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58章 一刀惊飞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道德学子609大大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在战完第九个对手来到广场后,李静怡走了过来,嘴里嚷嚷道,“哎,萧邕小家伙,你竟然偷师,把人家的步法都偷去了。”

    萧邕笑道,“哪有的事!我昨天不过打得太猛,没把这里当做一个练习场。今天才反应过来,所以才和对手好好练练;这些步法都是我以前在打野兽和凶兽的时候总结出来的,有着血与泪的教训,怎么会是偷你的呢?”

    李静怡眼睛紧紧地盯着萧邕,“没想到人这么小,却是一个不老实的家伙。你不偷师,怎么开始不那么熟练?而是越打越熟练?”

    萧邕呵呵笑道,“哪有?开始是想不清是速战速决,还是要习练一下所学,一直犹豫不决,才有那种表现。”

    李静怡白了一眼,“不老实的家伙。我没聚元丹了,拿些给我。最后是我们两个对战,我可是要拿第一的。”

    萧邕拿出一个丹药袋递给她,“你就不要想了,第一只能是我的。”

    李静怡打开丹药袋看了一眼,眼睛一亮,随即把袋子收了起来,“这才差不多!拿出你最好水平,别说我欺侮你。”转身离开,根本就不想听萧邕回话。

    半个时辰后,武师初期擂台的最后一场开始,对战双方为萧邕和李静怡。观战者则为十三个长老,所有的带队武师,还有老学员新弟子,台下挤得满满当当的。

    三个力量满格的武师,莽夫一般的闵晨辉已经被两人击败,现在就看两个力量相当,灵巧相当的人到底谁胜谁败。

    双方在擂台中部站定,李静怡拿出剑,右手持剑,斜指天空;萧邕右手握刀,斜指大地。

    李静怡问道,“你准备接我多少招?”

    萧邕,“你能打多少招,我就接多少招。”

    李静怡,“我的招不多,总共不到一百,希望你能接全部接下。”

    萧邕笑道,“放心,我会等你全部使出来的,不过中间有重复的话,那你其它的招式就没机会使了。”

    李静怡顿时眼睛睁得老大,娇喝一声,当心一剑刺来,萧邕一记挡杀迎去,迫使她侧后移步,防止萧邕近身。

    萧邕本意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想在李静怡面前使用从她那里偷师得来的几式步法,所以自开始就没准备速战速决。

    在相信自己能力的情况下,越是多和高手对战,越能提升自己的技艺。

    李静怡钩、挂、点、挑、剌、撩、劈基本七式很稳、很娴熟,手、眼、身、法、步、神形配合精妙,攻出五十招后,连续后退三步,剑指萧邕说道,“你就没有连续的招式啊,老是简单的扫、劈、拨、削、掠、捺、斩、突几个姿势,烦不烦呐。”

    萧邕收刀站立,笑道,“你不是没攻破我的防守吗?攻不破的招式就是好招式,还有没有新招,不然我就要进攻了。”

    李静怡哼了一声,“我就不信攻不破你的防守!”接着又是绵绵不断的进攻而来。

    台下很多看客看到台上两人的对战很失望,原本以为是一场大刀阔斧的战斗,没想到是一场凌厉的攻击和完全的防守。

    “这萧邕还是不行,在李静怡如此凌厉的攻势面前,完全只能被动防守。这样下去,迟早要输,李静怡是当之无愧的新生第一。”

    “是啊。开始看到萧邕很勇猛,特别是和闵晨辉硬碰硬的时候,我都很崇拜他;但现在看来,他终究差一些。要是再次和闵晨辉对战,估计输的就是他。”

    “估计也是云剑宗没什么功法,所以他也没修炼什么,只是一些最基本的动作;今后来宗门,如果他修一些好功法的话,说不定战力还要上升不少。”

    “呵呵,南宫长老要抓他去学傀儡,哪还能有什么时间去修武?不要退步就行。唉,浪费一个天资妖孽的弟子啊。”

    “现在妖孽,没成长起来的就不能称为妖孽。主要是开始太张狂,你好好的通关就是,为什么要毁那多傀儡,不是自己找事吗?”

