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十九章 燕赵之风 第六节:区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管亥看到田丰和几个人跳下城去,心中也是恻然,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这里的局势已经基本上稳定了,这些人有战死在沙场的,也有屈辱投降的。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十分重要了,他的心已经完全的被田丰占据。

    在管亥心中,深深埋藏着一种武人的自尊,他一直以为慷慨赴死是他们这些赳赳武夫的专利。但今天田丰所做的一切,让他的心目中对这些一直轻视的文人有了莫名的好感。

    忍不住的管亥走到了城墙边,向下望了一眼,但只是一眼,他已经不想再亵渎这个已经搏得了自己好感的文人。至少现在他绝对可以认定田丰死了,他挥了挥手让手下人去将田丰的尸体收殓好,突然间,在心中升起了一股倦意。

    不行,管亥马上又投入了战斗中,不能让这种情感占据自己的内心。

    这夜的战斗除了这一幕并没有称的上惨烈的地方,徐州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袁家在这里的势力彻底赶了出去,天亮的时候,程玉已经可以检查战果了。

    除了在晚上战死的田丰和高干以外,袁尚连最后一个谋士都没有保住,逢纪不名誉的在逃跑途中被人从背后刺死,死的时候衣冠不整,想必是听说敌人攻进城来的消息,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开始逃跑的。

    程玉对他的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自己的心目中这样的谗臣不过是个祸根,如今死了也免污了自己的手,就连“大功臣”许攸,自己都要想个办法处理出去,要不跟在自己身边以后像在曹操那里一样整天趾高气扬,一想就是一件非常讨厌的事情。

    不过当他听说田丰昨天晚上殉城的时候,却是心痛不已,在袁绍手下的群臣里,田丰是才华最高的一个,虽然他有刚而犯主的毛病,但对于自己这样一个人来说,却是一面最好的镜子,可以随时监督自己的行为。

    等他听管亥具体讲了田丰殉城的经过,也忍不住将头偏向一边,虽然他并不是什么太多愁善感的人,但听到这样的英雄故事,总是让人有一点感动。平静了半晌,他才缓缓的说:“可怜了符皓啊,恨不相逢未仕时。”

    虽然他可以的压制,但手下的群臣还是可以听出他语气中的颤音,不过没有人去嫉妒田丰什么,只是在热血的想,如果自己有一天能得到主公的一泣,是不是此生的心愿就满足了呢?

    随即,程玉命令将田丰厚葬在幽州城下,算做是表达一下自己遗憾的心情,并且表彰田丰这种义士。

    将这些伤心的事情放在一边,程玉又问了一下城内的其他情况,昨天晚上,袁家的两兄弟到是都平安的逃了出去,按照后来追踪的方向来看,大概是逃到右北平投奔镇守那里的沮授去了。虽然能到并州更安全一些,但程玉进攻的是西门,他们没有胆量迎着徐州军而行。

    听说这样,程玉心中又是说不出的矛盾,敌人没有逃到并州自然方便自己接收袁家的势力,但却和与田丰一样危险的沮授在一起,让自己不好处理。

    其实他所谓的不好处理只是他想收降沮授,一个田丰已经让他很伤心了,他可不希望河北最后的一个大才也死到自己或者袁尚的手中。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生,多想无益,现在重要的是需要尽快接受袁家的地盘,即使沮授再厉害,但一直无根的军队又能挥多大的作用?

    程玉正要让众将下去休息,以备下面的战斗,突然有一个小校禀告说:“禀主公,我军还捉获了袁氏的家眷,其中有个刘太夫人说一定要见主公,有要事禀告,不知主公见是不见?”

    程玉不解其意,料想一个老女人能玩出什么花样,就命人将刘氏带来。这个刘氏一带上大堂,倒也十分老实,规规矩矩的给程玉行过礼。对一个老人,程玉又能有什么太大的反感,虽然知道袁绍家族的内讧都是她一手引起的,却是对方的家事,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因此也算客气的询问对方来意。

    刘氏见问,伏地行礼说:“老身今日求见大司马,乃是有一至宝想献给明公。”

    程玉听说是宝贝,也稍微有了一点兴趣,不知是铜雀还是玉龙什么的,于是问道:“不知是何宝物?”

    “犬子袁熙之妻甄氏,乃是天姿国色,愿献大将军足下,侍奉将军,只求能保我家室安宁。”

    程玉一听,气炸心肺,竟然有这样无耻的人,儿子还没有死,就主动用儿媳妇来换取富贵,拍案而起说:“你可知道吕布故事?我平生最恨你这样的人物,来人,拉下去砍了。”

    刘氏吓的面无人色伏地求饶,程玉身边的徐庶连忙劝解:“主公,刘氏虽然无行,不过是一个女流之辈,况且主公以仁义部于天下,刚入幽州就杀袁氏之妇,恐袁氏旧臣不安。”

    程玉想想也有道理,暂时押住了怒气,命人将刘氏赶了出去,禁锢在府中,终身不得再踏出府门一步,至于甄氏,就让徐庶代为处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