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65章 拍卖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回到同发药铺,吉掌柜已经在里面等候,听闻萧邕前来,把他接了进去,呵呵笑道,“听说你又惹事了?”

    萧邕笑道,“不是我惹事,是事惹我。”

    吉掌柜,“郡府刘家是帝都刘家的分支,实力较强,帝都那里的更为强大,听说老古董都有四五个。”

    萧邕,“不会有这么多吧?要知道龙星大陆有五大帝国,五大帝国里众多家族和宗门,他们只是帝都一个二流家族而已,如果他们都有这么多战力超群的老古董,这龙星大陆不久乱套了?”

    吉掌柜,“可能有些夸大,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刘基在刘家属于一流拔尖人才,不知道为何来到这飞云宗修炼。”

    萧邕呵呵笑道,“不管他了,拳来拳挡,刀来刀挡,好像上次我没吃亏。吉掌柜,我要的药材怎么样了?”

    吉掌柜,“今后不能叫我吉掌柜,不然人家以为我篡权呢,吉老哥吉执事都行。你单子上要的药材全部弄好,要我打听的两种东西,武师境的蟒蛟在云耳沼泽,千年以上的药材没见流通,不知道那些拍卖会上是否能出现。哦,对了,今天郡府就有一场拍卖会,不知你愿不愿意参加。”

    萧邕还没听说过拍卖会,忙问道,“有什么卖的?在哪里?”

    吉执事,“这是郡主府举办的,就在郡主府旁的拍卖行。至于有什么东西,我还真没去关注,因为我也没打算去拍什么;不过每次都有好东西出现,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

    萧邕把吉执事代为收拢的药材看了一下,然后全部转移至储物戒中。在付银子时,却是有些心痛,三十七万四千八百五十两,这修炼还真是费银子,凶兽的精血还没着落;加上刀、矿石和那些零零碎碎的,今天却花去近八十万两。

    得知进入拍卖会的条件就是要十万两银子的家当,其余倒是没任何要求,萧邕也没急着回宗门,而是找了一家叫做留香的酒楼,独斟独饮直至申时末。离开时,感觉这酒不错,味道缠缠绵绵的,比太上那酒好下喉多了。另外又买了十坛,留予今后烤肉时再喝;吃烤肉不喝酒,还是差了很多味道。

    来到拍卖行时,已有不少人排队朝里走,相互认识的都在谈论今日拍卖会上有什么好的东西出现,想要买些什么云云;轮到检查他们时,一个个都拿出一沓银票让兵卒一观,随后边准予进场。看来这里财不怕露白,能进入这里的都至少有十万两以上的活钱。

    萧邕也拿出十万两银票在两个兵卒面前晃了晃,也顺理成章地被放行,顺手接了兵卒递来的号牌。这点就是好,能用银子解决的,就用银子解决,简单方便快捷。

    进入内庭,才发现里面已经半满,拿着五百三十八号号牌想对号入座,找了半天都没看到哪里有座号标注,一位仁兄笑道,“小兄弟,不要找了,没有座号的。如果你有百万两银子,可以坐前十排;五十万两,坐前二百排;十万两,那你趁早在这后面找个合适的位子坐下吧。”

    萧邕笑道,“这位老兄看来是这里的常客了,把这规矩都弄得透透的。”趁势就在他身边坐下,倒数第三排的右手第二列第三个位置,在四列二十四个座位里属于靠边,但距离进门较近。

    灭过青狼帮茅庐镇分堂、刘家、旗山宗长老、青狼帮长老,还有云剑宗在灭了青狼帮后分给自己一成的收获,旗山宗、权家和郭家的赔偿自己也独得两成,总共有着近五百万两银子;按这种说法,自己完全可以坐在第一排,但这次主要还是想来见识见识,也不喜在这种场合下出人头地。在这里,有个愿意扯淡的人,说不定收获更大;想买照样可以拍,闲谈也能涨见识。

    那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精壮武士后期笑道,“有事没事往这里跑,看能不能捡个漏,可惜来过不下三十次,硬是没捡着一回;明知捡不着,却断不了这个念头,所以还是来了。”

    萧邕,“不好说,万一捡着了呢?”

    前排一个矮个武士后期说道,“拍卖会有时也卖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就如淘宝街一样,也有可能捡漏的。”

    那位精壮武士说道,“难呐,越是遇到那样的东西,前面那些人一般都是狂举牌,有漏也轮不到我们这些十万两。”

    萧邕,“按你这么说,我们坐在后面的就没办法买到东西了?”

    矮个武士笑道,“也有一些东西人家不稀出手的,那就是我们这些破落户的菜了。”

    余光中,萧邕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进来,微微转头看去,竟然是上午和自己竞买刀的刘姓伙计,想来又弄到了十万两银子。

    那伙计没有在后面逗留,直接朝前走去,走到第十二排找了座位坐下。

    精壮武士看萧邕一直看着那刘姓华丽青年,笑道,“小兄弟,你认识那刘嘉意?”

    萧邕笑道,“见过,现在才知道他叫刘嘉意。”

    矮个武士轻声说道,“刘家是郡府五大家族末尾,听说近来在筹办一桩大事,具体是什么,估计没几人知晓。”

    精壮武士笑道,“老单,莫非你知晓?”

