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68章 意料之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道德学子609大大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暴龙郡郡府,巨大多数人都是轻松写意,该干嘛干嘛;在刘府周边,却是有着很多人面色凝重,尽管努力装作轻松,但还是掩盖不了凝重的语气和凝重的眼神。

    刘家大堂,两个莫约八十岁来岁的武君坐在上首,旁边坐着一个武师后期,如果萧邕在此的话,他一定会认识此人就是刘家家主刘启达;下面有九个武师后期和二十六个武师中期分坐两排,所有人脸上都比较严肃。

    刘启达,“基少爷已经联系上,飞云宗里的对他们监控很严,但还是把我们自己的力量全部掌握,有一个武君,四个武师后期,十七个武师中期,还说服了一个武君不出手;这样的话,飞云宗就只有一个武君会死拼,我们有两位老祖,阻挡他不在话下;我们胜负的关键在于武师,他们没有了武师,飞云宗不归顺也要归顺。”

    左侧武君问道,“你有把握脩家不出手?”

    刘启达,“帝都那边的脩家不出手,这边的脩家也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出手,况且我们花费不少,脩家家主也已经答应隔岸观火。”

    左侧武君皱了皱眉,“谁能保证他们不当渔翁?”

    右侧武君,“现在想收手也已经晚了。基儿他们已经暴露,我也来到这里,事成骑虎,不扛下去也不行。帝都脩家有人拖住,我们不主动出手,谅他们也不敢主动出击,留在那里的战力丝毫不逊于脩家。这里的脩家想必已经得到帝都那边的情况,最多也只能是全力提防。”

    刘启达,“从探子传来的情报,脩家也是把全部力量拿了出来,据守家族重要地点,看来就是防止我们这次打击他们。”

    右侧武君,“前段时间我们只是调兵遣将,并没有显露出对谁有敌意,所以脩家也好,飞云宗也罢,都在严防死守,全力戒备,却并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也使得飞云宗没把基儿怎么样。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充分,那就要速战速决,一局定胜负!从现在开始,大家都不要出这扇门,直到出发。”

    左侧武君,“筹划了十年,希望能一举定乾坤吧,定不了的话,再等也是不行了。不过战时需要快速摧毁他们的武君武师后期,高端战力决定走向。”

    常人看不出什么,刘府内部却是外松内紧,六十来个武师初期在四间房子里盘腿打坐,武士后期一队队在府内巡逻,主要建筑周围,巡逻队相互之间可以看到,整个刘府没有死角。

    脩家,府内一片凝重,往来行走的下人都是面无表情,说话的声音打颤,一个武君和七个武师后期坐在一间小房间内已经五天,没有出过门;武师中期和初期分别在不同的屋子,也是五天没出过脩府。

    武君忽然说了一句,“估计就是今天了。帝都不动,我暴龙郡动。”

    酉时,刘府大门大开,一阵马蹄声响起,七个武师后期、十五个武师中期和四十个武师初期出门而去,很快消失在街道远方。

    刘府周围,很多信鸽飞天而起,一个身影从刘府内飞出,伸手一拂,马上有很多鸽子坠落地面,侥幸逃生的信鸽瞬间消失在天际,那身影也飞向远方;很快,很多马匹载人奔出,奔向四面八方。

    郡府气温骤然降低十来度,那些轻松写意的人赶紧抄紧衣服,快速离开。

    萧邕正在山顶练刀,忽然听到宗门大钟钟声飞扬,有大敌来犯!飞速下山跑到傀儡楼前,南宫长老已经和三个师弟站在坪上准备离开,一脸凝重。看到萧邕跑来,他少见的没有出声,只是指了指外院,便疾步朝外跑去。路上不断地碰到有武师后期带着弟子朝外院跑,都是一脸严肃。

    一直跑到外院广场,发现已有很多长老、执事和弟子已经排成一队队在那里候着,南宫长老也带着萧邕四人在最旁排成一小队;萧邕看了一下其它队伍,都是十几人,自己这支显得很是单薄。

