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玄幻魔法 -> 镇鼎

第114章 愁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萧邕看到那个秦家庄,脑海里马上就闪出那里有一个三胖,和自己玩得很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还是那么胖那么挺着大肚子走路吗?他爹和他娘给自己的爹娘送过几次吃食,自己感觉很好吃的,比那些肉干、干饼等东西要好吃很多。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静怡笑问,“萧邕,笑眯眯的,向往这等美地?要不我们直接去齐天宗租一栋院子,好好修炼,等他们的到来?”

    朱毅理呵呵笑道,“你们去的话,即使不愿意担任宗门长老,我也可以做主送你们一座院子。再说,你们要去龙坤大陆,不出意外的话是要经过我们齐天宗去金海城的,到那里等你们的同伴也是可以的。”

    萧邕,“金海城一定会去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到时候上门叨扰各位,可不要说不认识我,那样会很没面子的。”

    朱毅理哈哈大笑,“绝对不会!我们扫榻相迎,随时恭候。”

    酒终人散,朱毅理六人朝东飞去。他们不再继续历练,这次华玉宗事件,加上萧邕和李静怡的表现,他们有些心灰意冷;直接往北,他们不敢,怕遇上华玉宗的人寻仇,只能是朝东飞一段时间再折回往北。

    李静怡,“我们也走吧!”

    两人还是方向不变,径直朝西北飞去,逢山踏山,逢水越水,不绕弯,笔直前行。

    李静怡转头看向萧邕,笑话道,“萧邕,那个秋儿老是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呢,估计是看上你了。”

    “看上我什么?”萧邕一脸懵。

    “你的人啊。她问得很仔细,家庭,爱好,有没有道侣。”她紧紧地盯住他说。

    萧邕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才十五岁,怎么有人会问起这样的问题?”

    “十五岁,不小了,要是凡人,十六岁都可以当爹呢。”李静怡的脸色有些红。

    萧邕笑道,“我不是凡人,现在都已经是武君中期。相对很多人,我们的境阶还是很高的。”

    “你就没考虑过?”李静怡流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萧邕一脸认真的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

    “一点都没有!我修炼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来想这样的事情?如果能把时间掰开用,能掰多细我就会掰多细。”萧邕不禁挠了挠头。

    “财侣法地,这是修炼的四大基础,不考虑怎么行?”

    “元石我有,功法不缺,修炼地点随便找一个就是;至于侣,不是有师傅,有你们吗?再说,我们现在的境阶就这么一点点,需要考虑什么侣和地吗?”

    “哎,你说,如果你找道侣的话,要找什么样的人?”李静怡稍稍靠近萧邕,脆声问道。

    “不知道。没往这方面想过,我现在想的只是尽快提升功力,快点找到爹娘和英子。”萧邕摇摇头。

    “找到了他们以后,你会怎么办?”

    “继续提高功力,继续往前走。”萧邕回答的理所当然。

    “你的终点在哪?”

    “不知道,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还是想一道道门槛跨过去,直到无力可跨?”

    “我想我会一直提升力量,一直朝前跨的。”

    李静怡有些羞涩,“萧邕,我陪你一起跨!”

    萧邕一脸高兴地说道,“好啊!那我们的旅途就不寂寞了。”

    “今后我一直跟着你走,你要保护我的安全哦。”

    “放心,只要我没有倒下,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不过,你不是要和慕容长老在一起吗?你们一同行走,我看你们在一起配合得很好的。”刚说完前一句,萧邕马上想到她还有一个师傅。

    “我就想和你一起走!怎么,不愿意啊?”说完就加速飞去。

    萧邕嘟噜一声,“说好匀速前进的,怎么又加速起来?”赶紧跟着飞去。

    …………

    龙坤大陆东北的一座飞船里,一个船舱内有两个床位,一高一矮两个女修盘坐在各自的床上,矮一些的小女修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师尊,我们这就是要出龙坤大陆了?”

    那个蒙面女修回应,“是啊。乘船半个月,我们就可以回到龙鸣大陆,回到宗门。”

    小女修叹口气说道,“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他会什么时候来找我。”

    蒙面女修笑道,“英子,怎么一想到你哥哥就唉声叹气的?”

    小女修,“他是我哥啊,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

    蒙面女修,“你现在也不大。”

    小女修也笑道,“确实。不过我和哥分开快四年,很想他呢。想那次去郡府,本来说好我保护他的;结果我哥真厉害,打败了那么多人,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哥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师尊,你说我哥这么会这么厉害的?”

    蒙面女修笑道,“你现在已经是武君后期,比为师当年都要厉害很多;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收你做弟子。有这样厉害的妹妹,那哥哥自然也不会差的。”

    小女孩托住下巴,“师尊,你说我爹和我娘会不会也很厉害?不过我没见过娘,也记不得我爹,我哥说我爹是晚上离开我们的,那时候我睡着了。”

    蒙面女修,“那时候你太小,看见了也记不住。”

    小女孩点点头,“我哥说,他也不大记得我爹的相貌了,说是很多胡子;还有,他根本就不记得我娘,好像他也没见过。”

    蒙面女修,“没事。今后你们兄妹团聚了,一起去找,总会找到的。”

    小女孩握了握拳,“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我真的是很想我哥。”

    蒙面女修,“为什么?”

