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92章 二战青山联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谢道德学子609大大的捧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

    酒逢知己千杯少,更何况还是遇上飞云宗的老祖宗?一肚子的话要说,一肚子的问题要问。大家喝完一坛,接着又拿出第二坛,崔师祖也是满脸高兴,对大家是有问必答。

    忽然,萧邕大喝一声,“喝!五个!”身体朝后退去。其他人见状,也马上分开,三三两两站起离开,远离崔师祖。

    崔师祖一愣,疑惑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啦?”

    萧邕笑着说道,“师祖,我们这是在穿越十万大山内形成的默契,为了对尊敬的人表达最浓重的敬意,以这种方式敬酒。”随即,举着酒坛喊道,“敬崔浩义师祖!”

    其他八人也纷纷举起酒坛,大声喊道,“敬崔浩义师祖!”

    崔师祖和崔汉涛站在中间,转身朝九人扫了一眼,发现萧邕、李静怡和管轻语、慕容燕、路汉平、闵晨辉分五个位置站立,站在他们二人四周;古瀚海、詹窦成和颜思怡则站在靠近一棵树不远的地方,距离崔汉涛也很近。崔师祖呵呵笑道,“你们年轻人,真会玩!谢谢!喝!”举起酒坛朝嘴里倒去。

    “崔兄,就是这些人杀了我弟弟他们?”空中传来一声大喝。

    崔浩义迅速放下手中的酒坛,瞬间脸色难看地看向空中,马上恢复平静,点头说道,“就是,余队长来得很是及时,这帮人被老朽诓住,下面就交给你们了。”

    萧邕笑道,“崔浩义,你还真是动机不纯啊,竟然暗算飞云宗后辈,看来秦大奇师祖是被你偷袭的吧?”

    崔浩义怒道,“胡说八道!我们合伙杀了一个武师后期,他受了重伤,与我何干?!”

    萧邕,“你出卖我们,替他们牵制我们,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

    崔浩义义正词严地说道,“我们属于青山联盟的一份子,青山联盟的事就是本人的事!”

    闵晨辉,“你不怕我们灭了你崔家吗?”

    崔浩义恻恻笑道,“你们还能逃命出去吗?今天都得要交代在这里!”

    闵晨辉大喝一声,“老砸碎,老子今天拼命也要灭了你!”其余人同时大喝“我来!”一起朝前挥去自己的一击。

    崔浩义见势不妙,窜起就要飞走,刚刚跃起,就感觉自己如风中小草,升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刀光剑影拳风掌风从四方八面攻向他,瞬间都降临他身上。一条胳膊齐肩掉落,另一只小臂离体而去,一条小腿软塌塌地不听使唤,人也被击飞一丈多,血雾喷了一丈多远。

    崔浩义自由坠落,思维僵硬,余光中看到崔汉涛的脖子也被一把剑刺了个对穿,正捂住脖子缓缓倒下,眼里流出一滴泪水,嘴里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死在这里?”

    貌似忠厚大度却狡诈如狐的崔浩义缓缓闭上了眼睛,结束了他算计人的一辈子。一个武君后期,在龙翔大陆也属于高端战力,就这样陨落,稀里糊涂地死在乱招之下。

    这也是余队长太过自信,以为有这么多武君,会吓住那六个武君初期;故而在飞到山顶时没有继续猛飞,没有上来就打,只想给他们一种心理压迫,让他们心如死灰,好显示他们青山联盟的强大。没想到这伙人不按套路出牌,使得他们一来就丧失一个主要战力,反而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萧邕九人没有说话,所有人一击后都迅速退开,进入树林,藏到周边的树下。

    余队长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身为武君后期的崔浩义已经倒下,武师后期的崔汉涛也倒下,而那些人全部退入树林之中,不由得既惊且怒。

