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四章 再见徐州 第一节:卖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程玉一听这话,心里有数了,看来这个陈登竟然不是做说客来求自己帮他现在的主子陶应夺徐州,而是专门为了卖主来的,不过这话可是不能表现出一点意思来,本来自己就想方设法地想混进这汤混水里,现在他可是想帮自己的忙,就算是不义之人也要利用。

    连忙说:“哎,小可虽然有志报效天下,可是朝廷不给我机会,我也没有办法啊。”

    陈登:“非是某存有卖主求荣之心,只是上天想给阁下一个报效天下的机会,让我不得不做这个恶人。最近我家主公陶谦新殇,可两个少主不思协力安民,却互相攻击,难怪主公不想把城池交给他们。可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地步,我们只能努力挽救了。听说阁下在东莱区区之地,竟然一年让东莱城池扩大一倍有余,有三年积粮,五万虎狼之师。可见您的志向绝对不小,才华定然高绝,现在正是您挥您本事的时候,只要你有这个想法,小可愿为内应,助您取徐州作为立身之本。”

    但要说陈登为什么会选程玉作为卖主的对象呢,这个时候的曹操刚平定了兖州的内乱,元气还没有恢复,加上上次攻打徐州的时候,沿途烧杀,让徐州人民对他有了仇恨之心:袁绍离的太远,孔融又不醉心于展;还有寿春的袁术陈登又不看好他的前途,最后选择的对象只有刘备和程玉两个小势力了。可是由于陶谦让徐州的时候自己曾经阻挠过,不知道刘备会不会记仇,综合起来还是程玉的条件最好。

    程玉听完陈登的话,也在心中盘算了一番,大约就是这些内容,思考后认为陈登的话是非常可信的,既然这样,两个人剩下的就是各取所需了。既然有人卖主,所求的不过是名利二字而已,不过程玉为了保险还是想先探探陈登的底,于是说:“哎,小可怎么敢有如此企图呢,不如这样,我带兵马帮先生取下徐州,奉先生作为徐州之主。”

    陈登这样的人也都快成精了,怎么听不明白程玉话的意思,连忙表示说:“不敢不敢,在下只要能投身在将军的帐下,为将军效犬马之劳就可以了,如果要说其他请求的话,我只希望回到徐州以后将我的父亲从牢里放出来,让他安安心心的颐养天年就好了。”

    原来陈圭被陶商关起来了,不过应该是不敢动他的,程玉估计只是吓吓陈登而已,陈家在徐州的势力绝对不小,不少文武官员都是陈家的门人。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程玉大概的了解了陈登的企图,于是说:“既然您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了,以后我想请元龙先生做我的军师,等拿下徐州城池之后,我会请伯父主持徐州的盐铁之务,这样就可以好好的休养了吧。”

    “多谢主公收留。”陈登忙跪在地上,既然条件已经满意了就该做做样子了。

    等两个人再次落座以后,程玉才原原本本的听陈登介绍了一下徐州的情况,原来上次糜竺和陈登为什么要阻止陶谦让徐州呢,因为他们两家都有自己支持的人,糜家支持的是大公子陶商,而陈家一直支持的是二公子陶应,最近陶应正被派到下邳,偏巧这个时候陶谦突然病重了,陈登就劝陶应赶快赶回去,可是陶应正在迷恋一个女子,几次都赖着不走,终于在陶谦死之前没有赶的回去。主要就是因为这样陈登才对陶应死心的,于是在和陶应商量的时候,给他出了个主意,说自己能说动程玉来帮他打回徐州去,这才有了这里密室卖主的一幕。

    程玉听了以往经过,又询问了一下徐州的状况,徐州现在的权利由糜竺糜芳兄弟把持着,这两个人却不敢和陈家真的撕破脸皮,只是将陈圭看押起来,想消灭掉陶应以后再好好认个错,估计陈家也只好承认既成事实了。不过他没有想到陶应会找外人来帮忙,因为以陶应的人品人缘是没有什么真正朋友的。

    两个人商定好了细节,然后由陈登先回去向陶应复命,留下程玉在这里整备兵马,即刻兵下邳。

    却说那边陈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催马赶回了下邳城,他前脚进城,后脚陶商的人马就杀了过来,为领军的正是糜芳,幸好下邳城坚固,陈登又早就命令戒严,当下两面开战。虽然下邳城根本没有什么象样的武将,但陈登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击退敌人只要拖上两天就好,两边就这样在城下坚持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