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94章 林中观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身体完全恢复,功法已经娴熟,不想继续开脉,符纸已经用完。河里有蛟,也不敢轻易出去洞府;自己倒是可以跑,可还有八个人呐。萧邕有些无所事事,渐渐地,烦躁顿生。勤劳的人就是这样,闲不住。

    一日,萧邕看向洞府顶,两眼没有聚焦;慢慢地,眼睛开始聚焦起来,随后对着顶部挥出两刀,接着收起刀,用拳头砸向破损的石壁,整个洞府发出巨大的响声。

    “萧师弟,你没事吗?”门外传来喊话声。

    萧邕下来开门,发现是隔壁的管轻语,笑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响声。我想从这里打一条通道出去,直接通向山顶。”

    管轻语笑道,“你想像老鼠一样,有口子进,有另外的口子出?”

    萧邕,“就是。谁知道那蛟会不会就在我们前面的河里游荡呢,那可是一条武王境的,我们目前还奈不何。”

    “要不要帮忙?”

    “不用!你们该进阶的进阶,该熟练那些地级、玄级功法的就去熟练。”

    管轻语离开后,萧邕马上就想到,要是自己能不出声音就能把岩石击碎该多好。

    按往常套路击打,肯定不行。元力外放,响声更大。不停地试验,不停击打。

    拳头贴近,元力放出,不行。

    四指紧按,后掌发力,元力放出,有效果,但不大。

    “有效果就行!”萧邕有些兴奋,不停地改变发力路线,不停地改变元力放出趋势。

    一天,萧邕再次一掌击出,岩石出现一条巨大裂纹。伸出五指一插,一拉,一块石块被拉出;“哗”,灰尘随后直往下落,瞬间将石室覆盖。

    一头灰头土脸的萧邕咧开嘴笑了,“哇靠,终于成功了!”

    顾不上吹除身上的灰尘,萧邕再次朝上方飞去,又是一掌按去,情景再现!

    “表面轻伤,内里粉碎,杀人如隔山,这就叫暗劲吧。”

    “呸!呸!妈蛋,有些得意忘形了,竟然没元力外放挡住灰尘;肺里,鼻孔,嘴里都是粉尘。”随即元力一激荡,将进入身体内部的粉尘全部冲刷出来。

    整整一天,萧邕一遍又一遍地施展着新揣摩出来的暗劲,不停朝上方开辟着通道。

    “既然按在表面可以破碎里面的东西,离体应该也有可能,只是元力运行路线没有找好,元力的释放时机没有把握好。”

    一掌掌不停地击去,通道内发出剧烈的声响,萧邕自己没什么感觉,下方石室内应该也不会有很多感觉,这里已经上升近十丈。笔直朝上路途短,但开凿很费事,所以萧邕在笔直朝上进行了三丈后,采用之字方式而上。

    “嘭!”一声轻微闷响,对面的石壁只裂了几道小裂纹。萧邕伸手插进,往外一拉,碎石拉出,伴随而来的又是满通道的灰尘。这次没像第一次,傻愣愣地等着灰尘上身,而是放出元力,把灰尘全部挡在身外三寸。

    “哈哈。世上无难事,就怕有心人。这暗劲可以用掌,那么拳也一定可以。”

    有事做,又有收获。萧邕一路拳掌拍、打、击,通道逐渐延长,逐渐上升。

    又是一拳击出,碎石拉出,“哗啦啦”掉下来的不但有灰尘,还有泥土,错综复杂的树根出现在眼前。

    “快到顶了!”十三天,终于要打通这条通道。

    萧邕心情不由大好,有通道要通的最原始原因,也有彻底掌握了暗劲的原因。不再继续使用暗劲,顺着一条巨-根用手抠去,抠到一棵巨树根部。之后没再走之字,而是沿着树干笔直往上走。

    忽然,萧邕停下手中动作,将魂力放了出去。

    “贝老鬼,你们青山联盟找的那些人有踪迹吗?”

