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55章 最后一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道德学子609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瞬间决定不再靠巧通过,转而准备正面抗战。在云剑宗最后两个月,萧邕广阅拳谱、腿功和掌法,最终只选取几种最基本的招式;按鼎灵的话讲,那就是不要把自己的动作练得变形,今后难以纠正,练好基本动作就行。

    那段时间,除了很少时间炼丹,八成以上的时间就是习练拳脚招式和刀法的八种基本动作,自觉几种基本动作已臻小成。

    在云剑宗,拳脚功夫和树林对练了大部分时间,在浮山山脉也和野兽、凶兽练习了一小段时间。

    今天遇上这么些初具配合的铜人,既不同树木,又不同于野兽凶兽,倒是一个很好的练习场所。

    两个铜人再次挡在身前,再次同时打来一拳,还是一左一右。左边的出左拳,右拳端在腰间;右边的出右拳,左拳端在腰间。如果萧邕想从中间突破,它们的拳头会瞬时同时击出。

    萧邕没按常理出牌,在他看来,两个铜人的出拳满是漏洞。快速上前,迅捷地抓住左侧铜人的左腕,双手一拧,右脚踹中其右膝,双手一拉,铜人朝右侧飞去,挡住了右侧铜人的进攻路线;跳起飞踹,“咔嚓”一声,铜人背部裂开一道小口子,两个铜人成滚地葫芦往通道壁摔去。

    “貌似这两个铜人比刚才那两个的劲要大些,速度也要快一些,莫非这就是武师境,那两个只是武士境?”通过和三波铜人的战斗,萧邕隐隐明白了太上以前说的。这里面的铜人有武士境后期,也有武师境初期,每次出现的顺序不一样,属于随机的。

    看着冲来的四个铜人,萧邕豪气大起,朝中间那个就是一拳对去,剧痛瞬间传来;飞身后退三尺,不停地甩手,“吾草!这么硬!这筋骨皮练的还不是很到家。”

    那个被击中的铜人也是被击得连连后退,其拳却是裂开,其臂自然下垂,明显已经不能再用。

    “这只是武士境铜人!”飞身而起,连腿踢向左侧两个;踢飞两铜人后,借力冲向右侧,一记炮拳直接捶打在铜人颈部,铜人连动几下,仍旧只是歪脖子一个。

    “这三个应该就是武师境了。”看着袭来的三个铜人,萧邕嘟噜一声,朝着其中一个以一记截腿飞去。

    在通道始端,吴道堂院长口中发出“嘶”的一声,邱长老回头笑道,“痛心了?铜人而已。要是舍不得铜人,就让他跟着我去炼丹。”

    季长老,“这铜人修复可不简单,要不是我宗门有傀儡大师,这项考核早就该取消了。再说,你也不能把毁坏铜人和你炼丹联系起来;这铜人就如同丹炉一样,好的丹炉被砸坏了,你就不心痛?”

    邱长老,“怎么会炼坏丹炉?要是他能炼出九成五的丹,即使炼坏丹炉我也不会心痛,要多少便给他多少。”

    季长老,“好的丹炉宗门也没几个,所以你能讲这个便宜话。可这些傀儡是南宫大师亲自制作出来的,坏一个少一个,坏一个要修三四个月。也就是他处于最后一个,要是他在最前面进入,估计这铜人巷也该取消了。”

    邱长老不屑地说道,“南宫傀儡能称得上大师?这些傀儡连同境阶修士一半的战斗素养都没有。要是真的是大师,他制作一些有普通弟子八成战力的傀儡出来看看?”

    季长老,“邱葫芦,你还是不死心,想要这小子去你那里炼丹吧?”

