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外篇(作者:阿不思) 第二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根据酒店社报道,我对当前形势也有了些了解,记录如下:

    程玉正在与袁家残部会战于幽州,而曹操忙于对付西凉马腾的进攻,刘表军刚刚因遭受孙程联军的反击而节节败退,这是情理之中况且我在历史书上也看到过。

    西川的刘璋虽然富庶,手下又有许多厉害文武,却都不加重用,受到张鲁的侵犯而一败再败。

    刘备虽有大志却苦无机会,进退维谷之际唯有苦纳贤良,望早日不必被旁人颐指气使,不再寄人篱下。卧龙受到司马徽的推荐,与刘备定陇上之策,年方不过十七。

    人民流离失所,纷纷向富饶之地举家迁徙,岂不知兵连祸结,何处是安身之所在,正是神州战事连连,华夏多事之秋。

    既然程玉又跑去打幽州那就是说刘表已经完了,何况据我所知他也根本没赢过谁,别人不来打他就不错了,还跑去出找茬挨打,真是何苦来由,至于马腾,我每次玩游戏的时候都动不动就跟我关系不和弄得我还要跑来跑去的进贡求和,烦也烦死人了,而今有机会祝他早死早投胎,自然关人鸟事。

    倒是大耳贼那边行情一路看好,收了诸葛卧龙等于他的人生就要开始了,猛然想起他的那个明家老婆黄硕,有人说她是奇丑无比,也有人说她戴着个面具,为了等欣赏她内在美的人,不管是哪个已经彻底勾起了我这个当代死大学生的好奇心,就算真的很丑也不枉此行,虽然也曾身在才女等同恐龙特级科赛号的年代,有机会瞻仰一下这千古才女至少也能彻底了解人和恐龙可以相似到何种地步。

    详细打听才知道卧龙诸葛还没娶小龙女过门,我也曾记得他大概二十五岁才成亲,那么小龙女还待字闺中,他们还有八年才结婚,如此更好古代女子成亲就不那么容易见到了,能亲身解开这千古之谜想来也算三生有幸。

    于是问清了黄家的大概位置,就告辞老板娘准备起身,老板娘也是依依惜别,毕竟我们这些天来是无话不谈,可当我收到帐单才真正体会了她不舍表情里的深层潜台词,只好一声叹息着自古最毒妇人心,也不免追悔莫及当初让店小二干挂的为什么不是这个好像《食神》里莫文慰的老板娘。

    奥合上自己特制的‘九十九特调笔记本’放眼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翠绿山峰,五天以来他脚不踏地的走个没完,至于目的地的位置还处在一头雾水的状态,路上景色虽美他也没顾的上欣赏,实在没什么好写,每天只能翻看以前写的找些错字取乐。

    着脚已经肿的无以复加,鼓了半天劲也说服不了自己继续赶路,6奥只能坐在路边耍赖,眼看着天一点点的黑下来,就是再多少个不愿意也没办法了,毕竟要露宿荒郊他实在没这个种。

    无漏偏逢连阴雨,越着急越出错,6奥这个终极路痴终于在新的世界里完成了零的突破,又一次把自己弄丢了。

    虽然他用石头在树上做了标记,不过连续十五次看到相同标记绝对是一件沮丧的事情,而且绝望的是他根本还没机会在其他地方做第二个。

    为了避免脚变成气垫船,他决定坐下来休息,等人现或者现别人,虽然两者都不大可能,他没有生火的工具,好在天气不冷,借着星光百无聊赖的他摆弄起一直带在身边的那个铁块。

    与其说是个铁块不如说是个不知道什么金属做的盾牌,只是这块盾牌小的可怜,还有很多镂空,仔细看起来像是什么机械,别看6奥对其他东西不怎么在行,说起机械方面可就厉害了,小时候就能独自完成拆卸整个电视机的工作,当然第二天那台服务他家多年的电视机就宣告报废只是一个意外。

    摆弄了一阵他现了类似开关的东西,一压之下突然盾牌伸展成弓的形状,准确的说就是一张弓,一张奥林匹克比赛专用弓,两边都有增力滑轮用来增加射程,弓的本身非常轻,弦似乎也是特制的,韧性好到头歪歪。

    奥兴奋的看着这个就算自己年代都没有见过的概念弓,原色黑和银灰色巧妙的搭配出一流的光泽感,后悔不迭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浑身疲惫也不自觉径直站起来伸手就开弓,说来也怪,这弓力道刚好张一分则松,驰一寸则紧。

    玩心大起,也顾不得脚疼6奥跑来跑去的捡起几根还算直的树枝,去了枝杈架在弓上瞄着树枝就是一箭,谁成想一箭射偏,箭直飞傲来国而去,这可让6奥吃惊不小,因为他刚刚并没用力,自己估计顶多飞过树冠就会落下,现在箭这么一去无踪可见力量之大,不禁仔细端详手中这张绝世好弓。

    稍稍盘算就多用一支“箭”对着树干又是一下,这次6奥特意靠近树干全力开弓,“砰”的一声树身巨震,树叶哗哗落下,近前看去才现自己一箭飞去尽没树中,只留下一个小洞,何等威力。

    奥狂喜,不禁比较吕奉先辕门射戟的那十石强弓,如果换了自己撇开箭法先不说,强弓这般威力再换上精钢狼牙箭,一箭下去怕是能把小枝一并射烂吧。

    这么一想可就停不下来了,接着上了一支箭就开始练习箭法,想象自己百百中的吊样,三两支箭过去他现原来这弓的侧面还有三点一线的瞄准装置,他虽然从没摸过弓箭,但经常在家里玩仿真枪,还着实枪法不俗,现下有了三点一线的支持准头大增,十支箭里已经有五六支可以射中目标了。

    正玩的兴起隐约听到有人刮燥,心想深更半夜的哪里来的人声,莫非是拦路抢劫的主?说到底他也是个没种的东西,马上就藏在草丛里生怕真是行劫之人,他也不想想荒山野岭深更半夜的鬼才来这里抢劫。

    不一会隐约,说话的声音也清楚起来,不过没什么实际内容,都是胡乱吆喝不知所云,再近一些可以看到这些人都手持兵刃,三人一组五人一簇,好像在搜什么东西。

    奥心想这么多人都手拿刀枪,还不停吆五喝六的搜东找西,又想到自己刚刚一箭驭风而去,接着就见到这些人,莫非自己那一箭伤了人?没这么倒霉吧,自己刚刚间接干挂店老板,心里还时常自责,现在要再过失伤了人命,那岂是一个干字了得。

    转念一想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伤了人又有这么多人跑出来,想必是大户人家,被他们抓住还能有好吗,不如把心一横,吓退他们了事,心念至此弯弓搭枝,瞄准那票人距离最近的一棵大树打算来个敲山震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