    小女孩,“有哥在,才有当妹妹的感觉。”

    蒙面女修叹了一口气,没有接话。

    小女孩忽然皱着眉头说道,“那些男修士真的讨厌,就像苍蝇一样围着我们转。”

    蒙面女修咯咯笑道,“英子,那是你长得太漂亮可人,大家都喜欢你。你没注意吗?很多女修也很喜欢你啊。”

    小女孩忽然抬起头,“师尊,你说整天带着一副面纱,累不累啊。要不,我也带上?”

    蒙面女修岔开话题问道,“英子,你老是说你哥哥好,他到底哪里好?”

    小女孩骄傲地抬起头,“我哥把最好吃的让给我吃,每年都要给我买新衣服;别人欺侮我,他要帮我打回来;他从来都不骂我,更没打过我。每次我要帮忙炒菜,他都不让我动手,说等我长大以后再说。他开始炼丹的时候,赚不到钱,眼看着家里没银子了,就出去采药,都是很大的一筐;那些药财很不值钱,但也能卖一些银子。”

    “我记得那时候,我哥还没背篓高,有一次采药回来,背篓里面的药材伸出来把他人都给拦住了,我扒开药材,看到他衣服裤子都破了,到处都是血;他看到我,抬着头一直笑,说这次出去运气好,采了很多药材,可以卖很多银子,我跑到后面帮他托背篓,根本就拖不起,反而把他拖倒了。他赶紧爬起来,把我抱起来,问我摔着了没有。”

    蒙面女修,“那时候你多大?”

    小女孩,“五岁吧。我说跟他一起去采药,哥不让,说山太高,路太陡,野兽多,我的腿太短,会很慢的,还会有危险。”

    这时,飞船动了一下,小女孩叹道,“唉,不知道我哥什么时候能来,不过我会好好修炼,在剑宗等着哥的。”

    过一会,小女孩说道,“师尊,每人一百万灵石,很贵呢。不如等我成武王后,我们一起飞回去,如何?”

    蒙面女修笑道,“灵石是可以赚的,你哥不是炼丹赚银子吗?要学会赚,也要学会花;该花的一定要花,不该花的一块也不要花。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进阶太快,需要回去找合适的功法,不然基础不稳,影响今后的修炼。如果那样,到时候你哥会骂我的。”

    小女孩也有些愁,“我的境阶怎么就噌噌地往上走呢?愁人!”

    …………

    李静怡在前面快速地飞,萧邕在后面紧跟不舍,两人都是默不作声的飞。

    萧邕有些不习惯,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李静怡在旁边时不时转头和他说话,觉得心情很放松;现在陡然不说话了,觉得有些闷,寻思了一下,觉得没说错什么,便也不说话,闷头前行,后来干脆运转《龙经》和《龙眸》。

    李静怡偶尔瞥萧邕一眼,看到他面目无情地朝前闷飞,也不说话,一直前飞。

    刚进入一片小树林不久,前面有人喊道,“你们已经进入花山宗地面,还请下地步行!”

    萧邕收功,眼睛聚焦,前面是三个武君中期拦路,朝他们回应道,“我们的地图上怎么没有标记?”

    中间那人说道,“那是你们的地图没录上去,我们宗门早就存在。”

    李静怡哼了一声,“早就存在?为何那些小村庄小宗门都有,唯独你们花山宗没有?让开!”说着拿出剑,不管不顾地朝前冲去。

    这种事情很难说清,说不定也真是没被录上去,如果真的这样,在人家宗门头顶飞过,是很不礼貌的。

    看到李静怡朝前飞去,萧邕也饿只能跟上,不能让她一人去应付那三人。

    中间那人怒喝,“好胆!”随即后退一步,曲起手指发出一声厉啸。

    萧邕一看,这宗门也就这样了,应该就是一个草台班子。再差也应该有一个传讯符,他们用哨声传递警讯,那算什么?

    李静怡朝两个阻来的中期就是一剑挥去,一人边挡边后退,另一人原地不动,试图破解剑光;前招还没破解完,李静怡一记《雨剑》又刺过去,那人身上多了三个窟窿,惨叫着朝地面坠去。

    前方三个武君后期和六个武君中期飞来,看到己方一人坠地,纷纷拿出兵器朝前冲来。

    一个武君后期喝道,“臭娘们,竟敢伤我兄弟,只能那你来抵债了!”

