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103章 迫与被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座小岛比前面八座都要大很多,有土有岩有树木,有沟有壑有水流。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三人来到小峡谷前,看到里面有五十多人正坐在一处石壁前,零零散散;有三个武王,其余都是武君后期。

    有人注意到三人的到来,绝大部分看看后不再关注,只有一人吆喝道,“哟呵,又来了三人,还有一个中期。”

    一个武王说道,“已经歇息六个时辰,差不多了,我们继续!”

    另一个武王淡淡地说道,“你们三个新来的也加入吧。”

    石壁前已经是乱七八糟,树倒塌,土翻起,石头碎,但石壁还是光滑如初,石壁上那些三四尺粗的树木也是完好无损。

    萧邕运转目力看去,石壁上竟然有着一个巨大的阵法,将七丈高十六丈长的石壁全部覆盖,俨然就是防止有人对洞府进行破坏。

    看到三人看着石壁有些茫然,一个武君说道,“这个洞府前面有阵法,我们先前已经把石壁外围全部清空,不过这个阵法还是没能破。”

    戴立群,“没有人懂阵法吗?”

    “有人懂,但水平不够,只能是蛮力破除。”

    “龙翔大陆还有破不了的阵?”

    “大家猜测,这洞府主人不一定是龙翔大陆人,也不一定是武王。这里距离龙翔大陆八十来万里,距离龙坤大陆也只有八百多万里;要是武皇的话,这点距离不算远。”

    萧邕有些不明白了,这里距离龙坤大陆只有八百多万里?金海城是距离龙坤大陆最近的地方,到那里都有近四百万里,格朗城到金海城都还有八百多万里。

    当萧邕把这个疑惑问出来后,那武君笑道,“那里最近是不假,但这里也远不了多少。主要是那里相对安全,一直都是从那里来往的,有武王出手,据说还有武皇偶尔驱赶那里的武皇境凶兽。”

    原来龙坤大陆和龙翔大陆并不是尖对尖,还是有很大一段是隔海相望的;大家选择从金海城去那里,只是最短且最安全的路径罢了。

    从格朗城到这里八十万里,就遇到这么多武王境凶兽,想想从金海城出发,八百多万里,要遇上多少武王境?难怪龙翔大陆的修士想走出去,必须冒着生命危险。

    第一波攻击还是毫无成效,那个武君和钟离被安排在第二波。

    看着他们不停地攻击隐约可见的洞府大门,却始终接近不了,“嘭嘭”的巨响不停传出,大家未能前行一步,萧邕再次运转《龙眸》朝石壁看去。

    一**力量击打在阵法上,阵法不断波动,力量被迅速传走,终点是那些树;那些树一直不停地轻微摇晃,更细微的力量接着返回阵法,加强阵法根基。

    “哇靠!这阵法设计太妙了!竟然用树木当做受力和传力的手段,不过阵眼又在那里呢?”有了这一发现,萧邕内心有些激动,这是第一次用《龙眸》发现了阵法的玄妙,也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布置的阵法。阵法之根本在于借势、导势,这阵法就用得非常好,可以说令人叹为观止。

    萧邕忽然挤出人群,喊道,“大家先那把三十六树拔了!”

    武王甲问道,“好好的,拔树干什么?”

    萧邕自己也不想拔啊,可是不拔就破不了阵,只能说道,“我刚才观察,只要大家攻击大门,那些树就会摇晃,并且方向都是相同,只是前后摇晃。”

    一个武君笑道,“我们这么大的力量攻击,就是石壁都能打碎,哪有不摇晃的道理?”

    另一个也笑道,“一拳打在你脸上,难不成你的肉不往中间挤?”

    “你不过二十来岁吧?武君中期,我承认你境阶进步很快,但要说破阵,你比老夫要差上一截。”说话之武君后期明显就是里面懂阵法之人,一副倚老卖老的架势马上就摆了出来。

    钟离面无表情地说道,“破了这么久都没破,试试新方法又如何?”

