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63章 第一个自炼傀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卯金明大大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第一次看到一个全新的傀儡出现在自己前,虽然自己没参与多少,但萧邕心中还是兴奋满满。有马上就可以自制傀儡的快感,也有多一个修炼方向的喜悦。最早的想法还是对的,凭自己的聪明程度,二者真的兼得了。

    制符的特点是,不能接触的丝毫不能接触,每根单独的线条必需一笔到位,任何停顿和断纹都会使得符的效用降低或失灵。

    聚元符和牵引符相对简单,符号少,线条少。不过四天,萧邕就完全成功,且感觉比原版只好不坏。

    临摹传导符确实是一项脑力活,点、钩、线、圆等三十六种,相互伴行的线条四百九十九根。第一次临摹,才到第三十七条线,就因为最早布局有些紧巴,导致第三十八根没办法落笔。第二次临摹,还是遇上布局不合理,到一百三十七根线的时候没办法再落笔。

    过了一晚再来,直接画上三百,却因魂力不够而不能继续下去;看一下时间,竟然花去了九个时辰。

    一连三天,没有超过三百六十根的,萧邕有些愤然道,“我还真不相信画不出这传导符了。”

    小鼎说道,“主人,我记得有制符高手曾说过:制符之人需要‘胸中有丘壑,天地在我心。’”

    萧邕喃喃道,“胸中有丘壑,天地在我心。哈哈,小鼎,这句话太对了!”随即放下制符,闭目盘坐,一坐就是七个时辰。

    第二天,一张传导符一蹴而就,花了不到四个时辰;再画一张,三个时辰。过一天连续两张,都是三个时辰。

    “胸中有丘壑,天地在我心。这就是格局!”拿着最后一张传导图,萧邕自言自语道。

    来到组装室,南宫长老正在修复傀儡,看到萧邕走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萧邕笑道,“我想组装一个傀儡试试。”

    南宫长老有些惊讶地问道,“传导符已经画好?”

    萧邕拿出自己画的传导符给他,他接过兽皮,仔细看了一会,连声道,“好,好!没想到短短几天,就把这么复杂的符给画了出来。这等天赋,比为师强远了。”说道最后,不知是为了讨好萧邕,还是发自内心的补了一句。

    看着萧邕毫无阻滞地组装傀儡,南宫长老在旁不断地口出赞言,听得萧邕都有些不好意思。

    在聚元符内安置两块元石,启动傀儡,直接和其进行对打起来。

    魂珠内是自己最新对战斗的理解,刚开始时,一人一傀儡可以说是猛烈对攻,都是有进有退,有攻有防,谁也奈不何谁;最终坚持一盏茶时间,将傀儡的元石耗尽方才停歇。

    检查一下自身,衣衫破了七八处,右上臂也出现了一道血痕。这还是自己具有入微的目力,能提前那么一点点时间查知傀儡的进攻趋势,不然伤痕更多。

    “萧邕,看来今后可以炼制一些傀儡进行自我训练,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行是行,关键哪里会有这么多元石?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大家都可通过铜人巷。”

    “那倒也是,不过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一点。”

    “南宫长老,我想明天自己炼制一个傀儡试试。”

    “炼吧,材料有的是,我现在就给你一颗魂珠。”

    矿石库的材料仅那么几种,《初级炼器》里那些高硬度和高韧性的几种主要矿石都没有,不知道是南宫长老不知道还是没买着,不过现在只是初学炼制,一切还是按既定的方法来。

    矿石熔融时,萧邕有些担心,是不是这样熔融不会使得矿石完全混匀,进而影响傀儡的硬度和灵活性,今后还是要想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才是。

    三天后,一个自作的傀儡崭新出炉,萧邕成就感满满,这可是完全由自己炼制出来的,距离学炼傀儡仅一个半月。

    左抚右摸,仔细欣赏了完全由自己炼制的第一个傀儡,不高兴是假的;不过只是心中暗喜,小心脏快速地跳了十几息,马上就归于平静,比以前炼制出第一炉九成丹要快很多。

    不过也没把这个傀儡当做一个宝,也不准备将其留着当做一个纪念品。将其激发,全力对战一盏茶时间,直至傀儡内的两块元石耗尽。和南宫长老组装的那个一样,不分上下,没有胜负,只是傀儡的元石耗尽而已。

    南宫长老一直正在旁边,满是兴奋地看着萧邕,他从选矿石就开始跟着萧邕,一直到组装完成,战斗完毕。

    萧邕,“南宫长老,弟子建议今后这魂珠,不要只用我们两人的功法,可以要宗门武师境的修士都弄一两个;这样的话,傀儡的战斗方式也不单一。还有,建议把元石由最多两块增加至四块,这样就可以坚持一炷香时间。还有,我们还要出去多找一些矿石,看看能不能使该硬的地方更硬,该软的地方更软。”

    南宫长老,“这炼制傀儡,为师也是半路出家。在九年前偶然接触一个傀儡,通过自行研究,弄得相关书籍和符图,摸索近四年方才研制出来。”接着把他如何开始研究,如何到别人那里偷师的情况都简单地给萧邕说了一边。

