人却是不打算放过两人,继续说道,“我也和你们一赌,敢不敢接?”

    太上脸色迅速转好,“蒋武师,赌就赌,你想怎么赌?”

    转头迅速和萧邕说道,“这是拜日宗的,他们宗门以前也是很厉害的,有四十来个武师,三百来武士,仅比飞云宗稍差一些,不过后来衰败了。”

    萧邕听言,没想到这宗门以前也有过如此的辉煌,不禁高看了他们一眼;他们这支队伍有五十七人,有一个武师初期,十九个武士后期,实力还是很强大的。

    蒋武师,“我就不和你们打那种低层次的赌了。这样吧,我们谁的弟子这次名次排在前面,谁就胜利。怎么样?敢赌吗?”

    戴武师咽了一口口水,把脸别了过去,嘴里说道,“我不和你打那样的赌,没意思。”

    太上却是说道,“赌多少?”

    蒋武师,“我们就简单一些,一赌百万两。就比最高名次,不搞那些算来算去的,繁琐!麻烦!”

    太上,“你意思就比一人?仅比那人的排名?”

    蒋武师一脸淡定,“那当然!不过你有那么多银子吗?”

    太上,“我也正想这事,你们有银子吗?得先立契约,免得空口无凭,到时赖账。”

    三人认真地签署有关赌约后,蒋武师和戴武师两人带人先行离开,太上笑道,“萧邕,现在我云剑宗能不能赢回那些银子,就看你的了。”转头又朝其余弟子说道,“你们也看到了,宗门不强,就会被人家欺侮;如果不是有萧长老在,我何曾敢和他们打赌?所以,你们在应对测试时,要把这一个月来训练的成果拿出来,不然你们对不起萧长老。”

    在来前一个月,萧邕带领宗门武士境弟子进浮山山脉进行实战训练,将他们的功法领悟向实战方面靠拢。在这一个月中,有人受伤,有人流血,但没有人后退,宗门武士弟子的战力得到不少的进步,宗门的荣誉感也进一步加强。

    在选择弟子来飞云宗参加新生测试时,由于年龄和境阶的限制,很多战力能达到飞云宗的基本要求,但由于年龄的限制,只能是无奈止步,这才使得此行只有十一人,而萧邕则是云剑宗的终极杀招。

    临近飞云宗,路上各色人马越来越多,来来往往;有别的宗门之送考队,也有很多进出暴龙郡郡府。云剑宗一行与他们都不熟,即使太上,也没有认识的几个人,所以一行人只是不急不慢地赶路。

    一行人骑马来到一座小桥前时,太上一声大喝,“下马步行,此去五里,只能是骑马前行。”

    萧邕一脸疑问,“五里路不允许骑马前行吗?这规矩也有些太霸道了。”

    太上笑道,“规则是拳头大的人制订的,除非有长老级的人骑马迎接,否则就只能步行进入,要不然就会被废除功力。”

    飞云宗在暴龙郡郡府南面三十里,占住近八十万亩土地,有山有河;最高的山有八十来里,河有五六里宽。远远看去,很多小山包上隐隐有红墙黄瓦的房子露出。

    萧邕叹了一声,“太上,我云剑宗后面有河,西边也有山,要是有飞云宗这么多武士、武师,还有一两个武君,那我们也会有飞云宗的气派。”

    太上,“是啊。所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提升宗门所有人的境阶,只要有一个武君,那我们就可以开始扩张地盘;不然,我们守不住啊。”

    萧邕,“这还真是一个大问题,要发展,需要防止人家狙击优秀弟子;而实力的提升如果不适当暴露出来,就招收不到好的弟子。这是很头痛的事情,需要宗门全体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太上呵呵笑道,“萧邕,只要你能从飞云宗回来帮云剑宗就行。按你的修炼速度,估计不到五年,你就会有武君的境阶,那基本就不会有人敢来找我云剑宗的不痛快。”

    萧邕,“即使进阶武君,也只有我一人,其他力量不跟上来也不行。宗门发展,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十年八年,而是长长久久啊。拜日宗从接近飞云宗的实力变成现在比我们强不了多少,估计就是被人家狙击了,或者是高端战力被人家灭了。”

    太上叹道,“是啊,一个宗门的发展,需要各方面都协同发展;高端战力要增强,优秀弟子要层层齐备。拜日宗的事情,传出来的不多,但有小道消息传言,还真就是飞云宗为主做的,不过没人敢说而已。”

    说完这一句,太上只是低头走路,萧邕也是低头前行,只有马蹄声伴随一行人往前行。

    按萧邕的本意,他是愿意呆在云剑宗,将云剑宗发展成为龙星大陆第一强宗门,但他想起离宗前几天师傅柳道夫和他说的一些话,使得他乱了一些分寸。

    他的父亲叫萧乾,是龙坤大陆萧家家主的大儿子;母亲是叶家家主小女叶鸢,他们在游历过程中结为道侣,生下儿子萧邕和女儿萧英,但两人婚姻不被叶家容纳。

    叶鸢带夫以及儿女逃出龙坤大陆,一路下行,最终叶鸢被家族带走;萧乾被叶家追兵击伤,带着儿女逃至龙星大陆最偏僻的茅庐镇养伤两年,把兄妹俩简单安置后往龙坤大陆进发,营救妻子。

    萧乾的本意是不让萧邕兄妹修武,如果不能炼丹,那就在这偏僻的茅庐镇当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安安心心地过一辈子,在这里生根发芽。

    柳道夫和他说那些,主要还是认为萧邕已经修武,而且进阶速度不是常人可比拟,就只能看他自己今后如何发展,如何处理父母的问题。

    那是萧邕第一次听到有关父母的信息,虽然跟着父亲走了那么远,但由于当时只有六岁,根本就不记事,只知道走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只记得父亲憔悴的脸,有些慌张地抱着英子、牵着他,在不停的地方歇息半天,然后继续前行。

    在茅庐镇两年,父亲经常是以酒浇愁,对自己和英子放任不管,任两人胡野,既不教他们修炼,也不教他们习字。

    听柳道夫所言,他才明白,原来父亲是不想让他们修武,只想让他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从听柳道夫讲完的那一刻起,萧邕的心就激动起来,只想快点走出龙星大陆,去见自己的父母;想去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下兄妹两人不管,任由他们在这偏僻的小镇自生自灭。最后还是鼎灵不停地劝解,讲清楚各种厉害关系,方才使得他平静下来,也使得他决定按照计划继续来飞云宗修炼。

    行万里路,需要对应的资源;作为强者为尊的世界,修为就是资源。没有一身高强的修为,将走不了多远;即使能走出吉昌郡,走到死估计也走不出龙星大陆。

    磨刀不误砍柴工,现在需要的是磨刀。

    现在他还只是武师初期,修行路还刚开始,尚仅一脚踏在远行的起点上;在武君、武王面前都是蚂蚁一只,如果是更高境阶,蚂蚁都算不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