    邱长老摸出一个葫芦,揭开盖子喝一口,呲着牙呵呵笑了一笑,接着又喝上了。

    吴道堂叹口气道,“这小子打过八拨,打坏十六个,只有七个完好,南宫会气昏的。”

    邱长老呵呵笑道,“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躲到我那里去,保准南宫傀儡不敢去找他的麻烦,我用丹药砸死他。”

    季长老笑道,“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这小子肯定会进入我内院,南宫长老也不会太为难于他的,说不定他还能把自己的傀儡战斗力进一步提升,成为真正的傀儡大师。”

    吴道堂皱着眉头说道,“这小子太野蛮了,凭他的能力,过去就是了,为什么要把每个都打倒?出手也没个轻重,这八个武士境全部被毁了。”

    通道内,萧邕如同在暴雨中穿梭,但又做到了滴雨不沾身;每个进攻于他的傀儡不是四肢扭曲,就是头歪脖子斜。

    此时,他进入一种入微状态,这种状态在宗门小广场战青狼帮帮众的时候短暂进入过。

    在他眼里,铜人不再是冷冰冰的铜人,而是一些招式,它们的腾挪冲击方式是那么的清晰,它们进攻的优点和漏洞也是尽显脑海。

    铜人的招式总是直来直去,中间没有变化;冲出的拳头眼看就要被抓,也没有别的招式弥补,只是接着打出另一拳。

    大开大合是铜人的招式特点,一旦被扛住,只能单纯地击出下一招,不管有没有用。

    在这种情况下,萧邕步法的缺陷没能充分暴露出来,攻防简单的劣势也没能被铜人抓住。一个个铜人在他的拳脚下飞开,纷纷脱离战场。

    又有三个铜人窜来,萧邕还是冲向前,拔拉一个攻击一个。

    “不好!”

    还没反应过来,该拔拉开的没拔拉开,该打退的没打退,第三个却是一拳打在右肩上,将他打得横移三尺有余。

    “妈蛋,这是最后一拨了,五个都是武师境啊。”挨了一拳,萧邕被从入微状态中打了出来,看着剩下的五个铜人,马上就知道了自身的处境。

    刚才八个是武士境,秉着不浪费一丝元力的原则,此时还是使用对付武士境铜人的力量,导致被打了措手不及。

    看了对面墙上的香,还有大半截;检查元力,还有七成,“机会难得,就好好的打一场。虽然铜人很笨拙,但有五个,力量也不缺;质量不行,数量来凑,比战凶兽没差的。”

    大喝一声,腾空而已,朝着冲来的三个铜人飞踹而去,将正中间的那个踹得连连后退,自己则完全进入包围圈。

    魂力放出体外,目力运转到极限。前面的傀儡打来,一拳打在其腕部,将其打开;左侧傀儡一记插掌,一记旋风腿将其踢得歪歪斜斜地往后退却;后面傀儡一记戳腿攻来,转身一挡拳砸在其腿上;……

    不知不觉中,萧邕又进入入微状态,铜人的每招每式历历在目,清晰可见;五个铜人竟然没能主动砸中他一下,被砸中的那三下也是在避不开的情况下,主动让其砸中的,力道也已经被卸去八成。

    季长老笑道,“这小子,竟然把铜人用来锻炼战斗意识,这种做法,我飞云宗从来没见过吧?”

    吴道堂苦笑,“只有南宫长老试制出新的傀儡时,他会找一些武师中期弟子或教练去试验;不过都是武士境铜人,没听说他用过这么多的武师境。”

    邱长老,“这小子估计是一个好战分子,在别的地方没有那么多架可打,今天就来过过瘾。”

    吴道堂,“在龙星大陆,还是比较安定的,强者为尊没那么明显,胡撕乱杀的现象也不是很多;听说龙翔大陆却是很乱,到处都是无端杀人,低战力的人很难生存。”

    邱长老叹口气,神情有些萎靡地说道,“是啊,还是我们龙星大陆过得比较安逸。那种地方,也只有像萧邕这样好战且战力强大的人才适合生存。”

    吴道堂有些不解地问道,“邱长老,你怎么了?难道?”