    通过他的讲述,萧邕倒是很佩服起他来。这么多年,就是他一个人在研究这个东西,而且他因时间和自己所掌握的不足,害怕误人子弟,根本就不敢招弟子;直至去年下半年,他自感傀儡技术已经完善,也没经常往外面跑,这才想起先招一个弟子试试。

    宗门也是相当重视傀儡这一块,在五年前就建起了傀儡楼,任由他一人在里面捣鼓;他也不负众望,在四年前那次招生就用上了铜人巷,不过质量不是很稳定。

    第二天卯时初,萧邕离开小院,朝外院走去;找到周浩等人,得知近来无人骚扰,而他们在认真临摹那些符,基本的东西尚未清楚,所以没好意思来内院请教有关事宜。

    得知他们一切尚好后,萧邕出了宗门,朝暴龙郡郡府走去。炼体材料需要购买,镇鼎需要修复,新型矿石也需要寻找。新型矿石的寻找不是为了宗门,而是自己想弄一两宗傀儡,遇到打群架的时候,可以抵挡一会,给自己留出瞬杀或撤退的时间。

    站在南门外,萧邕定睛看看高高的城墙,随后看清城门边立着的城内注意事项,交上三两银子,和熙熙攘攘的人流一起涌进城池。

    暴龙郡是郡,吉昌郡也是郡,可吉昌郡差去暴龙郡十万八千里。城池不足其两成,最宽的街道比不上这里的小巷子,就连青石板尺寸都要小三成。要是英子和自己在一起,那该有多好,肯定是叽叽喳喳讲个不停;看到路边的小吃,又要东买买,西买买。

    宗门距郡府较近,来的有些早,进城时辰时刚过一半,街上人流还不是很多,街边店面也刚刚打开不久,有的店铺尚未开门。

    找到一家书铺购买一份暴龙郡地图、一份出云帝国地图,再大的地图就没有了。这郡府太大,没那么多时间去逛;今后还有走出出云帝国,跨向龙翔大陆,有些事情可以早作准备。

    “七大药铺,兵器一条街,淘宝一条街,这次先去这些地方再说;东南西北四城区,分别是兵器、药铺、古玩和美食,分布还很清晰的。”

    七大药铺都在南城,也许是为了引起群集效应,那里都是药铺,一家接一家,大大小小共三十二家。七家大药铺占住主街交叉路口的显赫位置,都是金碧辉煌的三层楼,而其余药铺都是一间两间,二楼以上或是酒楼茶楼。

    看过两家大药铺和四家小药铺后,发现大药铺的要么是质量、要么是品种比那些小药铺好或齐全,价格却是普遍高出至少半成。

    “没想到这里也有同发药铺,竟然还是七大药铺之一,看来吉掌柜他们做得不小。”走到药铺一条街最末端,萧邕照例抬头看了一眼药铺名,没想到给了他一种熟悉的味道。

    走进一楼,照例把药材和丹药名看了一遍,问了几种价格,和其它药铺差不多,便叫来一个伙计,把自己所需的药材种类和数量清单交予他。

    伙计接过清单看了一会,说道,“客官,这些药材我铺不全,三种没有。”

    萧邕,“你们能帮我配齐吗?”

    伙计,“请稍等,我得去请示执事。”

    不到半盏茶功夫,伙计领着一个矍铄老者出来,萧邕一看,呵呵笑了起来。

    老者也是哈哈大笑,“萧小友,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你了,天涯何处不相逢呐。”

    萧邕笑道,“吉掌柜,你调到这里了?”

    老者拉着萧邕往二楼走去,“来来来,先去喝口茶再说。”

    吉掌柜本来就是暴龙郡人士,从十五岁开始就在同发药铺当伙计,四十岁后被外派为掌柜;这次调回来的原因是两个儿子同时通过飞云宗弟子选拔,而他也快六十五岁,作为同发老人,照顾回暴龙郡,一直干到退休为止。

    吉掌柜一边冲着茶一边笑道,“萧小友,你真是一个厉害人物啊。飞云宗新生第一,把执法队弄得灰头土脸,很多执法队队员都被清出宗门,听说麻长老都被禁足了。”

    萧邕,“吉掌柜,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吉掌柜笑道,“这得感谢你啊,就是你那些武士境凶兽肉,把我家两个小子的境阶生生提升了一级,这才使得他们从云和郡的清河宗考上了飞云宗;进入飞云宗,一直是他们的梦想。他们进入飞云宗后,我关注那里的信息也多了,说实在的,你还真的不一定知道得比我多。”

    萧邕,“那还真是。你刚才说的这些,我可很多都是不清楚。”

    吉掌柜轻声说道,“不过要当心麻强,他不论在暴龙郡还是飞云宗,亦或是出云帝国,都有不俗的势力。”

    萧邕呵呵笑道,“我不怕。在某种情况下,势力更怕个人,这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吉掌柜,“萧小友,你就不问问我是怎么知道你名字的吗?”

