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三十七章 龙凤争辉 第一节:箭射刘玄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刘备亲自督战的正面战场上,情况还能好一点,但到了山高皇帝远的两翼,在敌人如虹气势带来的强大压力下,益州军就难免有些畏缩,而到了右翼,这样的情况更是明显。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这些士兵,古代以左为尊,排兵布阵也难以免俗,所以此时刘备军的右翼,基本上都是没有真正经历过战场上腥风血雨洗礼的新兵,在这么险恶的环境中,能坚持这么久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了。

    但这对刘备可就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了,幸亏他的眼睛还是比较尖,很快就现了右翼已经露出溃败之势,慌忙派兵增援,但他所能调用的后备队不过就是身边保护自己的兵马而已。总算在这些有经验的生力军加入以后,右翼的情形是稍微和缓了一些。这面刚好,左翼又开始危机,一个人藏私两个人藏私还不会造成太严重的后果,但所有的人都在一种藏私的情况下战斗,不失败才怪,刘备忙又派出身边的一部分人前去堵窟窿,但这么一来二去,他自己的身边却没有多少人可用了。

    对面的庞统也看得真切,他知道眼前正是一个破敌的好机会,转过身来,面对黄忠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黄将军。”

    黄忠向来是吃敬的人,眼前的人就算再年轻,毕竟也是一方的统率,这么恭敬的对自己,自然也是有点诚惶诚恐,于是忙弯下腰:“末将在!”

    庞统为了以示亲热,拉住黄忠的手,指着对面的敌阵数:“黄将军可看到对面的金甲红袍之人吗?他就是匪刘备,此人一除,则蜀中之地尽平,还请将军大显神威。”

    黄忠自然知道礼下于人的道理,听到庞统如此说,抬起头看了一眼遥遥的刘备,对庞统说:“定不复所托。”然后提刀上马。很快黄忠连同身后的兄弟们就如同一支尖刀一样**敌阵。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眼前的战场已经将这一片地区堵了个严严实实,如果绕道过去,就失去了奇袭之效,更何况被敌人现的话也容易防范一些。

    不过好在虽然战场上的人并不少,却因为战线太长,而没有多少厚度,应该可以很容易的冲过去。何况他身后的这些骑兵早已经斗志满满,一个个都如同猛虎出闸,将精力完全泄在了对面敌人的身上。

    刘备在对面早就现了黄忠,他见一员六十多岁的老将突然从敌阵中杀出,手舞大刀,带领军马如长剑裂帛一样杀入自己的阵中,——黄忠因为儿子的事情和多年的不得志,比时间年龄要衰老一些,心中只有遗憾的感觉。看来此人的武艺不会在关张之下,可是自己在荆州那么久竟然都没有现,白白便宜的程玉,实在是可惜。

    他这面不过是胡思乱想一阵,再一抬头,却是吓了一跳,原来敌军已经冲破了两军混战的战场,正向自己这面杀来。

    战场上的益州军本就没有那种必死的决心,见到黄忠这一队人哥哥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又怎么敢去直掠其锋,况且他们以为这些敌人冲杀德目的在于冲散自己的军马,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大多数的人都是在敌人杀到的时候闪避到两旁,想等敌人过去的时候在后面掩杀,反正骑兵的特点就是动转困难。

    等他们现以黄忠为的荆州军竟然直接冲破重围,直向后面杀去的时候,再想阻止已经没有了这分力量,何况自己要是转身的话,身后的敌人怎么办,于是大家只好装作没有看见,继续专心的面对眼前的敌人。不过最后的结果他们可能没有想到,竟然所有人都没有阻拦黄忠,竟让他直奔刘备杀去。

    这个时候的刘备早已经过了好勇斗狠的年纪,腰间的双剑只是一件配饰而已,多年都没有机会使用,而关张又不在自己身边,亲卫还都北派了出去,难道要自己转身逃跑吗?如此是不是太被天下人小看?

    这件事情说明了作为军阀来说,一定要有自己的班底——是哪件事情来着?好像我还没有说。要是任凭刘备的心里斗争再这么下去,恐怕十个刘备今天也死在这里了,可是有手下一员由汝南带来的偏将叫赵忠的,此时大喊一声:“大家快来挡住敌军保护主公!”说完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黄忠见有人迎了上来,势头丝毫不减,那赵忠虽然也是沙场上摸爬滚打过很多年的人,但到现在还是一个低级校尉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他没有什么本事,只是一个照面,就被黄忠一刀砍于马下,生死不知。

    虽然他死,却也是死得其所,现在刘备身边的人已经醒悟过来,一群偏裨将校挥舞着手中各式各样的武器直奔黄忠冲杀过来。

    黄忠的目标在奇袭刘备,又怎么肯和这些偏将之流纠缠,将大刀一挂,摘下雕弓,箭如流星,如同机枪扫射一般,面前的敌人纷纷中箭到底,竟然没有人可以靠近黄忠五十步之内。

    刘备被刚才赵忠的那一声早已经惊醒,如今见黄忠除了刀马纯熟以外,尚有弓箭绝技,也只有暂避其锋了,拨马就要走。

    黄忠见刘备想跑,却也毫无办法,此时刘备尚在百步之外,纵然自己手中是强弓,也不可能射的如此之远,正在这时,突然见身边一骑受到自己刚才的启,也正手擎弓箭,正待射击,形状大小上却也与自己的差不多,急中生智,竟然靠上去一把将弓箭夺了过来。那人正要放箭,突然手中一股大力传来,长弓竟然脱手,抬头怒视对方,却见是黄忠,忙又将头转回。

