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112章 火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5000字,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各种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玉墩朝前滚动,在对峙的双方神经紧绷之下,立即成为大战的导-火索,凶兽首先就按捺不住,六条凶兽朝对面六个人类冲去。

    那个刚刚进来不久的武君后期虚晃一枪,转身就跑,朝通道飞奔而去。

    一条蜥蜴跳起,一尾甩过,扫在其身上;那修士成为到底葫芦,团成球往前滚去两三丈,然后爬起就跑,嘴里不停地吐着血。

    萧邕拉着李静怡沿着石壁摸向对面的石室,不断地躲避着刀光剑影、腥风爪风。两人都是中期,对战的双方都没故意朝他们出手,只是有意无意来上一击。

    来到石室前,李静怡推开石门,一道黑影闪出,大厅中的炉鼎顿时不见,黑影朝通道内跑去。

    战斗双方都愣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三息后,一个武王喊道,“追!”转身朝通道飞去。

    凶兽也都反应过来,不过它们不是去追黑影,而是再次攻击人类修士。

    李静怡的声音再次传出,“什么都变成了灰,木头架子都腐朽倒塌了。争什么争啊?这里也有一个玉墩,你们谁要?”抓住玉墩走到门口,发现大厅除了萧邕外,只有一条武王境蜥蜴和一条武王境沙虫,人类修士只有一个武王和一个武君后期。

    “咦,只剩这么点了?”

    “跑的跑,追的追,就剩他们了。你不要出来,我把这沙虫收了。”

    就在刚才,一个武王拍死一条蜥蜴后,快速朝通道跑去。没什么东西可得,他自然不会再在这里冒死战斗,谁输谁赢还两说。

    萧邕悄悄地往旁移动三步,绕过攻击出去的蜥蜴,纵身飞起,一拳砸向也是纵身跃起的沙虫。

    “嘭咚!”武君后期被沙虫撞中,撞在石壁上。

    “嘭!”沙虫被萧邕击中,砸在地面。

    一连两声,武王和蜥蜴都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这边。

    萧邕笑道,“偷袭成功,侥幸!”

    忽然,萧邕眼前一空,一道掌风刮来。武王从身前飞过,把沙虫收走了!顺手给了自己一下,推向蜥蜴身前,他人朝通道快速飞去。

    “找死!”萧邕快速一闪,大刀挥去,一道刀光迅疾朝武王背部挥去。

    “噗呲!”武王分成两边朝通道撞去,摔落地面。

    “嘭!”萧邕撞在大厅石壁上,被跟随追击而来的武王境蜥蜴一爪拍中后背。

    狠狠地吐出一口鲜血,萧邕顺着墙壁朝通道翻去,大刀在手。

    蜥蜴正一口叼向武王的半边尸体,武王的身体,在它看来比武君要吸引力大很多,所以它对被自己砸在石壁上的萧邕不管不问。

    萧邕提刀便挥,那里有储物戒,有沙虫,它还偷袭了自己。

    “咔嚓!”蜥蜴的脊梁被切成两半,长嘴狠狠地砸在武王尸体上。

    李静怡快速飞来,着急地问道,“没事吧?”

    萧邕擦了一下嘴角,“没事!我们走吧。”

    李静怡转身说道,“马上就走。我去把储物戒都收了,沙虫、地龙等凶兽都收起,都是武君境的,好东西呢。”

    萧邕也是快速扒下武王的储物戒,接着一道黑影快速飞向他,随后消失不见。

    “妈蛋,千谨慎万小心,还是挡不住武王的一记偷袭啊。”在检查自己又出现轻微骨裂、肌肉撕裂和内脏微伤后,萧邕叹了一口气,服下自己冷炼的疗伤丹和疗骨丹。

    李静怡呵呵笑着走来,“今天收获不错。功法、炼丹、阵法书籍收获了三十来部,功法的档次不低,有一本天级剑法。灵石三万多,还有三柄好剑,武君境凶兽七条。萧邕,我发现你说的闯洞府是来财最快的途径之一,这话很对啊。”

