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83章 武君来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道德学子609、卯金明大大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一行九人,从龙星大陆西南,一路朝东北走去,速度不是很快。一路走来,大家相互慢慢熟悉,说的话题也越来越多。

    由于人多势众境阶高,沿途没有谁敢朝这个团队出手的,使得开始说“有战斗我先上”的闵晨辉很是郁闷。这家伙估计想练兵,又可以显摆一下自己的战力,弥补自己在队伍中境阶不足的窘境,显示他的存在。

    来到帝都外二百里那个三岔路口时,萧邕问道,“大家想穿帝都而过还是绕过?”

    闵晨辉大声说道,“帝都有什么好穿的?绕吧,时间还需要得少一些。”

    李静怡说,“闵晨辉,五天了,我们还没吃过一次上档次的饭菜呢。这么急干什么?今天要好好吃一顿,我还要和师傅、两位师姐买些路上用的东西呢。”这家伙在路上这四天,经常和管轻语、颜思怡并排走在一起,不停地嘀嘀咕咕,很快就很熟络起来。

    好男不和女斗,有理也只能退避三丈。闵晨辉自然不再言语,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跟在队伍后面慢悠悠前行;其他人更不会讲什么,反正时间有的是,也不差一天两天。

    进入帝都,四个女人开始购物,大量花银子;五个男人除了买一些衣物就是酒,直言银子留着就是浪费,不如一路喝着小酒闯十万大山。

    一个中年武师中期骑着马冲进刘家大宅,马背上的人进门就立即下马,把马缰扔给看门守门人,直接就往大宅深处跑去。

    来到一座不是很大但显得很古朴典雅的院子前,快速放慢脚步,低着头往里面走去,来到堂屋前低声说道,“老祖宗,那波人没绕城北上,而是进入城内购物。”

    里面传来回话,“继续盯着,及时把握行踪!把那些人叫回来,重新选地方。”

    中年武师回了一声“是!”马上后退两步,转身走开,来到一栋院子里叫出两人,牵出马,三人出了刘家大宅而去。

    房子里的老者自言自语道,“想离开龙星大陆?呵呵。”

    九人没急着离开,找了一家帝都有名的酒楼吃过晚餐后,干脆就在帝都住上一晚。第二天卯时吃过早餐方才出城,继续往东北方向赶路。

    闵晨辉笑道,“要想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估计要到腾龙帝国的帝都才可以了。”

    李静怡,“你昨天不是要绕城而去的吗?吃的时候就看到你吃得最多,第一个拿筷子,最后一个放筷子,下次就不要这么假惺惺了。”

    古瀚海笑道,“闵师弟,李师妹说得对,你每次吃的都能顶上我们两个的量,今后一路的吃饭钱就由你来掏。”

    路汉平,“古师弟,你和闵师弟也就是半斤八两,谁也不要讲谁。”

    管轻语呵呵笑道,“路师兄说了一句大实话。”

    闵晨辉哈哈大笑,“古师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路见不平,自有侠义之士拔刀相助。不然我被你们冤死了,这下我的心理平衡很多,浑身透着凉快劲。”

    长路漫漫,总要找一些话题来解闷,不然会憋出病来。萧邕不大善谈,有时附和他们笑几声,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听他们讲。而其余八人也认为萧邕太小,除了修炼,其它方面见识太少,谁有愿意老在修炼上扯呢。所以他一般都是落在队伍后面,不停地运转元力,冲刷经脉。

    这条道属于官道,加上又是帝都在此,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帝都出去的,趁早上路,当天出当天回,最不济也是早点到达目的地;来帝都的,有的是住在周围的小镇,那里的住宿费用要便宜很多。早去帝都办完事早回,可以节省银子。

    出了二百里后,进入丘陵地带,里面的树却是不小,路边的都在三尺以上,目视范围内,越往里越粗。来来往往的人也少了很多,有时候盏茶功夫才能看到一个团队,更多的时候是没看到。