    这是“五行阵”,是萧邕在山里杀掉的一个武君后,在清理储物戒时发现的。当时发现了三本书籍,除了两本玄级功法,另一本就是一本阵法书籍。为了试验这阵法,九人特意习练了几次,最后发现还是六个武君配合效果更佳。这阵法也是今天第一次使用于战斗,没想到威力如此巨大,一个武君后期竟然逃不出一招。

    余队长怒喝一声,“没用的东西!反应这么慢,竟然没能躲过人家的一次攻击。所有人听好了,下去杀敌!注意配合!”说完带头朝树林里冲去。

    萧邕在飞速朝古瀚海他们三人冲去,在这样的战斗中,武师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反而会使自己的队友分心。

    一个武君初期从树冠中一冲而下,剑在下脚在上,成一直线,剑指萧邕,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动作煞是潇洒漂亮。

    萧邕骤然加速,快速穿过大树,反手一记摆刀。

    “刺啦啦!”树枝断裂。

    “嘭”“嘭”连续两声响,那武君分成两截坠落地面,接着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

    萧邕偏转脑袋快速看了一眼,随后继续朝前跑去。

    一个武君初期正攻向三人,一拳打出,颜思怡被打得倒飞而去,古瀚海和詹窦成也是往后倒退,两边的树枝树叶哗啦啦往前摇。武君继续跃起,纵身朝他们跃去,试图快速击杀三人。忽然,他感觉脖子下面凉快了一下,想低头看,发现头颅不听使唤,只知道自己看到的位置越来越低,马上就撞到地面,只有头颅撞击在地面,接着就是天翻地覆,再其后,陷入绝对的黑暗。

    看了一眼头颅飞起的武君,古瀚海和詹窦成没有说话,转身拉起颜思怡,快速朝远方跑去,没有任何的惊讶,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嘭咚!”闵晨辉从树后被打了出来,一个武君中期和一个武君初期分别从树干两侧追击出来,又是一刀一棍朝他劈砸而去。

    中期忽然闪开,顾不上攻击地面的闵晨辉。一道刀光挥过,他的左胳膊坠落,惨叫而起,纵身欲向空中飞去。

    才跃起,就发现自己浑身一麻,人接着往下坠落。半息后才感觉到,原来是有人踩中了他的头顶,随后那脚迅速下滑,踩过了他的肩膀,踩上了他的背。

    还没等他右手挥起刀,他的脸已经贴在地上,随即觉得脖子一凉,再无意识。

    闵晨辉收起刚刚砸碎了对手头颅的铁棍,快速说了一声,“萧师兄,谢谢!”

    萧邕笑道,“配合默契!”

    闵晨辉咧嘴一笑,“萧师兄,你一动,我就知道你会放什么屁!”随即闭嘴,朝另外的战场跑去。

    萧邕不由得自嘲一句,“这家伙比我会说话!”心里却暗自思忖,“这电符要节约使用,也是太懒,没多画一些,不过也是没时间。”

    一个武君初期正从树后试图去偷袭正在独战两人的李静怡,刚刚侧向一步,准备往前刺去,就感到侧面传来巨大的威胁,急忙往侧向移去,手中剑抬起,左手扔出两把刀。

    “叮叮”声刚入耳,就看到一道刀光朝自己挥来;余光中,两把飞刀坠落;但刀光却是斩断后继续朝自己挥来,再次挥剑斩落挥向左侧的,马上就感到身体失衡,往左侧倾去;余光中,右胳膊已经不见,左肩迸出大量血花,自己只能不断后退,软软地靠在树上。想开口叫一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力气,只能软塌塌顺着树干滑下,头昏眼花地坐在地上。

    “哗啦啦”,一个武君初期朝着萧邕倒飞而来,前方的李静怡转身就对上另外一个初期,再也不观此人一眼。

    萧邕摇摇头,“这让我来捡漏,多不好意思!不过捡一个就少一个,第六个!”

