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93章 见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回到战场,一片寂静。八人有闵晨辉、李静怡、路汉平和颜思怡四人躺着,管轻语和古瀚海两人坐着;只有慕容燕和詹窦成在缓缓走动,在搜索战场,收拾战场,他们两人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发白,嘴角还有血迹。

    萧邕飞身下地,也是踉跄一下,不过随即站稳,服下一颗疗伤丹和一颗止血丹;过问了四人的情况,得知他们身上多处骨折,其中闵晨辉最惨,胸部八块骨头断裂,大腿小腿全部断裂。得知他们已经服下疗伤丹和疗骨丹等丹药后,接着就去清理战场。

    一天之内,连续两次大战,击杀武君二十二人,打跑一人;击杀武师二十六人;这二十三个武君里面,有武君后期两人,中期四人,而战胜方只有六个武君初期,这是不可思议的战绩。

    清理完战场,慕容燕、詹窦成和萧邕也都是对面坐下,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处理现场。

    萧邕,“我们得抓紧恢复,崔家来了三人,有一个武师跑了;那个余队长也跑了,想来这里已经很不安全。”

    慕容燕点点头,“我们得尽快离开,找一个地方进行恢复。最好能找一个地方开辟洞府,能进行较长时间恢复。”说着拿出崔浩义提供的地图,又在那些收获的储物戒中寻找,找出一副更全面的地图。

    对比过两份地图,萧邕笑道,“崔浩义提供的地图并没有做手脚,想来我们都会被留在这里,没想到他自己被留在了这里。”

    慕容燕,“今天两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萧邕,还是你的方式正确啊。这么多武君来袭,我现在都没回过神来,太多了。”

    詹窦成苦笑,“慕容长老,萧师弟,我觉得我们现在就是累赘。”

    萧邕笑道,“詹师兄,不用泄气,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场面,不过今天来的太多太快一些。你们和武君对战过,也观看了武君之间的战斗,对你们今后进阶和功法领悟会有很大的帮助。”

    詹窦成点点头,“确实。我现在觉得境阶也松动了,估计很快会进阶。”

    慕容燕,“我们抓紧选一条行进路线吧,好好修炼一段时间,该进阶的进阶,该恢复的恢复。”

    三人经过仔细比对,决定朝东北方向转移,那里没什么村落,有着很多高山和河流。歇息一个时辰后,九人继续出发;除了萧邕在前探路,慕容燕、詹窦成、管轻语和古瀚海都是各背一人。

    …………

    崔家家主宅内客厅,一个武师后期正涕泪俱下,“家主,老祖被那帮人瞬间击杀,青山联盟的人根本就没有出手救援,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老祖的死活!”

    家主脸色悲怮,“汉平,你回去歇息吧。”

    待那人离开,家主也是泪流满面,低声嘶吼,“崔家怎么办?老祖不在了,陈家和赵家可是都有武君后期,我崔家势必会被他们压上一头。一个交好青山联盟的机会,怎么会造成家族损失如此巨大呢?使得我崔家地位从此不保!”

    “老祖这是被青山联盟出卖了,见死不救啊,还把家族和他们的关系说了出来,那是要把家族逼上绝路!”

    “那些人一定会来报复的,得想办法应付他们才行。事情只是老祖一人所为,到时候可以把家族摘出来。是在不行,那就把汉平推出去,牺牲他一个,幸福家族人。”

    “不行。还得抓紧把和陈家、赵家的联姻完成,就在这几天把四个青年的婚事办了!娶娶嫁嫁,三家人来人往,如果他们来攻击,就可以把两家也拖进来。”

    …………

    余队长飞行三百余里后,元力骤降,伤痛难忍,终于坚持不住,快速降落在一片森林里,钻进一棵大树的树冠,低声嘶吼。

    这样的伤势,这样的狼狈情形,活了七十余年,从没经历过;这次,是彻底毁了。碎骨可接好,断腿却是不能再生;被不明重物砸中后腰,下丹田和中丹田受到不轻的损伤,加之拼命逃了三百余里,伤势越发加重。

