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三十四章 霸王之死 第三节:十字路口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大家又是一阵慌乱,已经折损了孙策,如果周瑜再有个三长两短,东吴就垮了。随着众人的慌忙抢救,周瑜终于缓缓出了一口气,口角却依然流着鲜血,只见他两目涣散,呆滞的望着天空,口中喃喃的念叨:“伯符,伯符。”

    大家慌忙将他扶起来,又是揉前心,又是敲后背,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周瑜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关键时刻,还是老人挥了作用,黄盖见周瑜这种精神状态,怕他再继续深陷下去,怒斥道:“你都这个样子,谁又能来为主公报仇。”

    这一句报仇,总算将周瑜震醒,他口中喃喃念叨的词也变成了:“报仇,报仇!”突然他竟然仰天大叫一声:“啊!~~~~~”随着这一声怒吼,周瑜胸中的悲伤终于泄出来,号啕痛哭:“伯符,您英灵莫散,我周瑜如不能为你报此仇将势不为人。”

    随着他的清醒,众人也将注意力又转到对刘备军的仇恨上来,纷纷向周瑜请战,希望可以马上挥兵继续进攻武陵为孙策报仇。

    经过一番泄,现在周瑜的头脑已经清醒了很多,听到众人大有回身再战的想法,疲惫的挥了挥手说:“不可……现在我军虽成了哀兵,但大多长途劳顿,又被愤怒冲热了头脑,此时进攻坚城,实数不智,只要我们将主公之仇牢牢记在心中,报仇之事也不在一时三刻,大家听我的将令,先撤回衡阳,等报仇的时机一到,定杀刘备个片甲不留。”

    众人虽然有点不干甘,但周瑜都这么说了自然没有人反驳,于是将军军整顿兵马,撤回到自己的地盘上。

    程玉听到孙策死讯的时候,反映与当时的周瑜也差不多多少,虽然没有吐血晕倒,也觉得心口一阵绞痛。他与孙策虽然见面的机会比较少,但因为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和程玉对孙策的欣赏,他在自己心中早将孙策由当年的可以信赖的盟友提升到兄弟的档次上了,如今这个消息又怎么能不让他心痛。可眼前的形势还是很严峻,无法让他抽身去江南亲自吊唁——就算形势安定恐怕手下的文武也不会准许,程玉只有派出自己的使者向孙权等人表示自己的深切悲痛,然后将自己的注意力还是先放到面前的敌人身上。不过他却在心里暗暗誓,将来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刘备,一定要为孙策报仇。

    既然回头说程玉这里的战事,我们且先再看一下现在的局面,自从程玉军占领朝歌以后,已经算是将南北两大片的交通打开,但却也没有截断曹军东西之间的联系,现在两军的战线已经融合到一起,分不出个你我,完全是混战的样子,最后决定胜负的关键就在陈留上,如果程玉可以夺取陈留的话,夏侯渊的东方兵团将彻底被包围,最后一定是全军覆没的结果,但如果徐州军的主力被歼灭于陈留城下的话,自己风光日子也将到了头,不管撤退到哪一面去,另外一面在长久隔绝之下,定然是难以为继。

    他知道,接下来面对的必将是一场大战,其实他也却是即将面对自己最强大的一次敌人,因为此时曹操已经挥军东进,而且,几乎带着自己的倾国之兵。

    来在马团结凉州驻部以后,实力上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更是凭借马家在异族中的影响力,在羌人中寻得了不少盟友,派遣羌兵助战,因此仆一交战,反而是西凉军占据了上风。

    但曹操是什么样的人物,既然已经心存平定西域之心,又怎会因这一点小小的挫折半途而废,反而履败履战,凭借他这种不挠的精神和手下文武一心,渐渐的可以稳住阵脚,马的联军却因为战争拖的太久,渐渐失去了冲劲,尤其是羌人,废人废粮却是帮外人打天下,更是完全失去了战争的兴趣,只是碍于马家在西域的威望又惧怕以后马会报复,才不得以坚持下来。

    以曹操的聪明和贾诩的老谋深算,自然看得出羌人的敷衍塞责之意,于是将进攻的全力都放在马的西凉联军头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阵猛烈攻击,马军多多少少吃了点亏,这下更让羌人心存警戒。

    曹操见时机已到,以贾诩为使者去游说羌部,许以金银珠帛,要他们帮助自己倒反马。羌人经贾诩陈说利害,又得到了不少利益上的许诺,最后决定抛弃马投向另外这个更又前途的集团。

    于是在羌人的帮助下,曹操大破马军于黄河之畔,将马赶到了武威,然后紧紧包围。

    马的生性也十分多疑,经过了河西一败对自己手下的凉州联军也充满了戒心。他这么一搞,让本来就不团结的凉州集团更是人心浮动,最后各部的领齐聚韩遂那里商量反叛马的事情。

    韩遂本来还念在自己与马腾多年的关系,又不知投靠曹操以后的前途如何,不巧却泄漏了风声,被马杀上门来,口口声声要诛杀参与此事的所有人。韩遂无奈,只得也同众人一起反将起来。