    邱长老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有一个好友,进阶武师后期后,联合六人翻越十万大山,有三人抵达那里;没想到在那里呆了不到三年,两人战死,只有一人冒险返回;到家时,此人已是半废。”

    季长老也是叹了口气,“还是我们龙星大陆的战力不强啊。”

    场中,萧邕抓住一个铜人的手臂,一个腾空翻,一条胳膊被他拧了下来,吴道堂又是皱着眉头“嘶”了一声。

    那个铜人马上退出战斗,萧邕马上感到危机出现,背后一个铜人竟然抓住一根一尺多长的铁棍朝他砸来。

    “吾草!难怪看着它的腿有些不对劲,原来在那里藏有铁棍。”萧邕被吓了一大跳。

    看向其余三个,又有两个铜人拿出铁棍来,正劈头盖脸地朝他砸来。

    冲向其中一个,一记勾拳砸向它的肘关节,一个背靠,将其撞得飞向通道壁,自己也不自觉地往回跨了两步。

    还没等他站稳,感觉右臂被重重地砸了一下,右手瞬间失去知觉,“妈蛋,乱了,心慌了一下。还好,没被砸中脑袋,生死就是一瞬间。”

    反手一抄,将铜人的铁棍抓在手中,转身就朝铜人屈膝顶去。

    “嘭!”铜人飞撞在墙壁上,顺着墙壁迅速坠落地面。

    试着活动右臂,很痛很麻的感觉传来,拳头都握不紧,很不好受。眼盯着剩下的两个铜人,一个手持铁棍,一个是空着手。

    余光中,墙壁上的那根香已经剩下不到两成,“开始打得太久,该解决战斗了。”

    看着冲来的空手铜人,萧邕快速一步向前,单手撑地,左脚踹腿,右脚踹腹;就地一滚,左腿勾住右侧铜人的左腿,右脚踹向其膝盖。对付两个铜人,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萧邕弹身而起,两个铜人也在此时“嘭”“嘭”坠地。

    嵌有香的墙壁从中缓慢分开,一个洞口出现在眼前。

    “萧邕,闯铜人巷花去八格香!”一个声音从洞口内传来。

    往里看去,里面的人不少,喊话之人是一个身着飞云宗服饰之人,也是一个武师中期。

    原进口处,两个武师中期快速朝里走来,把铜人一一收起,吴道堂等人也拿着靠椅朝外走去。

    左手不停地掐揉右手,站到洞口朝里看去,那些闯关的人都在里面,很多人看来是凄惨无比,低声的哀嚎不绝于耳;衣服褴褛,血迹满身。

    “哈哈,萧邕,你竟然花了八格,是我们这里的倒数第一名!”一个武师初期应试弟子笑道。

    萧邕循着声音看去,那伙计长得很魁梧的,身宽应该是自己的两倍,胳膊也差不多是自己的两倍;现在他正赤着上身,左肩部少了一块肉,血肉模糊一大块,应该是被铜人抓掉的。

    闵晨辉也是笑道,“萧邕,没想到你的战力这么差。你知道我用了多长时间吗?”

    萧邕摇了摇头。看着他散乱的发髻、脸上青紫一大块、胳膊上血痕显露,心想他也吃了不少亏。

    闵晨辉呵呵笑道,“六格香,比你少用两格,怎么样?你这样的成绩,对明天的排位赛还抱有希望吗?”

    萧邕有些不解地问道,“闯铜人巷和明天的排位赛有关系吗?”

    一个参选弟子说道,“这说明你的见识小。也是,你们云剑宗连续两次没人被选上,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闵晨辉哈哈笑道,“很明显啊!今天闯铜人巷是战斗,明天的排位赛也是战斗,你说有没有关系?”

    萧邕,“既然是战斗,那为什么不把今天的闯铜人巷成绩直接作为排位赛的成绩?何必多此一举?”

    闵晨辉,“我觉得明天的排位赛就是多余的,今天的成绩就很能说明问题。”

    李静怡哼了一声,“排位赛是排位赛,铜人巷是铜人巷,怎么能替代呢?”