    “奇怪,上百里了,只见两个人经过,再也没看到来往的人,这路也太安静了些。”在最前和路汉平并排行走的詹窦成说道。

    萧邕抬头看了看四方,然后策马走到最前面,说道,“我在前三丈,你们跟着。”

    闵晨辉大咧咧地说道,“萧师兄,我和你一起吧。”

    萧邕,“不用。路师兄、詹师兄、古师兄、闵师弟,你们四个在两边,慕容师叔和管师姐断后,大家稍微分开一些。”

    走了不到十里,进入一个峡谷,两边的山并不高,充其量也就十丈,峡谷长却是有十来里远处的出口都看不很清晰;里面鸟声绝、人踪灭。

    走进三里的样子,萧邕忽然掉转马头,大刀出现在手上,大喊一声“退!小心!”

    十来支箭从左右前方射来,树林中马蹄声骤起,有人从林中快速朝萧邕方向包抄而来。

    九人队伍后队立马变成前队,飞速朝峡谷外跑去。

    萧邕不停地拨开飞来的箭,嘴里说道,“至少有八个武师后期,六个中期,找一片相对空阔的地方停下。”

    九人退得很及时,彻底打乱了伏兵的计划,所有伏击者只能回去骑上马跑上官道,明面追击而来。他们自己也搞不清,为何萧邕在还没进入伏击圈就发现了他们;他们可是马上套,人噤声,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发出。

    他们确实不知道,萧邕的魂力已经能覆盖方圆五丈距离,而他们埋伏的距离路边只有两丈多三丈远。一波箭射过,九人已经完全出了他们的箭程,只能是明着来,十七人马全部上路追来。

    跑出峡谷后,萧邕问,“如果他们还来的话,灭了他们如何?”八人都一脸愤怒,没有说要继续逃的。

    闵晨辉大笑道,“很久都没杀人了,今天一定要过过瘾。后期的我不掺和,中期的可要帮我留两三个。”

    李静怡,“谁手快谁说了算,哪有帮你留的道理?”

    萧邕,“大家要相互配合,不要追击那些落单之人,要防止他们的箭。”

    不过十息,十七人追出峡谷,却看到九人正在一处空阔地面等着他们;他们有些诧异,分三排缓缓前行,慢慢散开。

    闵晨辉大喝,“何方贼子,竟敢袭杀飞云宗之人?!”

    一个武师后期不屑地说道,“为何要杀飞云宗之人?你们该杀!所以就来袭杀。”

    萧邕,“在帝都外袭杀我们,那你们就是刘家之人了,你们刘家不怕飞云宗报复?”

    那后期笑道,“你真幼稚,刘家怕飞云宗报复?去帝都报复,敢吗?再说,今天又有谁知道是我刘家杀了你们?”

    萧邕慢悠悠地下马,把马赶到路旁,“刘基回到刘家没有?他可是被宗门打得如丧家之犬,在云耳沼泽连续袭杀两次,都没能奈我何。”

    路师兄笑道,“刘基可是你们刘家的天才,被萧师弟打得如同狗一样;你们应该比不上他,还是离开吧,我们也不找你们的麻烦,今天的事情权当没发生过。”

    那人笑道,“你们九人,我们十七人,我们只能让你们没在这里出现过,哈哈。”