    “我这辈子毁了,该死的外来人!弟弟不在了,青山联盟的东南分部名存实亡。”想到这里,他心脏一颤,忽然生起绝望。出去十四人,回来却只有他这么一个残废,损失了联盟近两成的武君,等待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

    拿出疗伤丹和疗骨丹服下,拿出两块灵石恢复灵力。

    “该死啊!”灵力根本就储存不住,不住地往外泄,换上元石再行吸收,“彻底完了!灵力不能吸收,进阶武王完全没了希望,断肢再造也完全没了希望。”

    狠狠的一拳击打在树干上,不想身体本来就不平衡,造成他哗地往下摔去,直到用出全身力量重新飘起,站到下面三层的一根树枝上,狠狠地抓了一把头发,低声呜咽起来。

    半柱香后,走到靠树干的地方坐下,那条独腿盘起,身靠树干,拿着元石开始恢复起来。

    …………

    一行九人在森林里不停的穿梭,队伍很是凄惨。四个人背着四个人,只有萧邕在前方开路,吓走前来骚扰的凶兽,不停地搜索可以开辟洞府的地方。

    走过日,走过夜;翻过高山,淌过小河。最终,在一条大河边停留下来。

    连续昼伏夜出,背上四人的伤势已经有很大好转,只是还不能用力。

    “我去开辟洞府!”萧邕说了一声,朝河边一处九十来丈高的悬崖走去,来到距离水面**尺的一棵树根,抓住下方青藤掀起,一刀切进去。

    五尺高三尺宽一丈深的通道切出后,招呼慕容燕等人进入通道歇息,洞口外青藤垂下,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有洞穴的存在。

    一条垂直的通道被再次开出,宽三尺长十丈高六尺,可以排队进入,有的需要低头弯腰。

    萧邕等五人再次朝里开辟石室,每人计划一个。

    管轻语忽然惊叫一声,“这是什么?”

    萧邕等人快速朝她那个石室走去,只见她前面出现一块宽一尺高三尺的晶莹透亮的石块。

    慕容燕走进摸了摸,“玉,这是很好的玉!”

    路汉平点点头,“这玉确实很高级。”

    萧邕,“不能弄坏了,我们制作一些玉蒲团,如果可能的话,制作一些玉床。碎玉也不要丢,留给我制作玉瓶。”

    沿着玉的走向两面挖去,夹在两片岩石中间的玉最厚处有四尺多,有些地方却是断层;越挖越深,一直进去三里左右后,眼前的情景令五人惊呆了,前面竟然满是玉石。

    古瀚海把剑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就坐下去,喊道,“我不行了,元力全部耗尽,得歇息一会。”

    管轻语笑道,“要不我们把他们四个也弄进来,放在外面有些不稳心。”

    慕容燕,“也行。我们顺便把洞口堵了,在里面修炼一段时间,不妨暂时把这里作为一个基地。”

    萧邕,“你们去吧。我抓紧制作四张玉床,让他们躺在玉床上恢复。我看玉不少,要不一人一张玉床一个玉蒲团。不过暂时不要把洞口堵上,我的储物戒和储物袋快满了,要出去扔掉碎石才行。”

    慕容燕笑道,“你想得还很高级,很会享受的。”

    有了前面满满的玉,那一层厚薄不均的玉不再被关注,萧邕抡起大刀开始切玉床。

    颜思怡、李静怡和詹窦成是自己在旁人的搀扶下走进来的,而闵晨辉则是路汉平抱进来的。

    萧邕笑道,“闵师弟,我刚刚做了一张玉床,你第一个体验,看舒不舒坦。”

    闵晨辉苦笑道,“这次真的知道什么叫忧伤了。”接着猛然咳嗽起来,路汉平连忙把他放平在玉床上,并顺手拿了一块条形碎玉给他当枕头。

    躺了一会,闵晨辉伸出大拇指,“清凉,静心,很好!”

