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十九章 燕赵之风 第八节:威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待程玉亲自见到田畴本人,并和他聊过天以后,才知道果然田畴对乌丸方面了解的十分透彻,无论风土人情,地势环境,都有问必答。程玉这才放下一点心,于是求教破敌的计策。

    田畴回答说:“大司马莫急,其实乌丸也并非毫无畏惧,他们与公孙瓒交战多年,却常遭失败,早将公孙瓒当鬼神一样敬畏,听说大司马麾下也有白马骑兵,如果确实是公孙瓒遗留下来的就更好办了。只要白马骑兵一出,乌丸自然已经吓破了心胆,到时候在刚柔并济,恩威兼施,定可让其退兵。”

    程玉闻言大喜,命田畴为随军司马,和自己一起出征迎击乌丸。

    他这边兵出幽州,消息就已经传到了曹操那里,此时的曹操已经行到了河内,正在考虑是和程玉争夺并州,还是袭击程玉的后方,曹操一听说程玉出兵去抵挡乌丸,马上命令军队转向而奔并州。手下众将或有不解,问道:“程玉此时正与乌丸激战,幽青二州定然空虚,主公何不乘此机会将其一举击溃。”

    曹操却摇了摇头说:“我与程玉之战,不过是兄弟争长而已,但乌丸却如临家之人要来当家,此时纵有许多恩怨也应先放一边,等他击败乌丸再与他分个高低不迟。”

    大家更奇怪了,曹操怎么认定程玉就一定会击败乌丸呢?曹操一笑:“乌丸虽强,不过是蛮荒之人,只知斗力,不知变通,虽说袁绍刘虞之辈或许畏其三分,但程玉手下文臣武将,皆上上之选,料想斗智斗力都不输乌丸,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程玉的兵马出动,正好赶上乌丸兵马进攻渔阳,这里是张郃刚刚带领兵马平定的,要是单独面对袁尚还可,要是面对的是袁尚和乌丸的联军,恐怕积威之下,用不了多久不是崩溃就是投降。

    乌丸方面得知幽州派兵马前来支援,也不急于攻城,在城郊就支起了帐篷,准备休整一下迎接接下来的恶战。

    次日一早,蹋顿大王正会和众将准备出去挑战,却见一个哨兵,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对蹋顿说:“大王不好了,敌军已经在不远摆下了阵势,恐怕要杀过来了。”

    气的蹋顿给了他一巴掌说:“慌什么慌,什么样的敌军没见过,只要不是公孙瓒的白马骑兵,汉人里又有谁是我们对手。”

    那个哨兵一脸委屈的说:“可是大王,来的就是白马骑兵啊。”

    蹋顿也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袁尚,袁尚借兵的时候可没有和他说过对手是白马骑兵,要不然自己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袁尚被蹋顿盯的不自然的低下了头,蹋顿虽然有点畏惧,但想公孙瓒已经死了多年,恐怕对面的不过是借他的威名而已,还是出兵迎了上去。

    等他看到对面的骑兵,心里“咯噔”的一下,他可是和白马骑打过交道的,一看对面兵马的气势,就知道是货真价实的白马骑兵,想不到中原竟然还有这样强悍的军马,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冲到阵前,乌丸最重勇气,既然来了自己就要坚持下去,他可不想以后抬不起头做人。

    不过来到阵前,他却不是叫阵,而是客客气气喊到:“对面汉人的大单于是谁,可否出来说话?”

    此时的程玉也正在阵后观战,听到对方礼貌的叫自己,知道应该是白马骑的恐吓起了作用,也不担心乌丸人会搞什么花样,他们简单的大脑还想不出什么高深的计策。于是纵马来到阵前。

    蹋顿见对面出来一员年纪也不到三十的武将,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大单于”,但看气势上也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于是在马上行了一个乌丸礼,问到:“请问你是不是汉人的领。”

    “正是,但我却不是什么大单于,而是大汉天子驾下,大司马程玉。不知大王为何带领手下兄弟犯我大汉。”

    蹋顿不知道司马是个什么官,但至少知道了对面他官最大,听见问话,却不好示弱,只能说:“天下的土地,应该归勇敢的单于所有,你们汉人的皇帝,没有一点本事,却占据了最多最好的土地,我们乌丸人不服。如果你们是英雄的话,就叫你们的大王出来和我比试,如果比我更勇猛的话,我就退兵,但不准叫你后面的白马骑兵来帮忙。”

    着说着,他还是露怯了。

    程玉被这话逗的哈哈大笑,蹋顿是个直性子,有点不高兴了,问道:“你是在笑话我吗?”

    “正是正是,不只笑你,还笑你们乌丸人不自量力。”

    这话可有点呛人,蹋顿大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程玉一看对方要火,可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僵,于是正色说:“你也别生气,皇帝乃是我们汉人中最厉害的一个,又怎么会与你们交手,就算是我们这里这些不厉害的,你们恐怕都打不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