    一纵向前,一脚踹向那人的后背,那人试图快速掉转身躯,还是被踢中身侧,侧向往回飞去。他手乱抓,脚乱踹,调节元力转身并升空,同时试图拔剑挡在身前。

    萧邕笑道,“手舞足蹈,手足无措,必死无疑!”手中刀以拔刀斩的形式挥出,一道刀光切过其右小腿,随后切过其左大腿,最后切过其双手;右小腿、左大腿、双手带剑先后坠落地面;他的身体继续往上升近三尺后,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坠落地面。

    树林中,“哈”嘿“嘭”“呀”的声音不断传出,十二人逐渐分出两个战场。慕容燕、李静怡和闵晨辉三人对战余队长和刘春光等一个后期和一个中期,路汉平和管轻语战曹宇原一个中期和四个初期。双方都想尽快结束战斗,双方都以自己认为最好的解决方式围杀对方。

    两个战场对于飞云宗众人都很不利,五人身上满是伤痕,闵晨辉被余队长连续击打在地,嘴角都是血;慕容燕和李静怡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伤痕,衣衫褴褛,头发散乱,气喘吁吁;路汉平的一条胳膊垂着,明显已经被打碎;管轻语背部被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齐腰的头发在肩胛骨下面被斩断。

    其实青山联盟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经过三万里的长途奔袭,元力也耗费了近四成;而对手的战力很强,若论单兵战力,除了余队长,其余人任何一个都不是对手。

    现在双方都是伤兵,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不过九人这里还有萧邕,他一直在扫清那些散兵游勇,把战场杂鱼清理干净,并伺机进入这两个战场。

    “嘭!”路汉平被对手一棍砸中肩膀,摔落地面,两个初期紧跟而上,两根棍高高举起,朝他砸来。

    “侧滚!”一道声音从他后面传来。

    路汉平侧向翻滚而去,就看到上方一道身影直朝对面两人冲去,接着丝丝亮光闪起,两人的动作迟滞了一下,接着一把大刀横扫过去,那两人倒着飞了回去。

    “萧师弟的动作就是这么连贯,就是这么赏心悦目,看得很爽啊!”路汉平没有躺着继续观看,因为萧邕已经冲向那中期,他一弹而起,持剑冲向那两个还在试图爬起的初期,挥剑朝他们的头颅割去。

    围攻管轻语的中期和一个初期看得瞬间失去两个同伴,撇下管轻语,转身就朝萧邕冲来,齐头并进。

    “你们这不是找事吗?竟敢齐头并进?”萧邕暗自高兴一把,左手一挥,一团大火瞬间包上两人,他也直接从火里穿过,出来时,好不容易长起的眉毛和头发又消失不见。

    再看那曹宇原和那个初期,两人也是眉毛胡子头发全部被烧光,满脸抽搐;中期的脖子上出现一条血线,而初期的头正在独自缓缓往后倒去。

    萧邕也遭受重重的一击,在前进途中,曹宇原一记横扫直接斩在他背上,砍中炼具。

    “嘭!”闵晨辉撞在地面,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嘴里不停地往外吐血。

    “嘭!”李静怡撞断不少树枝,撞在地上,倒滑四尺有余,嘴里喷出鲜血。

    余队长暴怒,“小崽子,你该死!”爆发出全部力量,将攻向他的闵晨辉和李静怡击飞,接着就朝萧邕一拳击打而来。

    他确实暴怒了,亲眼看到他击倒两人,击杀两人,其中还有一个中期。如果他知道现在仅剩三个还能战斗,估计他会重新考虑一下接下来的处理方式。可惜他没有,他没有魂力,在这茂密的树林中,他在黑暗中能看到的距离并不远。

    “嘭!”两人对上一拳。

    萧邕后退近一丈,重重地撞在一棵树的树干上,“还好,可以承受,不过现在元力已经消耗近六成,有些扛不住啊。”

    一天下来,没有停留好好恢复,前不久又经历过一场战斗,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元力根本就不能支撑这么高强度的战斗。