    外院院长和内院院长分列一个中年精壮汉子两侧,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从侧面看,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凝重或紧张,好像就在等朋友一般。

    南宫长老略转身子,低声说道,“中间那位是宗主。”

    萧邕数了数排队的武师,广场上已经到位的武师后期有九人,中期二十九人,初期则有七十九人。想想吉昌郡所遇到的,暗感大宗门就是大宗门,发达地方就是发达地方。

    半柱香过后,门口外飞来一个老者,眼睛贼亮,犹如狸猫一般,没有下地行走的意图;一个守门武师初期弟子走出想盘问,被其远远一掌推飞,鲜血怒喷。

    宗主喝了一声,“让他进来!”

    老者直接飞到广场,并不发言,只是直直地看向宗主。

    宗主没看他,只是盯着宗门外,似乎还在等人。

    没过百息,杂乱的马蹄声在宗门外响起,七个武师后期、十五个武师中期和四十个武师初期连人带马很快出现在广场上。

    刘启达驱使胯下马走前两步,“徐道武,你还不肯让出宗主之位吗?”

    宗主,“刘启达,你刘家胃口太大,想吞并我飞云宗,你们的肚子好像小了些,会被撑爆而死的。”

    刘启达,“我刘家肚子是片棕,越胀越松,吃下一个飞云宗不在话下。”

    刘家武君喊道,“孙成武,你还等什么?等着我将你的徒子徒孙灭掉吗?”

    空中传来一句淡淡的话语,“刘吉贵,你的子孙后辈可是要少多了。上来吧,我们另找地战一场。”

    刘吉贵缓缓朝空中飞去,给人一种要膜拜才是的感觉。

    空中再次传来声音,“刘吉贵,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八十多岁,在一群娃娃面前显摆,很有成就感吗?”

    刘启达忽然朝空中扔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升三十来丈后炸开,五颜六色的烟雾如彩虹般落下,煞是好看。

    宗主喝道,“拔刀!”

    他后方八队武师中期和初期齐刷刷拔出大刀,整齐划一;其他人就不同了,参差不齐。

    宗主喝道,“杀!”

    三队中期和三队初期举刀冲出,直奔对面刘家队伍;刘家队伍武师中期和初期拔出兵器策马冲来,战事骤起。

    萧邕也想往前冲去,却发现南宫长老未动,其余的长老也没动,故而停下冲出的冲动,静心观战。

    刀队挥刀如舞龙,第一个没砍中,第二个必砍中,人仰马翻;马倒人跳起,不是被砍翻就是砍翻人。宗门出击之人有人倒在血泊中,刘家也有人倒在血泊中,加上马血,广场上出现一层薄薄的血河。

    散兵游勇对正规军,纯粹就是挨宰的份,大刀轮流劈下,一刀接一刀;集中冲击,有突有截杀,没有遗漏。

    刘家十五个武师中期和四十个武师初期冲出,顷刻连人带马被马全杀,能站的只有三十三人,飞云宗五十四人出击,站立的还有四十一人。

    正在宗门刀队变阵之际,门外又冲来三名武师后期、三十五名中期和七十九名初期;而从广场后面,又冲出四个武师后期、十七个中期和五十一个初期,还有一个武君从空中飞来。萧邕定睛看去,里面就有刘基和麻强,看着此情形,萧邕内心开始有些感到不妙。

    南宫长老有些凝重地转头说道,“你们要当心,实在不济就保命要紧。”

    刀队变形完成,变成一个绞杀阵,但没马上往前冲去。

    武君轻声说道,“徐道武,你还是交出宗主之位吧,不能让宗门败在你的刚愎自用。”

    宗主笑道,“梁正太上长老,你终于显出你的叛宗之心了。人的贪欲就那么强,连你享受着这般待遇都要这样,人心难道就这么难以满足?”