    黄忠两弓并拢,又在腰间箭壶中取出一只,搭上弓弦,瞄准刘备背心射去。

    刘备手下的这些老兵也真不含糊,见到有利箭向刘备飞去,竟然有人想用身体去为刘备做挡箭牌,但他们

    已经被箭射的狼狈不堪,这一箭又是加强型,岂会为他们所阻拦,只有眼睁睁看着他奔刘备飞去,出

    声声惊呼。

    可是黄忠刚一射出这只箭心中就懊丧不已,毕竟两张弓放在一起使用的时候十分的不适应,感觉上这只箭

    好像差了点,要是被刘备跑掉,自己刚刚夸下海口,可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也是活该刘备倒霉,一路狂奔中的他竟然听到了后面众将的惊呼,就算用脚趾想他也能猜得出来生了什

    么事情,刚才黄忠的神箭他早就看的清清楚楚,只要离弦就无虚,看来自己今天要交待到这里。但人的

    心思又有几个甘心等死,虽然被这么一骇,手脚有些不太听使唤,他还是成功的将马头拨转了一点,但就

    是这一点误差,不但没有躲过去,方而正撞在黄忠射偏的箭路上。只见羽箭直直的**刘备的后背,连惨

    叫都没有一声,刘备就从马上坠下。

    黄忠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歪打正着的效果,一时间喜出望外,身边的众兵将也都高呼:“匪刘备伏诛啦

    ,刘备被杀掉啦。”

    这些刘备的旧属下也都看到这一幕,一时间乱成一团,有拨马回去抢救刘备的,有愣在当场不知所措的,

    当然也有双眼血红,冲上去找黄忠拼命的。不过这些人已经不能对荆州军造成什么样的威胁,现在还能有

    勇气作战的也就是他们而已,大多数益州军在听到主将阵亡的消息时都四下奔逃,连那些低级将领也不再

    约束手下,一同加入逃跑的行列。

    庞统见黄忠果然奏其大功,也忙命手下人挥舞令旗,各路军马一同加强攻击,在后面掩杀刘备军。因为突

    然间折损了主将,益州军变得进退无矩,差点连营寨都丢失了。好在营中留守的兵马毕竟要比外面的多,

    又有缓过味来的武将指挥抵抗,庞统见这么打下去,就算能胜刘备损失也必然要大,等诸葛亮来的时候,

    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于是也就鸣金撤兵。

    却说刘备,虽然身中一箭,却并非荆州兵喊的那样被当场射杀,回到营内有军医将羽箭启下,又抢救了一

    阵,刘备才幽幽转醒:“射杀我也~”

    众将见刘备无碍,方才松下一口气来,纷纷询问,是否要撤兵,刘备有气无力的回答:“不可,我军士气

    以衰,如若撤兵,必生变乱。来人,备车!”

    众将不明所以,刘备解释说:“大家只有看到我无恙才有信心抗敌,不必多说了,快准备吧。”

    就这样,刘备带着重伤在军中巡视了两圈,益州军浮动的心才稍微安定了下来。修养了几天,刘备已经稍

    微可以动转了,不过刘备军吃此一败,心中大为不甘,还想将场面找回来,手下众将劝他先坚守营寨等诸

    葛军师的援军到来。

    刘备却对他们说:“你们还是需要多动动脑子,连日来,我让你们寨门紧闭,不得有一点动静,就是为了

    让那庞统小儿以为我现在身上的伤还很重,想来当日他离得更远,自然不会知道我到底怎么样了,此时只

    能根据表象判断,这正是敌人掉以轻心的时候,如果不加以利用,等诸葛军师来了,也不好对付敌军。”

    众将这才明白,于是问道:“主公英名,您莫非是准备趁此机会,奇袭敌营?”

    刘备无奈的一笑说:“你们怎么都没有和军师好好的学学?就算我们能够打败庞统,他撤回荆州以后难免

    要深沟高垒,到时候强攻定然要多费时日,万一程玉的主力来了,我们就白来荆州一趟。我在荆州住过一

    段时间,知道北面有一条隐蔽的路线可以绕过这里到达荆州,你们一边继续保持这种坚守的姿态,一面派

    出部队由那里偷袭荆州,如果荆州有失的话,敌军定然慌乱,我军乘势掩杀,必然是大胜的局面。”

    众将一听这才知道刘备的高明之处,纷纷表示了自己的钦佩之情,既然主公有此妙计,想来破敌只待时日,于是大家根据刘备的命令,一边继续作出待死不活的样子,一边悄悄趁夜派出大队人马由后面的营门潜出,没入黑夜中。

    在这个时候,庞统却正在与人喝酒……

    “士元兄,你可是很不够朋友啊,这样好的差使不给小弟一个表现的机会。”

    “哈哈,文向贤弟,你可真会开玩笑,你又怎么会是争名夺利的人?”原来和他一起喝酒的人是徐盛。庞统继续说:“其实你也看到了,虽然贤弟武艺高强,自觉比黄老将军如何?”

    徐盛一笑,他本来就是闲谈,其实要说刚开始他还真有点不理解为什么庞统放着他这样的年轻骁将不用,却让一个老头子上阵,等看了黄忠的表现以后,就已经心悦诚服了。

    庞统在荆州这里虽然是本土人事,但是对于那些刘表的旧将,一是不熟悉,二是年纪差距都很大,所以没有什么太交好的人物,这些上层人物里面,只有徐盛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又是程玉徐州的人物,所以两个人渐渐成为好朋友,才有机会在这里喝酒谈天。

    聊来聊去,徐盛将话题扯到了军事上,有些不解的问庞统:“士元兄,日前一战,已经重伤刘备,看他几日来都是紧闭寨门,想来刘备的伤势不轻,我们原来的计划恐怕用不上了吧?为什么不见您有其他动作呢?”

    哪知庞统语出惊人:“据我看来,恐怕刘备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