    “妈蛋,那帮兔崽子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竟然人影都没看到过一个。钟老鬼,来联盟吧,比你一个散修要强多了。要灵石有灵石,要功法有功法,要小娘子有小娘子;总之,要资源有资源,想什么就有什么。”

    “呵呵,贝老鬼,加入你们那个什么青山联盟,有好处,但哪有我自由自在的散修舒坦?你说的,我自己可以得到,还不是该抢抢,该杀杀,该掠掠吗?你们为了地盘,要为联盟而战;而我就不一样了,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钟老鬼,总有打不赢的时候。要知道,需要我等出去的机会很少,平常都是享受着联盟送来的资源,专心修炼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要建势力?还不是为了争夺资源,人多力量大。”

    “贝老鬼,不要再劝了。我们两个见一次,你就劝一次,累不累啊。我说,你确认那蛟就在这里?”

    “钟老鬼,你放心吧。我们有支搜索队前段时间就看到了,并且一直派人盯着呢。这也是人多的好处,呵呵。”

    “得了。我这次就是为了和你联合猎蛟,要点鳞片和蛟肉、蛟血,其它的也不想。关键的一点,我们两人能杀得了那头蛟吗?别蛟没猎成,反被蛟猎。”

    “放心吧,还有四个武君和八个武师呢。他们打头阵,我们关键的时候出击。”

    “呵呵,贝老鬼,这才是那些人的真正价值吧,炮灰。”

    “做任何一件事,有成功也有失败。没牺牲,哪有大收获?走吧,我们去看看。”

    “妈蛋,这三尺土层就相当于三十丈,幸好他们两人就在那棵树下,不然还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等两个老者走出五十丈后,萧邕沿着树干慢慢地朝上抠土,只抠出一个方圆三尺的洞,容自己从树根下面钻出。

    出口距离崖边有十里左右,萧邕看不到他们行动的情况,只能是缓缓钻出通道,在不同的树后进行穿梭。行进六里,再也不敢往前,那两个武王就在前面三里的一棵树后。

    悄然上树,找到一根能看到崖边的大树枝,看着两人,同时留意崖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悄然下树,找到通道口,一路走回石室,将石室内尘土全部收起,打开石室门。

    颜思怡正在外面走动,看到萧邕出来,笑问,“萧师弟,你出关了?”

    萧邕笑道,“颜师姐,你恢复得不错啊,好像比进来前功力更深厚。”

    颜思怡呵呵笑道,“还是萧师弟的养脉丹不错,经过这三个多月静养,丹田已经修复九成五,估计不出一月就可以完全恢复。我感觉现在元力充沛,也迫不及待的想进阶武君呢。”

    萧邕,“不用急。我们也很久没有静心闭关,这次是难得的机会。我还想什么时候出去找药材,炼出更完美的丹药,使颜师姐的丹田更快修复。”

    颜思怡笑道,“谢谢萧师弟!三年多时间,即使没那味主要药材,但越来越充沛的灵气,加上你那十成养脉丹,效果也不会差到那里去。我真的觉得有些因祸得福,现在的经脉、丹田比以前要结实一倍还不止,容量也大一倍还不止。”

    萧邕,“那就好。颜师姐,我是来告诉你们一声,青山联盟的人一直在这外面转悠搜索,山顶马上会有武王大战,你们不要轻易出去。”

    颜师姐惊讶地看向萧邕,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萧邕后退一步,指指自己石室上的通道,“我打通一条通道通向山顶,恰好遇见。”

    颜思怡探头看了一眼,笑道,“萧师弟,你厉害!”