    “这李静怡着实厉害,进攻招式绵绵不断,脚步圆滑如珠,整体动作行云流水,真正的妖孽,今后我就只崇拜她了。”

    “呵呵,你还是看着人家好看,想拜倒在人家的石榴裙下吧?”

    “人长得俊有错吗?人家不但长得俊,功夫也很俊,不崇拜她崇拜谁?”……

    十三把靠椅上,十三个武士后期长老开始也对擂台上的战斗很是惊讶,不过随着对战时间的延长,大多数人脸色开始变化,神情各异。有憋住笑的,有不屑一顾状态的,有深思的,有神色始终如一的。

    一百零三招过去,萧邕笑道,“有六招重复,没新招了?我可要进攻了。”

    李静怡往后一退,气喘吁吁地说道,“我就等着你进攻呢。只挨打不还手,算什么男人?哦,也对,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家伙,不能算男人。”

    萧邕笑道,“那就让你接我一招。”说罢,一记拔刀斩挥出,两尺长的刀光从左侧直挥右上方。

    狂风骤起,木屑四溅,擂台上迅速变得朦胧起来。只见李静怡不停地后退,呼呼风声中传来李静怡的喊声,“我认输!”

    三息过后,木屑下沉,擂台上开始清晰。

    李静怡出现在擂台边沿,头发散乱,发白的脸上还沾有些许木屑,透露着一股野性的美。右袖裂开,右手还在微微颤抖。

    裁判毫无声调变化地喊道,“二十二号胜!”

    萧邕收起大刀,稍微瞥了擂台上深达五寸的切口,迅速下了擂台,往驻地走去。李静怡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没有聚焦,似乎没感觉到萧邕的离开,也没听到裁判的喊声。

    靠椅上十三人迅速离开椅子,跑上擂台,慢慢地走到交战的地方,一脸讶异地看着台面上的切口。

    季长老蹲下,用手摸了摸切口边沿,“妖孽天才!刀意入门,妖孽!”

    吴道堂,“最深六寸半,应该入门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台下那些看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战斗就这样结束了,而且是李静怡主动认输。看到十三个长老快速跑上擂台,有胆大的也想登上去看看,吴道堂将右手食指往最前一竖,随后双手像赶鸡群一般,做了一个赶他们的动作。

    看着看客不明其意,吴道堂朝周围四个武师中期指了指,又朝站在擂台上的李静怡指了指;四个武师中期立马走到台下,低声朝看客们走去,边轻声解释,边让他们往外走。

    五息时间后,武师擂台上只剩李静怡和十三个长老,其余三个擂台外的看客也没人发出高深叫喊。看到兴奋处,也只能是憋着嗓子,压抑地叫唤几声,生怕把声音传到那边擂台处。

    过了不到百息,又有十六个武士后期和中期来到擂台上,把留在擂台上的切口左看右看,不过没人发声,只是一脸的震惊。

    一盏茶功夫后,吴道堂走下擂台,对一个武师中期低语几句后,拉着南宫长老和季长老离开,其余人也慢慢悄声离开。

    没过多久,搬山宗的领队来到擂台上坐下,四个武师中期也在擂台前五尺站定。

    回到房间,萧邕立马盘腿坐下,手握元石,脑海中开始放映和李静怡的战斗过程。这场战斗,是萧邕修武以来最酣畅淋漓的战斗,当然,主要在防守方面。把自己在云剑宗学的那些个基本动作全部熟练运用,也把在李静怡那里偷师的步法全部灵活运用,有的还得到进一步精进。

    李静怡的剑灵活,刁钻,力沉;她的步法更是灵活,多变,神出鬼没。观摩千遍,不如实战一次;学不致用,狗屁不是。

    一个时辰后,萧邕长吁一口气,“收获很大,很大啊。不过她的步法应该还有没被逼出来的,只是我的进攻招式太少,没步法逼出来。”

    “要是再和闵晨辉能战上一场就好,可以把步法练得更加圆润,可惜昨天就战过。”

    戌时中,驻地外传来太上的哈哈大笑声,萧邕打开房门,十一个弟子喜气洋洋地跟在他后面走来,笑问,“今天的战绩如何?”

