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二十三章 冀州会战 第九节:颓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现在情势不妙的不仅是夏侯渊一人,和他同样处境的还有太史慈,在广宗一线,他同样要面对曹操军的主力.虽然曹军也广有智谋之士但广宗的形势实在不能与冀州相比,左右的城池都已经在程军的控制下,退后还可以得到正在攻击冀州的程玉军的支援,如果是旷日持久的话,自然坚持的时间可以比冀州长,于是曹操用了最简单有效的一种办法,——强攻。

    许昌攻坚一役早已经警醒了天下诸侯的心,曹操痛定思痛,也打造了一匹投石车弩车等等,现在的攻城战,已经实现了“全现代化武装”。战局的惨烈程度,除了“惨烈”二字本身,已经无法找出更贴切的词语。

    纵使太史慈骁勇善战,但毕竟城小将寡,不过堪堪能够完成程玉的战略意图,当夏侯渊兵败的时候,太史慈也终于没有能够再坚持下去,夏侯渊的败兵还没有到达曹操军营,他已经放弃了广宗县城。

    曹操正担心夏侯渊的安危,准备加快行军度,突破敌军的封锁,突然间在路上遇到夏侯渊和他带领的败兵。

    夏侯渊在一路之上,又聚合了一些败兵,现在也有了数千之众,徐州兵正在全力对付面前的曹操,因而对后方的防守比较松懈,才被夏侯渊一路逃出了重围。

    见到夏侯渊安然无恙,是曹操最高兴的一件事情,毕竟自己拼命赶路不过就是为了救援这个堂弟,既然他已经成功的逃出敌人的包围圈,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好,因此曹操干脆就在广宗休整起来。

    程玉攻占了冀州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探询夏侯渊的下落,士兵倒是抓获了一个夏侯渊,不过是他晕倒以后自动站出来的替身。

    听说没有捉到夏侯渊,程玉的心中倒是颇为失望,夏侯妙才这个人只要还在曹操手中一天,就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哪怕不会投降,但只要自己能够将他与曹操分开,两个人的危险程度都要大大降低。

    不过失望就失望了,毕竟冀州之战的战果是相当辉煌的,这一战除了消灭掉曹操留守在冀州的所有军马,还彻底的打通了青州与幽州之间的联系,现在再与曹操开战已经没有一点后顾之忧。

    来程玉准备马上去支援太史慈,但听说曹操既然已经放弃了追击,也乐得休息几天,于是同样的在冀州略做休整,然后才兵巨鹿。

    起来,程玉现在的心中都是有点不耐烦了,自己和曹操最近的战斗每次都是针锋相对,虽然自己总是略占一点上风,却总是无法完全将曹操摆脱,就如这次,自己刚刚击败了夏侯渊,曹操就战胜了太史慈,互有得失,纵使自己得到了不少的土地,却又要和曹操正面面对,心中多少还是有点没底的。

    但没底是没底,面子上却不能输人,正准备出兵,曹操却已经先到了巨鹿郡。

    在曹操出兵之前,夏侯渊还是有一点不解,他曾经私下问曹操:“孟德,经过这次我与程玉的正面相对,我现这个人十分的不简单,手下也有不少才智之士,我军何必非与他正面交手呢?何不避其锋锐,先转略各地,待其露出破绽,再一举破敌呢?”

    曹操略微苦笑了一下,对夏侯渊说:“妙才,只有你我兄弟二人在此,我才会说这样的话,其实,我对战胜程玉一点信心也没有,但与他交战就如同一场赌博,我必须要坚持下去,如果放弃,敌人只会越来越强大,我们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我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能够在决定性的战役中一举击溃对手,不然恐怕这场天下的角逐中,已经没有我曹某人的一席之地了。”

    夏侯渊自从曹操当年起兵,就一直陪着他,向来都只见他意气风霸气十足,还没有见过现在这样没自信的时候。但他也知道孟德的顾虑绝对是有道理的,一想到对方针对自己的阴谋他就有点后背冷,真想不到竟然有人能想出这么庞大繁杂的计划,不是他不信任曹操,但在他的实际感觉里,如果曹操也遇到同样周密的计策,能够识破并取胜的机会实在微乎其微。

    不过现在自己还是只有用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好好劝慰自己这个主公大哥:“孟德,你也不用有太多的顾虑,程玉再厉害,徐州兵再厉害,也不过都是肉身凡体,早晚有一天会露出破绽的,当初不是也有人让他吃过败仗吗?只要我们能遇到一个足够大的机会,定然可以一举挽回颓势。”

    虽然曹操知道夏侯渊只是纯粹的安慰而已,但也领受了对方的心意,既然自己已经选择了与程玉的徐州军对抗下去,所有的一切就是不可避免的,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坚持,由此看来,夏侯渊的话正是金玉良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