    武王乙,“去人把树拔了!小家伙,你说哪些树可疑,就指挥他们拔哪棵树。”

    一个人冲到石壁上,却是不能近树,还是有阵法保护着。

    那懂阵法之人讥笑,“这阵法就覆盖了整块石壁,打哪里不是打?非要拔树!”

    萧邕没有理睬,飞上石壁,拿出大刀一刀劈去,阵法被撕开,他快速钻进去,抓住那棵树就往外面拔。树纹丝不动,接着抡拳砸向树根。三十息后,树轰然倒下。

    其余人见萧邕这么快就放倒一棵树,也纷纷朝石壁上的树木飞去,打开外面的防护阵法,劈劈啪啪地砸树。保护树的阵法比较简单,想来洞府主人没考虑到有人不攻打洞府,而先砸树。

    不但萧邕指定的三十六棵树被打掉,就连周围那些无辜的树也被拔除,使得他唏嘘不已。

    武王丙喊道,“树已拔完,继续破阵!”

    萧邕飞快地走进攻击洞府的队伍,朝大门外的阵法轰去。很明显,谁先进洞谁就占有一丝先机。

    “咔嚓”一声撕帛声传出,阵法破开,十人快速朝两丈宽的对开大门击去。

    “嘭!”大门只是稍微裂开一点缝,并没有一击全开。

    “妈蛋,这门上也有阵法?”萧邕有些郁闷,只得和其余人继续朝大门轰去,而后面那些人也反应过来,全部朝这里冲来。到了这个境阶,谁都不比谁傻多少。

    “哐当!”大门被冲击开来,碰到里面的石壁又快速反弹回来。

    萧邕往前趔趄一下,顺势朝前冲去,“妈蛋,谁在后面偷袭了我一掌?”但此时不是找出元凶的时候。

    安静!绝对的安静!

    刚才闹哄哄的场面马上变得寂静无比,萧邕转头四向看去,周围却是没看到一人,又进入阵法了!

    “妈蛋,第一次遇上大阵,第一次进入大阵。既然这样,我就把《龙眸》好好用用!”

    “哗!”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一把大刀随即劈过来。

    “嘭!”一声闷响,袭击之人倒在地上,被萧邕一记暗劲瞬间斩杀于眼前。

    “吾草,还能这样的?这就是探险的利弊?”扒下他的储物戒,运转《龙眸》朝四周看去。影影绰绰中,很多人在不停地乱窜,手中兵器乱砸乱挥。

    萧邕不禁苦笑,刚才那家伙死的估计有些冤,可能也就是这样胡闯乱砸,被自己要了性命。

    一条条通道在眼中显现出来,随机选择一条朝前进,尽量避开那些人。

    “咔!”眼前出现一人。

    “小子,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那人看了萧邕一眼,吼叫一声,抡起长枪朝萧邕砸来。

    萧邕抓住长枪,瞬间朝前跨出两步,一拳击打在他的脖子上。

    “咔嚓!”脖子断裂,那人往地上倒去。

    “看来这里有人会杀人越货,还真不能等闲视之。”扒下储物戒,继续朝里走去。

    接着往里不到三丈,就看到前方的石壁,有三道门模模糊糊可见。急速朝石壁走去,时不时遇上忽然出现的人。有一人看萧邕一眼转身离开,其余三人均是抡起兵器就朝萧邕杀来,最终使得他再增加三个储物戒。

    推开最中间那间石室,发现已经有人在里面收拾物品,就是那个讥讽过萧邕的那个懂阵法武君。

    看到里面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萧邕转身就要走,到隔壁那间石室去。

    那武君笑道,“小友,进来,见者有份。”

    萧邕抱拳道,“前辈先发现的,那就是前辈的,我去隔壁那间看看。”

    武君缓缓伸出右手,冲萧邕招了招,和颜悦色地说道,“很在这里相见,那就是一种缘分;你为破开洞府立下大功,岂有不见面分一半的道理?”