    太上笑道,“拿肉拿肉,今天每人二两酒,肉就放开肚皮吃!”

    萧邕拿出三百来斤熊肉,一个弟子嘻嘻笑着接过,跑进厨房去。

    太上,“你的战绩我就不说了,你知我们大家知,那家伙,一刀惊飞云啊。周浩武士后期第一,司徒正义第十,前五十有四人;武士中期我们有第三的,武士初期有第二的。翻身!大翻身啊!”

    萧邕哈哈笑道,“该吃!该喝!该好吃好喝!”

    太上拉着萧邕进入他的房间,把门关好,“今天,我沾你的光了。确切来讲,云剑宗沾你的光了。”

    萧邕笑道,“哪有什么的,这是弟子正常行为而已。”

    太上,“你是正常行为,可对别人不是,关键是你的表现吓死人。你走后,我被外院院长叫到内院院长那里去了,谈了半个时辰。你可别怪我多嘴啊,我把你的老底都给他们说了;包括你的身世,你的修炼。”

    萧邕心里一滞,随后笑道,“没事,他们迟早要知道的。”

    太上,“他们可能也有些头痛,听说那个南宫长老很固执,估计你只能成为他的弟子了。不过我当时可是什么都没说,留着给你去争取一些修炼条件。”

    萧邕笑道,“我已经是比试第一,还能争取什么条件?”

    太上扬头道,“这就是你想得太简单了。修炼修什么?财侣法地!财,很明显,元石、银子、丹药。侣,道侣,你还小,不用考虑这个;师傅,伙伴,都是侣。法,功法,传承,这是今后是否有大发展的首选。地,住的房屋,修炼的地方,这牵涉能不能进阶,能不能快速进阶,能不能安静修炼。所以,你可以在这些方面提一些要求,权当补偿。要知道,以你的天赋,把飞云宗带上一个新的高度是必然的。”

    萧邕哈哈笑道,“太上,飞云宗何其大,人才何其多,最多是我能帮他们在一些比试中取得胜利而已。要我去带上一个新高度,那是欺人。”

    太上严肃地说道,“你可能不知道,那个李静怡因为你那一刀,她已经剑势入门了,剑光发出半尺,现在正在擂台上演练呢,把飞云宗上下惊得不轻。”

    萧邕也有些诧异,“她很聪明啊,仅从一刀就领悟了剑意。”

    太上,“谁说不是呢?她可能以前就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你那么一刀过去,她立马就领悟了。这是缘分,是她的机遇。”

    云剑宗一行正吃喝得兴高采烈之际,外面传来一声喊,“陈武师、萧武师在吗?”

    萧邕不知何人叫喊,太上低头一想,随后抬头说道,“去开门吧,是搬山宗的董武师。”

    门开,萧邕一眼就看见李静怡和一个武师正在门口,连忙站了起来。

    太上也站起来笑道,“董武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来来来,坐!”

    李静怡笑眯眯地看了萧邕一眼,绕到他身边笑道,“谢谢啊!不过今后要打败我就没那么容易了,小家伙。”

    萧邕把自己的凳子让给她,笑道,“能打败你一次,今后就会一直打败你。”顺手接过旁边弟子递过来的凳子,坐了下来。

    董武师没急着落座,而是给萧邕抱拳行了一礼,嘴里说道,“今天感谢萧武师了!”