    闵晨辉,“都是战斗,怎么不能替代?”

    一个飞云宗的武师中期走进来说道,“今天闯铜人巷是极限战斗,但也是一种训练,便于让你们这些参与者找出自己的优势与缺陷,今后可以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如果你们足够聪明,今天的战斗经验就可以用在明天的排位赛上。”

    闵晨辉笑道,“我就不相信,一个人能从这么激烈的战斗中找出自己缺陷;那么多傀儡打来,跑都跑不赢。这位师兄,我们的成绩是现在公布,还是明天在广场上公布?”

    那人说道,“你们都知道了自己的成绩,但我还是念一遍。”

    武师初期参选人员四十四人,有两人刚进铜人巷不到一半就被击晕,从进口抬了出去;十七人过了一半,或被击晕,或被打得爬不起来,被直接抬进这里。剩下二十五人打通铜人巷,时间最快的是闵晨辉,其次是李静怡,最后一名是萧邕。

    很明显,打通铜人巷的二十五人绝对是通过了;被抬往里面的十七人到底结果如何,还需要吴道堂等人进行裁决。

    往地面返时,李静怡走到萧邕身边左瞅瞅右瞅瞅,“你好像没受什么伤啊?”

    萧邕笑道,“我现在身体都有些不听使唤,被打麻木了。”身体确实挨了几次打,但除了右胳膊,其余都是主动挨的,受力很小。

    看看她,发髻明显是新扎的,背上也有少量血迹,右手袖子也只剩半截,笑道,“你也不孬,比其他人好多了。”

    李静怡笑道,“打不赢,跑还不会吗?死缠烂打,被打成猪头样,那才是真的傻呢。”

    来到广场找到太上,问了云剑宗弟子的考核情况。已经进去了七人,还没有被抬出来的;被抬出来的已经有三十多人,能否通过这儿最后的考核,还需要看里面的情况。

    太上很是高兴,虽然是最后一名,但萧邕已经确定能进入飞云宗。不过他很不理解,萧邕为何只是第二十五名,按照他的战力,不应该。

    萧邕没有做任何解释,觉得没那个必要,最终名次,看明天的结果就是。

    在广场也是百无聊赖,萧邕干脆向太上告辞,回到驻地拿出元石开始恢复元力,同时将闯铜人巷的细节从头到尾在脑海里放一遍。

    温故而知新。很多东西当时也是有感触,而且马上就得以运用,但只能说是应急,是急智;现在慢慢翻阅,可能会找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发现更多更好的应对手段。

    一声轻微的“嚓”声传来,萧邕觉得浑身颤动一下,倾而全身舒畅,经脉内元力却是大减,全部朝上丹田流去,第二个穴位开通了。

    “以战促进阶,果然没错。两个多月,开启了第二大穴位;如果中丹田开通,接下来的进阶就会增快很多;只要元石充足,进阶武君已基本无阻滞。”

    “下丹田已经拓宽至初始的两倍大小,第七脉和第八脉也仅比第六脉等小不到一成,看来第九脉也快开通了。”

    接着一边在脑海放映战斗场面,一边吸收元石,同时又慢慢地冲刷已开通八脉和上下两丹田。

    任督二脉是全身百零八脉集散之脉,是元气之中枢。此二脉越粗大,能承载的元气越多,能提供更多元气去其余百零六脉;同理,其余百零六脉粗大,也可以蓄藏更多元气。它们之间形式上就是一个循环,一个闭路循环,看起来如同锅里到碗里,再从碗里到锅里。

    但实际不完全如此,脉络内的元气需要不断地提供筋骨皮以元力,在不断地消耗。消耗越快,战力就会下降越快,这是战时大忌。故而萧邕时刻都在搬运元气拓展经脉,想把经脉拓得无限粗;但到现在,发现最早开通的四道脉很难继续拓粗,倒是壁障越来越结实起来,说明已经是越来越难以拓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