    忽然,他的左手挥出,一把矛槊朝萧邕胸膛刺来。

    萧邕左胳膊一抬,小臂架住矛槊,趁势朝前冲去,右拳击出。

    “嘭!”武君飞去撞在一丈后的石壁上,人和石屑接着滑下。

    “你这家伙很无耻!本人又不想分你东西,为何还要暗算于我?”萧邕怒气冲冲走过去,将其一脚踹向前面那堵石壁。

    武君嘴里不停地流血,含含糊糊说道,“还请小友絮罪则个。我以为你是以退为进,想暗算于我,这才出此下策的。”

    看到他那副样子,萧邕也不想再理睬他;转身看向室内,只有一个小货架上零零散散的几个盒子和基本书籍,想必是他还没来得及收取的,“既然你偷袭于我,这些东西就拿走了,权当你的赔礼。”

    武君艰难地说道,“小友收走便是。”

    萧邕二话不说,将那个架子收起,又把其余四个空货架收起。自己储物戒里有些乱,有了这些货架,能把很多东西规整地放在一起;既可以腾出空间,又容易找。

    “唰!”一道刀光挥来,萧邕抡起左臂挡去,随即迅速后退,一个武君冲了进来。

    “桂兄,你怎么这样了?是不是这个小子偷袭了你?”那人看到倚在石壁上奄奄一息的武君,马上就叫喊起来,俨然一副要帮忙报仇的样子。

    “咳咳。这小贼不是东西,我和他一起进入这里,正商议如何进行分配,没想到他竟然偷袭于我,将里面的物什全部收走。曹兄,我好恨呐!”武君有气无力但又快速地说道。

    萧邕只觉得血往头部快速上涌,双拳握得紧紧的,就要握出水来,这狗¥日-的太不是东西,把自己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张口就是颠倒黑白。

    “狗¥日-的!你在找死!”一声暴喝,萧邕挥拳砸向那个可恶的桂姓武君。

    “大胆!竟敢杀人灭口?”曹姓武君抡起大刀,朝萧邕劈来。

    “嘭!”桂姓武君被一拳爆头,其血染红半堵石壁。

    “啪!”萧邕左臂后挡,被曹姓武君的刀劈中,人也被直接撞在石壁上。但随即迅速从石壁前返回,一拳击打在其下颌。

    “咔嚓!”曹姓武君的头颅直接飞向石室外。

    暴怒一击,势不可挡!

    萧邕转身扒下两人的储物戒,收起两人的兵器,快速离开石室。没有去其它两间石室,而是直接找到一堵石壁,靠着盘腿坐下。今天遇事太多,已经出离愤怒了。

    深深地吸气,又重重地呼出,慢慢地将心态平复下来。

    “第一次遇到这样颠倒是非的无耻之人,如果不是自己实力强,就被他们两人玩死了。妈蛋,这江湖很复杂啊!这好像是有些过于轻易相信人,又有些滥发同情心,今后不能这样;他开始就偷袭了我,而且是要让我放松警惕,是故意的,该死的就要让他死!世界很大啊,该当心。”

    平静两盏茶时间后,萧邕站起,朝最近那间石室走去。

    推开门,发现里面已经是空荡荡的,有人已经收走。转身便走,往第三间走去,去碰碰运气。

    “站住,把收获的东西拿出来!”身后喊声传出,兵器风也发出。

    “找死!”萧邕的怒火再次被点爆。往旁跨一步,进入阵法;往前冲两步,直接冲到后面两人身前。

    “嘭!”“嘭!”