    矮个武士头也没回,“我们这些外人有谁能知晓?既然那么保密,肯定只能是刘家高层才能掌握。”

    萧邕,“那怎么知道他们要办大事?”

    矮个武士,“很多不明身份的武师频频进出刘府,虽然悄无声息,但终究有人关心,他们只是郡府五大家族的末尾而已。”

    萧邕,“也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郡府说大不大,家族之间谁不相互提防?还有一个莫大的郡主府,也怕出大的篓子,他们也会提防他们五大家族。”

    这时,一个武师后期白须老者走上抬,洪亮的话语声马上传遍拍卖厅的每一个角落,“各位,今晚的拍卖会还是由老朽程载道主持。本次拍卖会有三十六件拍品,希望大家能满意而归。”

    精壮武士笑道,“本人还没满意过一次,呵呵。”

    没有过多废话,程载道说道,“第一件拍卖品,武师境傀儡,飞云宗南宫长老亲制,可协助战斗,可陪练。起拍价二十万两银子,加价不低于两千两。”

    萧邕坐在那里,有些转不过弯来了,还可以这么玩的?自己从来都没想过制作傀儡来赚钱,如果一个傀儡二十万,按自己现在的能力,七天炼制五个,那是小菜一碟;再加上偷偷使用宗门的矿石,岂不是七天就可挣百万两?想到先前弄的近五百万两,可是杀了多少人,废了多少人,幸亏是打赢了,方才得到那些;想到这里,萧邕心里有些莫名激动,今后遇到任何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可以买得。

    萧邕在那里意$淫,拍卖场内气氛高涨,价格一路攀升;不到五十息,已经升至二十八万两,场面还是很火爆,牌子轮番举起,喊声没有停歇。

    精壮武士叹道,“一个傀儡都能卖到这么多的银子,疯了!”

    矮个武士转头笑道,“老钱,不要揣测人家有钱人的做法。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武师境,不要吃饭不要提防背后捅刀子,战力也不比一个武师差多少,你说划不划得来?”

    老钱叹息一声,“穷人不知富人的想法,所以看不惯他们的做派,今日傀儡一事,也是如此啊。”接着转过头来,问萧邕道,“小兄弟,你怎么看?”

    萧邕正在神游,恍惚中转过头去,“钱尽其用,物尽其用,那是最好。钱为人用,而不是人为财死。”

    老钱和老单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前方,沉吟不语。

    竞价已至三十一万两,人数也少了起来,只有六人,其中一个便是那刘嘉意。萧邕在考虑要是刘嘉意坚持到最后的时候,是不是到时出手搅和一下,又觉得没那个必要,自己再炼制出来的傀儡,不说别的,一定会比这些更耐用。不过不知道刘嘉意买这傀儡干什么,是拿去偷师?还是拿去看家护院?

    过了三十五万,只有刘嘉意和一个中年男子参与竞价。

    老钱笑道,“今天也怪了,刘家派来一个看似毫无轻重的刘嘉意,脩家却是来了一个执事,两人还紧咬不放。”

    老单笑道,“两家剑拔弩张,刘家想取代脩家成第四,脩家岂能坐以待毙?帝都有刘家,可帝都也有脩家。”

    老钱,“听说帝都脩家和刘家关系也是不好,实力相差无几。”

    老单忽然转头低声笑道,“刘家异动,是不是与脩家有关?”

    老钱没吱声,萧邕不明白,老单随即转头回去不再言语。

    拍卖场里,傀儡的价格已经涨到三十六万,两人的神色也有些显怒;本来就是对手,又处于拍卖场中,倒是谁也不怕谁,该怒视的怒视,该竞价的竞价。

    当脩家叫到四十三万六千两银子时,刘嘉意的牌子没再举起,傀儡成为脩家囊中之物。

    第二次拍卖的物品为十件不明物品,美其名曰给大家淘宝用。萧邕没反应,老钱没反应,矮个武士老单却是举了一次牌,说也要表现一下,以示自己来过。

    第三件拍卖品是一杆长枪,黑得铮亮,幽幽发光的枪尖令人心神有些发冷,被一个武师后期收入囊中。

    第四件拍卖品是一瓶九成五的聚元丹,萧邕对丹没兴趣,却对其包装用的玉瓶感兴趣。英子的师傅给的丹药也是用玉瓶装的,自己的丹药还是用药袋装,外观就是不高端大气上档次,内在也会流失药效,看来今后要买一批玉瓶,或者自己也要学会制作玉瓶玉盒之类,不然对不起自己的丹药。

    第五件拍卖品是一株千年灵芝,萧邕今天请吉执事代-购的药材里就有五百年的,本来有些意动,想掺和一下,但后来仔细看去,只有八百多年,便息了竞价之心,由其他人竞争。

    第六批拍卖品还是一批十件的不明物件,程载道喊道,“低价五千两,每次加价百两。”

    数十人开始举牌,待叫价升至两万一千两时,场中只有两人叫价,一个是脩家执事,一个是刘嘉意;场中人窃窃私语,看来两家确实是杠上了。

    刘嘉意喊出三万两时,脩家武士不再举牌,程载道喊道,“三万两第一次,三万两第二次,三万两……”

    “三万一百两!”遥远的角落传来一声喊,一块五百三十八号牌子在拍卖场的后面升起。

    场中人纷纷转头朝后方看去,刘嘉意站起来,厉声喝道,“萧邕,你是诚心的是不是?别以为你有多厉害,小心你有银子买却没性命花。”

    不顾老钱和老单的惊讶,萧邕笑道,“这里是你们刘家吗?你能买,我就不能买?这拍卖会还拍出性命来了?”