    萧邕苦笑,“哪是我说的啊,这是修炼界早就总结出来了的。”

    “给,这是十三部有关炼丹的,还有两本阵法方面,都给你了。反正你聪明,能者多劳,今后就靠你了。”

    “别,炼丹不说,阵法方面的书籍,你最好自己也能看看,遇到这次这样的情况,也不至于茫然无措。”

    “今后再说吧,我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要用在境阶和功法上。我看到你被蜥蜴拍在石壁上,我的心都抽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真的没事?”

    “肯定有事,不过没大事而已。”

    李静怡拍了拍胸脯,“没事就好。今天还真够刺激的,没想到闯洞府这么危险。”

    “我们之所以安全,还在于境阶低,人家看不上。如果是武君后期,那不上也得上。”

    “你说会不会有武王守在阵法外面,截杀从阵法里面出去的人?”

    “一切皆有可能!”

    “哎,萧邕,不如我们在这里面修炼一段时间吧。你受伤了,我也趁机参悟一下天级功法,怎么样?”

    萧邕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算是应承下来,李静怡蹦蹦跳跳地朝着两人开辟的小石室走去。

    萧邕在原来的石室旁新开一间,布上一个聚灵阵,盘腿坐下。除了一个武王储物戒,最大的收获还是那只鼎和里面的丹火。

    在大厅中,处于修复状态的小鼎突然出声,要萧邕收了那火,自己也想要吸收那鼎。这才使得萧邕在这里开辟石室,然后冒着群起而攻之的危险再次进入大厅。

    “小鼎,你说这丹火要怎么才能吸收?”

    “主人,有专门的收服口诀,我这就给你;在收服之前,要参考火符的画法,那样的话会简单很多。”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以前怎么没告诉我?”

    “嘿嘿,主人,这次修复,小鼎可是知道了很多东西;如果再把这鼎吃了,估计知道的东西会更多。”

    “那抓紧把方法告诉我,你也赶快吃了那鼎。”

    “主人,你不能心急,必须要把方法的每一个细节都掌握才能实施。这丹火很强大的,虽然无主退化了不少,在修炼界还是能排名第十左右。就凭这丹火,主人这次就发达了。”

    “第十?修炼界还有很多种丹火吗?”

    “那当然。大体划分为天火、地火、人火、兽火、阴火等,再进行细分,那就更多。”

    “这火属于什么?”

    “暴龙之火。是龙族温养和修炼出来的,最强的时候可以焚化天地。”

    “我堂堂一个人类修士,去修兽火,不合适吧?”

    “不管什么火,经过自己慢慢温养,就是自己的。如果有机缘,还能吞噬别的火种进阶。什么天火、地火、兽火,只不过是根据最初来源的划分而已。所有的火种,人类都可以修炼,这就是人类的聪明,也是你们人类不断壮大的根本。”

    默念着小鼎给出的收丹火方法,不断地在识海中进行演示。慢慢地,萧邕发现这完全就是对画符的描述,难怪小鼎说自己参考火符的画法。

    这收丹火方法描述出来的符和火符有很小一部分相同,关键在于一个是收,另一个是放。萧邕有画符的知识和经验,很快就掌握收丹火的方法,在识海内形成一张收火符。

    “假如把收火符画出来,是不是就能收别人的火?如果能这样,岂不是可以强行剥夺别人的丹火?”萧邕不禁心生野望。

    “主人,这个你就不要过多考虑,有主之火和无主之火是不一样的。当然,如果别人的丹火刚刚收服,来不及温养驯熟,那有可能。但还有一个问题,用什么才能耐住那高温?”