    两人同时撞上身后的石壁,两人的胸膛同时出现一个大洞。两具尸体从石壁上滑下,石壁上露出两个大坑。

    萧邕用出了全部力量,没有丝毫保留,同时发出两拳,全部击打在他们胸部。

    两人估计自己不会是这么个死法,没能挡住一个武君中期的一拳,而且是在两人同时偷袭的情况下。

    收起两人的物品,萧邕没再继续前行,而是转身沿着石壁走去。他想清楚了,既然第一间被搜走,那第三间也不可能留着,还不如去侧面的石壁碰碰运气。

    走到右侧石壁,发现其上有很多窟窿,有的摆有一些碎片,有的空空如也,留下物什被拿走的痕迹,看样子有人已经捷足先登。

    拿起碎片看看,小鼎也说对它没用,随即继续往前。

    快到大门时,忽然看到一个人站在门边,是一个武王。萧邕立马停下,转身看向周围,方圆两丈内没有人。

    “妈蛋,他是不是在伏击这些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其他人都去了哪里?莫非都被他偷袭致死了吗?”想到这里,萧邕有些担心起来。

    半盏茶后,一个武君笔直朝大门冲去,马上被那武王一把抓住,一拳打在那武君身上;随后,武君消失不见,想必被其收进储物戒。武王偷袭武君,简直就是一打一个准;可能关键还在于这个偷袭,也在于武君没能快速适应从阵法内来到阵法外的差异。

    “吾草!还真的是在那里阻截杀人。妈蛋,一个武王,这样来偷袭武君,还真的不知羞耻。”遇到这样无底线的行为,萧邕很是气愤,恨不得冲上去把他宰了,但那是不可能的,很难干得过对方。

    “主人,这样的事情多得很,只是你第一次遇到罢了。为了修炼资源,为了铲除异己,很多人都会无所不用其极。”

    “小鼎,能不能偷袭他一下,我们趁机跑出去?”

    “不能。他距离阵法有近六尺,只要飞出阵法,他就会发现,你还是冲不出。”

    一个武君快速朝大门冲去,萧邕连忙冲过去喊道,“这位老兄,请等一下!”

    武君戒备着看向萧邕,萧邕说道,“前面有人在截杀,等会多一些人,我们一起冲出去。”

    武君警惕依旧,“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邕,“我开始跟在一位老兄后面往外面冲,刚冲出阵法,就看到一个武王把那人击杀,我赶紧退回才保住一条性命。”真真假假,真的是真的,假的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没对他产生伤害。

    看到武君还是有些怀疑地看着他,萧邕很是无奈,只能说,“要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冲出去试试。”

    听了这句话,武君将信将疑地等在一旁,保持双方距离五尺远;没办法,这是这里能保持最大的距离。

    一丈外,又一个武君冲出,又被武王击杀。那人在另外一条阵法通道,萧邕即使看见了也不能去叫他。

    等了近半柱香时间,终于又等到两人;最先那个武君不再想等下去,吆喝着大家一起往外走。最后来的那两人对需要的说法也有些将信将疑,三人一拍即合,一起朝外冲去。

    没办法,萧邕也只能跟着他们朝外冲。

    四人刚刚跨出阵法,武王果然朝四人冲来,先是抓向最先冲出的武君,接着一拳就要抻出。看到是四人同时冲出,他连忙后退,估计没想到会同时跑出去四人。

    那三人听了萧邕之言,早就有所准备,见武王丙抓来,手中的兵器直接就朝武王身上招呼;萧邕没有落后,也是一刀挥出。

    武王丙本来是要打冲出来之人一个突然袭击,看到是四人后,连忙后退,已经失去先机,身上连中三元,其中包括萧邕的刀光,武王仰面朝地上倒去。

    萧邕二话不说,直接冲出大门,不管身后三人和那个武王丙。跑到山顶,这才转身朝洞口看去,那三个武君竟然和武王战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三个武君要痛打落水狗,还是武王要灭杀三人。不过武王丙现在的状态很是不好,浑身鲜血淋漓,看来开始那次袭击还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ps:19点还有一更,拼老命求年终盘点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