    李静怡说道,“萧邕,抓紧的,帮我们也弄一张。”

    颜思怡笑道,“我们就先在这些碎玉上坐一会吧。”拿着一块碎玉,转身就去开始那玉夹层靠上坐下,不过三十息,轻声说道,“这样很好。李师妹,你不妨来试试。”

    李静怡照葫芦画瓢坐下,不长时间也说道,“这玉还真不错,凝神静气,感觉还有元力扩散出来。”

    萧邕一听,伸手在前面的玉石壁上感悟,果然有轻微的元气散发出来,又在石洞里来回走一遍,问道,“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里面的元气比外面充足?”

    慕容燕也走一个来回,回来后点点头,“充足不少。”

    萧邕抡起刀就朝玉璧劈去,也不管制作玉床,一路往里突进。

    路汉平忽然跳起,大叫,“你们说这里面可能有元石?”

    管轻语笑道,“你现在才想出来?”

    忽然,萧邕从里面跑出来,伸手朝几人说道,“往前半里路就有元石,你们现在把装石头的储物戒给我,抓紧把没清理的储物戒整理一下,我们马上要有大量的元石了!”

    众人先是发出一阵尖叫,接着就往里涌去。

    接过慕容燕四人拿出的储物戒,萧邕飞快朝外面跑去。来到洞口时,把步伐放慢,拨开青藤观测外面的情况,又放出神识,把五十丈范围内扫描一遍,确认没有人迹,方才快速冲出,沿着石壁飞行。走出三十里,找到一个巨大的回水湾,迅速把所有碎石全部丢进水里,转身就走。

    “哗啦!”走了还不到三十丈,萧邕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巨响;转头看去,一个庞然大物的脑袋连同上半身露出水面。

    身躯披满鳞甲,泛着青光;长颚大口,鼻孔朝天,脑顶上有一个鼓包;尖尖的牙齿,锋芒毕现;突起的眼睛大而圆;露出水面的两肢粗大而强健,两根利爪显得锐利无比;腹部的横条纹清晰可见。

    “吾草!这不是蛟龙吗?这么大的家伙,还是武王呢,要坏菜!世界很大啊,该当心。”

    萧邕眼里充满着贪婪,急忙朝悬崖靠去,贴在悬崖上往前挪动。心中满是担忧,为自己的处境,也为九人的藏身之所,毕竟这里距离九人的洞府距离太近。如果蛟要来找事,自己全盛状态都打不过它,更别说自己现在还有轻伤在身,真是屋漏逢阴雨啊。

    越是怕什么,什么马上就来。萧邕想着蛟不要发现他,而蛟却是早早就锁定了他。

    蛟很恼怒,它正梦见自己在吞着全牛在蓝天白云里自由翱翔,万物在它脚下匍伏,此时猛然一块巨石落在头顶,把自己打醒,美梦也随之破碎。看到那个小家伙贴着崖壁快速移动,长啸一声,纵身一跃,跃上空中,朝小家伙抓去。

    “妈蛋,这家伙有蛇尾,看来是进化的。我跑!”

    看到蛟朝自己冲来,萧邕飞速朝上飞去,同时扔出两张雷符。没办法,剑符、电符、火符已经全部使用完毕,风符、水符对这家伙根本就没用,只能靠这雷符来吓唬一下。

    “轰隆!”

    “啪!”

    雷符还真的有用,把蛟吓得浑身胆颤,扑腾一下又钻回河里。

    萧邕快速朝崖顶飞去,侧着头盯住蛟的动向。

    蛟伸出硕大的头颅,朝天上看了看,心里嘀咕,现在本蛟还不到进阶皇级的时候,怎么会有雷来劈我呢?看着马上就要飞到崖顶的萧邕,应该是这小家伙弄得玄虚,人类还真是狡猾啊。尾巴一甩,马上又飞起来,其速度之快,比十万大山里那老虎只快不慢。

