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三十四章 霸王之死 第五节:连阵逞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面对缓缓推进的敌军,曹军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莫名的恐惧,随着敌人越来越近,这种压抑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眼前不过寥寥数十辆床弩,却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每个曹军的心头,挥之不去。

    从这一点上来看,程玉无疑是成功的,像床弩这种东西出现在战场上,它的威慑意义远远大于它实际可以产生的破坏。

    着敌人越来越近,每个曹军心中都有一种想转身逃跑的想法,也许现在还能保持不崩溃,全靠后面的督战队,这样的士气能够战胜敌人吗?

    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曹操也一样可以感受到迎面而来的这种压力,他也知道现在军心的波动。在他有点恨自己,当日被敌军借此攻破许昌城以后,他也建造了不少的床弩投石车,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将他用在正面战场上,也许这就是一个思维惯性的问题,但这一点点的差距就造成了今天被动的局面.

    是马上退兵回营吗?以现在的士气状况,如果撤退会不会一而不可收拾,凭借土木垒起来的寨墙就可以挡住这些连城墙都可以破坏的东西吗,如果现在敌人就动进攻的话,自己实在没有把握可以守得住营寨。

    为了躲避眼前的危机而将自己推到更大的未知中去,实在不是一个智者的行为。眼前只有一条路,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顶住敌人的这一次进攻,只有这次战胜或者战平敌人,以后才有打败敌人的可能性,不然自己只有彻底的放弃东方,而且很可能挥因为这一次失败一蹶不振。

    这种危机的情况下,还是自己的兄弟最可靠。曹操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到了虎豹骑统领曹纯的身上。曹纯也感觉到了大哥炽烈企盼的的目光,虽然他的心里同样对眼前的敌人充满了畏惧,但为了大哥的霸业,不管什么样的危险自己也要抗下来,于是他装出一幅无所畏惧的样子对曹操点了点头。

    见到子和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曹操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在马上对身边的士兵们喊道:“儿郎们,眼前的敌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虽然有巨弩为辅,又怎是我曹家无敌雄兵的对手,只要一两次冲击,我看他们一定会不战而逃。大家准备好,随着战鼓对敌人起反攻。子和!”

    “在!”他一直就在等待曹操的命令,听到呼唤,马上大声的应承。

    “我命你带虎豹骑为前锋,直插敌阵,典韦许禇,你们各带一半骑兵由两翼起冲击,其余众将,在子和之后,全军掩杀。文和……”他对贾诩一招手,贾诩自然心领神会,凑到曹操身边,曹操低声对他说:“你马上回营,再点五千精兵,随后接应。”

    虽然他嘴上说的豪迈,心中却一样一点把握也没有,这才让贾诩去再调人马。贾诩自然也觉得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些人略有些单薄,于是马上回营点兵去了。

    纵然徐州军步步为营推进的度比较慢,但距离毕竟有限,转眼间两军的距离已经接近了弩车的最大射程,如果再不动的话,曹军的形势就要变的被动了。曹操身手从身边传令兵的手中取过令旗,在空中一摆,身后的牛角又呜呜的吹了起来也随之如暴豆般响起。

    曹纯一马当先,率领手下的精锐虎豹骑向前踏进,越来越快,当估计接近弩车射程以后,突然将手中的长枪一举,所有的战马骤然加,越来越快的向敌军冲去。身后的曹军骑步兵也各自按照命令起了冲击。

    徐州军最前面指挥的武将正是张辽,见到曹军也迎面起了冲锋,手中的大刀一挥,喊了一声:“射!”数十台弩车瞬间将上面的特制弩箭射出来。为了增大威慑力和破坏力,程玉一直没有将床弩改造成散射型,上面现在用的还是数尺长的攻城弩箭,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产生的破坏力也就更为惊人。

    当下被弩箭射中的曹军无论以前多么悍勇,都是肠穿肚裂而死,就算没有被射正着,也是碰到弩箭的位置马上不复存在。虽然只有数十支的弩箭,还有射空的,但是造成的人员伤亡却比箭数只多不少。

    但是床弩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安装新的弩箭太慢,不过两轮下来,虽然给敌军造成了近百人的伤害,却已经让敌骑杀进了弓箭的攻击范围。

    到了这里,就已经算是正常的冲锋了对曹军来说,心理上的压力反而要少上一点,可是徐州军的弓箭同样也不简单。

    只见在张辽的号令下第一批弓箭刚刚射出,前面的弓箭手立刻起身退下,后退两步重新搭弓上箭,而刚刚在他们身后的下一批弓箭手马上单膝跪地,开弓接上。虽然说不上是源源不绝,但满天的羽箭也是遮天蔽日。