    李静怡大怒,“姑奶奶先杀了你!”从原来的两人中间冲过,一记雨剑朝那个后期冲去。

    萧邕跟着冲去,将开始拦截的一人击飞,随后冲进新来的九人中。

    一拍掌,一个中期飞出,将下方的地面砸出一个坑。

    抻出一拳,那个拔剑刺来的后期头往后仰,斜飞出去。

    “嘭!”一个后期胸口被印了一掌,喷血后飞,远远地坠落地面,发出一声闷响。

    萧邕自己都很纳闷,为何这些武君中期和后期攻击的漏洞这么多,速度这么慢,导致如此不经打。

    除了那个被李静怡缠住的武君后期,其他人已经快速后退,满眼畏惧地看着萧邕。在他们眼里,萧邕就是一个杀星;两个后期,两个中期,全被他一招致伤。

    萧邕站在旁边观看李静怡战那个武君后期,警戒其他人偷袭;其他人全部缩在一起,也是畏惧着看向战场,根本就没那个意思。

    李静怡的进攻很不错,《雨剑》使得越来越顺溜;按《雨剑》小成的标准评价,她现在出剑可刺出六朵剑花,距离小成只差一朵。作为习练此功法还没几天的她而言,这已经是具有相当的领悟力。

    被攻击的后期见只有他一人在战斗,怒喊,“你们在那里看热闹吗?难道只是我一人的事?”

    地上有个后期虚弱的回应道,“老大,我们不是人家的对手,还是早点认输认错吧!”

    李静怡冷冷地说道,“认错有用吗?”随即再次使出《雨剑》,七朵剑花同时飞向对方。

    “啊!”后期挡住了六朵,唯独右臂上那一朵没挡住,右臂朝地上坠落。大惊之下朝后退去,没想到李静怡的速度比他要快,一剑抹上他的脖子,血幕喷出。

    李静怡正要飞身下地去收储物戒,萧邕忽然暴喝一声“走!”

    就在前方,有两个武王气势汹汹地飞来,目标就是在场的人。

    距离不到十丈时,两个武王同时拍来一掌,萧邕在他们出掌的瞬间飞到李静怡前面,将掌风挡住。站在萧邕身后,李静怡笑了。

    “嘭!”“嘭!”“嘭嘭!”“嘭嘭嘭!”

    萧邕伸出双掌朝前推,人却不自觉地后退,撞在李静怡身上;李静怡伸掌顶在萧邕背上,两人一起后飞,接着也顺势进入小树林中。

    旁边那几人猝不及防,不过他们即使有准备估计也不能接下武王的一掌,被拍得四散而飞,七零八落地坠在地面,砸断大量的树枝。

    两个武王飘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的人,一个武王喝问,“说!谁对我们少宗主出的手?”

    萧邕一听,这应该是华玉宗的武王。没想到他们追得这么快,一天还没过,他们就已经追来。

    庄洁白是一个很怕死的武君后期,行事很谨慎,在他率人进行追击时,每八百里就留下一个武君中期;正常情况下,每个时辰和后方联系一次;后来他被杀,讯息马上就被传回去,华玉宗的武王马上就追了出来,节约了回去报信的时间。

    这个情况朱毅理他们不知道,他们那时已经是只顾逃命,根本就没想到庄洁白会有这样谨小慎微的安全;萧邕二人更加不知道,他们只是偶遇而已。

    看到来势汹汹的武王,萧邕轻声说道,“等会你找机会逃走,我们到季春险地汇合。”

    李静怡一脸坚定,“不!我说过要跟你在一起的。”

    萧邕,“两个武王,我保不住你,我也只能找机会逃走。世界很大啊,该当心。”

    李静怡,“你不要管我,我会保护自己的。”说着快速往后退去三丈多,藏在一棵树后。

    萧邕见李静怡这样坚持,他心里有些犯愁,这等于自己只能死战不退,不然护不住她的安全,可这是两个武王,不是两只只会猛打猛冲的武王境凶兽。

    这里的树木不大,充其量也就三四尺,一看就不是老生树,而是后来陆陆续续自然生长起来的。这样的树木经不住萧邕一击,更何况是武王,还是两个武王。

    形势很危机,萧邕清算着自己的杀手锏;算来算去,除了皮、筋已经达到四级,还有《飞龙在天》可以用,其它就只有一些符可以进行偷袭;小鼎现在处于自我修复阶段,它处在沉睡中,不知道遇上危险后能不能醒来,不能对它抱有希望。

    “没有人愿意承认是吗?那你们就全部去死!”那个武王喝道,抬起掌就要拍下。

    那些自称花山宗的修士可是倒了血霉,被萧邕和李静怡稀里糊涂冲杀一阵,还没缓过神来,又来了两个气势汹汹的武王。

    一个武君后期从树后爬出来喊道,“两位前辈,我们是花山宗的人,今天没有杀过人,只有一人被他们杀了。前辈,你说的事情,我们不知道啊。”

    “什么花山宗花水宗,本王没听说过,想来不是什么上得了门面的东西,该杀!”抬起来的掌朝他拍下。

    那武君后期飞身向往后退,马上被掌风拍落地面,接着被一棵树砸中胸腔。和他一起的另一人和他的遭遇一样,也被树干压中。其余人快速四散逃走,那个武王如似闲庭信步,朝他们一掌又一掌的拍击过去。

    这个武王一动手,另外那个随即也拍出掌,目标就是身边不远的萧邕。他也看到开始有两人,另一人朝后退四棵树的距离。

    ps:19点还有第二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