    萧邕已经到崖顶,看到蛟再次冲来,接着就是两张雷符甩出;接着转向,从树林中迅速朝洞府方向飞去。

    “既然吓了你第一次,那第二次应该还有用。”萧邕心中就是这么想的。蛟落水再出水,自己早就跑远藏好了。

    蛟似乎很是畏惧雷声,听到又是两声巨响,噗通一下又是钻入水中,心里喃喃,“本蛟还不到进阶皇级的时候,如果因为是那个小家伙引来天雷,那本蛟不去吃他便是。”也不敢再露头,悄声朝深潭里游去。

    萧邕不知道蛟已经不来追他,一个劲地跑,跑出四五十里后,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下方躲藏了约两盏茶功法,这才顺着岩壁慢慢往回挪,直到钻入洞府,把进口封住,只露几个很不明显的小孔。

    “萧师弟,遇上什么情况了?这么久才回?”管轻语知道萧邕不会无缘无故在外面停留的,于是便有此一问。

    萧邕把刚才的情况简单给他们说了一下。

    古瀚海哈哈笑道,“萧师弟,要说你运气好呢,还是要说运气不好呢?”

    慕容燕,“总的来说还是运气好。开辟一个洞府,找到大量元石;出去扔个碎石,遇上了武王境蛟,还能全身而返。还有一点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知道这周边没有了更高境阶的凶兽;也知道了这片区域属于蛟的,青山联盟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行事,它现在就是我们的护身符。”

    管轻语拍拍胸,长吁一口气,“我还是还想说我去扔碎石,要真的这样,估计就回不来了。”

    李静怡笑道,“也许你就扔在洞口,根本就见不到蛟。”元石旁边顿时爆发出哈哈大笑,也伴随着一阵阵的咳嗽声。

    其实萧邕心里何尝不想把那蛟灭了?那是炼体的最好材料啊。有了那蛟的血,自己的筋妥妥的进阶四级,皮、肉、骨、内脏也会有一个较大的进步。但打不过,只能是一声叹息,想想罢了。

    十六天过去,元石被全部扣下,最后每人分配一堆,差不多有六百来万块的样子,每人都是心满意足。

    闵晨辉哇哇叫道,“我的元石就不切开了,今后就用拳头大的一块修炼。要是和别人比富,那就用元石砸死他!”

    李静怡,“我说闵师弟,不如你抓紧把伤养好了,这一段时间,我们可没出一点力呢。有那份心思,还不如抓紧恢复,出去把那条蛟宰咯。”

    闵晨辉把头一缩,嘴里嘟噜道,“萧师兄都只能见了就跑,我哪能干得过?”

    元石分配完毕,众人开凿九个石室,开始恢复元力、修复身体。萧邕也是闭关修炼,竟然接连开了三道经脉,达到十八条,稳稳地进阶武君中期;穴位也新开窍九个,达到五十四个。

    令他兴奋的是,双眼上各开了一道脉,各开启三个穴位,现在夜视更加清晰,能观测的颗粒更加细小,“哇靠,这是不是因为经常极力运转目力的原因?”萧邕不懂,小鼎也不懂。不过对于这种好的结果,萧邕自然是泰然受之。

    释放出魂力,竟然能探入石壁内三四寸的样子,以前没在意,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进步;打开石室门,发现魂力竟然可以离体八十丈,比进来时增加了三十丈。

    挥出一刀,刀光离刀八丈,比来时远了三丈。

    “没想到短短一月,进步这么明显,看来修炼需要有大战,也要有静心闭关。有张得有弛,松紧要结合。”

    在把那些缴获的地级、玄级功法通通习练个八9不离十后,又回到石室画符,直到将储物戒中的符纸全部画完。其实也不多,仅七十六张而已;不是不想画,而是把从龙星大陆带来的符纸全部用完。“符是个好东西,今后必须继续使用,需要找地方买一些符纸才是。”需要暗中思忖。

    接下来,萧邕觉得有些无聊了,感觉浑身不得劲,就想大战发泄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