    这凉州城内,,韩遂与马的兵力各占上三分之一,剩下的兵马也都是其余众将的私兵,这些人一造起反来,兵力上却比马还要多,虽然仓促间杀出重围来不及召集全部的兵马,也足以对马造成致命的打击,更有甚者,直接跑到城门下将城门打开。

    曹军从来没有料到竟然会生这样的情况,对此还有点疑虑,不知道会不会私敌人的诡计,贾诩见到如此的情景却是欣喜若狂,他知道这一定是城内的敌人生变故的原因,因此力劝曹操乘机夺城,现在在军中说话能让曹操不假思索而同意的也就只有贾诩一人而已,见他也这么说,曹操马上派手下兵马杀入凉州城。

    这边马单单是内乱还没有平息,却又有外敌杀入,心知今日之事,定难对自己有利,只有当机立断,带领还能聚集起来的本部人马逃出凉州城,也多亏了凉州兵悍勇,虽然敌人要比自己多上数倍,可马且战且走竟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眼看马已经逃走,曹军干脆不再追赶将全力放在安抚凉州官员百姓的身上,他初入凉州不便对凉州的事情作出太大的变化,依旧命韩遂镇守凉州,并派遣姜叙为他的副将,即是辅助,又行监视,然后也是抽调了一部分凉州兵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中去,大军东进,支援夏侯渊。

    起来此时曹操的心境竟然与当日的程玉有几分相识,特别的当他听说程玉带领的支援部队已经赶到,大破夏侯敦,几乎切断了夏侯渊部与自己本部之间的联系时,几乎也盼望自己可以肋生双翅马上回去救援这些自己的爱将。

    但他虽然着急,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办法可想,毕竟他的部队并非如程玉一般是全骑兵,路上还要照顾步兵,因此行进度虽然有所增加,但也是有限,他心中也在暗暗祈祷,希望元让和妙才两个人可以坚持到自己的救兵到达。

    他这里焦急,作为让他焦急的原因,程玉心中的烦闷却是比他为甚,从各方面的消息来看,曹操定然是已经彻底的击溃了马家在西凉的势力,也就是说,以后自己将再也没有机会在这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与曹操对战了。汉中的张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门心思的将注意力放在益州上,自己的印象中,他从来就没有主动袭击过益州意外的地方,而自己用来牵制曹军行动的庞统部,不知道现在战斗力怎么样了,庞统毕竟还是没有经历过多少真正的锻炼,短时间内希望他可以挥太大的作用还不现实,何况现在益州已经换了进攻性十足的刘备作为统治者,就算他想骚扰曹操的背后,也要刘备先不骚扰他再说。

    如果不能在曹操到达之前夺取陈留,自己也就只有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与曹操进行战略决战了,到时候真不知道胜负之间又会如何。

    不巧的是事情不能总向着他希望的方向上展,虽然程玉竭尽全力用尽脑汁,却依然无法攻破这陈留城。其实陈留虽然不过是一个郡城,却因为曹操在此割据多年,经过无数次的加固扩大,当年曹操本有心将此作为最后的据点,万一兵败的话,也不会一无所有,因此这里的粮草积蓄与守城器具也算是除了都以外最多的城市之一。

    而夏侯敦因为在朝歌吃了个大亏,现在已经牢牢的记住了教训,任程玉如何引诱,他就是巍然不动,死死的扼守住陈留,让程玉无计可施,望城兴叹。

    终于在无可奈何之下,曹操的援军逼近了陈留城。程玉无奈,现在退兵被曹军连成一气,自己当初最惧怕的局面就难免会形成了,只得分兵两处,一面守住陈留四门,让城内的曹军无法袭击自己的背后,另外一面自己带领手下剩余的人马西进数十里,阻挡曹军前进的脚步。

    虽然曹操急于救出夏侯渊,但到了关键时刻,他却比谁都冷静,听说敌人就在眼前,他却一点也不敢冒进。距离徐州军还是数十里就安营下寨,然后命令手下的军队开始缓缓推进,力求不给敌人留下一点的机会。

    程玉本欲看看曹军有没有什么破绽,伺机先讨点便宜,但见到曹军进退有矩,也只有先放弃这个想法。本以为曹军既然远来救援,定然是急于与自己决战,所以程玉定下计策,准备先闭门不出拖上几天等敌军急躁以后定然比平时要好对付一点。

    哪里料想到他的如意算盘打的虽好,曹操却是一点也不给他机会,几天过去,曹军从来没有主动讨战过,反而是让程玉的心中开始有些心烦意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