    狭路相逢勇者胜,气势不能泄。萧邕脚往后一蹬,蹬在树干上,飞身朝前砸去,拳头直接砸向余队长脸庞。

    “嘭!”萧邕趴摔地面,朝前直溜溜滑去,心中苦笑,“妈蛋,出拳出早了,被他抓住了漏洞。终日打雁,没想到被人家给啄了。”

    余队长转身纵步而上,挥起一拳砸向萧邕背部,呼呼烈风带动着周边的树叶、尘土,急速卷向萧邕。

    萧邕双手猛然拍向地面,横着身子往旁飘去。

    “嘭!”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尘土如箭一般朝前射出,顿时弥漫了前方十几丈的树林。

    “啊!”一声惨叫传来,余队长转身看去,那个武君初期被管轻语一刀斩断右臂,左腿被路汉平扔出的一把大刀穿透。

    萧邕稍微扫了一眼,这种状况,也不知道谁先成功击中。

    余队长大怒,咆哮道,“刘三白,李武成,你们在哪?速来这边战场!否则以逃兵论处!”

    萧邕知道他们在哪,可是不告诉他!

    刘春光喊道,“队长,估计他们已经遭遇不测,不然不会这么久不出现的。”

    余队长暴怒,“一群蠢货,真是该死的家伙!就是一群武君境的猪,也要堆死他们几个啊!怎么会这样?!”没等他继续咆哮,一道身影直朝他冲过来。

    这回萧邕没有出拳,而只是双拳紧握,弯曲在胸前。对方是一个武君后期,是一个战斗高手,不能有丝毫的大意,不能有些许的纰漏。

    余队长跳起,飞身朝对方撞去。猛然间觉得身体一麻,一声巨大的响声传出,胸口被重重撞击一下,接着往后翻滚而去。正在踉踉跄跄往后退时,猛然发现一道刀光朝自己切来,瞬间拿出一块盾牌挡在身前,“当”“当”声连续不断。

    “啊!队长快走!”一声凄厉的喊声骤然传来,原来是刘春光被李静怡的剑光劈中,一条胳膊坠落地面;接着又被慕容燕一剑刺在背心,透体而出。

    “嘣!”余队长刚刚转头看去,眼眶都渗出血来,来十四人,现在还能战斗的只有他一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盾牌上又传来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后退一步。

    “嘭!”又是一记猛击击打在盾牌上,余队长又后退一步。

    “唰!”余队长双脚一蹬,朝上飞去。他有些怕了,来时十四人,现在只有了他一人。

    “啊!”余队长惊叫一声,接着左胳膊垂下,盾牌坠落。

    李静怡在后面偷袭了他一剑,一剑建功,余队长左上臂被切开一半。

    挥出剑后,李静怡扑地而倒,慕容燕急忙跨去一步,一把将其抄在手中,闪到一旁。

    “唰!”一支箭从余队长右腿穿过,直接往前飞,飞入树林,坐在地上的路汉平射完这一箭,仰面就倒。

    余队长嘴里不停咆哮,极力朝空中飞去。

    “唰!”一道刀光挥过,余队长的右腿坠落,他再次发出一声惨叫;但他没停,直朝西北方向飞去,嘴里咆哮,“你们等着,我会回来的!”

    萧邕不想留后患,一纵而起,奋力朝前追去。

    追出三十里,都没能拉近双方距离,始终还是四十多丈,暗叹元力不济,说道,“小鼎,给他来一下!”

    小鼎欢呼一声,“好呢!”随即一道黑乎乎的影子冲出去,直接撞向余队长的后背。

    远处一声惨叫传来,余队长只是身体往前倾了倾,竟然速度未变,萧邕叹息一声,转头飞回。

    小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主人,小鼎的力量还是有些差。不过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再飞个千来八百里,他也会力竭而亡。”

    萧邕笑道,“还是我的魂力不够,元力也不够,不关你的事。我也不敢继续追,怕有埋伏,还有我的同伴也不知道伤得怎样,看样子已经全部脱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