    梁正,“这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宗门内这么多反对你。宗门外也有那么多不服你,你没看到吗?”

    宗主,“飞云宗是一个独立的宗门,而不是帝都刘家的附庸或狗。修炼不是要修心吗?你给我说说,你的心是什么?”

    梁正,“既然你不愿意自动辞去宗主之位,那就让我赶你下台!”说完一掌拍来。宗主周围七个武师后期长老迅速窜过去,纷纷拿出一张盾牌,连宗主也是如此。

    原先还站在后面的一队武师中期和初期迅速离开,朝原先战场冲去,边跑边变阵,一个小型绞杀阵迅速完成,和开始那个大的绞杀阵互为犄角。

    “嘭!”梁正的掌风拍在盾牌上,把八张盾牌往下压下半尺有余,萧邕正惊讶于武君的力量,就听南宫长老喊道,“左边的人,和我一起杀叛宗贼子!”喊完就朝麻强的队伍冲去,萧邕和其他一度没参战的弟子、执事等转身就跟着他朝前冲去。

    宗主右边的人也有人喊道,“协助大刀队杀敌!”其余人也纷纷拿出兵器,朝前冲去。

    南宫长老首先找上麻强,南宫长老使双剑,麻强使长枪,两人甫一交手,立即进入生死搏杀。

    萧邕抡起大刀,一路朝前冲杀,由于有武君出现,他改变了原有战斗思路,把进宗门后所学功法全部使出来。

    全力使出刀功,全力运转目力,没有人进攻没漏洞,有漏洞就会被他抓住,被抓住漏洞的人马上就会倒下,不管武师后期、中期,更不用说是初期;不到盏茶功夫,竟然被他杀了一个和重伤一个武师后期。

    萧邕越战越顺溜,周边的人越来越稀,但又不断有新的人围了上来,身边总是有四五人在攻击。

    刘基的战力也很超群,那些攻击他的武师中期一般挡不住他三两招,不是败就是残。但宗门弟子还是前赴后继地扑上他,是要杀灭这个叛宗贼子。

    萧邕看到偶然看到刘基,边打边朝他突围过去,刘基似乎也存在同样的心思,朝萧邕这边突击而来。

    …………

    刘家,虽然八成战力全部前往飞云宗,但还有一个武君、三个武师后期、十一个武师中期和三十武师初期坐镇刘府,防止被人端了老窝。

    忽然,端坐天井的武君腾空飞起,喝道,“脩家俊,你敢偷袭我刘家?”

    空中缓缓飞来一个青袍老者,淡淡地说道,“刘思琦,好久没打架, 今天我想和你打一架。”

    郡主府里传来一声大喝,“你们两人去城外!”郡府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天上那两个老者,一黄一青,遥遥对立。

    “哇,这是武君,只有武君才能飞。”

    “这是哪两家要爆发战争了?不会不听郡主府的,就在城内开战吧?”

    “刘家和脩家要打起来了!快上房!看热闹咯。”

    脩家俊说道,“刘思琦,我们去城外耍耍?”

    刘思琦正待回话,看到刘府四方八面出现不少武师正在往厢房上跳,后面还有不少武士,这些攻打刘府的人员分成三种不同服饰,和刘府的完全不同。喊道,“刘家所有人戒备!”转头朝脩家俊喝道,“脩家俊,看来今天你是想灭了暴龙郡刘家了。”又转身大喝,“秦家、赵家、蔡家,我刘家会记住你们的。”没有任何回应。

    脩家俊,“我只想和你打一架,没别的意思。走吧,那是小辈们的事,我们掺和不了,郡主也不允许我们去掺和;与其看着生气,还不如到城外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刘思琦快速朝城外飞去,不是去战斗,而是朝飞云宗方向飞去,他感觉行事不妙,另外三家准备趁火打劫。飞出南墙不到十五里,他停下了,对面出现了一个人,稳稳地停在他的前方,刘思琦惊叫道,“谢致胜,你不是不掺和飞云宗的战斗吗?”