    “小鼎,这个问题今后我一定会试试,今天不再讨论。”

    在识海内能形成收火符,用手指画的难度就大出很多,即使有龙眸的入微之眼,萧邕还是屡画屡不成功。不是速度慢了,就是出现交叉重叠等现象。

    “空手在空中画符,不禁需要魂力、眼力,还需要很大的耐心。”连续四天没成功,萧邕已经头昏眼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元力、魂力分别只剩七成和两成。

    三天后,萧邕发现自己识海内有模糊小点出现,“哇靠!这是可以聚魂的先兆,没想到还可以这样的。”按《炼魂》的描述,只要小点可以识别,那就可以聚魂为兵,击杀对手魂魄,杀人于无形。

    正在海阔天空畅想之际,李静怡推门进来,“怎么样了?”

    “骨裂还有一点点没好,其余的已经痊愈得差不多。天级剑法领悟了?”

    “没有。有些地方弄不透,所以过来要你帮我看看。”

    接过李静怡递过来的功法——《雨剑》,萧邕一页页翻看过去,接着把书放下,闭目两盏茶时间;接着又翻开功法,从头至尾看一遍,连续进行六次。然后站起身,以指为剑,缓慢地施展《雨剑》。

    演练完一遍后,李静怡递给他一把剑,笑道,“你的领悟能力比我强很多,我很多问题都解决了,再用剑展示一次。”

    送走李静怡,萧邕摒弃杂念,手指快速在前方舞动,收火符一气呵成!

    “火来!”萧邕轻喝一声。

    由那只大鼎变成的小鼎飘在萧邕面前,里面一团三尺大的火呈现出银白色,看上去就是温高无比,室内顿时也是温度骤涨。

    对着火团再次空手画符,失败了!

    再次画,比第一次更早失败!

    “小鼎,先收起来吧,这么高温度的火焰出现,心有些乱,我得调整一下。”面对未知,感受着从来没遇到过的高温,心里有些乱了;虽然知道自己的方法不会有错,但多少还是会产生一些恐惧,打破了自己平静的心情。

    镇鼎飞出,将小鼎收入其中,室内温度快速稳步下降;萧邕没有挪动,只是闭目盘坐。

    三个时辰后,萧邕再次轻喝一声,“火来!”

    面对丹火,萧邕双手快速挥舞,不到两息,往前轻轻一推,很轻很温柔;鼎内丹火动了,朝刚才画出看似不存在的符飞来,很快全部进入,火球变小,温度变低。

    双手轻轻地牵引,十指不断弹动,丹火慢慢朝下丹田飞来。

    “嗖!”丹火进入体内,进入下丹田,暖暖的,很舒服。

    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引导着丹火从下丹田走到中丹田,再穿到上丹田,然后在任督二脉内行进,在其它十九已开通经脉内逐条移动。

    全身暖暖的,犹如小时候蹲在火前取暖一般;比那个更舒服,这是由内而外。

    “咚咚咚!”随后门被推开,李静怡走了进来。

    “哇,怎么这么臭?!”马上又退了出去。

    “臭吗?”萧邕将丹火引导进入下丹田,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皮肤表面有一层薄薄的黑油。

    冲向前去把门关好,使出元力将黑油震飞,又拿出一张雨符冲洗一次,这才换上衣服把门拉开。

    “准备离开?”

    “练得差不多了,只有通过实战来检验。你是怎么了?那么臭的?要人命呢。”

    “没那么夸张吧。走吧,我们来的日子已经不短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来到进口处不远,两人很诧异,通道被打碎一大半,只能在其中拐弯抹角地穿行,有时候还需要扩大通道,不然得爬行。

    走出地面,抬头就是就是蓝蓝的天,阵法不复存在,除了那块巨石,其余皆是金色沙漠。

    “阵法怎么会消失呢?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李静怡左看看又看看,面对茫茫沙漠,满是不解。

    其实就在大厅里的炉鼎和丹火被收走的一瞬间,外面的阵法马上就消失无踪,炉鼎就是阵法的核心阵眼。那些武王武君不知道,萧邕这个阵法半吊子不知道,而那些凶兽就更加不知道了。

    萧邕拿出传讯符,才发现里面有着很多信息。

    “萧邕,你们还好吗?”