    脩家武士呵呵笑道,“这位兄弟,你要当心买了这东西出不了郡府,刘家的手段多着呢。不过你放心,我脩家会派人保护你周全。”

    萧邕笑道,“程前辈,如果我出一次价会惹来杀身之祸的话,那这次价我就不出了。”

    程载道冷然说道,“这里是出云帝国,刘嘉意,你要自重。”

    刘嘉意黑着脸转身朝台上抱拳道,“三万二千两。”他有些发狠了,直接加了九百两。

    萧邕接着喊道,“三万三千两。”萧邕马上还以颜色,举牌加上一千两。

    “三万三千一百两!”刘嘉意这次只加一百两,回到最低加价额度。

    “三万四千两!”萧邕加上九百两。

    从这里开始,刘嘉意每次加价一百两,而萧邕则是加上九百两,凑起一个整数,叫价逐渐上涨。

    “四万九千一百两!”

    “五万两。”

    刘嘉意又站了起来,转头看向萧邕,只见萧邕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脸色游移不定地又转身坐下。旁边的武师轻声说道,“少爷,要不放弃吧,反正也是赌;没准这小子和上午一样,要不我们也套他一次?”

    程载道喊道,“五万两第一次!”“五万两第二次!”“五万两第三次,成交!”落槌砸下。

    侍卫拿着十件不知名物品过来交予萧邕,他则拿出五万两银票交予侍卫。

    老钱一脸奇怪地看着萧邕,问道,“小友和刘嘉意有过节?”

    萧邕点点头,“有一点吧。不过我也是想赌一下,万一赌中了呢?”心中却是问道,“小鼎,你说那一块碎片你要吸收一旬方能吸收完?”

    小鼎小有的兴奋道,“主人,那块碎片想必也是一只鼎上的,等级和本鼎差不多。”

    萧邕毫不客气地说,“比你强吧?”从小鼎的兴奋劲,萧邕就觉得这家伙没说实话。

    小鼎转移话题说道,“主人,你能不能先把碎片给我?我现在不吸收,等主人回到宗门后再说。”

    萧邕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块重九十来斤的巴掌大碎片,任其吸了进去。萧邕对这镇鼎抱有很大期望,紧紧修复一次,就划拉出九本书,如果再修复一次,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功法和书籍,这也是这次出来任由小鼎选东西的原因。

    第七至第十次拍卖品,萧邕没有掺和,不是兵器就是丹药,没勾起他出手的**,就连第九次刘嘉意以二十三万两拍下一瓶十成聚元丹,也没出手。那玩意是消耗品,可自己有元石,丝毫不差。倒是刘嘉意在拍下丹药后,站起来转身朝萧邕看了一眼,也顾不得自己脸上还是铁青色,似乎在藐视他一般。萧邕只是面无表情地回了一眼,一副泰然处之的模样。

    第十一件拍卖品是一本黄级棍法,萧邕犹豫半天,还是没掺和。云剑宗需要这样的棍法不假,但档次还是有些低了,如果有玄级的,倒是可以拍一部。

    拍卖会在拍卖组织方设定的节奏下稳步进行,每过两三次一般物品拍卖,必有一次令大部分人尖叫的物品出场,使得拍卖会始终处于亢奋之中。

    第二十九件拍品是一部玄级刀法,美其名曰《流影》,开价三十万两,每次加价一万两。玄级功法在龙星大陆有,但不多,大都掌握在宗门和大家族里,流落于外面的凤毛麟角。

    《流影》一出现,再一次激起拍卖场的**,牌子一片飞舞,这个报价未完,新的报价已经出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不过百息,拍卖价格已经升至四十六万两,只有前三排的三人还在出价。

    也许感觉到萧邕的蠢蠢欲动,小鼎笑道,“主人,你就没必要去掺和了,到了龙翔大陆,这样的功法就很稀松平常。”

    萧邕,“可我现在没有玄级功法,难不成就让我用那些基本招式对敌?”

    小鼎,“主人,现在谁能看出你只会基本招式?又有谁的招式你破不了?只要你的刀意再进一步,力量再增大一些,这龙星大陆鲜有敌手。”

    萧邕,“那还不行,主动进攻的刀法没有,只能是被动应战。”

    小鼎,“别忘了,飞云宗的功法还没开始去看。招式在于精而不在多,有那么一两招就够用。假如能控制对手在十丈之外,别人又能奈你何?”

    想想也是,萧邕按下心情,平静地看着《流影》以七十七万两卖出,落入一个武师后期囊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