    萧邕,“颜师姐,我马上就要上去看他们战斗。如果他们出来,你和他们说一声,外面有两个武王要屠那条蛟,还有四个武君和八个武师;周围还有青山联盟的人在搜索,不要轻易出去。”说完,飞向通道,朝山顶走去。

    颜思怡走到通道下面,朝通道口看了看,随后拿出玉蒲团,直接就靠石壁盘坐,开始修炼。

    刚刚来到树根处,萧邕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妈蛋,老子仅消失不到半盏茶时间,战斗就开始,你们不会再扛那么一点点时间?”爬到出口,充分运转目力,又把魂力极限放出,确信没人能看到自己,这才迅速钻出,一路朝崖边跑去。

    两个武王已经不在原地,萧邕也是越过他们首先停留的大树,继续朝前走,距崖边还有莫约两里,萧邕看到那两个武王,分别站在一棵树后,面朝江方向。

    四个武君站在半空,相互距离在一里许,每人一杆长枪,青衣银枪,衣衫猎猎,很是威武的样子。

    “这貌似是四象阵,看来青山联盟并不简单啊。怎么没见蛟出来,莫非已经被他们干伤?就是刚才那一下子的事?”看着前方的情景,萧邕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

    “哗啦”一声巨响,接着传来两声惨叫,蛟马上又出现在远处,一爪抓住一个武师后期往嘴里塞去,身上有着一支胳膊粗的箭正在掉落。

    四个武君朝蛟刺去,头发、衣衫全部后飘,枪尖直指腾空而起的蛟。

    “吼~”,蛟张嘴大吼,刚刚塞进嘴里的武师被吹出,一个武君被吹得口吐鲜血倒飞而去,四象阵被破。

    蛟尾甩来,横扫其余三人。三人见势不妙,拔起朝上飞去。

    一个武君没来得及,被丈粗的尾巴击中,在空中如同木头一般,翻滚着远去。

    “吾草,武王就是武王,速度快,力量大。这家伙比那虎王貌似实力还要强大不少,上次及时逃跑是完全正确的。”看到那个武君的惨样,萧邕暗自感叹。

    “唰!”一根胳膊粗的箭从下射击而上,长长的箭矢刺进蛟身五寸有余。

    蛟转头看向崖壁,朝某处吼叫一声,随后往下坠去。

    “看来这蛟还不能飞,莫非武王境的凶兽都不能飞行?”联想到那虎王,萧邕得出一个结论,“上次没对我吼,应该是没把本人放在眼里,要是对我也来那么一下,估计也得受一阵。”萧邕随后感到有些庆幸。

    重重的“噗通”声传来,应该是蛟摔落水面。

    两个武君再次飞到空中汇集,眼睛看向下方,脸色凝重,看来那被抽飞和吹飞的武君已经是没能力再参与战斗。

    “吼~”,蛟再次飞起,冲向空中两个武君,一股巨大的水柱击向一人;就在此时,一支胳膊粗的箭飞向它的腹部,两个武王同时跃起,朝它冲过去。

    蛟吼一声,一爪甩飞那支巨箭,尾巴朝前弯曲,崖壁传来巨大的声响,应该是它的尾巴甩在崖壁上。

    感受到悬崖的颤动,萧邕心里都颤抖了一下,这使了多大劲,蛟该有多痛啊!

    双方距离十丈时,两个武王同时击出一拳,拳风全部击在蛟身上,它朝后方倒退着往下方坠落。

    蛟喷出的水柱变成水花坠落,被击中的那个武君也是跟着下坠,一动不动,想来已经重伤垂死。

    “吾草!这蛟还有这一手啊。看来这些家伙的手段层出不穷,不能小看了这些凶兽。世界很大啊,该当心。”为了感受第一手体验,萧邕已经偷偷地往前走了近两里,躲在树上暗自咂舌。水柱能杀人,萧邕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暗自心惊。