    萧邕笑道,“我想你通过吉昌郡的事情就已经知道了。”

    吉掌柜呵呵笑道,“就是。现在吉昌郡把你都神话了,说书先生把你的故事都传遍了每个镇,前几天我在大通茶楼喝茶的时候,才知道暴龙郡也有你的传说。”

    萧邕哈哈笑道,“我竟然成了传说?马上就是众矢之的啊,看来今后出门要小心才是。”

    吉掌柜有些严肃地说道,“那是实情。你面对的势力太大,武师都有几十,听说家里还有老古董,那可是武君级的隐士人物。”

    萧邕,“那也没办法,只能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没弄死我,谁弄我我就要弄死谁,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吉掌柜把吉昌郡那两家和旗山宗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把所知道一些飞云宗的情况也说了一下。最后说道,“唉,还是小心行事吧。你这次怎么又买药材?你不是在学炼制傀儡吗?”停顿一下,马上又说道,“你准备炼制丹药自己卖?”

    萧邕笑道,“炼一些丹药自己用,不能把炼丹给忘记了。”

    吉掌柜,“那你是在这里等还是出去逛逛?”

    萧邕,“我出去逛逛,首先就是来采购药材,其它地方还没去。”

    出得同发药铺,街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看看方向,走向淘宝一条街,听宗门弟子偶尔谈及,那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偶尔有人捡漏。萧邕也心存捡漏的念头,自己没那个眼光,可不是还有小鼎吗?

    淘宝一条街位于西城最外一条街,是一条古香古色的老街,街道宽八尺许,两边都是两层楼的木屋,一楼均是店面,店面前摆满地摊,却没把店面的门挡住,把八尺宽的街道也留有三尺作为人行通道,地摊与店面、人流貌似和平共处。

    从左侧地摊看去,看完地摊看店铺,任何东西都要瞅上一眼,萧邕今天就是来涨见识的,当然,附加的目的还是捡漏。

    走到一地摊前,萧邕拿起一根黑不溜秋的不到二尺长的木棍,问摊主道,“这是什么?”

    摊主回答倒也干脆,“不知道,只知道砍不断,烧不坏,卖价百两银子。”

    萧邕把木棍放下,又拿起一块拳头大小黑不溜秋的矿石,“这又是什么矿石?”

    摊主还是回答,“不知道。卖价也是百两银子。”

    萧邕拿出二百两银子扔了过去,把两样东西拿在手中。

    此时,后面传来喊声,“别急,这两样东西我买下了。”

    萧邕拿出储物袋,把东西往里一放,头都没回,离开此地摊走向下一个地摊。

    刚才出声那人喊道,“喂,小子,那东西本少爷说买下了,你聋了吗?”

    萧邕慢慢地往前走,把地摊上的物什逐个扫描,一行人走到前面,把萧邕前行的路挡住,其中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恼怒地看着他,怒道,“小子,你聋了吗?本少年说那两样东西是我的了!”

    萧邕扫了他一眼,“你是谁?什么两样东西?”五个纨绔青年,一个武师四个武士,不说这郡府内不准动手,即使动手也敌不过自己三拳两脚。

    一个看起来是随从的青年说道,“小子,别装蒜,就是你拿的那两样。”

    萧邕哂笑,“莫名其妙,那两样东西是我的,凭什么说是你的,难不成你还准备抢?这里可是郡府,容不得你们强抢的,你没看到那里有巡逻的吗?”

    另一个随从低声吼道,“小子,别嚣张,在这郡府,我们有的是办法炮制你!”

    萧邕斜视了他一眼,“有种的就动手,看是谁炮制谁。好狗不挡道,让开!”

    五人却是牢牢站在前面,没人挪步,华丽青年笑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站在这里,还有那么宽的道,任你行。”

    萧邕看了他一眼,肩膀一斜,从那个武师和一个武士中间挤了出去,武士被顶得连退五步,“噗通”坐在地上,武师也是连退两步,面红脖子粗地看向正在看下一个摊位上物什的萧邕。

    华丽青年似有不甘,跟在萧邕后面说道,“小子,你狠!我们不打你,今天要是你能买上一样东西,本少爷跟你姓。”

    萧邕转头笑道,“跟我姓,什么意思?做我儿子?孙子?我才没有你这样的不良后辈。”没欣赏华丽青年的脸色,朝前走去。

    走到一个地摊,萧邕蹲下来拿起一块矿石,“这是什么矿石?怎么卖?”

    摊主,“听说是什么天晶,一千两银子。”

    萧邕,“真的是天晶?假的我可是要来退货的。”

    摊主,“对不起,离了此摊,概不负责。什么叫淘宝?关键在于淘字。如果百发百中,那叫买宝。”

    萧邕,“得。一千两,成交。”

    华丽青年喝道,“慢着,我出一千一百两。”

    萧邕,“一千五百两!”

    华丽青年,“一千六百两!”

    萧邕,“一千八百两!”

    华丽青年,“一千九百两!”

    萧邕,“两千两!”

    华丽青年,“两千一百两!”

    萧邕,“行,你狠!这天晶是你的了!”说着站起,缓步朝下一个地摊走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