    萧邕忽然启动,朝对面十七人冲去,那中年喝道,“射箭!”六把弓迅速抬起,每把弓上不是两支就是三支箭。

    “妈蛋,这刘家也有弓箭手?”冲出一丈半,萧邕左手一挥,三张剑符扔过去;此时对方的箭也射了出来,萧邕右手持刀舞起花刀,身体却还是朝前冲去。

    随着萧邕左手的剑符甩出,三道隐晦的剑光闪电般朝前窜去,直奔对面人群,刘家队伍中传出惨叫。

    萧邕没有分心去看,他在拨飞来的箭,连续两拨,容不得他分心;他想的就是要先把这些远程武器给毁了,免得他们抽冷子来一下,会增加己方的伤亡。

    路汉平好像忽然醒过来了,大喊一声“杀!”随即闵晨辉也应和一声,接着是其余六人。

    箭被拨开,人在接近;双方距离较近,萧邕速度太快。第一排-射箭之人来不及搭弓,萧邕的大刀已经来到他们身前;来不及换兵器,只能用弓迎击挥来的刀。

    萧邕纵身一跃,踏上第一排箭师的马头,一记横斩;马上之人倒飞而去,血雾冲天。站在马上,又是一记拔刀斩,刀光挥出,马倒人飞。

    一步跨向第二排的马,刚踏上,马就往地上倒去;来不及细看,飞身前行,又是一刀挥出,旁边正朝他攻击而来的人踉跄后退。

    降落地面,迅速反转,两方人员已经交上手;地上有对方五人在躺着哀嚎,三匹马也是躺在那里嘶嚎。

    两个武师后期眼睛通红,朝萧邕攻击而来,瞬间被击杀那么多人,他们心里已经暴怒。一人持枪挺进,一人大刀朝头顶劈来。

    一张电符甩出,两人瞬间失灵,动作僵硬,毛发竖起,满脸惊慌。

    抓住刺来的一枪,摆刀劈向使刀之人。使刀对手的头颅飞起;摆刀没停,继续朝持枪之人扫去,其左臂离体,继续进入其胸,深达半尺。

    战斗意识需要在不断的战斗中才能积累,战斗机会的把握也需要不停的战斗,而萧邕正是一个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武修。从转身遭袭击到收刀再到两人坠地,时间不超过两息,两名武师后期已经彻底失去战力。

    萧邕气息如常,扫视战场情况。路汉平在对付一个后期和一个中期,詹窦成和古瀚海联手战三个后期,其他人各自对战一人;其中李静怡对战一个后期,闵晨辉对战一个中期。

    萧邕大喊一声,“速战速决!”纵身跃向路汉平前方的后期。

    一把黑黝黝的刀挥过,那个后期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完全转过来,就倒飞而去,口中血喷出五尺远。

    余光中,李静怡一剑扫去,那个后期的右胳膊分成了三截,剑的余势扫中他的脸,往旁倒去,她竟然是第一个解决对手的。

    闵晨辉拿着铁棍不停地猛砸,中期的挡刀不停地下降,最后被一棍击碎脑袋,闵晨辉哈哈大笑朝另外的中期跑去,“颜师姐,留给我吧!”

    路汉平一剑挑去,挑中对手的下巴,剑从顶部出来。

    不过十息,人数优劣势反转,飞云宗还有九人,毫发无损;刘家只剩六人能战斗,一人已经重伤,三人轻伤。

    这儿就是功法多少、好坏的差别,飞云宗众人功底醇厚,见过功法太多,修炼过的功法也不少,在攻与守之间转换相对自如;而刘家众人,见过的功法不多,修炼就更少,他们只能凭借实战多的优势在纠缠。

    飞云宗的修士都是从各个宗门挑选的尖子,实战经验也差不到哪里去。刘家没有的功法,他们有;刘家有的三板斧,他们也有。

    “你们该死!”一个青衣老者从空中飞来,快速朝站在那里的萧邕击出一拳。大风骤起,树枝急晃,树叶齐刷刷地朝下方漂着。

    萧邕大喝,“你们继续!”纵身飞起,朝那一拳迎击过去。

    “嘭!”萧邕倒飞倒地,撞在一个正在和慕容燕战斗的后期身上,慕容燕手中剑轻轻一挑,那后期头颅飞起,慕容燕急速后退。

    闵晨辉一棍砸下,颜思怡从旁刺出一剑,那个仅存中期的脖子上出现一个血洞。

    萧邕弹身跳起,喊了一声“小心!”面向青衣老者问道,“刘家武君?”