    看到两个武王和仅存的那个武君全部飞至河的上空,萧邕也赶紧往前移去,找一棵大树爬上去,这是武王之间的战斗,机会很难得。

    江面上血红一片,应该是蛟血造成的;崖壁上,有六团明显的血迹,那就是六个武师留下的,想来已经被蛟全部击杀。

    “武师参与这样的战斗,纯粹就是来送死,青山联盟还真是不把人当人看。”萧邕叹息一声。

    武王见蛟不再窜起,不停地下降高度,不停地朝水面拳打掌拍;水柱不断地窜起,水花不停地坠落。

    “哗!”蛟头窜出,蛟身出现,水幕跟之出现。蛟再次钻出来,一根水柱冲天而起。

    “吼~”,水柱冲向贝武王,蛟尾甩向钟武王。

    贝武王一拳击出,水柱碎裂,成水花坠落;他脸色骤白,倒飞十余丈。

    钟武王躬身前飞,一掌击向扫来的蛟尾;随即旋转着倒飞,时不时喷出一口鲜血。

    就在此时,位于他们两人上空的武君后期持枪刺下,枪和人成一直线,狠狠地刺进蛟背;长枪刺进四五尺,武君死死地抓住枪,试图再往里突进。

    蛟狂吼一声,全身剧烈扭动,武君被甩出去,接着被蛟尾扫中,后脑勺贴着脚后跟飞了出去,已经断无生机。

    贝武王迅速止住倒飞,抡拳再次冲向正在下坠的蛟,狠狠砸去。

    钟武王亦是屈身前行,冲向蛟身。

    “嘭!”钟武王再次倒飞,不过没第一次那么惨,后退三丈即定下身体。

    “嘭!”贝武王团成球在空中翻滚,直接飞向崖壁,快要砸到崖壁时,单腿一点,身子一弯,接着朝河面上空飞去。

    “嘭!”蛟身上带着一杆长枪,被再一次击落水中,又涌出大量血水,一直朝下游流去。

    “妈蛋,这蛟还可以在空中停留五息,不战斗的话就会上当,也是一个杀手锏啊。”萧邕坐在树枝上,咂了咂嘴。

    “钟老鬼,得把它引到陆地。它现在时不时地可以恢复一下,对我们不利啊。”贝武王喊道。

    “行!且战且退,把它引上来。”贝武王马上就同意了他的想法。

    形势很明朗,交流也简单,这是经过多次大战和多次配合的人才会有这样默契的配合。

    萧邕一听,心中恼怒起来,“妈蛋,你们在江面打生打死就行,怎么要到陆地上来打呢?害得老子要担惊受怕的。再说,到这里打斗,要破坏多少大树啊。”

    两人拿着灵石恢复,悬空站在河的上空,低头看向脚下的江面。

    二十息,蛟未出现;五十息,蛟没有出现;百息,蛟还是没有出现。占地五千来亩的回水湾,除了水流轻微流动产生的微波,没有其余动静。

    一个浑身是血的武师慢慢从崖壁爬上崖顶,嘴里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这家伙的命大,竟然还能在蛟的打击中存活下来。

    忽然,贝武王转身飞来,一把抓起那武师就朝回水湾上空飞去,又将其甩向水面,嘴里说道,“反正要死了,干脆再奉献最后一次。”武师哀吼着朝水面飞去,手舞足蹈。

    萧邕内心一抽,“妈蛋,这贝武王真是拿人不当人看啊,难道这就是实力为尊?”

    “哗!”蛟头出现在贝武王的正下方,身体跟着头颅迅速钻出水面,那杆长枪还插在身上,鲜血在不停地涌出。它暴怒了,这里是它的地盘,竟然被这些人类打扰了,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些家伙简直就是罪无可絮!

    萧邕坐在树干上,很是心痛,“这都是我的,是炼体良药啊!”

    “吼~”,一根水柱闪电般击向贝武王,蛟身躯横着扫去,尾巴扫向钟武王,一出就是对付两人。

    “啪!”贝武王一拳击打在水柱顶端,身体朝崖顶倒飞。

    “嘭!”钟武王一拳打在蛟的身体后段,也是倒飞而去。

    “嘭!”钟武王被蛟尾扫中,他的倒飞速度没能快过蛟尾扫来的速度,被扫得加快朝崖顶飞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