    谢致胜笑道,“我是没有掺和,我不是来等你吗?”

    刘思琦惨叫一声,大喝,“好,好!等灭了你飞云宗后,看你谢致胜何时死!”

    谢致胜,“你还是想想自己何时死吧。”冲向刘思琦就是一剑挥过,后方的脩家俊也是一刀扫来。

    刘思琦拔身往上,挥刀迎击,还是被拉出一条口子。

    刘府,从大门闯进四个武师后期、九个武师中期,接着是武师初期和武士;四方八面的武师跳上厢房、围廊后开始冲杀,武士随后也跟着爬上再参与围剿。

    留守的人也许根本就没想到,脩家竟然不顾口头达成的协议,收了好处还要攻打他们,将郡府刘家置于死地。待和那些武师交手时,方才发现大错特错。

    脩家家主坐在一座茶楼里,远远地看着刘家发生的一切,微笑道,“我在隔岸观火,可其它三家也想你刘家的好处啊。武君我家出了一个,可另一个是你们说服的飞云宗太上长老。武师以及以下,我脩家可一个都没出,都是其余三家的,合该你暴龙郡刘家覆灭。”

    一炷香时间后,城外的刘思琦躺在一个深坑里,生死不知。衣着头发都有些凌乱的谢致胜和脩家俊对视一眼,同时说道,“你来还是我来?”两人又相视一笑,脩家俊说道,“还是你来吧,我回去了。”说完就朝郡府脩府飞去,也不去看刘府战况。

    谢致胜缓缓下地,轻语道,“一个刘家,竟然敢图谋我飞云宗?胃口很大,胆子不小!”一道剑光飞过,刘思琦的头颅在坑中离体;接着伸手一抓,一个储物戒飞入他的手心,“该去郡府看看了,别把东西都被他们贪墨了。”转身朝刘府方向飞去。

    刘府的战斗很快就结束,在十二个武师后期,二十九个武师中期,还有那多武师初期和武士的围殴下,原有刘府的人没剩下一个活口。家族战斗,你死我活,斩草除根,端是心狠手辣。

    脩家走出一队人马,南边又来了一队人马,双双朝刘家走去,一队是脩家的,一队是飞云宗的两个女武师带着八个武士,已经开始准备分赃了。好像都没担心飞云宗那边的战事,先分了刘家再说。

    …………

    萧邕和刘基迅速击溃身边围攻的人,很快就面对面站立。正在远处缠斗的南宫长老和麻强也朝两人的方向突来,似乎想各自帮助自己的弟子。

    刘基笑道,“萧邕,我很佩服你,被拉去学傀儡半年多,战力还是如此惊人。”

    萧邕,“你也很不错,不愧为帝都刘家天才。”

    刘基,“本来还想招你近刘家的,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那就只能灭了你,不能为我所用,那就是敌人。”

    萧邕,“来吧!看你进步了多少。”

    刘基哈哈笑道,“你以为上次和你对上那一刀就是本人的真实实力?那你也太看轻我刘家的功底了。”说着,一刀劈来,一道刀光离刀而来,刀光三尺远。

    果然是天才,也是练出了刀意,不过比自己要差。按小鼎的说法,百万武士刀客中能有一个能练出刀意,十万武师刀客有一个能练出;刘基的只有三尺,而自己的已经达到五尺,略胜他一筹。

    萧邕侧身而闪,回以一记拔刀斩,五尺长的刀光反攻而去,破碎了他的刀光还继续朝前突,刘基也是闪开再回一记刀光。

    两人纯粹以刀光对战,腾挪转展,形成一个三丈大小的战场。昏暗的天色下,刀光很不明显,但近了就能感觉其是多么的吓人,地面开沟,尘土飞溅。周围的人只能纷纷退开,免得不小心被误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