    快速检查身体,除却有些闷痛,没有那里受伤,心下顿时大安。上次面对武君的间接打击,可是比这严重多了。

    老者阴沉着脸,内心很是愤怒。刘家出来十九人,这里埋伏十七人,现在却已经只剩下三人,他的心里在滴血,这可是家族武师战力的六成。除却自己这个武君和一个受伤在家修养的武君,论武师战力,在帝都已经沦落为三流末尾的势力。传承近千年的家族,竟然被打成原型。

    其余八人全部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老者,满是担忧,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遇上武君的阻截。武君和武师境阶只差一阶,但战斗方式完全不同,力量差上五六倍,武君的战斗耐久性比武师要强十倍;可以说,武师和武君对战,基本上就是不可战胜的。

    感受到八人正缓缓围拢,萧邕轻声说道,“你们不要过来。迅速把那三人解决,把战场清扫,我来拖住这个武君!”

    慕容燕,“不行!他是武君。”

    萧邕快速说道,“我可是杀过武君境的凶兽。你们去树林里,确保自己安全就行,机会合适,我会喊你们出战的。哦,把那些弓箭收好,从远处进行偷袭。”

    萧邕朝老者挥出一刀,嘴里喊了一声“走!”刀光离体一丈。

    老者虽然短时间因恼怒陷入走神,但对危险还是有一种自然的警觉,拔空往上飞去,一拳击向刀光;刀光碎裂,老者往上飞了半丈多。

    八人瞬间冲向刘家剩余的三名武师后期,战斗再次开始。

    老者脸色恢复自如,拿出大刀,朝下方劈来一刀,目标正是八人。

    萧邕大喝,“闪!”一记刀光朝老者的刀光迎去,老者的刀光碎裂,但还是有朝着下方飞来的。

    其他人转身朝树林跑去,躲到树干后面。李静怡却是转身挥剑,萧邕舞出花刀,刀光全部被击散;期间配合,天衣无缝。

    老者再次劈来一刀,萧邕率先回攻,再次击碎其刀光,接着两人再次劈飞碎裂刀光。

    七人冲向三人,三人且战且退,想进入树林,不过终究没能进入,被全部截杀于树林边沿。

    老者怒了,当着他的面杀人,视他这个武君不存在!快速收起刀,又是一拳砸来。

    萧邕快速喊了一声“走!”纵身朝拳迎击过去。李静怡快速离开,也钻进树林。

    “嘭!”萧邕再次倒飞在地,往后滑了六尺,地上露出一条明显的沟印。

    八人已入林中,满脸担心地看着萧邕,一脸愤怒地看向老者;但没办法,非不为,是不能。

    老者笑道,“你应该就是萧邕了,令我家基儿接连失手的小家伙?”

    萧邕淡然一笑,“前辈就是刘吉贵?既然你刘家已经失败,为何还要不死不休?面对今天的损失,你就不心痛吗?我记得在云耳沼泽,你刘家也死了不少人,这样下去,你刘家武师会死光的,难道就不怕帝都其余家族趁势灭了你刘家?”

    这是一针见血,揭了刘家的伤疤,点燃了老者的怒火,他暴怒道,“要不是梁正意外失手,飞云宗已属于我刘家的附庸,你们也只不过是我刘家的外围弟子!”

    萧邕笑道,“不能假设,不要假设。梁正就是因为不正,所以他才不能成功。我堂堂飞云宗,岂能被一个家族控制,去充当一个傀儡?”

    老者快速吸了几口气,脸色又开始恢复平静,“无论如何,你们九个是跑不出去了,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萧邕,“我记得你已经发出了四招,我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反而是你,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你刘家六人,现在他们已经成为尸体。等我们的人恢复过来,你也将被留在这里;你死了,你刘家会就此灭亡;而你,将是刘家灭亡的罪魁祸首,会是出云帝国的一个笑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