    “萧师弟,我们把这周围千里都找遍了,你们在哪?”

    “萧师弟,我们已经等了你十天,我们要走了,到季春险地去看看。”……

    “他们已经离开了,你看看你的传讯符里面有什么信息,不然我们就往季春险地追。”

    李静怡哦了一声,“哇,还多信息嗳。”“大都是担心我们的,问我们在哪,也说也去季春险地。没用过这东西,也不知道先看看。他们没事就好,才走四五天,我们抓紧追,说不定很快就能追上。”

    季春险地在金碧滩的北方,位于龙翔大陆的中部,距离这里有近三百万里,中间也有不少的高山峡谷江河沼泽,不过都不是很凶险,有武王境凶兽坐镇,但数量很少。

    两人朝来路飞去,沿途寻找金碧滩里的独特药材,想要顺手采摘一把才走,可最终上年份的药材根本就没看到一棵。

    一路飞回,沙漠里没遇见几个人,萧邕满是奇怪。进来的时候可是经常遇到有团队飞来飞去的,回去的时候怎么就没了呢?

    来到金碧居,这里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不到开始进来时的两成。

    萧邕干脆在酒肆要了四个菜和两坛酒,问那个掌柜,“怎么现在人这么少?”

    掌柜的叹道,“前段时间里面出问题了,很多武王赶来,把这边的武王境凶兽全部杀了,武君境的也杀了不少。你想想,没有了武王境和武君境凶兽,险地还是险地吗?大家一窝蜂地跑进去,简直就是寸草不生啊。没有药材,没有凶兽,大家都很快就离开了。”

    李静怡,“这金碧滩今后就不能称之为险地了?”

    掌柜的,“谁知道呢?不过如果其余三个方向没有遭此劫难的话,应该还可以恢复吧,不过要多长时间就说不清了。”

    萧邕拉出慕容燕等人的影像,问掌柜的是否见过。得知他们五天前才离开,属于最后一批,心下方才安定。

    出了金碧居,萧邕叹道,“其实龙翔大陆也很脆弱,一个险地被这么一弄,说没就没了。要是云耳沼泽,龙星大陆聚集这么一点点人,根本就办不到这一点。”

    李静怡,“那个掌柜的不是说吗?金碧居属于三大险地的最后一名,和第二名季春险地相差多少,谁又能知道呢?”

    “第三大没有了,大家就会去第二大,迟早会把第二大也弄没的。没有了险地,今后就只能找人进行练习,杀人越货的事情会发生更多。”

    “龙翔大陆这么大,人口也不多,还不至于到这样的程度。金碧滩如果三五十年没人来,或者没武王来,应该可以恢复,毕竟其它三个方向不一定是这样的。你担心这样的问题,纯粹就是替古人担忧。哎,我上次问你的问题,被人家的偷袭打断了,你继续。”

    “什么啊?”

    “鲤鱼跳龙门,这龙门到底有多少?是不是要一直跳下去?如果这样,何时才能平平静静自在的逍遥?”

    “为什么要看做是龙门,而不是看成门槛呢?你家里的门槛再多,也不就是抬抬脚的事情吗?在门内可以看到外面部分的风景,跨出门槛可以看到更多的风景。累了倦了迈不开腿了,那就不要跨前面那道门槛,安安心心在里面看就是。如果有精力,那就继续跨,看更多的风景。至于有多少门槛,那就更没必要担心,一道道地过就是。关键就是心态要和能力匹配,如果心老是往外飞,腿却迈不出去,那是要摔跤的。当然,怕被门槛绊倒,而不去迈,那只能说自己窝囊,胆小如鼠,注定只能窝在家里。”

    李静怡笑道,“你的想法还真不一样,不过想想也是。什么龙门?不就是门槛?有了实力,哪里都能走。迈出屋子,看到屋坪;迈出屋坪,看到小道;走完小道,就会遇到大道。现在想有多少龙门,有点可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