    萧邕赶紧站起来抱拳,说道,“前辈谬赞,小子受不起。”

    董武师笑道,“你完全受得起。我们都是武师,你能让李丫头领悟剑意,我们却不能,说明我们比你要差远了。”

    萧邕笑道,“董武师,吃肉,喝酒。”接过一个弟子递过来的熊肉,一分为二,一块递给董武师,一块递给李静怡。

    太上递给两人各一碗酒,也是差不多二两。笑道,“别说那多,机会难得,喝!吃!”

    看着手里莫约三斤油汪汪的烤肉,李静怡张开樱桃小口,很小心地从最边沿咬下一点,慢慢地咀嚼起来,咽下去后轻声问道,“这是什么肉?”

    萧邕,“熊肉。味道怎么样?”

    李巧娟,“香!粗!越嚼越香。”

    董武师可儿没那么温柔,吃下两大口后又喝下一口酒,眼睛一闭,脖子一伸,“嗯,好东西!李丫头,多吃点;机会难得,猛吃!”

    太上哈哈笑道,“管够!这肉就是萧邕打的猎物。反正他也留在这里了,今天就多吃,把他那些肉全部吃完拉倒。”

    董武师,“这是什么境阶的凶兽?元气很充沛啊。”

    太上得意地说道,“武师!”

    董武师睁大眼睛,“武师?”随即抓起手中的肉块,猛啃起来。李静怡边吃边听,也是加快了咀嚼的速度,没了开始那般细嚼慢咽的斯文样。两人好像把此行的目的都给忘记了。

    …………

    内院院长会客厅,内院院长、外院院长、季长老、南宫长老分坐四把椅子,分列两边坐着。

    内院院长康路平,“你们说萧邕不是龙星大陆之人?那意思是他迟早会离开龙星大陆离开宗门的了。”

    外院院长吴道堂,“那是肯定的,他的父母在龙坤大陆,妹妹去了龙鸣大陆,今后肯定会去找他们的。”

    季长老,“唉,那样的地方,我还只听说过,这辈子的最大愿望就是去龙翔大陆看看,不知道有没有那样的可能。”

    南宫长老,“随便他是哪里人,他始终是云剑宗的人,也是我们飞云宗的人,除非他不想加入飞云宗。”

    季长老,“你这话就对了。如果你强行要他跟你学傀儡,他还真不一定会加入飞云宗,你这是耽误人家的修炼。”

    南宫长老,“狗屁!他在云剑宗就没有武修师傅,他们在两个月前都不知道他的战力那么强大,他的炼丹水平在云剑宗也是最高的,你说谁耽误了谁?现在啊,你们把这修炼方向分得太细,耽误了很多弟子的综合发展。”

    吴道堂,“要说萧邕,他应该只能属于妖孽那种,不能把其他人也一概而论,妖孽毕竟是极少数。”

    康路平,“我也是搞不明白,你说他白天天天炼丹,呆在炼丹室,哪有什么时间修武?而且修出了刀意。在内院,修出刀意也就三人,而且都是武师后期。”

    季长老,“是啊。要修出刀意,需要进行多少次的劈杀,他白天炼丹,难不成晚上就不睡觉了?还有,李静怡那小姑娘,被他的刀意一激,竟然领悟出了剑意。不可思议,这也是宗门大幸啊。”

    吴道堂,“光练劈杀是不可能领悟刀意的,还需要相当的聪慧,要不然这刀意也是太容易练出;只要蛮干,大家都能习得,岂不人人都成了刀法大家?”

    南宫长老,“我还是要收那小子做徒弟,大不了你们给他一个特殊的待遇就行。”

    康路平,“其实也不错。功法楼一到六楼随他转,既然可以炼丹,炼制傀儡也不错。南宫长老,你这是收的第一个弟子吧,很好!”

    南宫长老笑脸骤开,其他两人则忧心忡忡地“唉”了一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