    此时的曹军既然已经冲到了这个境地,已经没有退路,在马上的曹军只有各运兵器拨打羽箭,就连每个人身上背着的弓箭都没有时间拿出来反击。骑兵对弓箭手的战斗就是这样,要么冲过去以后屠杀敌人,要么在冲击的路上就被敌人屠杀光。

    此时的曹纯还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凭借他高的武艺和经验,虽然身边的部下们越来越多的已经倒在地上,他还是毫无损。可是眼前的攻击却是越来越强烈了,曹纯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不知道这次自己又能不能平安的离开战场呢?正在拨打劈头盖脸的雕翎,突然间他眼角的余光现竟然有一直巨弩夹杂在普通弓箭中奔自己的前心而来,,这一下吓的他大惊失色,想要躲避,但左右都有人,况且躲他就没有时间再去躲避密如飞蝗的弓箭,只有一咬牙继续冲上去。

    随着股巨力传来,曹纯感觉手中的枪几乎都要脱手飞出,但是毕竟还是将弩箭拨打了出去,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有一点清醒,右臂之上突然有一阵剧痛传来。就在他全力都集中在这支巨弩的时候,却不小心被另一支弓箭射中。

    也是他命该如此,中了一箭的曹纯再也挡不住满天的弓箭,终于带着不甘和遗憾以及一身的箭枝绝命沙场。

    此时的曹军却已经没有人能注意到主帅阵亡,他们的眼里心中只有漫天死亡的威胁,只有冲过这些东西的封锁,自己才能保住性命。

    虽然折损了无数的人马,但最后曹军还是成功的突破了弓箭的射程范围,当先的数十辆床弩早在他们接近之前就已经尽数推回到后面,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有地上半跪的一排弓箭手。这些弓箭手面对敌人,虽然危机越来越重,却是面不更射,镇静如常。

    他们这么镇静自然是有他们的依恃,就在曹军的士兵已经冲到警戒距离的时候,这些弓箭手背后的士兵已经穿到他们面前,将自己手中的巨盾平放在地上,形成一面矮墙,掩护后面的弓箭手缓缓撤退,而在矮墙的空隙中,张辽由汝南带来的骑兵径直杀出冲向敌阵。

    这些阵势套路,都是张辽在外训练出来的,经过他手,徐州军本来就彪悍的战斗力无形中又提高了一大截。

    随着这些骑兵杀入敌阵,曹军冲击的势头略微缓了一缓,就是这刹那之间,徐州军的冲击也开始了,两股人群如潮水般相互撞击在一起。

    近身格斗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技巧和花样,剩余的只是勇气和生命,决定战斗力的是每个士兵的勇气,而即使再大的勇气,最后能够左右战局的还是要看谁的人更多,谁可以坚持的时间更长。

    曹军要是往日,在这任何一项上自然都不会比徐州军差,但今天刚刚被床弩恐吓了一下,然后又在张辽的弓箭连阵中吃了一点亏,现在无论士气兵力都要比徐州军差,虽然混杂有不少勇将来维持局势,但也就是一个维持而已,却丝毫占不上一点便宜,而且时间长了,定然是个吃亏的局面。

    还好在这个时候,两翼的骑兵也已经杀到了,虽然徐州军在两翼同样放置了弓箭手,但数量和正面相距不是一个级别,又没有弩车助战,更加上敌人带头的是典韦许禇这样的虎将,任凭矢石如雨,也是岿然不动。

    虽然这部分人马不是很多,但却也多少挥了一点作用,后方一点点轻微的混乱传到战场最前方的时候,已经被放大了很多倍,如果不能马上扼杀在萌芽状态,说不定一会就会演变成一场大乱。

    程玉望了一眼身边的赵云,后者马上领悟,自己带上一队白马骑迎上了典韦,管亥则向许禇迎去,程玉看了一眼形势,面前的敌人有张辽指挥作战应该是万无一失,何况后面还有陈宫张燕坐镇。比较起来最让人担心的就是管亥那里,干脆自己一摆手中的大枪随管亥一同迎上了许禇。

    许禇天生好勇斗狠,就算没有人主动迎上来,他也会找敌人的大将去拼命,见管亥向自己迎来,心中已经是说不出的舒坦,一抬头看到管亥身后的程玉,更是狂喜。他在曹操身边的时候非常多,自然知道主公心头最大的忧患就是眼前的人,如果自己能够将他斩杀,定然可以将乱党一举扑灭,无疑这最大的功劳就是自己的。于是一举手中大刀,**马更是加快了度。

    迎面管亥已经撞了上来,既然是两军混战,就没有那么多话说,管亥将长矛端平,分心便刺。许禇的心中既然已经将目标放在了程玉身上,对他已经失去了兴趣,也不停顿,手中的刀头贴在矛身上,顺势向管亥的手划去,自己的马却一点不停继续向前冲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